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永远的《茶花女》
作者:徐 鲁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儿童小说|原创|茶花女

  这天早自习之前,阿美把借去的那本《茶花女》还给我的时候,神色就有点不对劲儿。我问她:“这么快就看完了!阿美,怎么样,你觉得哪些地方最精彩?”
  阿美似乎是无意识地向四周瞥了一眼,小声地说道:“第33页……”话还没说完,就一溜烟儿地跑远了。
  茶花女的故事我是熟悉的,却没在意第33页写的是什么。我只觉得阿美的举动有点反常,便摇摇头,把《茶花女》装进了书包。
  这本《茶花女》是我读初中时,我的同桌谢小芳送给我的,不知道被多少人看过了,书角都有些卷起,纸张也有点发黄了。但它是我最心爱的小说之一。初中时我还没读懂它,没觉得它有多么好看。只有到了高中,我再读它时,才为玛格丽特和阿尔芒的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我曾为善良不幸的玛格丽特悲伤和不平。
  当阿美不知道从谁那儿得知我有一本《茶花女》,便跑来找我借的时候,说真话,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这个阿美,人很大方,也很慷慨,只是在我的印象里,她好像不是那么喜欢看书的,她用在怎样打扮自己上的心思和时间,似乎比看书的兴趣和时间更大、更多。而且说实在的,她把自己打扮得有点“俗”,太扎眼,不像叶小羽那样“清水出芙蓉”。
  好在阿美似乎压根儿就不在乎人们怎么看她。要不就是她的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相信自己也应该属于那几杂“校花”之列的,至少,应该是“班花”之一吧。而实际上,阿美周围也确有几位男生是她的“亲信”。不过,这没有我的份儿,更不关我的事儿。
  整个上午,《茶花女》静静地躺在我的书包里。
  整个下午,《茶花女》依然静静地躺在我的书包里。
  可是,到了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之后,一向总喜欢自称是“笨鸟先飞”的阿美,却磨磨蹭蹭地拖到了班上只剩下最后几个人时才离开座位。
  我收拾好课本和作业,刚刚走出教室,阿美就从后面追上来,问我说:“徐延泽,第33页你看过了吗?”
  我一怔:“什么第33页?物理还是代数?”
  “不是!都不是!……你呀,大智若愚……”阿美几乎要向我扬起拳头了。这时候,我看到一向大方的阿美,两颊红红的,满脸委屈,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茶花女》第33页!”我恍然大悟,赶紧掏书。
  “我等你,不见不散!”
  不等我拿出书来,阿美丢下一句话,又一溜烟儿地跑远了。我有点莫明其妙。不过我倒要看看这33页上写的是什么。
  刚一翻开书,一张淡蓝色的小纸片掉了出来,我拣起一看,竟是一张电影票。再看时间,原来就在今晚9点半。电影票的背面还写着四个小字儿和一个字母:

不见不散!M.

  我明白了,这是阿美在邀请我看电影。“不见不散”原来是指这个。弄得这么神秘兮兮的!这个阿美。
  也真该死!我差点伤害了阿美的好意。不知道她这一整天是怎么过来的。
  再看第33页,我看到了几行肯定是被阿美划上了红杠儿的文字:

  我不知道你可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一个看来跟你素不相识或者至少是毫无关系的人,一旦有人在你面前提到他的姓名,跟这个人有关的各种琐闻就会慢慢地汇集拢来,你的三朋四友也都会来和你谈起他们从来也没有跟你谈过的事,你几乎就会觉得这个人仿佛就在你的身边。你会发现,在你的生活里,这个人曾屡次出现过,只不过没有引起你的注意罢了。你会在别人讲给你听的那些事情里面找到和你自己生活中的某些经历相吻合、相一致的东西……

  这一段话真的是阿美觉得最精彩的吗?她把这段话划出来,是特意要我看一看的。看到这里,我也似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这个阿美,她是从什么时候起注意上我了呢?我可是从来也没觉得啊!
  阿美也许是真诚的。但说实话,我却从来没有——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想和阿美“好”的意思。我自己知道,我心里已经有一个女孩子,她才是我心中的理想的“女神”呢!而和阿美,我只愿意保持一般的同学的友谊。
  不过我也决不愿意伤害阿美的真诚与好意。她的自尊心应该是很强的。因此我决定去看这场电影。反正是星期六,也应该把自己被该死的高考弄得紧张的神经松驰一下。
  我怕被老师或别的同学看见,就故意拖延到差不多快要放映的时间才去电影院。这家电影院离我们学校不远。我进去时,灯已经熄了,电影已经开始。
  阿美已经坐在那排座位上等着我了。她肯定是等非常着急了。我也有点不知所措。我说:“sorry,阿美,迟到了。”
  阿美微笑着把食指往嘴唇上一放,意思是让我别出声。我赶紧闭上嘴。看得出,她还是很得意和快乐的。
  “什么电影?”我低着头小声问道。
  “《红菱艳》!”阿美看了看我,眼睛显得特别亮,“棒极了!”不知她后面的这三个字是指《红菱艳》还是指我的到来。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阿美今晚把自己打扮得更漂亮了。一套碎花的连衣裙,好像是以前从没见她穿过的。大概是刚刚洗过头,头发都束在脑后。我隐隐觉得,她还涂了唇膏。从她身上也不时地飘散出一缕缕香气,像是茉莉花的气息……
  原来是想放松一下的,看来我没办法放松了。我觉得有点紧张,仿佛周围有不少眼睛在盯着我。我和阿美坐在电影院里,其实都有点心不在焉。这部《红菱艳》好像也特别长,说的是一个舞蹈演员的故事,我却没有认真地看进去。我想的更多的是《茶花女》上的那段话。我还在想着,电影散场后,阿美会说些什么,而我又该怎样回答她才好。
  在剧终前的一分钟,趁场灯还没亮起的时刻,我和阿美起身离开了电影院。已经是11点钟了吧,我帮阿美推着自行车,送她回家。
  阿美一反常态,竟变得沉默不语了。她似乎是在期待着我先开口。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说什么才好。我们都走得很慢,很慢。多么安静啊!走进一条寂静的石板小巷,眼看就到阿美的家门口了。阿美站住了,扶着自行车把,有点羞怯,又有点气恼地小声说道:
  “徐延泽,你哑巴啦?一句话都不说!”
  “我正想说呢,这部《红菱艳》真是……真是好看。阿美,谢谢你请我看电影。”我觉得自己有点语无伦次,说的话苍白无力。
  阿美自然看得出来:“哼!‘王顾左右而言他’!谁要你感谢啦?那你说,你觉得佩姬可不可爱?莱蒙托夫这个人好不好?”
  “莱蒙托夫?诗人莱蒙托夫,当然是个好人,我崇拜他……”
  “你说的是什么呀!当我不知道啊,你根本就没心思看《红菱艳》。你只知道功课,功课!你呀……”说这番话时才让我觉得,这才是阿美的个性。我和阿美的区别也正在这里。
  阿美把这番话一说,好像把什么怨气都吐出来了。气氛一下子变得宽松自然了。我也不再觉得拘束难言了。我轻轻地按了一下自行车铃铛,它发出一阵清脆和轻快的声响。
  阿美笑了,我也笑了。小巷里没有一个人影儿。我说:“阿美,就让我们做个永远的好同学、好朋友吧!别让我们的友谊进入这样一条狭窄的小巷……”
  “那你觉得像这样的月光小巷不美吗?”
  “很美,但是一会儿就走到尽头了。我倒更愿意我们都把今夜的这场《红菱艳》,把这条小巷的秘密,都藏进各自的心里,等我们毕业后,再去回忆起它们来;等许多年之后,再来寻找它们……”
  “真不愧是‘诗人’,说得这么好听。谁知道你以后还会不会记得我?你记得的也许只有叶小羽……”阿美又是那脸委屈的样子。
  “别胡说,阿美,我和叶小羽也仅仅是同学关系,和你一样。你们都很大方,热情,待我这个乡巴佬很好,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还有那本《茶花女》,你划了红线的那一页……”
  “第33页!”
  “对,第33页,我会好好保存这本书,它记下了我们的友谊。”
  当我说到这儿,阿美突然显得很得意地问道:“徐延泽,你说实话,我选的这段话,用在你身上,恰不恰当,你看懂了吗?”
  为了不扫阿美的兴,我连忙说:“恰当,恰当,小仲马的这段话说得很好。”而实际上,阿美对我不会是十分了解的。她可能只是对我的某些方面有了一时的好感。天知道是突然的是一个什么天真浪漫的念头驱使着她,注意到了我这个从农村来的同学。
  “可不是嘛,我一看到这段话,就联想到了你,觉得这正是我要写给你的话。”阿美甜甜地笑着,完全恢复了原有的大方。
  “可是阿美,”这时候我突然也记起了《茶花女》里的另一段话,我曾经在笔记本里抄写过,所以记住了,“这本书上还有一段话,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现在我觉得,用在你身上,也很恰当,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哪一段话?”阿美惊奇地望着我,“可不许你瞎说,自以为是!”
  “具体在第几页我不记得。前后环境也都不适合用在我们身上,所以你不要多心。我觉得恰当的只是这两句话:‘那么再见吧,我亲爱的朋友。让我们大家都忘记了吧,对你来说是忘却一个对你几乎是无关紧要的名字,对我来说是忘却一个无法实现的美梦。’”我背完后,阿美说:“我知道,这是玛格丽特写给阿尔芒的信上的话。徐延泽,你用词不当,其实这两句话应该是我的心声。”
  “不,是我的。”我强调说,“我回去看看,是在第几页上,我也给它划上红线。”
  “那你星期一就得告诉我,在第几页上。”阿美有点怅惘地说道。
  我点点头:“一定!”
  在月光下,在这静静的小巷里,在我们的中学时代的最后一个夏天里的这个美丽的夜晚,我和阿美的这一段秘密的插曲,就这么悄悄的戛然而止。

  十几年的时光匆匆地过去了。我们都已经不再青春年少。劳燕分飞,毕业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听说阿美去了南方,也早已有了自己幸福的归宿。我在心里祝愿她生活得幸福快乐。
  那本旧《茶花女》,至今仍还保存在我的书橱里。它是我中学时代珍贵的纪念物之一。当我孤独和寂寞的时候,当生活中有什么烦恼困扰着我,甚至有什么东西使我感到受到伤害的时候,当疲惫和平庸的生活使我怀念起往昔的欢乐时光,怀念起我的纯真的学生时代的时候,我就会在宁静的午夜的书房里,轻轻地打开书橱,打开这本纸张已经发黄的《茶花女》,仿佛打开尘封的记忆的某一页。那两段画了红色波浪线的话,我觉得还并不遥远。看到那一条条清晰的红线,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红菱艳》之夜,那月光小巷里的谈笑重临心头,宛如昨天。
  
  (原载《东方少年》1996年第12期。曾获“海峡两岸少年小说征文优秀作品奖。)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难

  • 下一篇文章: 小狼崽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