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失误
作者:于颖新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天下叫晶晶的人实在太多,就像天上的星星。晶晶的妈妈爸爸可能在生晶晶之前就商讨好了,为了让孩子随众,也给她取了这么一个普及的名字——闻晶晶。
  随着日升月落,晶晶愈来愈感到自己的性格也和自己的名字一样的与众雷同。要不,为什么人家愿意干什么她也非得强迫自己干什么不可呢?
  比如近几年来学校里时兴学生给老师送挂历吧,起初她并不感兴趣,甚至有反感,等到后来见同学们都送,她也就受到感染了。
  今年的早些时候,晶晶就在爸爸面前声明过:
  “今年,咱家所有的挂历得任我挑一本。”
  “好好——”爸爸张口就答应了。
  这不,还没进十二月门,家里的挂历就多起来了。晶晶的爸爸妈妈有不少亲友,再加上教学多年,每年元旦,拿挂历来答谢自己的启蒙老师的毕业生络绎不绝。挂历越来越多了,但晶晶并不着急选,她怕选早了后面再有好的。
  这天,爸爸外出开会,夜里九点了还不见回来,为了不影响明日上课,晶晶早些躺下了。正当她似睡非睡之时,爸爸回来了。
  “给你看个东西。”爸爸一进门就高兴地对妈妈说。
  “什么好东西,一本破挂历。”
  “怎么?破挂历?真说个轻巧,我好不容易弄到手。不是吹,这种挂历在今年可说是独占鳌头了!”
  晶晶一听是好挂历,当然立即兴奋起来。她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儿观察着,见爸爸的手中真的托着一个长圆形纸筒,从那精制的包装上看,肯定是挂历中的上品。
  “拿来我看看,”妈妈一把从爸爸手中抢过,“先别吹唬,看完我给你品评。”
  “不唬你,保证叫你大饱眼福就是了!”爸爸望望正躺在被窝里的晶晶,有所顾忌地说,“现在别打,哗哗啦啦的一翻,吵醒晶晶让她看了就不好了。”
  “挂历就是看的,有啥不好。”
  “那可不成!这本挂历说什么也不能叫晶晶看见!”说着,爸爸嘴贴近妈妈耳朵极其神秘地说了几个字,然后说,“叫她看到那不就毁了吗?”
  妈妈听后也斜了爸爸一眼,把挂历原封不动地递给爸爸说:“那就快把你的宝贝藏起来吧。”
  爸爸一面往穿衣镜后边掩藏一面嘱咐说:“这东西在家里千万不能挂,只能收藏着,偶尔拿出来欣赏欣赏吧。”
  晶晶紧紧闭着眼,她暗暗高兴: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爸爸这一疏忽,可就露了马脚,啊,原来有好东西就背着我呀!你等着瞧吧。
  次日早上,晶晶先到同学家躲着,等爸爸妈妈一上班,就返回家把那本挂历抽出来拿跑了。
  一路上她分析:这肯定是一本最精彩的挂历,你听爸爸喜欢的,又是“独占鳌头”,又是“大饱眼福”的,还就背着我一个人,那还不是怕我挑啊!还不敢在家里挂,那还不是怕朋友给撬去!这下可好,不翼而飞了!谁叫你许诺我来!
  晶晶走着走着,就想打开来看看,但当她刚伸手时,又觉得这么精美的包装送人才显得弥足珍贵呢,拆了封可就差远了。
  晶晶太兴奋了,她一口气跑到班主任李欣华老师的宿舍,对老师说:“老师,这是我们家今年最好的挂历,我爸爸妈妈都赞不绝口,我也喜欢极了,所以选来敬赠给老师,我相信老师您也一定非常喜欢的。”
  李老师说:“好,我收下。晶晶全家人喜欢的挂历,我也一定喜欢,谢谢晶晶。”
李老师顺手从抽屉里抽出一幅徐悲鸿先生的骏马图,递给晶晶说:“小小回礼,不成谢意,就这么个意思吧。预祝你能像千里骏马飞奔不息!”
  晶晶激动得手都颤抖了,她把李老师的回赠珍藏起来,觉得老师的希望给自己带来了力量和幸福。
  晚上,晶晶一进家门便吃了一惊:爸爸满脸愠色地站在堂屋,见她来了,劈头就问:“你快说,你把镜后那本挂历拿给谁了?”听声仿佛出了什么大事。
  “怎么了?我……”晶晶求救似地望着妈妈,妈妈的脸上也是阴云笼罩。
  “说呀!”爸爸十分焦躁。
  “赠给俺班老师了。怎么了?你不是答应我可以挑一本好的吗?”
  “挑!挑!为什么偏偏挑那本?”爸爸的口吻向来也没有这么严厉过。
  “我听你昨晚对我妈夸这本挂历‘独占鳌头’,当然就该送给俺老师。爸,让老师也‘大饱眼福’不好吗?”晶晶站在爸爸面前,扑闪着惊疑的大眼睛问道。
  “咳!这可糟透了,你老师是男是女?”
  “女的呀。”她想笑,赠挂历还分性别?
  “是媳妇是姑娘?”爸爸紧追不舍。
  “还没有对象呢。”晶晶嗫嚅着,她大概觉出有点不好。
  爸爸转向妈妈吼道:“真是天大的笑话!都怨你,把她惯的,也不和大人打个招呼!这叫人家女老师怎么想呢?弄不好还会认为是咱大人故意捉弄人家大姑娘呢。”
  “可不是怎么的。”妈妈也跟着说。
  “你们都把我说糊涂了,不就是一本挂历吗?”
  “啊呀,我的女儿,你知道那上面……”爸爸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那是本世界名画——”妈妈埋怨说。
  “名画送名师,名师出高徒,那不更好吗?你们心疼了是不是?”
  “不,孩子,那上面尽是些裸体人,就是光身子的人,你懂不懂?”妈妈恨女儿干点不透。
  “啊?什么?你们怎么不早说?”晶晶一听懵了,拉着哭腔儿要暴跳如雷了。
  “妈,这可怎么办哪?我再怎么有脸去见老师呢!老师会怎么看我呢?”
  “你拆开了吗?”妈问。
  “没有。可我说了,说我们全家人都喜欢极了。”
  “哎呀呀,这就等于说,咱们是看后又封上的。”妈妈火烧火燎地分析。
  “丢人现眼死了!咋办哪!咋办哪!”晶晶跺着脚哭闹着,还使手拽着妈的衣服。
  她的爸爸妈妈也沮丧到极点了。
  忽然,她爸爸问:“哎,李老师会不会到现在还没打开看呢?你同学送了那么多挂历,要是没打,那可万幸了。”
  “别瞎想,姑娘家喜红爱绿的,还能不看!”妈妈烦躁极了。
  “唉!千不怨,万不怨,都怨晶晶太任性了!”爸爸气得说车轱辘话了。
  “都怨你!都怨你!”晶晶瞪着爸爸,厉害得像要吃人,“那样东西为啥还要往家里带?为啥还说什么‘大饱眼福’呢?平日里还为人师表呢!”
  “你!……”爸爸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他听女儿这样数落,怎么火得起来呢,“你可别到处胡说,我那不过是同你妈私下里开个玩笑。”
  妈妈也慌忙帮爸爸的腔儿:“你个丫头家还数落你爸!你爸和我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吗?”
  晶晶翻了爸爸一眼,心想:如果李老师也像爸爸那样暗中喜欢可就没事儿了。但是,她马上又否定了:李老师看后,还不知怎么恼羞成怒!倘若她火了,在班级提出批评,那我闻晶晶可就永远没脸见人了。
  晶晶懊悔极了,惧怕极了,假设人死了还可以活过来的话,她甘愿立刻就死上几年,躲躲现在的处境。
  刚从农村转来不久的奶奶摆好了晚饭,唤他们吃,他们谁也没有动弹。晶晶只管抹泪,爸爸妈妈又一筹莫展。
  “你们怎么都不吃?想成神呀!”奶奶嗔怪道。
  妈妈把事情向奶奶禀告了一番,不料,笑得奶奶前俯后仰直拍大腿:“唉——哟哟哟哟哟!我当出了什么天大地大的差儿了,不就是几张光腚子画吗?谁没长啊?谁没见过?怎么一上画儿就把人吓成这个样子?要我说呀,就是你们念书人玩艺儿多,那有什么?你能想透它,那就九九归一啦!没事儿,快,吃饭吃饭。”老太太笑着推他们。
  “奶奶也没有单位,怎么说都行。人能都像你那么想吗?要都这么想还好哩。”晶晶撇开奶奶,还是不饶爸爸,“快想个法子呀,真要人命了!要不,就叫爸爸去亲口向李老师解释。”
  “我?一个堂堂男子汉,去和一位女老师谈那个?要去就叫你妈去。”
  “嗯?你可别说,还就得我走一趟了呢。”妈妈欣欣然领了这个使命。
  爸爸动手去翻看家里的一堆挂历,边翻边和妈妈俩比较研究,最后选定一本典雅、庄重的山水画挂历,重新包装好。
  晶晶看着这堆挂历,心想,这些送哪一本也比那本强。印刷厂也是,尽印这样的挂历多好,干吗要想花样儿,出那种挂历?真该死。哎,但愿妈妈的解释能消解李老师的气愤,但愿李老师能够通情达理。
  刻不容缓,晶晶领着妈妈急急地向学校奔去。晶晶妈做了思想准备,不管老师说什么,怎么发怒,一定笑脸相陪。
  隆冬严寒,又落着清雪,教师宿舍里很肃静,门关得严严的。晶晶上前敲了几下门,屋内没有反应;妈妈也敲了几下,还是不见动静。她俩步子轻轻地从侧面转过去,绕过走廊一直来到李老师的窗下。屋里还是静静的。她们翘脚向室内窥望,这一下可看到了,李老师的寝室里有四五个学生正围拢了半圈,在翻看一本挂历。大家谁也不说一句话,除了偶尔翻一页能发出点声响外,看的人好像都屏住了呼吸。看他们那种静劲,像是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晶晶看清了,同学的脸上现出的是惊奇,是羞涩,是迷惘,继而呆若木鸡,好像误入了另一个陌生世界。
  李老师忙着批改作业,也不看学生一眼,等到同学们从头至尾翻看完了之后,她才坦荡地说:“怎么样?我说可以看看嘛!”
  同学们抬头望了李老师一眼,显然是察颜观色,但仍然缄口不语。接着是面面相觑,之后是交头接耳。看得出来,大家在这个问题面前变得异常谨慎。
  过了一会儿,一位男同学说:“老师,我认为这本挂历是黄色的。”
  “对,不健康,精神污染!”一个同学附和。
  “一边倒?”李老师笑了,“有不同的想法没有?我想听听。”
  “我看看。”晶晶的同桌伸手翻看挂历的出版单位,说,“国家正规出版社出版的,可能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咱们不懂吧?”
  “我看哪,”李老师顿了一下,她是想找到一个简而易懂的表达方式,“这本挂历选的都是世界名画,表现的是人体美。世界上早就有人体美学,我们中国也有。大家可能没注意,报上登载:辽宁省喀左县东山嘴红山文化晚期的祭祀遗址里已经发现了一些妇女祼体陶塑,距今有五千年左右。历史可谓悠久。三十年代,艺术大师刘海粟首先在我国倡导人体美画,遭到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极力反对。现在,仍有不少人不理解人体美画甚至视其为洪水猛兽,那是长期受封建思想束缚的结果。这种情形,我想,随着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贯彻,随着人们眼界的拓宽,是会逐步改变的。”李老师停了停,端详了每一个同学的脸,见他们听得很入神,继续说,“我们青少年完全应该挺胸抬头看世界。这些画,是人类艺术的结晶,是世界人民珍贵的文化遗产,我们应该认识它,研究它,发展它,如果一无所知,势必要少见多怪……”
  晶晶也听得十分入神,以至忘了自己的使命。直到妈妈捅了她一把,才掉过头来,说:“妈,进去吧!”
  “不,走,回去!”妈妈说着拖起女儿就走。
  “你不见见李老师了?”
  “没有必要。”妈妈生气了,但她从来不愿在孩子面前揭老师的短,所以一路无话。
  回到家里,爸爸听了妈妈的介绍,面有愠色,说:“开放是对的,但老师这么干未免有些荒唐。”
  “我怀疑她能带好一个班级。晶晶还想升学,这样下去可没有把握。”妈妈向爸爸叙说自己的担忧。
  “问题归问题。不过,你这样看李老师未免过头了吧?”爸爸提出看法。
  “咱们当班主任多年,借一斑可窥全豹,后悔药是买不到的,还是为晶晶转班吧。”妈妈坚持着。
  “转哪班也有李老师任课,见了面多不好意思!”晶晶不愿转班。
  “那就转校吧。那所中学的老校长是我的老师,我写封信。”妈妈铁心了。
  “一定要转我也不拦,正好我的老同学贾义在那儿教初一。”爸爸一看老伴儿的认真劲儿,不再提异议。
  第二天,晶晶禀承父母旨意,像躲瘟神一样离开了原中学,而期怀对未来的追求和信任,投到了贾义老师的门下。
  不久,晶晶便发现贾老师确实与李老师不同,他除了课堂上叫学生死抠书本外,课后也不许学生看一眼课外读物。他说,这叫集中精力,严防污染!他的学生一个个好像死沉沉的泥人和各科老师刻意喂养的填鸭。
  闻晶晶曾几次要求父母把自己转回原来的学校,但父母死活不准。
  直到初三升学考试结果公布后,晶晶才大吃一惊:自己差二十分没能进重点高中。进重点高中的,贾老师的班只有两人,而李老师的班恰是贾老师班的十倍!
  原班好友来看晶晶。一个埋怨道:“你不转走多好,这次考重点还不是稳拿儿!”
一个安慰说:“行啊,进普通高中也能考上大学。”
晶晶明白:后一个好友不过是怕她悔出病来。晶晶的父母闻讯后,个个瞠目结舌,瞠目结舌之后,自然免不了一场充满苦味的争论,到底争论些啥,怎么争论的,就不必考察了。
开学前夕,区里召开中小学教师大会,表彰先进、交流经验。晶晶的爸爸妈妈当然双双与会了。晶晶的爸爸还提了录音机,看样子是决心要兼收并蓄了。
  大会上第一个介绍经验的就是李欣华老师。她讲话的中心是如何在教学中更切实地贯彻“面向四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方针,强调的是开放搞活。经验新鲜活泼,博得了与会者多次热烈的掌声。
  晶晶的母亲傻眼了,握笔的手在笔记本上空一个劲儿地抖。她下意识地偷望了一眼自己的丈夫,见他蜷蜷在座位上也不是个好样儿,抱着个录音机,比自己还呆。
 
  • 上一篇文章: 天使的“隐形”翅膀

  • 下一篇文章: 牛仔裤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