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摇曳的烛光
作者:戎 林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想想看吧,那是个多么幸福的时刻,七八个小小男子汉围坐在一张圆桌四周,说说笑笑,没有一个大人在场,没有任何约束,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想喝点什么就喝点什么……宽大的落地钢窗,奶油色的地板,五颜六色的壁灯……
  所有的灯都熄灭了,插在大蛋糕上的十支蜡烛点燃了。这蜡烛象征着罗小林已整整走过十个春秋。烛光摇曳,使人感到蒙蒙胧胧,好像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这如诗如画的场面,不知在罗小林的脑海里闪过多少回了。
  好不容易盼到了这一天,正好是星期六,下午学校没课,他便跟几个要好的小伙伴打了声招呼,晚上到他家的新居热闹热闹。小双是他的同位,她爸爸是有名的烹调大师,现在是金龙饭店的老板。爸爸是大师,小双也肯定是个小师。他对小双说:“菜不必准备,妈妈在出差前就把冰箱喂得饱饱的了。”小双说,不用着急,到时候她自有办法。她这么一说,罗小林也放了心。
  就是爷爷不好安顿,他老人家进城一个多月了,从不提回乡下的事,罗小林也不好说:“爷爷,今天罗小林在家做生日,你最好回避一下。”那不把爷爷气得吐血才怪呢!唉,我的好爷爷,你都八十二了,人家才这么点大,你也应该让人家在新房子里快快活活地过个生日了。
  干脆,直说。吃过午饭,他转弯抹角地向爷爷下了逐客令:“爷爷,今晚有个朋友想借这块宝地做生日……”
  “你说啥?”爷爷耳朵不灵了。
  他大声重复一遍,爷爷这才听清楚,连声说:“好好好,做生,做生!”他没领会叫他暂时回避的意思。
  再来一次。罗小林往爷爷身边偎了偎,在有限的词汇里寻找刺激性不大的语言:“好爷爷,来的都是同学,你在家,人家不好意思……”
  爷爷终于跟上了感觉:“啊,你是叫俺出去,你们好在家做生?中,中,中……”说着摇晃晃地站起,好像马上要走的样子,罗小林一把拉住爷爷,“不,不是现在,是晚上,下午……”
  他给爷爷安排好了,要他早点吃晚饭,务必要在下午五点,最迟不超过六点离开。爷爷没手表,得提醒他注意听钟楼上的钟声,等到敲五下,就差不多了。
  爷爷伸出支楞八叉的手掌:“懂,俺懂,敲五下,俺走!”
  看爷爷那老实服贴的样子,罗小林心里倒有点发酸。爸爸去世后,妈妈用家里所有的集蓄买了这套新房。说要把爷爷从大山里接出来,让他老人家过一个幸福的晚年。而他,这个做孙子的,却在这寒冬腊月的夜晚,要把爷爷赶……不是赶,是劝,是请,不管怎样,是想把爷爷弄到大门外。九泉下的爸爸要是知道,不气得从地下钻出来甩他一个耳光才怪呢!还有那个当工程师的妈妈,幸亏还在很远的施工现场,一时回不来……
  其实,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人家童小海做生日不比他更气魄,一个电话打给爸爸和妈妈,通知他们下班别回家,随便在街上吃点什么,再到夜市上逛逛,回避到十一点再回来。而他只要求爷爷十点!为了帮助爷爷更好地打发时间,他还给爷爷买了张电影票,电影院里有暖气。
  他这样想着,心里倒有几分安慰。
  爷爷呀,孙子真难为你了,不是我看不起你,是因为你太老了。人一老就窝囊,一脸丝瓜纹不说,还不停地喘气,喘出盏小灯笼挂在鼻子底下,让同学们看见不笑掉大牙才怪呢。特别是小双……说实在话,他和小双真的没什么,只不过是小时的邻居,谈得来一些罢了。这次请她来,无非是让她羡慕羡慕这漂亮的新居。跨世纪的少年,谁不想风光风光。
  整个下午,他都忙着采购茶杯,他相中了一种茶色咖啡杯,每只下面托着只白色小盘,端起盘子,轻轻地抿上一口,那姿势,那神态……怎么形容呢?老师没教过,反正帅呆了呗。
  他一咬牙,把妈妈过年给他的压岁钱统统变成了杯子,那种时髦的茶色咖啡杯。

  爷爷听见门响,以为时间到,慌忙站起,一挪一挪地蹭到墙根下找鞋。在这一尘不染的新房里,进门就得换拖鞋,老人开头不习惯,久了,成了条件反射,也就适应了。
  “爷爷,别急,还有一个钟头呢!”他把爷爷按倒在沙发里,热情友好地问,“吃晚饭了吗?”
  “不饿,肚子里瓷实着呢!”
  他随手递过来一袋面包,怕爷爷来不及吃饭,撤退出去当干粮。
  再过一会,小双就要光临。他钻进厨房,将锅、碗、碟、筷,细细检查一遍。最后,把目光锁定在那把菜刀上。怪事,妈妈说这刀是不锈钢的,不锈钢怎么也会生锈。嘿,这年头,什么怪事都有。他把刀递给爷爷:“爷爷,交给你一个光荣任务,把刀磨磨。”
  爷爷是个磨刀匠,年轻时背着条破板凳,满街筒子喊:“磨剪子来---锵菜刀――”
  爷爷接过刀,连连点头:“中,中,俺这就磨,这就磨!”
  等罗小林走了,屋子里便响起了磨刀的哧哧声,声音不是那么利索,爷爷毕竟老了,水池子边太窄,刀定不住,一偏,手被划了个口子,漫出一片血渍。爷爷似乎不觉得,将老树皮似的手浸到水里泡了泡,找了块纱布包好,再磨,哧,哧……手在磨,耳朵在听,钟楼上大钟响了,一、二、三……五下,正好五下。他慌忙将刀放水里冲冲,揩干,端端正正放在案板上。
  爷爷觉得自己在这里已经是多余的人了。
  慌乱中,他忘了换下拖鞋,就那么踢里沓拉地走了。外面好冷好冷,一阵风从灌进脖颈深处,他打了个哆嗦,在门口拐弯的地方站住了。他听见孙子那无忧无虑的笑声,正领着几个娃娃朝家走。爷爷忙把身子朝后缩。他埋怨天怎么还不黑透,把他这个糟老头子晾到这里怪碍事的。
  孙子和他的同学从他面前走过去了。
  灯光透过百叶窗直朝外泻。屋里响起了收录机的声音,传出了那支让他一听太阳穴就突突直跳的歌。
  做生,做生……他摇头苦笑着:“这年头,连小猫小狗也学会做生了……”他想起儿时那个遥远而朦胧的夜晚,他依在门槛上,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盼着在人家缝制棉衣的娘。娘说她早点回来,今天是儿子的生日……不想了,不想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想它弄啥!唉,苦了几辈子,轮到这些娃子享福罗。
  路灯在远处朝他张望,呼唤着他。他摇晃着朝前走去。
  是什么落在脖子里凉丝丝的,顺手摸了一把,啊,雪!下雪了,是该下雪了。他想起家乡坡地上的麦苗,也该有一床被褥暖和暖和了。他仰起脸,笑眯眯地注视着在路灯下飞蛾似的雪花,一片一片,携着光圈,像一盏盏飘飞的小灯。
  他觉得手上的伤口隐隐作疼。

  新居里的暖融融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诱人的香味,当香味浓得再也化不时,喜庆的气氛便达到了高潮。
  “来,再干一杯!”罗小林又一次站起,俨然以主人自居。
  七只茶杯同时举过头顶。七对笑眯眯的眼睛一起望 着他,道不完的祝福,说不完的赞美,罗小林像个小大人似地频频点头,接纳着朋友们的祝愿。
  小双燕子似地穿梭在厨房和餐桌之间,今天,她从爸爸的饭店里带来好多熟菜,只要热热就行了。熏鱼、炒肉丝、红烧里脊、麻婆豆腐,一盘盘飞上桌子。听着大家的夸奖,小双笑着说:“喂,都听着,将来你们谁家请客就到我爸爸饭店里去,味道绝对好!”不知谁回敬了一句:“哈,你在为你老爸做广告吧!”一句话,逗得笑声满桌乱滚。
  该上蛋糕了!
  小双已经把十支蜡烛全部点燃,一捧上来,引起一阵喝彩。这龙凤呈祥的大蛋糕是大家凑份子买的,凑它个团团圆圆,热热闹闹。他吩咐小双:“快,关灯!”
  “啪!”灯灭了。
  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
  呀,妈妈,是妈妈回来了!
  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妈妈出现门口,手里拎着一只鼓鼓的大包,一身雪花。“好热火哟!”妈妈顾不得指去肩头的雪片,环顾四周,问儿子:“你爷爷呢?”
  ---爷爷!罗小林这才想起爷爷!像在梦中自语,爷爷也该回来了……
  妈妈吃惊地问:“他上哪去啦?”
  “上,上……上电影院……”一扭头,罗小林发现窗台上放着那张粉红色的电影票,是爷爷忘了,还是压根儿没去?他将目光移到妈妈的脸上,妈妈说些什么,他没听清,只有一句听得真真切切:
  “今天是你爷爷的生日!”
  ――爷爷的生日!
  举起的杯子定住了,嚅动的嘴巴停住了。站在厨房门口的小双楞楞地望着这位一脸怒气的阿姨。
  隔了一代,谁还能感觉到爷爷身上的冷暖,只有千里之外的妈妈还记得这个日子。爸爸在世时,每年这个时候都要下乡去看爷爷,为老人做生日。爸爸手一甩走了,妈妈便接下爸爸这件没做完的事。
  刚才,拐过门前那栋楼,当妈妈看见自家的灯火时,她的心里一热,一定是儿子在陪爷爷,儿子终于长大了,没想到……
  不知谁悄悄换上自己的鞋,溜之大吉。接着,又溜一个,又一个,只剩下满桌狼藉,还有不知所措的小双。
  烛光在摇曳,透过烛光,能看见妈妈的眼里闪着两点晶亮的东西。他听见妈妈说:“还不找爷爷!”
  罗小林有些醉了,醉得眼皮都抬不起来,但还是听见妈妈那不高但却十分威严的声音,这才跟着小双跌跌撞撞地朝门外跑。离门不远,有个身影蹲在地下,吐得一塌糊涂。小双忙为黑影捶背。他却顾不得这些了,急惶惶地往电影院赶。可是,电影早已散场。
  一串耀眼的烟花在空中腾起,顿时,树影摇晃,雪片像一只只白蝴蝶在光影中飞舞。他这才发现,四周已是一片银白了。
  “爷爷――”他大声喊叫,却没人应。
  路灯下有人白了他一眼,把脑袋往衣领里一缩,匆匆而过。
  绕过钟楼,他突然发现一个身影正一挪一挪地朝这边走。他楞得几乎停住了呼吸,终于认出来了,是爷爷!
  钟声悠悠地响着,爷爷踏着钟声,捧着那只受伤的手,回来了!
  望着白皑皑的大地,他忽然觉得,那满地的银白是由一支硕大的蜡烛熔化的,雪地上的爷爷多像那一摊白蜡中的芯子。蜡烛烯尽了,芯子也快灭了。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觉得一股热乎乎的东西上朝眼眶上涌,可还是忍住了,困为他是男子汉,必须忍住。他扑上去,紧紧地搂住爷爷,他想把那最后一裁蜡烛芯点燃。
  那是爷爷的生命之火啊!

  • 上一篇文章: 橹声如歌

  • 下一篇文章: 现实主义的天堂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