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资讯 - 悼念谢璞老师

悼念谢璞老师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0日

  3月7日,春雨霏霏,乍暖还寒。
  
  午睡后,我习惯地打开手机屏幕。没料,第一眼看到的竟是才推送到《小溪流》杂志社微博上的噩耗——3月6日14时23分,湖南著名作家、《小溪流》杂志前任主编谢璞因病逝世。
  
  我猛然一震!眼前一片模糊。
  
  良久,我对着亮晶晶的手机屏幕,愣着湿润润的眼帘,默默地凝神谢老师的音容笑貌,幽幽地回想起谢老师曾经给我写信,对我鼓励的难忘情景——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算是走上了儿童文学习作之路,然而近乎全然不知,什么叫儿童文学?儿童文学都应该写些什么?怎样写?往哪里投稿?
  
  一次,我试着把一篇题为《母狗》的短小说投给《小溪流》杂志。二十来天后,我喜出望外地收到来自《小溪流》杂志社的一封信。淡黄色信封,朴素而醒目。上手一捏,感觉里边的信纸薄薄的,不像是退稿。欣欣然打开一看,竟是时任《小溪流》主编的谢璞老师给我写的亲笔信。
  
  我激动得无法形容。
  
  谢老师不只是杂志社主编,更是才情横溢、赫赫有名的大作家,他的散文佳作《珍珠赋》我拜读过,其文风古朴精美,构思新颖独到,立意厚重深刻,后收入由国家教育部审定的中学《语文》课本书和大学文科教材,深受全国青少年读者喜爱。现在,他居然怀揣一颗关心青年作者的赤诚之心,放下大家架子,给我这样一位还没有正儿八经发表过作品的无名业余作者写信,岂不令人感激!
  
  我记忆犹新,那是一张白底蓝印小方格信纸。但谢老师的一行行云行流水般的钢笔字并没有拘泥于小方格,率性,灵动。信中的大致内容是:《母狗》已经三审通过,拟刊用;接着,谢老师赞扬我说,《母狗》写得不错,文中所表现出来的审美思想“我”很赞同;最后,谢老师还满怀希望地鼓励我,说我是要成大器的。
  
  我禁不住心跳怦然。
  
  不久,我回了谢老师的信。信中除了感谢,还信誓旦旦地表态,一定不辜负老师的殷切期望。
  
  随后几年,我一直隐隐感觉到,当我在业余文学创作之路上磕磕绊绊前行时,总有一双温情而严厉的眼睛在看着我,给我压力,也给我动力。但最后,总是遗憾且惭愧,因为,我并没有写出多少像样的文字,更没有“成大器”。
  
  只是其间,我又断断续续向《小溪流》投了几次稿,又几次跟谢老师鸿雁往来。
  
  1989年冬天,谢老师特意寄给我一本散发着油墨新香、签上他大名的中短篇小说集——《美妙的夜空》。我爱不释手,从中读到谢老师作品中质朴生动诗意灵魂的语言、美妙夜空一般的艺术境界。
  
  1994年春天,我也算出版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本儿童文学作品集——《变色泪》。拿到样书后,我首先想到,给谢老师寄去一本,请他指教。书寄出不过一月,谢老师就回信了。一则,对我出书一事表示祝贺;再则,非常坦诚在说了他对书中作品的批评意见——书中作品分童年乡村生活记忆和当下校园生活故事两大类,他都读了,但他更喜欢前者,理由是,写乡村生活记忆类的作品有着扎实的生活基础,真切动人,散发出浓郁的乡土气息,……无疑,谢老师是我替我“号脉”,为我指点今后的写作方向。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我跟谢老师的联系越来越少。
  
  直到进入新世后的某一天,我带着淡淡思念之情,心血来潮,去网上搜索谢老师的名字。结果很顺利,搜到了谢老师的文学博客。
  
  博客如其人。朴素,谦和,文气,温馨。其中贴着文学前辈严文井对谢璞的评价——“你是一个有自己特色的作家,你有自己的主张,于是在黯淡的浓雾中你也寻找美,而且总是渲染出一些彩色,有的鲜艳,有的淡雅,但都令人信服。”也挂上一段谢老师送给朋友们的祝福语:“祝福朋友们心灵的原野鲜花怒放,祝愿朋友们的生活像春天一样的美丽。谨致以亲切的敬礼!”
  
  一度,我会经常打开谢老师的博客,拜读他的精彩篇章,了解他的信息。这就好比,站在离他很远又很近的地方,一次次地欣赏他,拜读他,一次次地虚拟出跟他见面的机会。
  
  只可惜,随着时间的逝去,谢老师博客上的内容一天天地疏于更新。甚至,在七八年时间里,博客上一直2011年11月28日12时59分贴上的一文——《两则心语》。
  
  我常常暗自担心,谢老师年事已高,不知他健康状况如何?我也曾想过,什么时候真凑个机会,去湖南拜望一下从未谋面的谢老师。
  
  哪料今日,谢老师已然驾鹤仙去。
  
  谢老师,一路走好!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