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时 间
作者:李凌华     来源: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这是一个普通的早春的中午,阳光从窗户外灌进来,把整个办公室都洒满了懒洋洋的气息,电脑显示器的屏幕也被染得一片灰白。地球似乎真的是在变暖,农历的二月早已不像《早春二月》里所描述的春寒料峭,而是像初夏般让人浮燥。
  廖志全费力地看清了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11:55分,而自己手上的表已经是11:57分。又快了两分钟!看来这只表确实老了。这是只普通的“双狮”表,但对廖志全来说并不普通,这是大三时女朋友送的21岁生日礼物,已经跟随他8个年头了,而且这8年来它几乎分秒不差,他常开玩笑说电视台经常在报时前找他核对时间。可从元旦过后,这只表就时不时地快上几分钟。两周前的周末,也正好是收到表8周年,他把它送到钟表店。那个看起来像教授般一丝不苟的修理店老板问他一天快多少钞,他却一时语塞,因为他根本没有注意,而且在他的印象里,好像是有时一天快一、二十钞,有时快一分钟,有时又连续几天都正常。那个颓顶的“教授”听了病情后,让他仔细观察、记录,知道一天误差的时间后再拿来调整。也许是那只表怕进钟表店被“教授”修理,也许是怕廖志全让他退休,在接下来的十多天里居然没有出丝毫的差错。可今天,陡地又快了整整两分种。
  “看着表发什么呆?是不是想旧情人了?”
  旁边办公桌的方宏也和廖志全一样在无聊地等着中午的外卖,看廖志全手拿着表发呆,就开起玩笑来。这也不怪方宏,编辑部里谁都知道这只表的来历,这就是爱炫耀的结果。
  “想什么想,是这只表又发神经了。”
  “你也该换只表了,现在的人或者就不戴表,或者就戴几万大洋一只的名牌,那是身份的象征。谁还在戴你这种老土表?”
  “买,等我的彩票中了大奖就买。”
  这显然是玩笑话,廖志全从来不买彩票。如果这只表坏了,他也不打算戴表了,随处都能看到准确的时间,电脑、MPn都能通过互联网自动对时。况且廖志全知道自己从长相到穿着到家底都很普通,怎么看也不算是那种有“身份”的人,身份证到是有一张!
  吃过午饭,阳光已经在不知觉中变了角度,虽然还是让人犯困,但电脑屏幕又恢复了清凉。廖志全打开浏览器,开始一天中例行的上网看新闻。互联网上各种各样的超链接的好处是方便,输入一个门户网站后就可转到各种网站。坏处是常常让人忘记了本来上网的目的——本来是查某个资料的,却被不知不觉引到了别处,好在廖志全本来就是瞎逛。网站上无非又是些某地发生了地震或者洪水或者干旱,某国发生了示威或者枪战或者和谈,还有就是某某明星或者某某官员又不小心进了“某某门”……一条题为“对撞机经十五天的检修后重新启动”  的科技消息引起了廖志全的注意,点击标题进入到正文:
  倍受科学界关注的、世界上最大的机器——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在本月7日因正常检修停机,北京时间昨晚11:30分,检修后的对撞机重新开机,而且此次将进行总能量达210万亿电子伏特的质子束对撞,比原来的对撞能量提高近十倍…… 
  作为一名科学类杂志的编辑,廖志全一直比较关注欧洲强子对撞机的消息。这个对撞机建在瑞士、法国边境地下100米深的环形隧道中,隧道全长27公里,它能让高度活跃的质子以超快速度撞击到一起,上演微缩版的“宇宙大爆炸”,从而研究宇宙的起源。然而,这个对撞机在建设之初遭到了一些科学家的坚决反对,因为这些科学家担心对撞会产生黑洞而吞噬整个地球。2009年9月,对撞机开始运转,并没有产生黑洞。随后,对撞机停停转转,不断加大功率,现在的撞击功率已经是当初的好几十倍!
  廖志全看了些图片和视频后,又看了看过去的相关新闻。总之,就是什么时候停机,什么时候又启动、达到多少功率。最近一次停机是3月7日,启动是昨晚……突然,廖志全想到了什么。3月7日,这是他的生日,那天表没修成,但一直恢复正常了。昨天对撞机启动,今天表又快了近两分种,难道这之间有什么联系?不可能,廖志全自顾自地摇了摇头,远在欧洲的实验怎么可能影响到自己的手表?实在是巧合罢了。
  “老方,我的表可以测定欧洲的对撞机的实验情况。”廖志全还是忍不住叫醒了爬在桌上会周公的方宏。方宏大廖志全几岁,个子和廖志全差不多,长相也很大众化,也穿休闲装,不过比廖志全胖一些。
  “是啊,我是MPn还可以预报太阳风暴呢。”方宏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抬上了杠。
  严格地讲,方宏没有乱说,MPn有无线上网功能,而太阳风暴的活动会干扰无线通信。不管怎样,廖志全还是把他的发现给方宏讲了一遍。
  “你都记得是你的表是哪些时间发神经吗?在网上查一下对撞机的工作时间表,如果真是这样,那表出差错的时间就应该与对撞机的开机时间相吻合。”方宏陡然来了精神,一边说着,一边在百度搜索里输入“欧洲强子对撞机  停机 启动”进行搜索。
  廖志全仔细回想,表出差错是在元旦后上班时开始的,具体哪天出错哪天正确还真没注意。不过,还是记得几次特殊的时间,元旦假后上班、同学聚会时表走得快、春节那几天正常等等。廖志全来到方宏的电脑旁边,方宏在找到的相关新闻里找着他说几个时间。结果很快出来了,但他们俩便糊涂了,而且更多的是诧异,因为除了春节期间外,这几个时间绝大部分与对撞机的工作时间一致——凡是表的时间出错时对撞机就在工作,反之则在停机中。
  “不可能吧不可能吧,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是不可能吧不可能吧。”方宏看看屏幕,又看看廖志全,嘴里咕咕噜噜地像是和尚在念着梵经。“对撞机是去年9月开始工作的,而你的表出错是今年元旦过后。“
  “是啊,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条消息?”廖志全用无线鼠在方宏的电脑屏幕上指点。这是1月5日的消息:重启后的对撞机的功率比上次提高近两倍,由原来的30万亿电子伏特提高到85万亿电子伏特,质子的穿行速度几乎达到光速。从这次运行起,廖志全的表就开始出问题。
  方宏打开QQ,在几个群里提了同样的问题:“如果你有手表,请问这段时间手表有问题吗?”不一会儿,过来10多个回答,基本是没有问题或者没有注意,然后有人问他是不是在传销手表。只有三个回答说有问题,一个还接着说都将就了两年了,问方哥是不是发慈悲送她一只。另一个说问题是他的手表从来不对他提问题,问方宏的手表提了什么问题,他可以解答。最后一个是楼上发行部的方宏,说这段时间手表老快。
  穿西装打领带一副成功人士模样的何济永很快下来了,方宏让何济永把表取下来,这是块闪闪发亮的西铁城表,时间与廖志全的表一样,也比电脑上的时间快了两分。方宏把他们的发现给方宏讲了一遍,廖志全时不时地做纠正和补充。何济永的反应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兴奋,有些怀疑又有些掩饰怀疑,说:“真有这样的事?我可真没有注意我的表是天天快还是有时快,你们真该好好研究研究,不过我不太懂。这样吧,我把表借给你们研究,我还要去跑几个业务。”然后,留下他的表,走了他的人。
  “对牛弹琴,”方宏显然对何济永的表现不满,他把那块表戴在自己手腕上,有些不屑地看了看,又取下来,“肯定是水货,他怎么舍得买这么贵的表。对了,要不我们再去问问杂志社的其他人。”
  “羡慕可以,嫉妒可不太好吧!”廖志全说着就起了身,“我去23楼,你问这层楼的。”
  来到早不如来得巧,电梯刚好上到23楼。廖志全紧走几部赶上了电梯。电梯里有两个在24楼那家数据通信公司的技术员,这是廖志全从他们蓝色的制服、胸前的工作牌和手里的平板电脑看出来的。另外还有一个老外,正与那两个技术讨论着什么。这段时间,经常在电梯里遇到上下24楼的老外,看来这家公司是与国际接了轨的,廖志全心想。
  除了总编办公室外,廖志全逐个询问了每个办公室的同事,一无所获,这年头戴表的人真的越来越少。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廖志全又在电脑前仔细查对撞机的资料,原来科学家已经在全世界建了27个对撞机,只是这个强子对撞机是最大的,除了体积上的最大,功率也是远远大于其它对撞机……正看着,方宏回来了。一汇总,除廖志全、何济永外,还有5人戴表,他们的手表都没有异常。看样子并非是杂志社的人的表会出问题,这带有偶然性。
  整个下午,廖志全和方宏没有做别的事,他们继续查资料,方宏还把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工作时间、停机时间、运行功率、手表出错的时间段做了一张表。对照这张表,他们看到,春节期间对撞机在运行但表上的时间没有出错,不过廖志全很快有了解释:春节期间没有上班。看来是在大楼里表出会受影响,但其他人的表为什么一切正常呢?
  快下班时,廖志全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他姓张,在美国一所大学的物理研究所工作,总编曾请他来过杂志社,但具体是什么大学记不清了,好在廖志全留有他的邮箱。于是,廖志全用了近一个小时时间,把整个事情的经过通过邮件发给张博士,寻求答案。由于美国现在是深夜,所以没有指望能立刻收到回复,只好等第二天了。
  廖志全和方宏离开办公室时,其它办公室都早已关了门。在电梯里,他们又遇到了24楼的那两个技术员。
  “才下班?”方宏和其中一位戴眼镜的打起了招呼。
  “出去吃点东西,还回来加班。“那人无奈地笑了笑。
  他们怎么认识?这方宏真是人缘好,廖志全心想。
  “这是我老乡,”方宏转过身对廖志全说。
  “你好”廖志全给他们打了个招呼。这时,他突然想起来了,几周前的一个中午,天空中出现了奇怪的圈状白云,当时有不少人打电话到电台报料,有人还问是不是与2012的临近有关。编辑部的人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消息后,纷纷到窗户旁观看,但由于圈状云正好在天空的正上方,所以从办公室的窗户只能看到一部分。后来方宏找人带他们经过24楼上到楼顶——楼顶安装有那家数据通信公司的天线,上楼顶必须经24楼——他们终于有幸目睹了这个仅仅维持了十多分钟、后来被专家称为百年难遇的自然现象的奇特云圈,那次方宏好像就是找这位老乡带他们上去的。
  出了电梯,廖志全和方宏在地下停车场里找到各自的电动自行车。现在城市已经交通成为严重的问题,原来的汽车停车场几乎成了自行车、电动车的专用停车场。他们吃力地推着车上到地面,跨上车正要分头走,廖志全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来说:“老方,你老乡姓什么?要不请他再问问他们24楼的人?”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不过……明天吧,估计大部份人都下班了”
  “好吧,明天。”
  又是一个普通的清晨,太阳依然固执地问候着早出的人们。廖志全骑着车,远远地看见杂志社所在的大楼。大楼的大部分被其它建筑遮挡,只露出上面的几层和楼顶那个奇形怪状的天线。那个天线不知什么时候替代了原来的天线耸在那里,显得那样的怪异,它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对着天、类似于萨克斯的乐器,而中间还长着几根长短不一、有很多毛刺的长剑。每次看到这个天线,廖志全心里都会感到一丝丝的别扭。上次在楼顶的时候,这种感觉特别强烈。
  来到办公室后,廖志全立刻打开电脑,果然收到了张教授回复的邮件,邮件写道:
  你好,我不知道你的手表故障的确切原因是什么,但你提到可能与对撞机实验有关,所以我非常感兴趣。虽然我们研究所没能参与对撞机建设,但我也非常关注强子对撞机实验。你知道,我的同行们想从这些实验中寻四件宝。一是物理理论中令粒子拥有质量的“上帝粒子”;二是占宇宙百分之九十六却看不见的暗黑物质和暗黑能量;三是由电荷相反的基本粒子组成的反物质,我们认为宇宙诞生时正物质和反物质数量一样多,但谁也没有找到过反物质;最后是高次元空间,如撞击后有粒子失踪,它们就可能进入隐藏的高次元空间。而你的表的误差,可能就与最后这个问题有关。 
  你知道,曾经也有部分同行反对强子对撞机实验,担心会产生黑洞,而我担心的则是时空的扭曲。举个例说,对在一张纸上的一只蚂蚁来说,世界是平面的(二维空间),如果纸的两个边之间有一个不可穿越的火线,那么它永远不能到另一边。但如果空间多一维就不一样了,比如对一只蜜蜂,它的空间是立体的(三维空间),它就可以通过上面到达另一个边。如果空间可以折叠,情况会更简单:把这张纸的这两个边对折后,同样是那只蚂蚁,也可以很快到另一个边。 
  但你也许会问:这与时间误差有什么关系呢?根据爱因斯坦和霍金理论:空间的维数的变化或者空间的扭曲都会造成时间的扭曲。在我们中国的神话故事中,不乏“天上一天、人间一年”这样的传说,可能我们的祖先早已知道在不同维的空间会有不同的时间。这种理论也能解释很多现在难以解释的现象,诸如UFO、史前动物被枪射杀等等。 
  也许这次实验已经激发了更高维数的空间(四维或者更高),或者是造成了空间的扭曲,从而改变了时间。如果真是这样,这可是一个改变世界的发现!但也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可为什么在你那里体现出来呢?你那里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因素?我也不得而知。 
  保持联系。 
  有什么特别的呢?廖志全正坐在电脑前冥思苦想,方宏进了办公室。 
  “今天我们两个最早。博士回信了吗?”没有先泡茶,方宏径直来到廖志全的电脑桌前,看样子都是为了这件事而早来上班。在认认真真看了张博士的回复邮件后,方宏半开玩笑地说:“也许我们要成名人了,也许我们能改变世界!” 
  廖志全没有象往常那样与他说笑,而是在继续沉思。 
  “我上24层去打探一下,他们该上班了。”看廖志全没有搭理他,方宏以为是自己没有做昨天说的事。 
  廖志全仍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突然,他想到了楼顶的那个天线,那个怪异的“乐器”,会不会是…… 
  “等等,我也去。” 
  24层的数据通信公司里已经在忙碌,方宏把那位老乡叫了出来。 
  “罗兄,请问你们公司在楼顶的是什么天线?”廖志全从他的胸牌上看到他叫罗强,抢先问道。 
  “那是GPS接收基站的天线,你们对这个感兴趣?”老乡扶了扶眼镜,接着说:“这个天线是半年前安装的,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除了精确外,它还可以接收几套不同的定位系统的数据,包括我国正在试验的自主产权的全球定位系统的卫星数据。”
  “哦,我在网上看到过报道,说我国在研发全球定位系统,没有想到你们也在参与。能带我们上楼顶看看吗?”廖志全越来越感觉到问题与这个天线有关,想再仔细看看天线。
  “不行,这段时间天线出了故障,我们技术部忙了三个月了。”
  “是什么故障呢?”廖志全问,其实他并不懂GPS系统。
  “有时定位的误差大得不可思议,按理在1米以内,可有时能偏差几百公里,甚至出现计算溢出错误。有好几次又莫明其妙地恢复了正常,可维持不了几天。公司还请了几位洋专家来协助,可现在就连故障的原因都没有真正查清。”罗强尽量简单地回答。
  “你说天线出故障快三个月了,记得具体时间吗?”廖志全追问出口,才觉得有些像查户口,又笑着补充说:“不好意思,我们是做编辑的,好奇心重。”
  “没关系。1月5号,从那天起我们就没有轻松过,这也没有什么保密要求。其实我很羡慕干你们这行的,我小时候就想成为一名编辑或者作家。”他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小声说:“记得上次那个奇怪的圈状云吗?其实后来我们又看到过几次,只是没有那么大,而且很淡,不容易观察到,其中有一次较明显的出现在晚上。所以除我们以外可能没有人注意到。主任说这可能与系统故障有关,但老外还在研究,让我们不要讲出来,我能告诉你们的只有这么多了。”
  “能告诉我们每次出故障的时间吗?”方宏已经听出了门道,这次他抢在廖志全前说。
  “可以,我打印一张出来给你们。”罗强略一思索,然后进了屋。
  “不用再问他手表的事了。”廖志全对方宏说。
  回到办公室,方宏立刻从电脑里调出昨天制作的那张表,廖志全用刚得来的时间表来认真对照,结果在他们的意料之中——除去廖志全记不太清楚的外,手表出错、GPS接收系统出错与强子对撞机处于运行状态的时间一致!其中1月6号是廖志全第一次发现手表出错,而天线出故障是1月5号,这也不难解释:廖志全的表5号就出错了,而廖志全6号才注意到而已。
  “我再给张博士发封邮件,把了解到的全告诉他,也许我们真的要出名了。”廖志全回到自己的电脑旁,打开邮件处理软件。
  邮件发出去后,廖志全再次阅读了博士回的那封信,脑海里闪过一些电影里时空穿梭的镜头。他打开网站,又一条关于对撞机的消息:强子对撞机的对撞能量将在北京时间9:15达到峰值。廖志全看了看电脑右下方,9:14分。突然,他想到他和何济永的座位同在天线的正下方,同时也想到那奇怪的圈状云,准确地说,它可能不是在大楼而是在天线的正上方,他还想到张博士信中的那句话“但也是件非常危险的事!!”,9:15分、能量峰值,该不会……一种恐惧从内心深处弥漫到全身,连汗毛都坚了起来。不,这不只是心里的作用,他感觉到组成自己身体的细小的细胞,甚至更小的分子、原子,都像被一个笼罩着他全身的引力往外拉。他大声地喊方宏,“方……”,但他听到自己声音像被切割机切成了无线个由长短不一的片段,带着强烈的、像函数图像般的振荡,似乎一个字的发音可以延续一万年。刹那间,从窗户、从墙壁、从地板和天花板,从四面八方冲过来一片白光,刺得人睁不开眼。他试图用手去遮挡,但他的手也像他的声音一样变得虚幻……
  当他听到自己发出的“宏”字的时候,白光消失了,组成他身体的细小的部分都回来了,一切恢复了正常。廖志全睁开双眼,然后,用这辈子他从未用过的声音大叫起来,“啊……”——自己坐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下面有几只恐龙一样的动物在跳蹿,而一只身体巨大、一脑袋疙瘩的动物口里嚼着树枝,正用奇怪的眼神平视着他。他连忙后退,慌乱中他失去平衡,但他没有感觉自己直接往地上掉,而是飘浮着往远处落去,速度越来赶快,周围的影像越来越模糊,他的意识也随之模糊……
  “志全,”一个熟悉的声音,廖志全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依然坐在电脑前,是方宏在叫他。刚才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梦?不可能!
  “你真是神出鬼没!我还以为你没来,什么时候你不声不响地坐在那儿了?”方宏看着他自己的电脑屏幕,继续说:“看到这条新闻没有?我给你发过来。”
  廖志全惊魂未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到屏幕上显示出方宏转发过来的一则新闻: 
  新浪网最新消息:欧洲强子对撞机在25钟前运行到最大功率时发生意外,目前实验实还没有公布具体原因以及造成的损失…… 
  “我也许做了个梦,”他看着窗外某个未知的点,像是对方宏又像是对自己喃喃地说:“也许,强子对撞机就是一个梦
  • 上一篇文章: 圆圆的肥皂泡

  • 下一篇文章: 午夜惊魂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