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穿越劫难
作者:李学斌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穿越

  一
  当大风猛然间刮起来的时候,仙虎正走在前往学校的路上。
  想起即将到来的活动,仙虎不禁又心情激动起来。明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这可是他的最后一个“六一”了。明年的“六一”对他来说,就仅仅是一种回忆了。
  上周的班会课上,班主任徐老师让全班讨论,商讨“六一”的活动该怎么搞。结果,班长曹凝提了一个倡议:举行别开生面的“告别童年”仪式,让大家快快乐乐告别童年时代,满怀憧憬跨进少年行列。
  对大班长的提议,大家齐声叫好。徐老师也点头表示同意。接着,就宣布由以班长曹凝为首的班委会筹办这个活动,而且规定每个同学不但要参加,还必须表演一个最拿手的节目来助兴。
  仙虎没有什么特长,平常在班级里总是不声不响的。所以,小学里,许多次搞集体活动挑选演员时,大家总是会把他给忘记掉。每次,看到小伙伴们穿着漂亮的衣服在舞台上载歌载舞,仙虎内心里都十分难过。他多想有朝一日也能在同学们面前露一手啊!可是,这样的机会却始终没有降临到他的头上。
  因为了解这些情况,所以,班主任点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不觉迟疑了一下。仙虎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王仙虎,你能表演什么节目?徐老师好看的眼睛期待地看着他。仙虎有一丝慌乱,他嗫嚅着:我、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几个捣蛋的男生趁机起哄:不会表演节目到时候就学几声驴子叫。此话一出,引来一片笑声。仙虎更加局促起来。
  徐老师没有笑。她制止了男生们的起哄。她说,这次活动是我们每个同学自己的节日,我希望人人都能参与。大家以良好的姿态告别童年,迎接美好的明天。接着,徐老师又转向了仙虎,王仙虎同学,暂时想不出节目没关系。回家后再动动脑筋,相信你会给大家带来一份惊喜的。
  而眼下,这份惊喜就装在仙虎的书包里。
  一面很小巧的哈哈镜——站在不同角度,可以把人照成36种怪样子;一个跳舞用的小型的激光球;还有一个微型的索尼放音机,里面存录着好多种猛兽的声音。
  搞到这些东西,仙虎可颇费了一翻心思。
  他先找到在区文化宫上班的小姨。小姨平时对仙虎的学习很关心,只要是学习方面的要求,小姨一般是不会拒绝的。然而,当仙虎向小姨说明情况,向小姨借激光灯时。小姨却拉下脸来,训斥他心思不放在学习上,竟搞一些歪门邪道。还说文化宫的设备根本没有外借的先例,要他死了这条心。这下,仙虎急得都快哭了。他是个面皮薄的人,平生最怕被人拒绝了,哪怕是自己的小姨。
  或许仙虎两眼噙泪的样子太让人不忍,小姨心软了。最后还是千叮咛万嘱咐地答应把一个小型的激光球借给他。但又附加了一个条件:期末考试必须进入全班前五名!
  仙虎犹豫了一下,答应了。进入班级前五名是有难度的,可眼下他想不了那么多了。徐老师那么信任自己,他不能让徐老师失望。
  仅仅有激光球,似乎没什么希奇,同学们也不会有多大惊喜的。过去,自己总是事事落在别人后面,这次一定要让所有的人对自己刮目相看。就像爸爸说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仙虎想。
  于是,他又搞到了另外两样宝贝:哈哈镜和录音磁带。这两样东西没费多少功夫。仙虎先找到了小学时的好朋友阑亮。然后,通过阑亮找到了阑亮的舅舅。阑亮舅舅在动物园当训兽员,找到这些东西,对阑亮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筹备这些东西,仙虎都背着爸爸妈妈。他不想让他们知道。除了学习方面的要求,仙虎的任何想法都会被他们认为是不务正业,想入非非。在妈妈的这种观念培养下,仙虎一切的爱好都束之高阁了。久而久之,他也就成了一个只会埋头读书而一无所长的人。而现在,仙虎想要改变这种情况了,你说,让他怎么向妈妈讲呢?
  好在现在不借助妈妈的力量,仙虎也做到了这一切。
  此刻,仙虎的内心里充满了自豪和快乐。
  想象得出,晚上七点钟,当彩带环绕的教室里,仙虎不动声色地打开激光球的时候,那将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景。他敢说,五彩缤纷的光束照射下,许多人都会向他投来羡慕甚至是嫉妒的眼光。徐老师也会很高兴的。
  当然,他们更加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的节目:镜中窥人和百兽齐鸣。这是仙虎花了一个星期才想出的绝活,相信届时会把晚会的气氛推向高潮。这样,仙虎就毫无疑问成为晚会的中心。
  那该是仙虎梦寐以求的最为风光和扬眉吐气的时刻。
  想到这些,仙虎的心快乐得就要从嗓子眼里飞出来。
  二
  风渐渐大起来。
  仙虎感到有些奇怪。仙虎记得,平素里起风的时候,总是有个过程的。常常先是一阵微风,接着,才会渐渐大起来,大起来,马路两旁的白杨树宽大的叶片像被一只只看不见的手推拉着,一瞬间都往一个方向倒去,与此同时,风声就像牛角号一样呜呜地响起,紧接着,漫漫黄沙就兜头盖脸地扑过来,打到脸上,生痛生痛的。
  可眼前的这阵风却事先一点预兆都没有。晴天白日的,忽然就狂风大作了,让人有些懵懵懂懂的。也不禁联想起古代神话小说里所说的“妖风”。这妖风显然还没有一时间停下来的意思,相反倒越刮越大了。
  仙虎紧跑两步,一只手紧紧捂住被风吹得四下乱跳的书包,眯起眼,迎着风,艰难地继续往前走。
  迎面刮来的风越发大起来,似乎大有将死命与之抗衡的房屋、树木连根拔起的架势。令人惶恐的是,几分钟之后,整个天空像被一块巨大的黄幔遮住了一样,黄灿灿一片,几分钟前还普照四方的太阳已成了一个模糊的圆盘。这黄色不停地膨胀着、鼓动着、伸展着,一波一波的,水一样从西向东,在头顶的天空中漫过,颜色也由浅渐深,转瞬成了一片血红。
  此时,仙虎简直看呆了,早已忘了一切。他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和忧惧攫住了他。
  几乎是一瞬间,头顶上的血红色已然变成了深褐色,天紧接着就黑了下来,黑得那样稠酽,简直伸手不见五指。与此同时,风更加猛烈起来,刮得人脚底下安了弹簧一样使劲往上跳,站也站不稳,而整个身体简直就像一张纸一样,轻飘飘的失去了分量,只能随着风向前跑,向前跑。仙虎脑子里一片混沌,只依稀记得脚下是一条大路,其他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三
  当太阳重新放出光辉时,仙虎发现自己站在一条陌生的大街上。街上店铺林立,人来人往。仙虎觉得有些纳闷,四下里一看,他着实大吃了一惊:街上来来往往的男女老少都是一副古装戏的打扮,男的或俄冠博带,锦衣长袍,或方巾扎头,腰悬宝剑;女的则一律云髻高束,环佩叮当。再看两边店铺,门面都是雕梁画栋,檐牙高挑,朱漆的招牌,古色古香。仙虎的第一反应是这里肯定在拍电影。可是待他四下里观瞧,却并没有通常电视上见过的拍摄现场的那一番情景。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印象中的摄象机、导演等一干人出现。相反,他发现周围的人看着自己的眼光好生奇怪,简直就像看天外来客或者魔界怪物一样。
  这下,仙虎更加惶恐不安起来,简直如坠五里云雾之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莫非自己有什么可笑之处吗?低头看看自己那一身在风沙中已经分不出颜色的校服和白色的运动鞋。一刹那,仙虎有些明白了。他想起了最近教育电视台正在重播的电视连续剧《西游记》。也许像西天取经的唐僧师徒一样,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
  这么一想,他顿时害怕起来。不知道这里的人会不会伤害自己。要是这里也跳出一些牛头马面的吃人妖怪该怎么办?
  当然,也不全是害怕,此时,仙虎心里也有一丝丝的兴奋和激动:要是能顺利返回学校,这件事倒是可以炫耀一番的。肯定能引起全校轰动,到时候,电视台、报社一采访报道,那自己可就真的成了独身历险的新闻人物了。这该有多过瘾!
  可是,要是被扣留回不去呢?历史老师不是讲过苏武牧羊的故事吗?苏武出使匈奴,不是被扣留了19年吗?还有张骞。要是他们让自己也去放羊、放牛,那该怎么办?
  最终,还是恐惧的感觉占了上分。带着一丝忐忑,他问身边走过的一位商人模样的男子,这是什么地方?那人操着半文不白的口音告诉他,此乃东京汴梁也。仙虎这下更是大吃一惊。东京汴梁他怎么能不知道!《中国历史》教科书上明明白白地写着,那是北宋王朝的首都,也就是现在的河南省开封市。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莫非自己已经来到了距今几百年前的大宋朝。照这么说,自己还可以见到鼎鼎大名的杨家将和水泊梁山上的108位英雄好汉呢?这样一想,仙虎稍稍有些放心了,不觉还有几分兴奋。
  仙虎就向旁边一个绸布店的伙计打听“天波杨府”在哪条街上。那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仙虎一番,把眼一瞪,说:“去!去!去!你这个小怪物打听天波杨府干什么,那里早已经没有人了。”
  “为什么?”
  “为什么?边境上连年打仗,朝廷缺兵少将,老杨家世代忠良,连寡妇小孩都上战场了。这不,五校场那边不是还在设擂台招兵选将吗?”
  小伙计话音刚落,就见迎面来了一队凶神恶煞似的士兵。这伙士兵一见仙虎,就扑上前来,不由分说,就把他反剪双手,推入抓来的壮丁当中。
  此情此景,仙虎吓坏了,他嘴唇哆嗦着想辩解,可是情急之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懵懵懂懂、身不由己地被押着往一个方向走。
  四
  随着人流,仙虎被押解到五校场。校场很大,每隔一段距离就摆着几排兵器架子,上面整整齐齐地插满了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长短兵器。较场四面都有士兵把守。周围的城墙上鼓声阵阵,旌旗飘展。校场的南面,用木头凌空搭着一个几米宽的擂台,只见高高的台子上坐着几个头戴乌纱帽的考官。台子两边挂着条幅,一边写着:以武会友,招募天下英雄;另一边写的是:精忠报国,铲除四海匪患。台子正前方的栏杆上,搭着一段红绸子。
  仙虎就向押解他的士兵询问是怎么回事。一个面貌和善的、上了年纪的士兵告诉了他原委。
  原来,西北边境的党项族在首领元昊的带领下,屡次进犯大宋边关,他们在边境上摆下了一个奇怪的莽牛阵。已经有半年了,大宋朝兵将损伤数十万,却至今无人能破阵。按照双方两军阵前的约定,再有一个月,如果大宋朝还是不能破阵,就要对党项族北向称臣,纳粮进贡。现在朝廷正在汴梁城南、城北分别设置擂台,征招能统帅军队破解敌阵,扫平叛乱的天下英雄。可是,眼看敌方的约定日期日渐临近,还是没有人前来摘下红绸,毛遂自荐,统兵前去破阵。此刻,仁宗皇帝和文武群臣都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仙虎闻听,心头不觉升起一股按奈不住的冲动。他想了想,把心一横,走上台去,一把扯下了擂台前栏杆上的红绸缎。
  台上台下,顿时一片大哗。大家纷纷指手划脚地议论,觉得这个穿着古怪的小孩简直是疯了。与此同时,守护在擂台两边的卫兵挺着长枪过来了。他们一左一右,拎小鸡一样把仙虎夹在了中间,连拉带扯,不容分说架到了坐在擂台里侧的两个监擂官面前。
  “回禀两位大人,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孩扰乱招募现场,被我等当场擒获。请大人发落。”一个卫兵单膝跪地,向上禀报。
  一个头戴乌纱帽,慈眉善目的瘦高个官员猛地拍了一下惊堂木,沉下脸来:“那位小孩,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扰乱朝廷公务,真是胆大包天。本官念你年幼无知,受人指使,为人走卒,且饶你死罪。但本官问你话,你要从实招来,不得有半句假话,否则休怪本官杖下无情,打你个皮开肉绽!”
  仙虎赶忙学着电视里历史片的说话口吻,连连答应:“谢谢官老爷不杀之恩,小人王仙虎听从官老爷吩咐,不敢有半句假话。”
  “看你衣着古怪,必是来自番邦。快快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党项国的奸细?是谁派你来刺探我大宋机密的?”瘦高个官员目光严厉,紧紧逼视着仙虎。
  仙虎一听,明白了。原来自己是被当成奸细抓起来了。
  他赶紧辩解说:“请大老爷明查,我不是奸细。我是从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来的。我是一个学生,我叫王仙虎,今年刚上初一……”
  一着急,仙虎就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可是再看那几个监擂官,却如听天书,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简直是一派胡言。什么中国,外国的,根本没听说过。休要罗嗦,赶快交代你的真实身份,否则本官可要动刑了。”这时,一个落腮胡子、顶盔挂甲的武官手按腰刀,走过来了。
  仙虎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大老爷冤枉啊!我的确不是奸细。我是从600多年,不,是700多年以后的中国来的。是一场大风把我刮到这儿来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不信,你看这几件东西。”
  仙虎急中生智,想起包里装着的几样宝贝,赶紧一五一十地拿出来。
  看着眼前几样闻所未闻的希奇古怪东西,几个官员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瞧了半天,看不出个名堂。可是在仙虎面前,他们又不愿丢面子,就面面相觑,将信将疑地放下了。
  见此机会,仙虎就介绍了三样东西的名称和用处。第一样是哈哈镜。仙虎说,这是一个魔镜,它可以让对朝廷不忠诚的人在镜子里一照,就变成丑八怪;而对朝廷忠诚的人一照就会变成弥勒佛。现在可以让你们试一试。
  几个文武官员听后来了兴趣,都要求单独试试。结果一会儿都眉开眼笑地说,果然是宝贝,果然是宝贝。
  看到两个官员高兴起来,仙虎趁机向他们介绍了700年后的许多情况。
  仙虎告诉他们,根据历史记载,大宋朝和现在闹事的党项族缔结了盟约。可后来,又被北方的金国打败了,国都搬到了临安,也就是现在的杭州……现在,我们国家有56个少数民族,大家像一家人一样和睦相处,相互之间再也不打仗了……
  几个官员听得瞠目结舌,赶紧向两边张望,看看有没有外人听到。接着,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官员就把瘦高个官员拉到一边,两个人窃窃私语起来。就听胖官员说,这小孩满口的奇谈怪论,这些话要是散布出去,可是要动摇军心的。不如趁早……胖官员说着话,手掌望下一劈,悄悄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瘦官员说,我看这小孩耳聪目明,言语条理清楚,不象是毫无根据的欺诈之辞。这事非同小可,不如启奏圣上之后再行定夺不迟。”
  “可是,皇上要是怪罪下来怎么办?我们负责招募破阵之人,眼看边关战事吃紧,可一月有余,招募工作还是毫无进展。现在倒冒出这么一个身份不明,满口胡言乱语的小孩,要是有人此时在皇上面前奏上一本,这可是欺君之罪呀!”
  瘦高个官员听罢这些话,沉思片刻,把手一挥。“好吧,就依你的话,处死这个小孩,免得再生祸端。”
  站在旁边的仙虎一听,吓得汗都下来了。该怎么办呢?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了。只能靠自己。一瞬间,仙虎搜索枯肠,思索对策。眼见两个刀斧手手扶腰刀向自己走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仙虎猛然记起在一个叫西周生的明朝人写的一本《大宋演义》中,他看到过破解这个阵法的记载。
  现在,看着被丢在一边的鼓鼓囔囔的黄挎包,仙虎想出了更好的破解办法。
  拿定了主意,于是,仙虎可怜巴巴地看着两个官员:“两位老爷,我从700多年后来,我知道怎么破阵。求你们就不要杀我,好吗?”
  两个官员简直有些喜出望外,他们头凑在一处,商量了一会儿,痛快地答应了。
  抚着被勒得生痛的手背,仙虎轻轻嘘了口气。他知道,过了这一关,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面。
  五
  到达边关时,已是三天之后。
  被押解着走进大宋朝的边关军营时,仙虎又担忧,又新奇。他看到了一幅平常只能从历史题材的电影电视中看到的场面。能亲身体验这样的古代军营生活是仙虎过去想也没想过的。
  大宋朝的营盘,设在山脚下,层层叠叠的营帐排列得整齐划一,到处旌旗招展,一眼看不到边。在这些营帐的正中间,有一座鹤立鸡群的大营帐。仙虎猜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中军大帐了。这里显然是军营的核心地带,因为仙虎经过的时候,有两队顶盔挂甲,手持着斧钺钩叉的士兵正神色威严,目不斜视地四处巡逻。
  关押仙虎的地方就在中军大帐的后面,是一个四面围着一人多高的栅栏、门口立着两个卫兵的小帐篷。旁边是一个马圈 ,几十匹膘肥体壮的战马正在吃草,有几匹马还“噗、噗”地打着响鼻。
  押送仙虎的士兵是个大胡子,看上去还挺和蔼可亲。大胡子向两个守门的士兵耳语了几句,其中一个士兵点点头,哗啦一声,打开了锁,接着给仙虎松了绑,把他往里一推,说,小孩,好好在里面呆着。别打歪主意,在这里你是跑不出去的。
  说完,哗啷一声,门在外面又锁上了。
  就这样,仙虎作为大宋朝边防军营里的一名“特殊”囚犯,开始了他的边关生活。
  晚上,躺在冰冷的帐篷里,仙虎想了无数个脱身之策,但最后都被他一个个否定了。他开始感到绝望。古书上说,不知生,焉知死。自己现在连怎么到这里来的都搞不清楚,又何谈逃回去呢?即使逃出去,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这儿和自己生活的世界不仅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还相隔了800年。这800年的时间自己怎么才能跨过去呢?回想起上学路上的那场大风,仙虎觉得简直像做梦一样。他甚至好几次都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借此来验证是不是在做梦。可每次,椎心的疼痛都提醒他,这一切都是千真万确的。难道一场大风就能改变一切吗?仙虎百思不得其解。
  他甚至想起来,前段时间他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则消息,说美国科学家正在研究运用新兴的纳米技术让人在未来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与遥远的古代先祖对话……是不是自己现在就充当着这样一种实验的工具,而自己却浑然不知……
  就这么不断地胡思乱想着,仙虎不知不觉打开了瞌睡……
  第二天早上,在一阵紧似一阵的锣鼓声中,仙虎醒来了。还没等他睁开眼睛,牢房门就被打开了。懵懵懂懂中,昨天押解他的那个大胡子又进来了。
  小蛮子,快起来。跟我去吃饭,党项人又来骂阵挑战了。今天可要看你的了。要是破不了党项人的“莽牛阵”,你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大胡子高声大嗓这一叫,仙虎不觉打了个寒噤,完全醒了。
  六
  中午时分,吃过战饭,仙虎被押进中军大帐。一个姓高的统兵将领点将之后,向仙虎询问该怎样破敌。仙虎说,需要等到天黑以后方可破敌阵。
  需要准备何物?高将领问。
  仙虎说,什么都不需要准备。只是希望到时候天阴,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越黑越好。另外,到时候听他一声口哨,大宋朝的军队就要把所有的火把都熄灭。
  高将领冷笑着说,看你能耍什么把戏。要想清楚,你可是戴罪破敌的,到时候要是破不了敌阵,可没人能救你。
  仙虎没有吭声。
  于是就等天黑。
  随着天色渐渐暗下来,宋朝大营里热闹非凡,灯笼火把将天空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时辰已到,只见宋营里三声炮响,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洪水猛兽一般,杀奔两军阵前。到了离宋朝大营几里外的平原地带,几千人马一字排开,列在阵前,为首的正是姓高的三军统帅。在高统帅旁边的一匹病怏怏的小马上,骑着从京城来的破阵高手王仙虎。
  待大宋朝军队压住阵脚,仙虎抬头向对面观瞧,只见不远出开阔地的对面,灰突突的一片,原来是党项族大军早已经等候在那里。
  见宋朝军队已经列好阵势,只见从党项族大军帅旗下面蹿出一匹战马来。马上的兵士手持黄色的令旗。冲到离宋军有十多米的地方,将马勒住,高声喊话:
  对面的宋朝兵将听真,我家将军有令,命你等速速前来破阵。如若过了今日,还无法破阵,就赶紧遵照约定,俯首称臣,纳粮纳供,方能保全尔等性名!
  说完,这个家伙拨马回去了。
  这一方,宋朝兵将们听了,个个恨得咬牙切齿。
  这时,高将领发话了:小蛮子,快过去吧。这次看你的啦。记住,你是来历不明的奸细,朝廷的命犯。破了阵,可以饶你性名,要是耍什么花招,我的穿林神箭可是不认人的。
  仙虎默默点了点头,解下搭在马背上的黄挎包。他让一个士兵在旁边接着,慢慢从马背上下来了。
  什么也不去想,仙虎像个慷慨赴死的勇士,独自走到了敌对双方大军中间的开阔地,站住,然后从包里掏出了微型放音机和激光球。
  身后,刚才还灯火通明的宋朝军队象夜晚风平浪静的海面,一片漆黑、寂静。
  仙虎不禁打了个寒噤。
  这时,只见党项族士兵往两边一分,从中间闪出一大片空白地带来。
  紧接着,就听一阵梆子响。绑、绑、绑……随后,哞地一声,从远处传来一声牛叫。这叫声起初还是单一的,接着就响成一片,如同涛声,如同平地里卷起一阵风,由远处向仙虎站着的地方漫卷过来。
  仙虎知道,这就是所谓的“莽牛阵”了。一眨眼的工夫,庞大的“莽牛阵”已经席卷过来,星光下,牛角上明晃晃的尖刀寒光闪闪,依稀可见。
  近了,近了,千百头牛杂乱的脚步声山呼海啸一般就在耳边,甚至可以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气。仙虎不慌不忙,轻轻揿下放音机的按键,并把音量旋钮调到最大限度。短暂的沉寂之后,一声震彻夜空的虎啸破空而来,让两军阵前的所有人不禁毛骨悚然。
  几乎就在虎啸的同时,千万道耀眼的弧光、霓虹,兰色的闪电一样,从仙虎手中发射出来,划过夜空,劈向滚滚而来的铁蹄。
  那些已经冲过来的一头头壮牛猛地刹住了,愣了愣,纷纷掉头四下逃窜。
  至此,党项兵的“莽牛阵”不攻自破。
  七
  这一战,宋朝兵马大获全胜。不久,元昊主动提出议和,双方签定了不再相互出兵的盟约,西夏国对大宋朝俯首称臣。
  仙虎立下大功,这下,高将领对他奉若上宾。他不再被关押,而是可以随便在军营里走动。仙虎就四处看热闹,和许多士兵也混熟了。
  他还在寻找遁回700年后的法子。
  不觉一个月过去了。这天,京城来了位钦差。宣读了皇帝的诏书,要求边关统帅高将军和破阵有功的异族小孩王仙虎一起进京,面见皇帝,接受赐封。
  一路上,高将军对仙虎格外关照,这让仙虎心生疑窦。他警惕起来。夜半,他潜伏在帐外,听到了酒席宴上的对话。这才明白,高将军是想除掉他,独自向朝廷邀功请赏。仙虎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赶紧趁人不备,偷偷跑了出来。
  八
  黑暗中,仙虎不辨方向,只是拼命地往前赶。
  不知走了有多久,前面的路渐渐开阔起来。路两旁的一切也慢慢清晰起来,仙虎觉得有些纳闷,眼前的一切有些似曾相识。但是他一时又实在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
  再往前走,接着,仙虎就看见了路的前方有一团隐隐绰绰的庞大黑影。走近了,才看清原来是一棵大树。树下有一排亮着灯的砖瓦房。这灯光让仙虎觉得那么亲切、温馨,他不知不觉走了过去。
  推开门,屋里的人一下子全愣住了。紧接着,一个身影扑上来,抱住他,放声大哭。
  是妈妈。
  仙虎也不禁悲喜交集,眼前的这一切来得太快,他简直来不及反应。
  忽然,仙虎明白过来,赶快挣脱妈妈的手臂,回身来到门外。他想再看看星光下那条他回来的路。可是,四周黑乎乎的一片,哪里还有那路的影子。
  借着身后的灯光,大榕树的四周分明是此起彼落的居民区,夜色下鳞次栉比的檐角,像狰狞的怪兽,森严地审视着一切……
  仙虎再次回到屋里时,妈妈告诉他,在那次建国以来最大的沙尘暴发生之后,他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原刊于《东方少年》2003年7月号)

  • 上一篇文章: 今年冬季的第一场雪

  • 下一篇文章: 雪地上,站着一个小女孩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