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回顾 - 你用心爱过一朵花吗

你用心爱过一朵花吗

发布时间:2018-11-22 作 者:舒辉波    

1

  我在秋风中散漫地走着,静静的,经过一棵树。
  这时,我听到了一声叹息,很飘渺,我停了下来,却没有看到一个人。远处有一些戴着施工安全帽的工人正忙忙碌碌——他们离我好远,而且,他们这么忙碌,没有时间叹息。
  我正犹豫着,准备继续前行,这时我又听见了叹息声,这声音那么感伤,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心中一颤。
  没有谁,在我的身旁只有一棵树。
  我默默地望着这棵树,这是一棵很普通的树,很孤独地立在这里,不高,也不大。它的枝叶在秋风中婆娑。
  我望了它好久,我试探着问道,是你——在叹息?
  一阵秋风过后,又是一声叹息,是啊,它说,是我在叹息。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奶奶告诉过我,只要你的心足够澄静,就可以听见花草树木的声音,对此,我一直将信将疑,但现在,我确信,我真的听见了树的声音。这声音,在秋风里有些萧瑟,有些悲沉。
  我背靠着这棵树慢慢地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静待着它继续开口说话,尽管我很好奇,想知道,树到底是怎样说话的,但是,我怕我惊吓了它,而使它一直沉默。
  当我的肩膀信赖地靠近了它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它的颤栗,还有温暖。
  树也有属于自己的温度吗?就像我们人一样?还是,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种幻觉?
  沉默了一会儿,它说,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沉默,我们不说话,再说,人们也不会去听一棵树讲话,就算听到了,他们也不会相信一棵树能讲话,他们会认为自己听错了。
  我点了点头,问它,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对我讲话?
  树说,我不光对你讲话,这些天来,我对几乎所有经过我的人讲话,但是他们都没有听到,或者,他们认为自己听错了,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他们会左顾右盼地走开,他们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我只是一棵树而已。
  哦,是这样啊。
  是啊。可是,我必须不停地说话,希望有人能够听见,因为,我需要帮助……
  帮助?你需要怎样的帮助?
  我希望,在我的面前能够砌一面墙——我听说,盖房子的时候,都会砌一面墙的,可是,这里是郊区,所以,我并不能确信,是否会在我的面前砌一面墙……
  不远处,正有机器在打桩,建筑工人们正忙碌着,在这片土地上会建成一个大型的高档住宅小区。按道理说,每个新建小区都会有一面墙立起,以隔挡建筑灰尘,可是,这和一棵树又有什么关系呢?
  秋天过了就是冬天,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如果,春天来了,她醒了,有这面墙挡着,她就看不到我了——就算,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了,起码有墙隔着,她还会以为,我还活着……
  我有点理不清头绪,我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它,它又是谁?
  她是一朵花,已经睡着了,在春天的时候会醒来,你睁开眼睛,她就在你的正前方。
  我慢慢地睁开眼,我的正前方,是路的另一端,在那边,是一片枯黄而杂乱的藤蔓灌木,并没有可以出现花儿的迹象。
  是的,就在那儿,现在你看不见,他们都睡着了,在春天的时候,他们都醒了,有跳舞的草,有向空中升展着的绿的藤,还有鲜嫩的灌木的叶儿,当然,还有她,最娇艳的花儿。每个春天,她醒来的时候,都会隔着马路冲着我喊叫。
  在听这棵树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它的语气里充满了回忆的甜美与柔情,和先前的悲沉截然相反。
  都沉默了一会儿,我忽然像记起了什么,问它,为什么那时,你会不在了?
  一声飘渺的叹息之后,它说,我不久就要被砍掉,在他们的规划图上,根本就没有我的位置——尽管,我一直就生活在这里,比他们先来这儿,但是,我仍然要被他们砍掉——大多数的树都会是这样的命运。
  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力量突然来到了我的身上,我站了起来说,我会有办法让你还在这里活下去的。我的心中充满了自信以及这自信带给我的力量。

2

  我费了很大的周折,终于找到了这个楼盘的项目经理,我告诉了他事情的原委,最后我请求他,让这棵树继续活着,而且,就站在它现在的位置上。
  经理瞪大了眼睛,把我当成了天外飞仙,他抬腕看了看手表说,虽然,我也很喜欢给我的女儿在睡觉前读童话故事,但是,老兄,那毕竟是讲给孩子听的,我很忙的,哪有功夫听你讲童话啊。
  我实在没办法,把自己的记者证拿了出来给他看,他对比着照片审视了好久,眼珠子很快速地从小本子上的照片翻转投射到我的脸上,看得我满脸通红,仿佛,我是个说谎的小孩。
  他说,舒记者,我知道你给我讲故事的出发点是好的,你大概是一个环保主义者,不过,我们这是一个高档小区,小区里所有的树木都是名贵的香樟树和大量的进口树种,这是我们的宣传资料。
  他递给了我装帧很漂亮印刷很精美的宣传册子,上面写着“天地人和,国家级原生态自然雅居”之类的话,还有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尽管在知道我是记者之后,经理对我的态度稍微好了一些,但是他始终不愿意跟我去看其实离他很近的那棵树。
  我只好找我的同事,我最好的朋友王振华。
  他一边打电话一边问我,出了什么事情,病情好了一些没有?一边喂喂喂地讲电话。
  我把这个事情跟他说了三分之一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他用手向下按了按说,好了,到此为止,别讲了,我还有三个采访没有做呢,害得我大老远跑过来——喂喂喂,你哪位?哦,赵总,您好您好!……
  等他接完电话之后,我把经理给我的宣传资料递给了就要拉开汽车车门的我的朋友王振华,他看了一眼之后说,这楼盘就在附近?兴许可以拉一笔赞助呢——我们去看看吧。
  不知道王振华怎么跟经理说的,经理竟然答应跟我们一起去看那棵树。
  我的朋友,他总是比我有办法。
  我说,大家都把眼睛闭上吧,让心澄静下来,静下来……
  说吧,树,你开始说话吧。我在心里祈祷着,只有你自己才能救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紧张地砰砰地跳动着,就在我自己快要平息下来可以听到树的声音的时候,我听到了哧哧的笑声。
  这笑声是我的朋友王振华的,读大学的时候我就熟悉他的笑声,接下来的笑声是经理的,然后,他们就不再压抑自己,放声地笑了起来,直到都笑得弯下了腰,最后我的朋友笑着说,好了,经理,咱们不笑了。
  然后,他们一边抹掉因为大笑而流下的眼泪,一边像多年的老友那样相互拍打着肩膀离我而去,王振华边走边说,其实我的朋友是个好人,只是精神出了点问题,有些幽闭……
  哈哈哈,第一次我就在猜想,他是不是从附近的疗养院溜出来的,但看到他的记者证之后就不敢确信了,没想到,他还真是……
  我默默地看着那棵树,然后再默默地往疗养院走去,是的,我是从疗养院溜出来的。我走着走着,感觉脸上有些凉凉的,抹了一把,竟然是眼泪,冬天快到了。

3

  我坐在疗养院落地窗前翻着当天的报纸,上面有我的朋友王振华的文章《我有一套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想他成功了,他总是有相当优秀的业绩,不会像我那样常常因为拉不到赞助挨批评。
  但是我很不喜欢他拿海子的诗作房地产的广告,我扔掉报纸,秋阳暖暖地照在身上,给人一种阳春的错觉。
  医生不在,护士也不在,我想,我该去看那棵树了。
  我像上次一样,把头靠在树上,闭着眼,坐在暖暖的秋阳里,我想,即使我再也听不到树讲话,我也愿意这么陪它坐一会儿。
  其实,沉默,也是一种陪伴。
  你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它说话了。
  我点了点头。
  我已经好久不说话了——其实,树原本就不该说话,再说,天气越来越冷了,我也该睡了。
  我扭过头去,果然,树的叶子已经不多了。
  先前,这里是一个农场,我是空旷原野上唯一的树,其实,现在也是——但是,也许等不到我醒来,我就不在了……
  我知道,我来这个农场采访过。我说,和我讲讲那朵花儿吧。
  好啊,那朵花儿……树的声调里没有了刚才的沉郁。
  有一个春天,我的所有的枝叶都在春风中舞蹈的时候,我在风里吹着口哨,东张西望,这时我看到了路的那一端的那朵花儿,一刹那,我所有的枝叶都停止了舞蹈,仿佛我所有的血液都凝固了,因为我看见了比初升的朝阳,比变幻的流云,比绚烂的晚霞还要美丽的,花儿。
  她的笑声犹如风中清脆的风铃,那朵花儿冲着我叫嚷,高个!——她一直叫我高个。她说,高个,不许你这样盯着我看!
  直到这时,我的所有的枝叶,才恢复了在风中舞蹈,我的血液才开始在叶脉间流淌,暖暖的血液从树根流向枝叶,到达每一片叶尖,每一根枝条都舒展着,向上,向前,舒展着,我多想伸过我的枝条去庇护她,如果春雷轰鸣作响的时候,如果大雨滂沱的时候,我用我的臂膀遮挡着她,该有多好啊。这样的愿望,突然在那一刻就充盈了我整个的身心。
  喂,高个,告诉我,那边有什么好玩的?
  那边,那边有一面平静的湖水,湖面上有成群的水鸟从水面上掠过,鸟儿在阳光下,把自己的影子投映在镜子一样的湖面,贴水漂移……这是我看到的,可是我没有告诉她。脱口而出的竟然是,哪里来的野丫头,这么没礼貌……
  切,那朵花儿撇了撇嘴说,不告诉我,我自己看。说完之后,那朵花儿踮起脚,微张着嘴巴,用一片花瓣遮着阳光,向着远方,极目张望……
  让开啊,高个,风景全被你给挡住了,真讨厌!那花儿喘着气抹着面颊沁出的汗滴冲着我抱怨。
  我抖擞着身子,笑了。
  还笑,哼,我也来长,一定超过你!说完之后,那花儿憋红了脸,向上,再向上,伸展着……
  后来,那朵花儿说,混蛋高个,我累了,要歇歇了。说完,她掩着嘴巴,打了个呵欠,就盍上了美丽的眼睑。远处的水鸟在夕阳下缓缓地飞向林间,草丛里响起了虫子们的奏鸣,青蛙在不远处的池塘里呱呱地叫着,不久,整个天幕,都是一片璀璨的星光。
  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天啊,露水濡湿了我的叶片,我的心中充盈着一种美好的情愫,就像有无数幻变的流云,在我的心中无尽地舒展,无穷地变幻。这棵树喃喃地叙说着,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我的心在这棵树的叙说下也慢慢地舒展着,就像在我平静的心湖里,投入了一粒石子,美丽的情愫一层层地荡漾,直到一种莫名的幸福,充盈了整个心灵。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接下来怎样,第二天呢?
  第二天,哈哈,第二天她像个贪玩的孩子,和蜜蜂和蝴蝶没完没了地闹着,笑着,都忘记了自己想要看远方风景的愿望。
  那,你,是不是特别难过?我问道。
  是啊。那时,我是特别难过。当时,就发誓不再理她。
  记得在我初中的时候,自己特别喜欢的女孩和其他的男生一起玩的时候,我心里也很难受。
  呵呵,是吗?这棵树在空旷的原野里爽朗地笑着,其实它还好年轻,而且很健康,可是不久它就要被人们砍掉。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没有理睬这朵花儿,不管她怎样哀求我。
  再后来,蜜蜂和蝴蝶都走了的时候,我听到了那朵花儿的一声叹息,虽然很轻,很细,但还是被我听到了,我的心里陡然一紧,有一种收缩的刺痛。
  虽然,我为那朵花的叹息而心痛,但是我还是没有理睬她。
  过了很久,我听到这朵花儿幽幽地说,高个,其实,我想变成一只蝴蝶,可以翩跹地飞起来,落在你的肩膀上,这样,这样就可以看到远处的风景了……
  我默然,我以为她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先前的梦想了,没想到,她还记得。但是,我还是忍住了,没有说话,我想教训一下这个野丫头。
  后来,风很大,我不由自主地跟着风摇摆,这时,我听见了那朵花儿又在说话,她说,我果然就要变成蝴蝶了,高个,让我停在你的肩膀上,好吗?……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她的那些花瓣就开始像蝴蝶一样翩跹起来,脱离了她的枝干,从我的脚边向着空中飞舞而去,我傻傻地看着她七零八落地飞着,忘记了自己也该在这风里舞蹈摇摆。如果那时你看见了我,肯定会觉得奇怪,那么大的风,我竟然站在风里一动不动。是的,我完全静止了,在大风中,一动不动。
  沉默了好久,暖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心中有许多情感体验奔涌冲突,但是我没有流泪。但这,不代表着我没有感动。
  就在我要站起来走的时候,树说,那个夏天,我落了一地的叶子,经过的人们都说,好奇怪啊,这棵树在夏天落叶。落了一地的叶子之后,我就明白了,爱她,就该学会宽容。

4

  一连几天都是暖暖的秋阳,我每天都可以坐在这棵树的脚边,把头靠在它结实的树干上,像是两个彼此信赖的朋友,讲话不讲话都可以。
  树说,我每年更多的时候都是在等待,她的花期只有七天。
  这样等了多少年?我很好奇地问道。
  七年。哈哈,七年她始终没怎么长高,不过,这七年来,她再也没有叹息过,她说,太短暂了,来不及叹息。
  它不是一直梦想着远方的风景吗?我问道。
  对啊。七年来,我也不光是在等待,为了告诉她,远处有什么,我看到了好多自己从前都没有在意过的风景。我们总以为明天还可以见到,所以,我们从来都不懂得珍惜,如果有一天,我们再也看不到了,才明白,我们曾经拥有过的,是多么美好。
  高个,我也开始叫这棵树为高个,高个,你是说,你就要被砍掉?
  倒不全是因为这个。这个道理是那朵花告诉我的,因为她的花期太短,所以,好多时候她都舍不得合上眼睛休息,而我不一样,我每天都站在那里,总以为,那些再熟悉不过的风景,每天都可以见到。其实不是这样的,什么都会有结束的时候。当我也把自己想象成那朵花期短暂的花儿的时候,就一下子明白了好多,每天和栖息在我的枝头上的鸟打招呼,和每一朵飘过的云微笑,和每一个经过我的行人问好,他们,其实都是我生命中不可重复的风景。
  我若有所悟,闭上眼睛,仿佛在我的心中又看到了我自己,我曾经以为我早就丢失了,但是,现在,我又看到我自己了,像一个孩子一样单纯,眼睛无邪而又明亮。
  你看到了吗?我所有的枝条都在努力地伸过这条马路,让我的臂膀,成为她的庇护。呵呵,不过人们的解释是,植物的向光性,因为太阳在那边,所以,它的枝叶都是向着太阳生长。其实不是,因为那朵花儿在那边。
  我睁开眼睛,果然,它所有的枝叶都在努力地穿越这个横梗在前方的马路,而这,我尽然从来没有留意过。我问,你想拥抱它吗,高个?
  哈哈,不是。因为有一年的春天,她第一次遇到雷电和风雨,她吓得花容失色,张皇四顾,因为风雨声,我所有的安慰,她都没有听到,那时,我多想,伸过自己的臂膀,给她遮风挡雨,所以,每天,我都把我的臂膀向着花的方向,伸着,伸着,一点,一点,我想,如果给我时间的话,我可以做到……
  高个,那场风雨伤害到那朵花吧?我关切地问道。
  哈哈,没有。风停雨住之后,太阳从云层里出来,一道彩虹,挂在蓝丝绒一样的天幕之上,草长莺飞,虫鸣花笑。我看见她扬着头,含着泪,望着我笑着,舞蹈着。被风雨洗涤过的面容更加娇艳。你知道,在风雨之中彼此惦念,相互担心的情怀吗?如果你懂得,那你就懂得风雨之后终见彩虹的欣慰与幸福了。如果,这你也懂了,那么你就会懂得,为什么,我明明知道,其实即便我的臂膀终于可以伸展在她的头顶上,也不一定能够成为她的庇护的时候,为什么,我还在向着她,不息地伸展着我的臂膀……
  我泪流满面地说,我懂得,我也那么做过……
  这几天,我把高个告诉我的这些事情都记在本子上,一笔一画,很认真地写在本子上,就像我第一次握笔书写那样。我站起身来,我要把今天高个告诉我的这些,也写在本子上。我走了几步,树说,朋友,等等。
  我又回转了身,凝望着我的朋友,这棵普通的树。
  你不是一直问我,看到的最漂亮的风景是什么吗?
  对啊,我一直这么问你,可是你一直都告诉我,你看到的所有的风景都是最美的,因为这么多年,他们从来没有重复过……
  哦,这倒是实话。朋友,你抬头看看,这是什么?
  我抬起头,仰望着我的朋友,仰望着这棵树,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哈哈,你看到蜘蛛网了吗?
  蜘蛛网?啊,我看到了。是有一张已经有些残破的蜘蛛网。
  我再细看的时候,竟然发现,在那张蜘蛛网上有一些枯萎暗红的花瓣,这时,我忽然听到了我的心轰然一声巨响,我感觉到了我灵魂的颤抖。这该就是那朵花儿的花瓣吧?
  是啊,我亲爱的朋友,其实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啊,她一直都在我的怀中,所以,我亲爱的朋友,请别为我难过……
  我再一次泪流满面,我想,这肯定是我这一生中见到的最美丽的风景。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笑着说,高个,我的朋友,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高个得意地笑了笑说,我告诉过你,那朵花让我改变了好多,我宽容地接纳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都同样友善,当我对着一只别人都觉得可怕的蜘蛛微笑的时候,蜘蛛就把那么缜密的网留在了我的枝叶之间,而那天,刚好,那朵花问我,远处有着怎样的风景。
  我告诉它,在远处,有一片金色的油菜花,开在水中央,把整个湖面都变得金灿灿的了……
  那朵花儿骂我说,混蛋的高个,又在哄骗我了——没办法,她一直还是这么没有礼貌,但是,我已经不生她的气了,呵呵。
  你知道,冬天河床干了,农人们就把油菜种在了肥饶的河床沙丘上,可是还没有来得及收割,油菜正开着金灿灿的花儿的时候,河水漫过了河床,高高的油菜花就那样灿烂地盛开在水面上,金灿灿的一大片,整个湖水都变得无比的灿烂……
  啊,多么美丽啊,我看到了,在我的心里,也有这么一片金色的油菜花粲然盛放,我说,高个,真的好美啊!
  是啊,那朵花听完之后也这么说着,她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着,多么美丽啊,我还没有看过其他的花儿呢?高个,如果下一秒有风来,  我就要像蝴蝶一样飞起来,落在你的肩膀上……
  后来,果然就有风来,正如你看到的一样,她现在还躺在我的怀里,她终于看到了远方的风景……
  所以,我说,我亲爱的朋友,别为我难过,认识花儿之后的每天,我都很珍惜,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这样过,我没有要后悔的。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那棵树慢慢地展开了自己宽阔无边的大手,手心里握着一把花瓣,树深情地凝望着这些花瓣,过了一会儿,那些花瓣像蝴蝶一样,翩翩地飞舞了起来,它们的身上,散发着萤火虫一样柔美的光芒,它们围绕着树飞啊,舞啊,然后,再恋恋不舍地离了这树……

5

  不知不觉中,我都记下了厚厚的一个本子了,再一次看完了所有树的叙说之后,我决定离开这个疗养院,我知道,我没有病,或者说,我病好了。我想重新开始一种崭新的生活。
  第二年的春天,我特别地想念我的朋友,一棵名高个的树。在它就要被砍掉的时候,它的愿望是能够有一面墙,遮蔽那朵它最爱的花儿的眼睛,让花儿看不到树桩,而以为,那个名叫高个的树,还活着。
  高个还活着吗?我想去看看它。
  远远的,我就看见了一面有着五颜六色的广告模板的墙,看见了墙,我的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安慰,心想,就算高个真的不在了,起码它的愿望实现了,因为这面墙,那花儿就会以为,它还活着。
  那棵名叫高个的树果然就不在了,只剩下一小截树桩,让我去看看那朵花儿吧,看看,在这个春天,它是否醒了。
  等我绕过墙我惊呆了,张着嘴,不知道该站起来叫嚷还是该蹲下来哭泣,因为在我的面前,有两个高高的压路机正在来回的碾压着路面,水泥搅拌机正呼啦啦地搅拌着,路面拓宽了,正在修一条水泥路,而先前路的那一端的那些灌木荆棘藤蔓植物,已经无影无踪,仿佛它们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点评0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