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苞米的证明
作者:明 照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童话|儿童文学|原创|

  在草原上,有一个大湖。 
  大湖岸边上,有一块庄稼地。 
  庄稼地里,长着一片苞米,苞米像绿色的野火一样蓬蓬勃勃。 
  苞米地的四周,用铁蒺藜网子拦了起来。 
  在苞米地入口处的铁栅栏门上,挂着一个木牌子,上面写着:青饲料基地。 
  此时此刻,小熊米拉紧抿着嘴巴,反复打量着铁栅栏门上的木牌子。 
  他紧蹙着眉宇,额头上的白斑凝成了一颗珠子,他沉浸在思索中,陷入了困惑里。 
  小熊米拉不明白,明明是一块苞米地嘛,怎么挂着青饲料基地的木牌子? 
  青饲料基地的铁栅栏门上,没有上锁。 
  他想起了一句老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对于青饲料基地,是得实地考察一番,才会有真知灼见。 
  这时候,喜鹊妈妈落在了铁栅栏门旁的苞米上,小熊米拉没有发现。 
  于是,小熊米拉轻轻地拉开了铁栅栏门,有如一个探险的骑士一样款款地走了进去。 
  苞米地,一个绿色的城堡。 
  绿色的城堡,欢迎一个不速之客。    
  苞米长得真旺,一人多高,苞米叶子挺秀透亮,小熊米拉想,苞米叶子像外祖母家养的巴西木的叶子一样,青翠欲滴。 
  沿着一垄苞米,在明媚的阳光中,在热哄哄的地气里,在叶子不时地拦挡和苞米的凝重之间,他神采飞扬地走到了苞米地的另一头。 
  站在地头,小熊米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欣慰地点了点头,额头上的白斑宛如一颗闪光的星星。 
  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的苞米,苞米地像城墙一样矗立在眼前,蔚为壮观。 
  他又走进了新的一垄苞米里,一步一个脚印,返回铁栅栏门时,怀里抱着鼓鼓囊囊的一抱掰下来的苞米。 
  他把苞米放在地上,地上堆起了小山似的珍珠翡翠。 
  他如释重负地伸了伸腰,舒舒服服地吁出了一口气,快活地微笑着。 
  此前,黄羊姐姐来到青饲料基地的时候,看见铁栅栏门洞开,大吃一惊。 
  于是,她悄无声息地躲在了一块大石头的后面,默默地观察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当她看见小熊米拉走出了苞米地时,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 
  黄羊姐姐从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笑孜孜地说,“小熊米拉,你好?” 
  小熊米拉不由自主地拍了一下双手,“黄羊姐姐好,跟你打听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 
  “这苞米地是谁家的?” 
  黄羊姐姐不以为然地说,“你这么郑重其事,什么事儿呀?” 
  小熊米拉感慨万千地说,“黄羊姐姐,你不知道,除了在课本里在电视上在睡梦中,见过苞米地,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在地里的苞米,真壮观呀!” 
  黄羊姐姐说,“祝贺你,好梦成真。” 
  小熊米拉一指铁栅栏门上的木牌子,恳切地问,“黄羊姐姐,我琢磨了半天,也不明白青饲料基地是什么意思?” 
  黄羊姐姐好像一个行家里手一样,认真地介绍说,“青饲料基地里种植的是一种良种苞米,青饲料的加工工艺是这样的:不用等到苞米完全成熟,就把苞米割倒,用切割机将苞米秸秆切成一节一节的,然后,放进水泥池中加以密封,密封发酵之后,是奶牛的上好食品。” 
  小熊米拉很疑惑,“那……苞米上正结着的苞米呢?” 
  黄羊姐姐说,“没有成熟的苞米与秸秆一起,被切成一节一节的,密封发酵。” 
  “太可惜啦!” 
  黄羊姐姐说,“一点儿也不可惜,因为在青饲料基地里种植的苞米,要的是秸秆不是苞米。” 
  “我明白啦,黄羊姐姐,有一个问题,不知你想过没有?” 
  黄羊姐姐说,“什么问题呀?” 
  小熊米拉神秘地问,“你知道我掰这些苞米干什么?” 
  “不知道。” 
  小熊米拉说,“我是在证明一个真理,修正一个错误。” 
  “什么真理?什么错误?你把我弄糊涂啦。” 
  小熊米拉说,“谁都有糊涂的时候,很正常。听说草原小城里,难得糊涂,几乎成了一句流行的口头禅。” 
  “难得糊涂,是一种心性修炼。” 
    
    
  小熊米拉说,“草原上有一句俗话:狗熊掰苞米,掰一个丢一个。你知道吧?” 
  黄羊姐姐温和地看着小熊米拉,“听说过呀。” 
  小熊米拉有一种嫉恶如仇的神态,“这一句俗话,很刻薄,很肤浅,很没有诗意,也很伤我的自尊心。” 
  黄羊姐姐劝解道,“这一句俗话,并不是针对你小熊米拉,请你不要介意。” 
  小熊米拉一针见血地说,“黄羊姐姐,这一句俗话,如果仅仅是针对我小熊米拉,我可以不介意;但是,这是针对我们熊的家族,因此,我无法容忍。” 
  黄羊姐姐充满同情地说,“我理解你的感受。” 
  小熊米拉说,“我要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所以,我刚才在地里走了一趟,我掰的苞米一个也没丢。接下来,我有一个请求,请黄羊姐姐到苞米地里走一趟。” 
  黄羊姐姐说,“你让我到苞米地里走一趟,看一看你是否有遗落的苞米?” 
  小熊米拉说,“就是这个意思,请你给我做一个证人。” 
  黄羊姐姐立即加以否定,“叫我看,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我百分之百地相信你。” 
  小熊米拉说,“黄羊姐姐,你相信我,这不行啊,法院并不相信,需要举证。” 
  黄羊姐姐连连发问,“法院?你要打官司?谁是原告?谁是被告?需要你举什么证?” 
  小熊米拉说,“我是原告啊,被告是流传在社会上的这种说法——狗熊掰苞米,掰一个丢一个。这种说法十分错误,十分荒谬,十分刻毒,不利于社会和谐;应该改为——狗熊掰苞米,一个也不会少。” 
  黄羊姐姐说,“你的被告是流传在社会上的一种说法,并不是独立法人,法院不会受理你的诉讼。” 
  小熊米拉的话语,坚如磐石,“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也要证明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这时候,喜鹊妈妈说,“小熊米拉,我可以为你作证。” 
  小熊米拉很吃惊,扭过头去,看见喜鹊妈妈站在铁栅栏门上。 
  黄羊姐姐惊诧地说,“您可以作证?” 
  喜鹊妈妈说,“从小熊米拉走进青饲料基地开始,一直到黄羊出现,这里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小熊米拉睁大了眼睛,“真的?” 
  喜鹊妈妈说,“不信的话,请黄羊帮忙数一数小熊米拉掰下来的苞米,一共是七七四十九穗。” 
  小熊米拉张口结舌,因为自己究竟掰下来了多少穗苞米,心中无数。 
  黄羊姐姐说,“那好吧,我来数一数,一共有多少穗苞米。” 
  小熊米拉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黄羊姐姐一边数,一边嘴里念叨,“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二十五……三十……四十……四十六……四十九,对,一共四十九穗苞米。” 
  小熊米拉说,“喜鹊妈妈,谢谢您。” 
  喜鹊妈妈说,“小熊米拉,你掰苞米的时候,我飞在你的头顶上,你没有发现我。你掰下一穗苞米,走几步,回头看一看,苞米有没有掉在地上,你很细心。确确实实,你一穗苞米也没有丢;但是,你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掰了多少穗苞米?” 
  小熊米拉问,“这……您是怎么知道的?” 
  喜鹊妈妈说,“到了铁栅栏门口,你曾问自己,你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我听到了——你说,我一共掰了多少穗苞米?然后,你遗憾地摇了摇头。” 
  小熊米拉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喃喃地说,“喜鹊妈妈,再一次谢谢您,我的证人。” 
  喜鹊妈妈说,“我们做事要心中有数。我出现在这里,已经证明了三件事:第一,小熊米拉掰的苞米,一个也没有丢,我眼见为实;第二,小熊米拉不知道自己究竟掰下来了多少穗苞米,因为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有没有掉在地上的苞米;第三,小熊米拉一共掰下了七七四十九穗苞米,我替他数了数。我的作证,到此结束。” 
  小熊米拉说,“这么说,我没有必要上法庭啦?” 
  喜鹊妈妈说,“流传在社会上的这种说法——狗熊掰苞米,掰一个丢一个。这是一种传统观念,认为狗熊很笨,不识数。小熊米拉,你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做事一丝不苟,这就够啦。” 
  小熊米拉说,“喜鹊妈妈,再一次,再一次谢谢您。” 
  喜鹊妈妈说,“我会把你到苞米地掰苞米的这件事儿,告诉草原上的人们。还有一件事儿,我的小宝宝吃了你给的灵芝,病好啦,再一次谢谢你,小熊米拉,再见。” 
  小熊米拉很高兴,看着喜鹊妈妈飞走了,蓦然想起了一件事儿,他一拍脑门儿,惊讶地说,“哎呀,刚才忘了问喜鹊妈妈,这苞米地究竟是谁家的?” 
  黄羊姐姐说,“是我家的。” 
  小熊米拉说,“说来说去,这是你家的苞米地?天哪,我掰了你家地里的七七四十九穗苞米,该赔多少钱?” 
  黄羊姐姐说,“小熊米拉,你很有探索精神。前些天,你爬上了沙枣树,帮我找到了白金项链,我一直想谢你。好啦,我点一堆篝火,找几穗饱满的苞米,我们烤着吃吧。” 
  小熊米拉额头上的白斑宛如灯火一样,他说,“黄羊姐姐,你很有诗意呀。” 

  • 上一篇文章: 神奇的“草药墨水”

  • 下一篇文章: 露珠里的宫殿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