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最后一只雄鹰
作者:老 臣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儿童小说|雄鹰

  那只鹰在天空中移来移去。
  没有云朵陪伴它,只有一颗孤零零的太阳照着它。太阳在它的上方,鹰便成为一个黑影,薄得像一张剪纸,好像一股风就能把它撕坏。 
  好在,没有风。 
  是初春。辽西山地间的白雪尚没有化净,背阴的陡坡上,斑斑雪迹不再洁白干净,而是变成了淡黄色,宛如一团团肮脏的棉絮。视野里没有树,连一棵小树都没有,只有一座座光秃秃的丘陵,绵延不尽,展现着山地的荒凉。 
  “它还活着!”少年叫了一声。 
  他不再注意自己的羊群,只顾看那只鹰。 
  那只鹰是雄鹰,并且很老了。它翅膀上的羽翎已没有光泽,显得陈旧肮脏;它尖锐的鹰喙和有力的铁爪虽然还是钢青色的,但是,已经不再闪光,仿佛蒙了层锈垢;它的叫声虽然还凄厉嘹亮,却是嘶哑的。但是,它的眼睛仍然明亮,闪耀着冷酷尖锐的锋芒。那是一双真正的雄鹰的眼睛。它在羊群的上空盘旋,少年一下子就看见了那双眼睛。 
  老鹰是从北方移来的。少年知道,它宿在高丽王子山的一座百米高崖上,因为宿鹰,崖就叫鹰崖。原来,每天太阳一出,鹰的一家便会倾巢而出。鹰是三只,一对老鹰,一只雏鹰。开初是老鹰在前,雏鹰在后。在父母的引领下,雏鹰飞翔的速度越来越快,姿式越来越平稳,高翔或者俯冲都充满力度。可是,去年冬天一场大雪之后,鹰的一家便只剩下一老一小两只雄鹰。那阵儿,白茫茫的山地间,鹰吠之声格外凄凉。如今,天上只剩下一只雄鹰了,一只年老的雄鹰。空荡荡的蓝天如一汪宁静的湖泊,老鹰便如一只老船,就那么孤单地蓝色空旷的天上漂着,漂着。 
  “它还活着!”少年身上的血热起来,他摇着鞭子向老鹰问好。鹰越飞越低,少年看见它的眼睛发出锐利的亮光。 
  “你好啊!”少年冲着天空喊叫。 
  “嘎——”老鹰似乎是在回应,也发出一声友好的叫声。 
  就在这时,少年看见老鹰胸前的血迹,他耳边猛然轰鸣起那天的枪声来…… 

  猎鹰人是骑着火红的摩托车来的。两个人,都戴着亮闪闪的头盔,都背着亮闪闪的猎枪。飞转的车轮在颠簸的山地间撩一路烟尘,径直开向少年伫立的山头。 
  “你好啊,小兄弟。”车在少年面前停下,坐在后座上的人招呼道。他下来,摘下头盔,露出一张戴眼镜的脸来。但是少年没有理他,而是别过头去。 
  “啊,你放羊呢?”那人撩了一下额上的头发,想解除少年给予自己的尴尬。少年还是没有吭声,而是甩响皮鞭,把皮毛肮脏的羊群向阳坡上赶去。他不爱理陌生人。一年四季,到山地间找趣儿的人太多了,可他们都干了些什么?如今,山地间空空荡荡,这片土地上,连兔子这样的野物都少见了。 
  眼镜并不在乎少年的态度,而是凑上前来,问:“小兄弟,你看见过鹰吗?雄鹰,两只。” 
  “鹰?”少年警觉起来,扭头死死盯着眼镜的一张白脸。 
  “是呀,鹰。我听说这地界有两只雄鹰。”眼镜说着,把枪摘到手中,做一个射击动作。 
  “你,要打鹰?”少年气呼呼地问。 
  “我就是来打鹰的。”那人继续道,“我要用它们做一件艺术品,就是用鹰的尸体塑一副鹰雕,参加省里的美展。” 
  这时,另一个人也走向了少年,不过,他没摘头盔,这使少年无法看清他的面孔。他“嘎嘎”地笑了起来,讥嘲道:“画家,你别吹牛了,还参加省美展呢,屁吧!你是想用那只鹰给人上供。这年头送礼,送钱送物不好使,得送稀奇玩意,你就想出这招儿……” 
  “嘿嘿——”眼镜干笑两声,他并没有脸红,反倒因为自己的假话被揭穿,干脆不要脸啦,故作亲热地道:“小兄弟,你说大哥招法高不高?” 
  “呸!”少年瞪那人一眼,转身就走。那两人在后面追着问:“小兄弟,你别生气,这地界到底有没有鹰?” 
  “没有!”少年应道。他的心却提到喉咙口。他知道,此刻,那一老一小两只雄鹰已经从鹰崖起飞,冲上高高的天空,空气驮着它们,正慢慢地向这里移近。 
  太阳正提升自己的高度,雄鹰马上就要在视野中出现了! 
  少年向鹰飞来的方向轰赶羊群,鞭声“叭叭”响起,向雄鹰报警。 
  但是,已经来不及啦。那两个人从少年的举动看出了反常,抬头望向北方的天空,一下子就发现了两个黑影。他们骑上摩托,“嘟——”的一声向前冲去,赶到了少年的前面。后座上的眼镜还冲少年招了下手,道:“小兄弟,你撒谎,你不诚实呀!” 
  “呸!”少年这下子吐得更狠,鞭子也甩得更响啦。两只鹰越移越近,它们并不知道危险的来临。 
  山地间那会儿好空旷好空旷。 

  雏鹰在前,老鹰在后。它们的身影已经很清晰。 
  雏鹰已经长大,翅膀打开,几乎和老鹰一般大。它羽毛干净而又新亮,钢青色的利爪寒光闪闪。“嘎——”一声锐叫,那么嘹亮,充满震慑的力量。假若草丛或沟坎下歇着什么鸟兽,是一定会被惊起的。 
  但是,山地那么空旷,没有狼、狐狸、獾子,甚至连山鸡都少见。除了几只山雀乱飞,再就是喳喳叫的喜鹊。雄鹰没有对手,很难体验到搏击的快感。 
  鹰是真正的百鸟之王。记得是去年夏天,少年的羊群惊起了一只灰色山兔。“嘎——”天空中一声鹰吠,只见一条黑色的影子,闪电一样俯冲而下,山兔转眼间就给抓上了天空。 
  是那只邹鹰。 
  一只多么年轻、矫健、凶猛的鹰啊,刚和父母学会飞翔,就这么迅疾! 
  “嘎——”两只老鹰在天空中盘旋,扑打扑打翅膀,似乎在向雏鹰祝贺,也在向少年致谢。鹰和人相处得那么友好,它们在少年上空盘旋,并不去袭击羊群,捕捉柔弱的羔羊,哪怕它们正在忍受饥饿。它们接近羊群,是因为羊群能惊起隐伏的野物。 
  “嘎——”老鹰叫了一声,和母鹰一起护着雏鹰飞向北方,渐渐化成几粒黑点儿…… 
  眼下,尽管少年的鞭声爆竹一样响,但是,一老一小两只雄鹰还是飞得很低。它们正在捕捉一只花尾巴喜鹊。 
  鹰是很少捕捉喜鹊的。但是,山中最大的飞鸟就是喜鹊,不捕猎它们,鹰用什么充饥呢?母鹰的身体在雪天里消失,还不是因为饥饿吗? 
  喜鹊似乎是擦着地皮飞窜,发出“喳喳”求救的嘶叫。老鹰突然发出两声大叫,雏鹰仿佛获得了力量,双翅扇动呼喇喇风声,一下子把喜鹊抓在爪下,一片片鹊毛飘落下来。 
  但是,追逐让雏鹰接近了枪口。少年看见两个骑摩托的猎手正在向天空瞄准。 
  “啊——”少年发出一声惊叫,他听见“咚!”的一声爆炸响,就在雏鹰抓起猎物飞往高空的时候,子弹尖叫着打穿了它的翅膀,顿时羽毛溅满了天空。喜鹊最先从鹰爪间掉落,接着,雏鹰也一头栽落下来。 
  “打中啦,打中啦!”两个戴头盔的人欢呼起来,一齐向鹰落的地方奔去。 
  就在这时,天空中一声鹰吠炸响,“嘎——”,老鹰如一道黑色电光,从两个人头顶掠过,不待雏鹰落地,就把它抱在怀中,双翅一扇,倏然射向高空。 
  “咚”,“咚”,又是两声枪响。少年看见老鹰颤抖了一下,往地上摔来。但它只是往下落了一截,就又向天空、向北方飞去,并渐渐化成蓝天中的一个黑点儿。 
  两个猎手只捡到一只花喜鹊。它的头已经给啄啐了,羽毛杂乱而又肮脏。他们悻悻地望着鹰消失的方向,跨上摩托车往回骑来。到了少年身边,把死鹊丢在他的脚下。少年一脚给踢得远远的。 
  “喂,小兄弟,那两只鹰都给我们打中啦!”眼镜说,那口气有得意,也有遗憾。 
  “哼!”少年别过头去。 
      “你若捡到死鹰,给我留着,我花100块钱买。”眼镜说着,从衣袋中摸出一张新币,弹出“嗒儿”的一响。 
  “哼!”少年照旧不理他们。 
  “这小子,脾气还挺倔。你别充大个儿啦!有了钱才有一切,兄弟,拜拜了。”眼镜一招手,摩托车放个屁,“嘟”的一声向山下窜去。 
  少年的脸涨得通红。望着空荡荡的天空,耳边回响着摩托车的屁响,他忽然觉得很委屈。那情绪,就像前年秋天,县一中的录取通知发下来,却没钱去就读一样。 
  他真想嚎几声什么。 

  孤独的老鹰在羊群的上空盘旋。 
  它似乎更老迈了,翅膀打开,一动不动,任气流驮着,飘。它不去看天,不去看地,只在空中一圈又一圈地兜风。自从雏鹰被击中,六天啦,这是它第一次飞临这片山地。 
  “嘎——”一声凄厉的吠叫,是呐喊,还是哀叹?少年是第二次听见它这样的叫声。那次是在冬天,连续刮了几天南风,阳坡上的白雪渐渐融化,沟谷里浅浅细细地流淌着融雪的水声。老雄鹰领着雏鹰在空中飞,雪地上移动着它们黑色的影子,一老一小的叫声也是如此凄凉。 
  它是在诉说,还是在怀念呢? 
  老鹰一定又饥又渴,少年想。他不管牧草是薄是厚,只管哄赶羊群,他想,若能惊起一两只野兔该有多好,老鹰不就可以在捕猎的追逐中减弱一点痛苦吗?羊群在山山岭岭间游动。老鹰似乎领会了少年的好意,跟着羊群盘旋,不时发出“嘎嘎”的叫声。 
  但是,并没有肥硕的野兔在草丛中惊跃而出,只是到傍晌的时候,羊群炸了,一只灰鸟差点儿给羊蹄子踩住。“咕咕咕”,一串惊恐的叫声,灰鸟惊窜上天空。 
  “嘎——”老鹰振奋起来,扇动双翅,向惊慌的灰鸟扑去。它的速度那么快,少年尚没有看清,灰鸟已被抓在一双利爪之下。 
  扑喇几下翅膀,老鹰在羊群上空低低地兜了一圈儿,振翅向鹰崖的方向飞去。 
  “它还是那只雄鹰。”少年赞叹了一句。 

  山地间铺绿啦。 
  绿色先是在远方泛滥开来的,山地间的陈雪已经化净。关东的风没日没夜地刮,天空黄浊浊的,到处迷漫着风沙,打得人睁不开眼睛。羊儿们开始不好好吃草,望着远天远地“咩咩”叫,草色遥看近却无,因此,诱惑得它们整天疯跑着去追赶那梦一样的绿色。 
  老鹰每天都跟随着羊群。若是陌生人撞见少年、老鹰、羊群,也许会以为老鹰是一只家鹰。 
  但是,很少有野兔或者野鸡给羊群惊动,没办法,老鹰常常偷袭宿在村庄附近的喜鹊充饥。 
  本来一切都平平静静。那天黄昏,老鹰照旧随着羊群挨近村庄。可是,村头老柳上的喜鹊突然“喳喳”叫了起来,好像得到口令,无数只喜鹊从高压电线杆上,从杨树、榆树的梢头云集而来。它们在柳树枝头“叽叽喳喳”吵了一会儿,全部起飞,向空中盘旋的老鹰冲去。 
  老鹰早就发现了喜鹊群,但它并没有躲避,而是照样不慌不忙地盘旋,一副冷漠傲然的样子。少年却着急起来,他“叭叭”甩着鞭子,向老鹰示警。 
  突然,老鹰在空中定住,一动不动,仿佛一枚镶在天壁上的徽章。那会儿,夕阳仿佛也凝固了,不肯沉下山去。 
  喜鹊群接近了老鹰。它们两个一组,从几个方向向老鹰扑去,发出恐吓的叫声。但是,老鹰仍然一动不动。 
  喜鹊们近了,近了,有两只已从鹰翅下冲上去,显然是要攻击老鹰膀根儿的软肉。少年几乎发出了一声惊叫。 
  就在这时,老鹰陡然发出一声吠叫,“嘎——”,翅膀扇打,冲在最前面的那只喜鹊给粗硬的鹰翎击中,一头栽了下来。另一只扭头要逃,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老鹰拍翅一跃,就把它抓在爪下。老鹰并不恋战,挟着俘虏,倏然射向高空。 
  夕阳把它的翅膀染得红红的,溶入燃烧的霞光中。 
  喜鹊群早已惊慌逃窜。 

  太阳黄黄的,好像被风迷肿了的一只眼珠。春风吹着,尘沙扬着,阳光懒散散的,没有热情。少年把羊群赶上山坡的时候,他发现丘陵间落满了花喜鹊。就在这时,北方,那只老鹰孤独的身影也出现了。 
  老鹰移近的时候,“喳——”一声尖锐的鹊叫,天空中立刻让花白的翅膀遮满,好像一片乌云。少年听见翅膀掠响的风声,向老鹰席卷而去。 
  “快逃呀,快逃!”少年冲老鹰喊。 
  可是,老鹰不但没逃,反而猛扇双翅,向黑压压的鹊群冲来。天空中,立刻展开一场血腥的搏杀。 
  开始,老鹰占了上风,它钢铁般的尖喙和利爪很快击落两只喜鹊,血淋淋的尸体从空中摔下,使鹊群暂时慌乱起来。但是很快老鹰就被围在核心,喜鹊们从四面八方扑向它。从上方俯冲而下的,去啄它的脊梁;从下方窜上来的,去啄它的膀根儿。老鹰上下冲突,并无畏惧,不时有血淋淋的鹊尸从空中栽落。黄风之中,无数片羽毛乱飞。 
  “嘎——”老鹰不时发出嘶哑、威严的吠叫。 
  “喳,喳!”喜鹊们同样锐叫着,向老鹰轮番攻击。 
  山坡上的羊群停止吃草,聚成一个团,惊恐地望着天空中的搏击。少年也呆呆地望着被鸟翅划烂的天空。 
  老鹰突然摆脱包围,奋力向高空升去。一只喜鹊紧紧追击,一头扎向老鹰的膀根儿。就在它挨近的一刹间,老鹰利爪一挥,就抓碎了它的脑袋。随后,老鹰调过头来,居高临下,俯冲向鹊群。喜鹊们吓得纷纷逃窜,天空中便飘下一场羽毛的雪来。 
  但是,老鹰这一次的撞击代价太大,虽然快刀一样的翅膀斩落了几只喜鹊,它自己也一头向地上撞来。可它必定是一只久经搏杀的雄鹰!就在少年发出叫声的时候,几乎撞在地上的老鹰又跃身而起,斜飞向北方的天空。鹊群追了一会儿,哪里还赶得上呢,只得狼狈不堪地返回。 
  这一场搏杀,山地间多了十几只喜鹊的尸体。 

  一场鹰与鹊的搏杀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一连三天,老鹰总是按时从北方飞来,不慌不忙,一副百鸟之王的风度。但是,它已经伤痕累累了。少年看到,尽管它努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但动作仍然有些趔趄。 
  喜鹊似乎杀不尽,斩不绝,尽管每天都有十几只从天空中栽落,却仍越来越多。苍茫的天空上,它们的花白翅膀翻卷成乌云。 
  老鹰呢,虽然越战越勇,却明显的体力不支,它必定老啦。假如母鹰尚在,假如可恶的猎人不射杀那只年轻的雄鹰,老鹰该会怎样地迎接挑战啊!如今,它只能以一双翅膀的力量去迎战一个庞大的群体。少年第一次感到震撼。 
  最后一天的肉搏尤其悲壮。 
  太阳升起一竿子高的时候,饱食鹊肉的老鹰按时飞来啦。它似乎飞来就不想回去,尽管已遍体鳞伤,却异常凶猛地扑入鹊群之中,只顾搏杀,根本不准备突围。一只又一只血肉模糊的鹊尸从天空跌落,喜鹊们仍把老鹰围在核心,搅做一团。少年站在岭上,已看不清哪是鹰翎,哪是鹊羽,只见无数片羽毛纷纷落下。 
  喜鹊们占了上风。一根带血的粗硬鹰翎随风飘落在少年脚下,那是它拨动空气和风雨的桨叶啊,少年的心提了起来。 
  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就在这时发生啦。 
  “嘎——”天空中一声凄厉的鹰吠,又有几只喜鹊歪歪斜斜栽落,有一只被撕成两半,空中坠下的是两片血淋淋的翅膀。 
  老鹰从鹊群中挣出,一直冲向高空,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小成一粒黑点儿。 
  “嘎——”高空传来的鹰吠悠远而又苍茫。 
  黑压压的鹊群也在提升自己的位置,但强烈的气流使它们短小的身体无法达到老鹰的高度。 
  老鹰在空中定住,似乎是在瞭望远天远地。它就那么静止了一会儿,突然向大地扑来。它的影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少年看清了它血淋淋的翅膀,钢劲的利爪,血红的眼睛。它没有扑向哪只惊恐的喜鹊,而是一头撞向山巓上的一块花岗岩。 
  “嘎——”少年听见了最后一声鹰吠,是那样嘹亮,又那样悲壮! 

  在辽西某市一次少儿美展中,一件题为《最后的英雄》的作品,令所有观众惊叹不止。 
  那是一只真的山鹰。 
  它的身体不大,翼展仅160厘米。但它的双爪特别大,双趾达14厘米。 
  山鹰双翅挣开,利爪嵌入岩石,双目怒视,虽然翎羽不整,但却栩栩如生,一身英气。 
  作者是个牧羊的乡下少年。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难

  • 下一篇文章: 神秘的电话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