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鸟儿快快飞
作者:陈静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哎,它哪去了呢?"廖山、阳慧和几个伙伴,如小兔子、小山羊一样,在柴草里四处钻,找刚才扇动翅膀吃力地扑来扑去的大鸟。
  在这候鸟迁徙的日子,他们相邀着来到山坳上观鸟。只见早晨的霞光中,一群群、一队队的鸟儿,从长长的山谷往坳上流水似的涌来。
  先是远远的,豆子样的斑点密密麻麻。接着是体形越来越清楚的鸟,灰的鹤,白的鹤,黑的杜鹃……
  它们不断飞过来,再从廖山他们头顶飞过去。尽管看得脖子酸了,眼睛花了,但他们仍在看。
  当白鹤成百成百飞过的时候,简直是一片白的世界,美得不知怎么说。他们一言不发,如痴如醉。
  只见鹤长长的脖子统一朝前,双脚一律向后,笔直笔直,悠然地飞呀、飞呀。时不时,打头的大白鹤,还"哦--哦--"长声啼叫,群山发阵阵回声。
  他们兴奋不已,情不自禁仰起头来,一齐喊唱:
  鸟儿鸟儿
  快快飞
  你爹你妈
  等着你
  鸟儿鸟儿
  快快飞
  明年今天
  来这里……
  声音随着鸟儿,跟去远远。正在这时,廖山一低头,发现前面草莓树丛里,有什么扑腾着。
  他拉拉身边的阳慧,说:"快看,快看,草莓树丛里是什么?"
  大伙急步走去。只见一只灰灰的大鸟,急着要飞上天。但总没有成功,像块石头一样往下落。
  "哦,是大雁!是大雁!"阳慧认了出来,他忙向大家报告。
  大雁见有人快到跟前了,害怕得连声叫唤,慌忙地张开翅膀,贴着地面,踉踉跄跄地飞起来。
  "它怎么飞不起来了呢?"一个伙伴自言自语。
  "可能是来的路太远了,它累伤了,或是受了什么伤。"廖山猜测说。
  他们一齐拨开柴草,朝大雁停落的地方围过去。可一下子它不见了。
  这山坳叫打鸟坳,是雪峰山东麓一座神秘的"鸟山"。自古以来就是候鸟迁徙途中的栖息地。
  廖山他们听爷爷讲过一个传说:几百年前,祖先在这坳上建了新屋。当有一天夜里打着火把,挑着柴米油盐来过火住时,谁知,走到坳上还没进门,一群鸟涌过来,将火把扑灭了,吓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大伙明白了,每年一到四五月间和九十月间的晚上,山坳上会出现无数无数的鸟,它们见火就扑。要是这时候下点小雨,刮点小北风,鸟会更多,虾子缘坑一样密密麻麻,在树枝上,草丛间聚成堆,涌成团。
  于是,大伙在坳上烧起火堆,大大小小的鸟飞蛾般扑进去,捡不完,捉不尽。每一回,最少也要打几百斤,一担担往屋里挑,毛拔不赢,有不少鸟堆得发臭了。
  他们用鸟肉当饭,吃法多种多样,煮着吃、炒着吃、油煎吃、烘干吃。老人和小孩子,还有一种特别的吃法,就是像打糍粑一样,将鸟在大石臼里打成肉粑粑。
  这样捕鸟,一代代传下来。慢慢地,远远近近的人也知道了。这山坳被喊成了"打鸟坳"。
  坳上树没了,草没了,成了光山坡。大家用火诱,用网捕,方法越来越多,鸟却越来越少……
  住在这坳上的廖山、阳慧,以及他们那些伙伴的父亲、爷爷,都是捕鸟高手。廖山还没上学读书时,家里就教他捕鸟了。
  早两年的一天,他和爷爷又去捕鸟,捉到一只大雁,可爱极了。廖山很喜欢,本来要爷爷留着的。但还是杀掉了。
  哪知杀掉大雁的第二天早上,有一只孤单的大雁在打鸟坳上,凄厉地鸣叫,整整一天,声音不断。
  后来,直在他家屋顶盘旋、盘旋,久久不去……结果,那只大雁撞死在他们屋门前的大石上。
  爷爷说,这只大雁肯定和杀了的那只是一对"夫妻"。
  廖山哭了,许多看见的伙伴也哭了。他爷爷深深地震撼了……
  正好这地方引起了重视。那一年,修建了"候鸟观测保护站",还来了很多鸟类专家。日本的专家发现了6种在本国从没见过的鸟。
  他们找村民谈话,开展爱鸟护鸟教育。还到学校做"候鸟研究与保护"的讲座。读六年级了的廖山、阳慧他们,尖起耳朵听,生怕漏掉了什么。
  后来,专家叔叔还对他们讲了很多鸟故事,什么会发光的鸟,会种树的鸟,会保护人的鸟,长着四只翅膀的鸟等等,让廖山他们听得津津有味,越来越喜欢鸟了……
  大伙渐渐觉醒,打鸟坳平静了下来。在这候鸟飞过的日子,廖山等几个伙伴来到坳上观鸟,写观察日记……
  阳光穿过轻纱似的雾,照在生长起来的枝叶上。丛丛嫩蕨,鞠躬似的,从草里悄悄钻出来;星星点点的野蘑菇,像山爷爷造出的无数小亭子,为蚂蚁和小虫遮风挡雨;树树草莓,红亮红亮,如挂满了小灯笼。
  "我们要找到它,想法子照料它。"廖山朝伙伴说。
  "对,让它能飞去找自己的一家。"阳慧跟着说。
  大家细心地在柴草中这找找,那看看,头发上,身上都是露水。可管不得这么多,他们照样寻找着。
  原来,大雁躲在一个刺窝里,缩着身子一动不动。无意间,另一个伙伴找了过去,"哗啦、哗啦……"大雁被惊出来了。其他几个闻声赶来,一齐要追上去。
  廖山连忙制止,说不要乱追,会让有伤的大雁加重伤的
  阳慧急了,向大雁恳求说:"大雁,大雁,快停下来。我们不会伤害你。"
  大雁照样扑打着翅膀,飞飞停停。
  廖山和阳慧不紧不慢尾随着。他们穿过一棵棵树,想找机会捉到它。可大雁害怕,怎么也不让他们逮住。它昏头昏脑,朝有屋的方向去了。
  廖山顾不上露水打湿衣裤,扒开又深又密的柴,赶快朝前赶。眨眼,他到村子的屋边了。阳慧也喘着粗气追上来。两人抬头一望,见大雁跌跌撞撞,到一座屋里去了。
  他们一看,心里直发凉。那是懒汉天仙的家。
  天仙也是捕鸟高手。政府保护鸟不许捕了,他屡教不改,暗地里仍偷着捕去卖钱,被抓住坐过牢。
  他年轻时,力大如牛,和老虎打过架。几百斤重的大树,一口气就可扛下山。不过,后来他喝酒得了酒痨,成了酒癫子。加上好占便宜,没几个人喜欢他。特别是不爱卫生,脸难得洗一回,衣难得换一次,有些野兽比他还要干净。
  大雁落到他手里就坏了。阳慧挥挥手,两人走进了屋门。
  "哈哈,这下有下酒的好菜了……"天仙老汉正坐在灶边抽烟,自言自语。他见两个孩子闯进来,问:"干什么?"
  "大叔,看见一只大雁么?"廖山急匆匆用手比划着,"灰色的,有这么大。"
  "哪来的哇!"天仙咧开嘴,露出黄板牙:"我这地方怎会有?"
  "明明看见进来的,请放出来……"廖山说话的口气很硬,眼睛到处瞄,耳朵着神地听。
  "没呢。"天仙装出一副专心吸烟的样子。
  "天仙叔,要保护鸟,莫再违法了。"阳慧说。
  "没看见。"他依然这么说。
  在后面跟着的几个伙伴,都过来了。他们干着急,不知怎么办。
  廖山和阳慧不作声了,偏着脑袋儿。突然,阳慧努努嘴,朝廖山示意。廖山正好想到这个办法,便张开嘴,发出大雁的叫声:"呷--呷--"随着,木板屋的楼上传来了"呷呷"的声音。
  阳慧一听,乐了,他也张嘴叫起来。声声叫唤,楼上楼下相应和。
  伙伴们听着,一齐笑了。
  天仙没办法,只好取来大雁,自我解嘲地笑笑,说:"今天这事就不要对人讲了。"天仙讨好地拉起廖山的衣,"看,衣裤都湿了。来,烧把火烤烤。"
  "不要!"廖山说着便出门去了。
  大家兴高采烈,一齐回到廖山家里,找来关鸭的大竹笼,让受伤的大雁住了进去。
  后来许多天里,他们捉来条条虫子,捞来小鱼、小虾,喂给大雁吃。并找草药郎中请教,在大雁的伤口敷了药。
  渐渐地,大雁伤好了。
  一个星期日,他们几个伙伴兴致勃勃,来到了高高的打鸟坳上。廖山把抱着的大雁举起来一托,只见翅膀一拍,大雁飞上了天。它回过头,一声鸣叫,便急急地,远远飞去了。
  他们恋恋地望着、望着,苍茫群山中,回荡起一阵阵喊唱:
  鸟儿鸟儿
  快快飞
  你爹你妈
  等着你

  鸟儿鸟儿
  快快飞
  明年今天
  来这里……

  • 上一篇文章: 我真的喜欢你

  • 下一篇文章: 我的名字叫斑哥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