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黄 山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插班生小叉
作者:章月珍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这学期,阳光小学五(1)班来了一个叫牛小叉的男生。他脾气暴躁,性格孤僻,同学们都说从没见过这么尖酸刻薄、专横跋扈、不可理喻的插班生,确实是这样。
  
  牛小叉的长相也不讨人喜欢,尖嘴猴腮的,一看就是个难以相处的人。他头发稀疏,脸色蜡黄,身子单薄,看上去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还整天板着脸,阴沉沉的,从来不微笑,好像谁欠了他一屁股债似的,大家说他一点都不阳光,跟阳光小学的校名真的是格格不入。才来两三个月,就跟许多同学吵过架拌过嘴。
  
  最可恶的是星期四那天,牛小叉竟然还动手打了品学兼优的班长吉米,这下可犯了众怒了。
  
  话说那天中午,牛小叉的同桌毛毛虫急匆匆地跑进班主任章老师的办公室大叫:“打架了!打架了!”
  
  学生之间吵吵架拌拌嘴在所难免,但是动手打人那问题就有点严重了,要是伤到了谁,后果不堪设想啊。章老师不敢怠慢,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急匆匆地赶到教室。
  
  只见牛小叉红着眼喘着粗气死瞪着班长吉米。而吉米一只手捂着左脸,一只手摸着屁股,也死瞪着牛小叉。
  
  “怎么回事?”章老师板着脸,大声吼道。在他眼里,作为班长的吉米,不仅成绩好,而且人缘也是极好的,总是笑眯眯的,从来没有跟谁吵过一次架,翻过一次脸。
  
  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牛小叉和吉米像两只争斗的公鸡互相敌视着,一言不发。
  
  同学们争先恐后地抢着回答,七嘴八舌地讲述事情的经过。原来,中午时分,当身材高大的吉米兴冲冲地经过身材瘦小的牛下叉身边时,他圆圆的肚子竟然莫名其妙地被牛小叉的头撞了一下,害得他当场仰面朝天,屁股开花。众目睽睽之下, 他疼得哇哇直叫。
  
  “你干嘛撞我?”吉米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摸着生疼的肚子和屁股,气呼呼地质问牛小叉。
  
  “你踩断了我的铅笔芯!”牛小叉咬着牙,瞪着眼,举着从地上捡起来的一支铅笔,大声吼道。
  
  原来,刚才牛小叉的铅笔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正巧被经过的吉米踩断了。当牛小叉捡起铅笔发现笔芯断了时,情绪莫名激动起来,像一头发怒的狮子,猛然用自己的头撞倒了毫无防备的吉米。
  
  同学们惊得立即围拢过来,大家都议论纷纷,一致觉得牛小叉小题大做。
  
  “不就是笔芯断了吗?用刨笔卷刨一下不就行了吗?”
  
  “就是!芝麻大的事干嘛发那么大的火!”
  
  “天天这么无理取闹有意思吗?”
  
  “对嘛,平时跟我们吵架也就算了,今天竟然还动手打人,简直太过分了!”
  
  “别以为自己名字叫牛小叉,就真的很牛叉!”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斥责牛小叉的蛮横无理,一致站在吉米一边。
  
  平心而论,凭吉米的身高和体格,要对付弱小的牛小叉简直是易如反掌。但是,吉米可不是那样的人,父母从小教育他不许用武力欺负任何一个同学。
  
  “你们……你们合起来欺负我!针对我!歧视我!就因为我是个插班生!”牛小叉气愤地用手指着那些同学,小眼睛里忽然一下子噙满了委屈的泪水。
  
  “插班生怎么了?我也是插班生,可是同学们怎么没针对我欺负我没歧视我呢?”牛小叉的同桌毛毛虫在一旁撇着嘴斜着眼,争锋相对。
  
  “就是就是!”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牛小叉一听,哭得更厉害了。
  
  同学们面面相觑,搞不清楚什么状况。
  
  “要不……要不我赔你一支新铅笔吧?”吉米看到牛小叉哭了,心一软,试探着问。
  
  可是牛小叉却不领情,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你赔我一百支也没用!”牛下叉边哭边趴在课桌上哭了起来。
  
  吉米看着牛小叉因为哭泣而不断耸动的肩膀,犹豫了一下,用手轻轻拍了拍牛小叉的肩膀,想安慰他几句。谁知还没开口,哭得稀里哗啦的牛小叉却猛然抬起头,对他吼道:“滚开!都怪你走路不长眼睛!我恨你!”还没等吉米反应过来,牛小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扇了吉米一巴掌。吉米一下子懵了,同学们也都看傻了。
  
  “你……你……”吉米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脸颊,气得浑身发抖,牙齿咯咯作响。他紧紧握住拳头,想狠狠反击。
  
  看着这阵势,几个班干部赶紧拉住吉米。纪律委员陈晨不断拍着吉米的胸,劝他别动怒;学习委员马航拿来一把纸扇,不停地给吉米扇风,叫他消消火。体育委员毛毛虫当机立断,向班主任章老师的办公室飞奔而去,报告打架事件。
  
  章老师把牛小叉和吉米都叫到办公室,先是声色俱厉地批评了牛小叉,接着斩钉截铁地罚他立即向吉米道歉,并且马上写一份四百字的认错书!
  
  “为什么要我道歉?为什么要我认错?该道歉该认错的应该是他,是他有错在先,我绝不道歉!也绝不写认错书!”牛下叉犟脾气上来了,扯着嗓子指着吉米的鼻子声嘶力竭地吼着。
  
  怒不可遏的章老师不得不打电话给牛小叉的妈妈,告诉她事情的经过。
  
  牛小叉的妈妈马不停蹄地来到学校,看着一脸倔强的儿子,她耐着性子,拉了拉牛小叉的手,示意他跟吉米道歉。可是牛小叉却咬着牙,梗着脖子,断然拒绝。气得妈妈火冒三丈,拧着他的耳朵,逼着他非道歉不可。但是牛小叉忍着疼,摇着头,流着泪,瞪着眼,坚决不道歉。
  
  牛小叉的妈妈用手指狠狠戳了一下牛小叉的头,“你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啊?”。
  
  牛小叉一言不发,泪流满面。
  
  万般无奈之下,牛小叉的妈妈决定先带他回家面壁思过,自我反省。
  
  第二天,早读时间快到了,这天轮到吉米领读。他拿着语文书精神抖擞地走上讲台,下意识地往讲台下看了看,发现同学们的目光都一致转向教室门口。他很纳闷,也情不自禁地转向那里,只见门口站着牛小叉的妈妈,她弓着身子,脸上汗津津的,看上去疲惫不堪,原来她的背上趴着牛小叉。
  
  作为班长的吉米,很想走过去,关心地问一下怎么了?但是他想起昨天牛小叉对自己的伤害,心一横,没有移动脚步,而是愣愣地看着。
  
  牛小叉的妈妈喘着粗气,把牛小叉背到他的座位,小心翼翼地放下,然后松了一口气,理了理散乱的头发,站直身子,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对着大家说:“我家牛小叉……”她看了看牛小叉,顿了顿,“她昨晚不小心扭伤了脚,走不了路,等下要是他有什么事,能不能麻烦同学们帮他一下?”
  
  吉米站在讲台上,低着头,默默地翻着书,脸上毫无表情。
  
  同学们也都假装忙着翻书,没有一个人回应。
  
  牛小叉的妈妈有点尴尬,不知如何是好。牛小叉感到很没面子,就不耐烦地催着妈妈赶紧离开。妈妈犹豫不决,很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又环顾教室四周。
  
  忽然,她目光无意间落在了站在讲台上的吉米,赶紧走过去,激动地说:“你……你就是昨天那个同学吧?”
  
  吉米红着脸轻轻“嗯”了一声。
  
  “我代我儿子跟你说声对不起!”牛小叉的妈妈边说边向吉米鞠了一躬。
  
  吉米“啊”了一声,他的脸一下子红了,烫烫的。
  
  教室里一阵哗然,同学们窃窃私语。
  
  牛小叉惊愕地看着妈妈,小眼睛瞪得滚圆。
  
  “我们……我们会帮……他的。”吉米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道。
  
  牛小叉的妈妈感激地点点头,走到牛小叉身边,叮嘱了他几句,便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教室。
  
  早读时间到了,吉米平复了一下情绪,清了清嗓子,开始全神贯注地领读起来。同学们也都异口同声地跟着朗读,教室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朗朗读书声不绝于耳。唯有牛小叉例外。只见他紧闭着双唇,自顾自地拿着钢笔,在一张白纸上快速地写着什么。毛毛虫忍不住斜眼瞥了他一下,牛小叉立即警觉地用左手挡住了他的视线,毛毛虫鼻子哼了哼。
  
  早读完毕,当吉米经过牛小叉身边时,牛小叉忽然碰了一下他的衣袋,吉米本能地倒退了一步,以为牛小叉又要打架。见牛小叉没动静,他就满腹狐疑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摸了摸刚才牛小叉碰过的口袋,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那只铅笔是我八岁那年,爷爷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也是他送给我的唯一的一支铅笔。他本来答应过我,每年都会送我一支铅笔,可是我九岁那年,他去世了……”
  
  吉米握着小纸条,喉咙有点哽咽,情不自禁地抬头朝牛小叉那边望去,只见他低着头,好像在看语文书。
  
  到了吃午饭时间,同学们拍着队有说有笑地走进食堂,争先恐后地跑到指定的位置,狼吞虎咽起来。唯有班长吉米没有走向自己的位置,而是径直走向另一边,同学们面面相觑,不知班长想干嘛?
  
  只见他走到属于牛小叉的那个座位,小心翼翼地端起属于牛小叉的餐盘,在众目睽睽之下,旁若无人地走出食堂,向五(1)班教室走去。
  
  瘦小的牛小叉孤独地坐在偌大的教室里,平日闹哄哄的教室此刻变得静悄悄空荡荡,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大家遗忘的小狗,可怜兮兮的。他越想越难受,眼泪情不自禁地滴落下来,落在课桌上,打湿了书本。早上他只吃了一个鸡蛋和一碗泡饭,肚子早就饿扁了。因无法行走,为了省去上厕所的麻烦,一早上他一口水都没喝,此刻又渴又饿。他低着头,摸了摸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又抿了抿干巴巴的嘴唇,终于下了很大决心,拿出藏在书包里的水瓶,打开,用嘴抿了一小口,稍微好受了一点。想着今天星期五的餐盘上除了白花花的大米饭和两个色香味俱全的菜之外,应该还会有一个可口的水果,会是什么呢?橘子?苹果?还是鸭梨?想着想着,他情不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
  
  忽然,他隐隐地闻到了饭菜的香气。教室里怎么会有菜香?难道是自己产生幻觉了?他一脸疑惑地抬起头,看见班长吉米不知什么时候走进了教室,他双手端着一个长方形的餐盘,上面有微微冒着热气的米饭,有淡淡散发着香气的菜肴,还有一个香脆可口的鸭梨。
  
  “饿坏了吧?赶紧吃吧!”吉米边说边小心翼翼地把餐盘放在牛小叉的课桌上。牛小叉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嘴张得大大的,能塞下一个鸡蛋。真是太意外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有人会特意送午餐过来,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昨天深深伤害过的吉米。他鼻子一酸,感到有泪要涌出,他很想跟吉米好好道个歉,还想跟他说声谢谢,可是,嘴拙的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等下我来收餐盘。”吉米边说边转身要走。
  
  “等下!”牛小叉迅速拿起餐盘上的那个脆甜的鸭梨,满含感激地递给吉米。
  
  吉米震住了,因为牛小叉在班里是出了名的小气抠门,平时就算有人想借用一下他的橡皮或者单面胶都是绝对不可能的,今天竟然会主动把他自己最喜欢吃的鸭梨送人吃,真是太意外了。
  
  吉米怔怔地站着,一动不动,一时反应不过来。
  
  “送你!”牛小叉把鸭梨塞到吉米的手里。
  
  吉米握着鸭梨,愣愣地看着牛小叉。只见牛小叉的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笑容。原来,平时那么孤僻那么蛮横那么暴躁的牛小叉竟然也会笑?而且笑起来还那么甜。吉米忽然觉得,会微笑的牛小叉看上去还是蛮可爱的。
  
  牛小叉的同桌毛毛虫站在教室门口,看到了这温暖的一幕,深深地被触动了。他走过来,拍了拍吉米的肩膀,说:“我吃好了,班长你赶紧去吃饭吧,牛小叉的餐盘我会收拾好送到食堂的。”
  
  吉米笑了,他这才想起自己肚子好饿,赶紧点了点头,拿着鸭梨,飞一般地奔向食堂。
  
  牛小叉笑了,毛毛虫也笑了……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