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最先开放的一朵花
作者:刘殿学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儿童小说|花

  下午5点左右,红红的夕阳,金子般地照着教室西边的窗口。
  快放学了,同学们暗自盘算着放学后还能干点什么,郝庆松跟邻班同学约好了,6点,到天河体育馆打网球,李娜得了世界冠军,他们心里也痒痒的。刘臻臻则要去音响店买碟子。几个女生要一同去超市。菜场要收摊了,刘小婕要去菜场帮妈妈推菜。
  所有这些美好的盘算最终能否实现,一切都要取决于亲爱的英语老师。如果最后一节英语自息课,她让同学带信:今天不到教室来了,放学吧!同学们的愿望完全可以实现。如果英语老师一会还来上课,这些盘算,如同老奶奶吃锅粑——要泡汤!
  大家急切地期盼着,。
  忽然,看到英语老师夹着课本,姗姗地上楼来了。才走到楼梯拐角,就听到教室里一片轻轻的嘘声。
  英语老师一脚跨进门:“嘘什么嘘?第23课谁背上谁走人!”
  天!第23课三页多,全背呀!能背上吗?亲爱的teacher,你这是咋啦?干吗这么不通情达理呀?没和老公(她老公教语文)干架吧?不早些夫妻双双把家还,他做饭来你洗碗,天都晚了,偏来教室拿小朋友屁股受什么罪呀?可以说,所有同学,没一个希望这时见到英语老师的,早上见到她打80分,这会只打40,都愣着,不去书包拿英语课本。
  有的老师就怕全班同学这种集体软磨,这种无声的抗议。英语老师脾气特别,她不怕,你越磨,她越来劲。哼!你们以为人多力量大吗?这对我没用,我才不会就范呢!嗵!课本重重地往讲台上一扔:“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好好读?等待奇迹出现呀?还是你们自己创造奇迹吧。你们先自己读,自己背,我一会抽人背。”
  郝庆松是全班周知的“英语晕晕”,一记英语单词,脑子里就打架,就犯糊,不知英语哪这么复杂!good friend是好友,hail-fellow不同样是好友吗?英国人说话咋这样啰嗦呢?一点也没有中国汉语简洁明快,干脆用汉语做世界语得了。哎!反正自己背不上,他也不想让别人背,就偷偷用暗语联络,想组织起一伙反对派,共同抵抗英语老师——叫大家都不去拿英语课本,一个不拿。
  一会,周围就有了几个响应者,跟着郝庆松东张西望,跟着郝庆松憋劲,望得夕阳惜惜西下,心想,捱到天黑,结果背不上的同学占百分之八十,你英语老师肯定放人,否则,你得管晚饭。
  班上,也有从来不抱幻想者,她们知道英语老师是个不吃软的硬脾气,跟她磨下去,最后吃亏的是自己,就老老实实拿出英语课本,闭着眼,头枕着自己胳膊,在那叽咕,一遍一遍地念,不去想很难取胜的反抗。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英语老师开始点人背,先点白小易。
  白小易站起来,七颠八倒,好容易背了一页,卡壳了!站。
  接着,英语老师又点大个子罗大鹏。
  罗大鹏站起来,摇头晃脑,只背了开头几句,没词了!站。
  接下来点郝庆松。
  郝庆松半趴半站,英语成绩总是全班最了,使他直不起腰,也不好意思看人,闷炮一个,一句不会背!站。
  几个不会背的,木头桩子似地竖着。
  英语老师也不去搭理他们,也不慌让他们坐下,她知道这些人背不上,所以点他们先背,是让他们长点记性:软磨者,最后“磨”的自己。
  为了证明这篇课文不是空前的难背,为了证明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有根据的,为了证明自己的教学态度一贯的,不是一两次软磨就会改变的,英语老师最后使出她的王牌,点英语前5名精英背。
  “周妤婷。”
  周妤婷慢慢地站起来,合上课本,脸转朝墙,看着一边墙上贴的爱因斯坦和居里夫人的油画,眼睛半睁半闭,就当教室里根本没有老师和其他同学,仿佛单身独立于伟人的翅膀之上,跟上帝在流利地对话,从头到尾,不打一点结,很快将第23课三页半英语全背了下来。
  “好!”英语老师激动地拍着手,掌声同时周召着全班:她布置任务的根据找到了!周妤婷为她圆了其说。带头拍手,是希望引来教室里一片掌声。没想到,始终只有她一个人在拍。
  也许是孤掌有点难堪?英语老师马上不高兴了,面带愠怒,下达最后通牒:“你们给我丢掉幻想!背!有一个人能背上,大家都应该背上。今晚背不上的人,我陪你们!”对站着的几位同学看看,“你们坐下,周妤婷走人。”
   
  第二天一早,周妤婷来到教室,看到黑板上仍写着郝庆松、马东清、罗大鹏和她的好朋友肖慧娴十几个人的名字。她知道,这些肯定是昨晚背到很晚没背上的人。
  一会,肖慧娴揉着没睡醒的眼,惺忪地打着哈欠,走进教室,没精打采地将书包往桌上一扔。
  周妤婷迎上去,想跟她约一下,中午放学,一起去文华书店买书。
  肖慧娴不高兴,说:“不去。背英语。不想今晚再背到9点。”
  “没事的,就一会。”周妤婷说。
  “什么叫有事没事?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好不好?你背上了,解放了!害得我们这些苦难同胞们,‘星星点灯’,‘明月照我把家还’知道吗?回到家,还被老妈冤枉,问我去哪了?一个女孩半夜才回家,太不像话!我说背英语。老妈死活不信,连夜打电话,硬把老师从睡梦中吵醒对证。这不都你害的吗?我说周妤婷,你势必要背得那样彻底吗?背得那样优秀吗?背得那样一丝不苟吗?就不能留几句不背,救救我们劳苦大众呀?你要是背一半的话,我们起码有40几个同学也可以在8点前回家,省得英语老师陪着我们打瞌睡。”
  周妤婷哑了,不知说什么好,没想到背一回英语课文,会惹出这么多事来。是自己会背英语课文错了?还是不会背课文的她们错了?会背与不会背的同学,一定要这样视如仇敌呀?我做错了吗?
   
  下一节体育课。
  年轻的体育老师可能刚陪完女朋友匆匆赶回来,根本没备课,同学都到操场了,他还不知道这节课上什么内容。灵机一动,就叫大家手拉手,围成一个大圆圈,丢手绢玩。
  这种游戏,还是小时候在幼儿园玩过。哇!可有意思了!仿佛又回到了幼儿园大班,屁颠颠地围着大圆圈笑着跑着,大家玩得可开心了!不时地有同学抓和被抓,又是唱歌,又是说笑话,快活极了!
  我们正笑着,看见刘大海又被曾小曾又抓了个正着,他掉头看看屁股后边的花手绢,也不想逃,自觉地站到圈中间讲故事:
  “小时候上幼儿园。一年冬天,老师给班上小朋友们分西红柿。在我们北方,冬天里的西红柿,是很金贵的,每个小朋友只能分到那么一点点。老师刚把那一点点西红柿放到我跟前,老师还没离开,我就吃完了。吃完后,还想吃。拿眼这么往旁边一看,看到我旁边那个小朋友的西红柿还没吃。我趁她不注意,一伸手,将那点儿西红柿捡起来,迅速放进嘴里。又迅速将一块红色橡子泥放到她跟前。
  “老师分完西红柿,说:‘朋友们!大家开始吃吧!来,大家一起吃。冬天里的西红柿,好不好吃呀小朋友们?’
  “‘好吃!’小朋友们一起说。
  “那个把橡子泥放到嘴里去的小朋友,刚说出‘好’,‘吃’还没说出口, 就哇!的一声哭起来。
  “老师连忙走过来:‘怎么啦小朋友?西红柿不好吃吗?你怎么哭了?啊!小朋友,你吃错了,将橡子泥当成西红柿了!’老师说着,也咯咯咯地笑起来。‘哎呀!这个小朋友真粗心,是不是呀?她把橡子泥当西红柿了也!小朋友们,橡子泥能吃吗?’
  “‘不能吃的。橡子泥是做小猫小狗玩的。’小朋友们一齐说······”
  “哈哈哈······”刘大海故事没讲完,我们已经笑得岔了气。
  大家都笑,就是周妤婷一个人笑不起来,由始至终,没人给她丢手绢,同学不去抓她玩,她也没机会抓同学玩,觉得好没趣,一个人悄悄地回到教室。
   
  今天,轮到周妤婷卫生值日。以前,如果轮到学习成绩前几名的女生值日,都有那么几个喜欢讨好的小男生,手脚麻利地帮着她们提水、排桌椅什么的。今天一到放学,满教室里走得一个人影也没有。
  马东清是班上最肯帮助人的热心志愿者,他看看周妤婷,想去帮她下楼去提桶水,但又怕别的同学说他叛徒,看看大家都走了,他也走。走到教室外边,听到里边周妤婷一个人在干,心里有点想不通。昨天背英语,真是周妤婷的错吗?难道周妤婷和大家一样不会背,她就对了吗?要是在战场上呢?没有一个勇敢的,没有一个不怕死的,都是一帮豆腐兵,能取得胜利吗?照这么说,我们学的那些英雄,他们都错了吗?不是他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战胜种种困难,我们能有今天吗?如果全班61 名同学,个个都不想背英语,这英语课还开它干什么呢?大家将来都成“英盲”得了。既然英语是世界语,不会英语将来咋走向世界呢?不会背英语课文,怎么能用英语对话呢?既然老师布置了,就得有人背呀?人家周妤婷肯下功夫,先背上了,倒犯下错了?倒成了全班的敌人?
  马东清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这些为什么,他虽然与周妤婷一个学习小组,也不好帮她说什么,众怒难犯!要是帮周妤婷说话,“大个子罗”不罚你翻垃圾桶(班上大男生欺负小男生的坏招)才怪哩。可又总是推不掉,想不想又想,想得心里发堵,他就问老爸:如果一个同学根本没做错什么,大家一起孤立她,我应该怎么办?
  老爸告诉他,凭你的判断能力,你觉得这个同学是对的,就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坚持正义。如果你觉得这个同学是错的,就给他指出来,这不就完了吗?何必这样婆婆妈妈?
  一连几天,周妤婷成了孤家寡人,每天一个人背着书包上学,下课,一个人去厕所,课间,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发呆。
  早晨,在学校门口,马东清看见周妤婷背着书包,一个人靠着围墙往大门里走,他再也忍不住了,大胆地拦住她:“哎!周日去爬山?我骑自行车带你?”
  周妤婷脚不停,睛一瞥:“不去!”
  马东清早知道就是这个答案,心里储存好了的备用语,跟着就出来了:“你不敢去?”
  周妤婷站住,说:“敢又怎么样?不敢又怎么样?用得着你多嘴?blockhead!”用英语骂了一句马东清没听懂的话。
  “我看出来了,这几天,大家都不理你,你很难过对吧?其实你是对的。”
  “……”周妤婷听到最后一句话,站住。不说话。脸仰朝天,眼眶里立即红润起来。
  “这几天,我老在问自己······”
  周妤婷面转朝墙,打断马东清:“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这场冷战应该结束了!再继续下去,两败俱伤,对大家都没好处。”
  周妤婷听了,心里很感激马东清说这个话,但又不接马东清的话题,她说:“你以为我害怕?不就是爬山吗?”说完,抢到马东清前面往教学楼走去。
   
  星期天,同学们都到齐了,只有马东清和周妤婷没到。
  正要出发,马东清飞车来到操场,“吱!”一刹车,后座上跳下个周妤婷。
  所有同学愣了一下。
  班长马上说:“出发吧,不早了!”
  爬到山顶,肖慧娴拿出爸爸给她的数码相机,摆弄来摆弄去,抠不出个人影儿,不知打哪照?急得大叫:“哪位会拍呀?快来帮帮我吧!我代表照相机谢谢你了!”说完,将相机送到马东清跟前,眼一瞥,嘴一笑,“我看就你拍得不错。”
  马东清大直筒,没听出“拍”什么意思,周妤婷心里知道,也一笑,抢过肖慧娴手里的相机:“我试试。”
  班上没几个会玩数码相机,周妤婷借姐姐的数码相机玩过几回,知道一点门门道道,拿过相机对准前面的山峰,手指一捏,一张照片拍好了,当场就调出来给大家看。
  马上一片惊呼:“哇!拍得太好了也!无限风光在险峰!”
  周妤婷不计前嫌的态度,让许多同学感到一阵不自然。
  到野餐时,肖慧娴放开饭盒,自己没吃,先挑一块鸡腿,想给周妤婷,又不好意思。就悄悄塞给一边的马东清,嘴对周妤婷挪。
  马东清大直筒,嚷:“给我干什么?又不给我吃!给周妤婷,你自己没手呀?”说着,接过鸡腿,给了身边的周妤婷。
  周妤婷不好意思吃,一笑,又把鸡腿又塞给马东清。
  马东清捡起就啃,
  “谢谢!”肖慧娴说。
  “把好吃给我吃,还谢我?你脑子进水呀?”马东清边吃边唱起济公词,“帽儿破,鞋儿破,酒肉穿肠过·······”吃完,对她俩看看,说,“周妤婷肖慧娴,你们好朋友不留个影吗?山上这么好的风景!”
  周妤婷一听,下意识地偷眼对肖慧娴看。肖慧娴也正好要对周妤婷看,两人目光一碰,同时脸红,同时会心地谴责马东清,“哎呀!鸡腿也堵不住嘴呀?”
  停了一会,肖慧娴又对马东清说:“你会照吗?”
  马东清一听,这两人有戏!便摇头晃脑地海吹:“什么会马会驴的?你们还在娘肚子里,俺老马就是照相老手了知道吗?”站起来,拍拍屁股上土,对周妤婷手一伸,“相机拿来。”
  肖慧娴看看马东清,把已经装到包里的相机拿给他。
  马东清接过照相机,人模狗样地正摸反摸摸,命令周妤婷肖慧娴:“站好站好!”
  周妤婷肖慧娴就站到一起。
  “两人靠近一点。”
  周妤婷肖慧娴就听话地往中间靠靠。
  “再靠近一点。”
  两人又靠。
  “再靠一点!”
  周妤婷笑笑:“还靠呀?”
  马东清俨然一个摄影大师:“别说话,你把膀子放到肖慧娴肩上。”
  周妤婷肖慧娴两人相对一笑,周妤婷就从背后把手放到肖慧娴肩上。
  马东清马上做出要拍的姿势。
  肖慧娴一看,笑道:“哎呀摄影大师!机盖还没打开哪!哈哈哈······”
  旁边同学一伸手,忙给马东清打开机盖——“咔嚓”一声!肖慧娴马来拿过相机,退出照片看:一对笑不倒!想笑又想哭,跺着脚,推了马东清一下:“照的什么呀!”
  马东清搔了搔头,又想起什么,对大伙看看,提议道:“哎!哥们姐们,你们看这山色!这风光!这人气!如此之美也!难道就不想合个影吗?”看看正在说话的班长,“哎班长,我是替你把话说了。”
  班长一听,马上转过身说:“马东清说的没错,我倒把这事给忘了你看!全班合个影吧,本周班报上要用。”她赶快让所有同学排好队形,叫周妤婷给大家拍。
  周妤婷先在前面对好焦躁,然后将相机架在石头上,自己迅速跑到队伍里来。刚站好,只听相机“咔嚓!”一下!一张“全家福”照好了!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难

  • 下一篇文章: 当时光流逝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