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魔症(一)(二)
作者:郑 重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科幻小说|儿童文学|原创|郑重

  不知什么时候,蚂蚁小Z成为了一个幻想作家,本来大家生活得很和谐很安逸,他偏偏跳出来发表了自己的未来学说——他认为在蚂蚁王国之外还有一个更高级的灵性王国。这对于他来说,尤其是对于蚂蚁王国的人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看!这是个魔症——众蚂蚁这样称呼他——这绝对是贬低到家的蔑称。魔症就意味着精神不正常,有些“二”。
  小Z的职业是很平凡的,不过也很光荣。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举小旗,红旗或者是绿旗,相当于人类社会马路上的红绿灯。他负责给工蚁的运输队举旗,给兵蚁的突击队引路。这是个很单调的差事,不知道他最早写那些幻想小说,让思想神游八极,是不是因为工作太单调呢?或许是有些原因。   
  据说,小Z在举旗之前是一个工蚁小队长,是个肥缺,可他不但自己不捞油水,还检举揭发蚁后的外甥贪污猎物。后来,小Z出了一次较重大的事故,他扛着一块巨型猪骨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下子滚下了大树的蚁道,差一点没摔死。小Z大难不死,却吓得要死,坚决辞掉了工蚁小队长的职务,坚决不干了。
  再后来,蚂蚁王国朝廷就安排他去负责举旗了。小Z不计报酬,早起晚归,干得踏踏实实。偶尔还在蚁国网站上发布他的长篇幻想小说——他坚持认为“天外有天”,蚂蚁王国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最高主宰。
  “实验品——我们整个蚂蚁王国都是灵性世界的实验品!”小Z对大小蚂蚁们如是说。大家目瞪口呆。关于这个人物的情报,很快就汇总到王庭那里。
  “这真是个魔症!”蚁后愤愤地对蚁王说,“我们这个王国平静生活了几千年了,可不能被小Z给打乱了!”
  小Z整天处于冥想状态之中,四十多岁了还是个光棍。不过,像他这样多愁善感又不食人间烟火的不单身,谁单身呢?
  蚁后想了一个好主意,她把王庭的后花园当作了婚介所,不停地给小Z介绍对象。
  “免贵姓Z,大画家郑板桥的Z!”他在女孩面前总是这样介绍自己。
  不过,那些骄傲矜持的王室公主们没有一个看得上他。蚁后变换了对象,开始在广大平民之中搜罗对象——没结过婚的黄花大闺女、和男人同居而未婚的女青年、离过婚的小媳妇、还有寡妇等等,着实热闹了一阵,成为蚂蚁王国的头号新闻。
  “免贵姓Z,大画家郑板桥的Z!”他在女孩面前总是这样介绍自己。
  按说呢,由王室出面介绍对象,应该是很风光很体面的事,只要小Z表现得稍微那么世俗一些,就不会吹灯拔蜡。结果呢,这些女孩面对只会高谈外太空多次元的“魔症”,无一例外地全部吓跑了。
  “这个人太‘二’!”众女孩不屑地说,“他不愿做官,又不懂理财,不通经营,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
  渐渐地,蚂蚁王国的人们都看出来,蚁后给魔症介绍对象是掺杂了私心的,她不愿意蚁王总是那样欣赏小Z,更不愿意蚁王总和小Z这样的人缠在一起,动不动就胡聊一气,去谈论什么不着边际的“外太空”!
  “魔症有了家,就不能没事总在那儿胡思乱想了!这也算是走了正道。”蚁后叹道。
  可小Z偏偏就走不上正道,他好像生来就没有姻缘似的。过了几年,小Z的交通协管员的差事被顶了,他彻底下岗了——小Z变成了一个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无着的自由人了。
  小Z对生活的要求不高,一块窝头、几根咸菜,有一碗稀粥当然好,就知足了。小Z孜孜不倦地追求幻想文学的最高境界。他一直就是蚂蚁王国的一道风景,他没有自己的家,和哥哥一家住在一起,不像一般成年男子那样被家务俗事拖累,他好像有的是时间去构思和创作所谓的想象小说。在工作之余,他手里总是拿着微型掌中宝,嘴里念念有词。或者就近找个地方一坐,开始构思。这种时候,会有淘气的小蚂蚁向他身上扔石子打他。小Z的性情很温和宽厚,他从来不打也不吓唬那些小蚂蚁,只是站起身来,笑一笑一走了之。
  “魔症!魔症!”一群小蚂蚁在他后面边追边喊。
  又过了几年,小Z的哥哥嫂嫂病故了,侄子侄媳嫌他岁数一天天大了,很碍事,让他出去打更挣点零花钱。小Z晚上住在一间破旧的更衣室里,继续吃着窝头就咸菜,继续在一切场合拿着手中的掌中宝,继续在公共网站上涂写着别人永远不懂也不愿意看懂的天书。
  忽一日,疏远他很久的蚁王传旨,说要召见他,并赋予他一项重大的使命。
  蚁王对小Z郑重其事地吩咐道:“王国有一项重大的科学考察任务,由你来牵头完成!”
  原来,最近蚂蚁王国接连出了一些神秘的事故,使得整个王国君臣都感到一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大变化就要到来了。 近年来,蚂蚁王国的自然环境发生了剧变,河流干涸,食物减少,尤其是南方草原出现了大批蚁民群体性死亡的事件。
  “群体性死亡事件?”小Z感到疑惑不解,难道又是某种致命性病毒爆发了?
  “你看这是啥?”蚁王让一个侍臣把一个玻璃容器里举到小Z面前,里面有一株绚丽多姿的草本植物,旺盛地开发着花朵,散发着红彤彤的光彩。
  小Z笑了:“您逗我玩?这不是前几年发明的营养食品,欢乐草吗?电视上整天宣传它价廉物美,适合中产白领阶层,是扭转我们食品观的里程碑食品,我一直想吃还吃不着呢!”
  蚁王长叹一声道:“现在它改名了,老百姓叫它‘断肠草’,我们又名为‘魔症草’”,蚁王道,“本来我们打算把它作为一种改良的营养食品,而且老百姓吃了一直很安全,可现在出了大问题啦!”
  原来,最近食用“欢乐草”的蚁民们,轻者视力模糊,精神错乱;重者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甚至丢掉性命,而且无法抢救!
  “欢乐草”已经变成了致人死命的毒草!
  “毫无疑问,这是欢乐草的基因发生了重大变异!”小Z思忖道,“我想请问,你们为了增加产量,是否使用了什么肥料或药剂?”
  “这——?”蚁王欲言又止,他吞吞吐吐地说,“为了保证欢乐草的增产,有效祛除其他杂草,我们在南方的主产区广泛使用了几种新型的除草剂。”
  小Z明白了——蚂蚁王国的人们在开发利用动植物资源时,常常根据它们对人们的作用,分成“有利”或“有害”两大类,而且总想把有害的东西彻底清除。为此研究使用了各种方法,例如使用化学毒剂去对付害虫,使用除草剂祛除杂草。殊不知用药之后问题解决了,但不久这些有害物种又会多出几倍,而且原来的杀灭剂迅速失效,促使它们自身产生抗毒基因,这些带有抗毒基因的害虫和害草而更加疯狂。
     小Z完全想明白了——南方是辽阔的草地,如果是山地,喷洒的化学药剂可随机被雨水冲走,但是草原的情况不同。草原的特点就是一马平川,今年干旱,降水又很少,化学毒剂一旦洒下,既不能随水冲走,又难以自然分解,长时间滞留于土壤和湿地之中,欢乐草作为粮食植物生长时吸收于体内,以致基因突变,人们食用了这种食品后就会循环中毒。
  小Z激动地说:“我早就说过,使用大量人工毒素极可能引发物种基因突变,会对生物圈带来不可估量的负效应,而且我在网站上多次向王廷呼吁过!可是没有谁理睬!我写的关于基因突变的系列小说,一直不能出版!是呀,一个魔症的疯话又有谁会听呢?”
  蚁王皱眉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有何良策?”
  小Z斩钉截铁道:“应立即停止种植、销售欢乐草!同时向老百姓说明真相——”
  蚁王撇撇嘴,说:“这也太简单了吧?欢乐草现在已经是老百姓的主食了,说禁就禁,那大家吃什么?”
  小Z愤怒地说:“是呀!多少年来,欢乐草已经形成产供销一条龙的利益链了,如果禁了,那些地方大员和朝廷权贵的财路不就断了吗?”
  “啊!你扯远了——”蚁王对小Z绽开了久违的笑脸,“我们还是说说眼前,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关注你的动态,特别是那几篇关于转基因食品的小说,很有见地,我在百忙之中都拜读了!有些大臣说你妖言惑众,他们要关你的网站,都是我坚决制止了!因为你是人才嘛!大家虽然都不愿意靠近你,但是对你的作品还是喜欢看的,你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新的启示……”
  “陛下今天宣我来,不是来叙家常的吧?”小Z单刀直入,“您有什么事尽管说!”
  “好,真是痛快!”
  蚁王大喜道:“为了粉碎妖言,以正视听,还欢乐草一个公道,我们伟大的科学家进行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改革——我们发明了‘欢乐草B号’!”
  “欢乐草B号?”
  “对!根据红蚂蚁博士课题组的研究报告,这种食品的基因能够完全抗拒任何已知任何化学毒素的侵蚀和感染,安全可靠,动物实验成功率是100%!当然,在人们当中还没有进行过任何实验。”
  “您的意思是……”
  “小Z呀,你的条件我们最清楚,无父无母无儿无女无牵无挂,孑然一身,孜孜不倦地追求科学和幻想事业,多次表明要为了幻想事业而献身!更何况你又是一个公众人物,属于符合我们这项科学考察任务的最佳人选!当然啦,我们在全王国寻找到了和你情况类似的10个‘精英分子’,组成一个实验组,我们要用铁的事实向广大公众说明,欢乐草作为主要食品是可靠的!安全的!”
  小Z的心猛地颤抖了——原来,蚁国王廷准备拿他做欢乐草的实验品!
  “你放心,绝对安全!”蚁王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在这之前,我们还对上百名死囚进行了实验,生存率达到了98%!98%呀,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数字!你想想,如果实验的过程中你死了,那怎么证明欢乐草食安全可靠的呢?况且,我们还要进行电视直播!”
  “怎么?进行实验时还要电视直播?”
  “那当然!如果不进行电视直播,那么怎样向广大蚁民们证明欢乐草的安全可靠?话说回来了,如果没有成功的把握,我们也不会电视直播,那不是自打嘴巴吗?”
  小Z表示,既然对死囚进行了实验,证明是安全的,是否还有必要再次实验呢?
  蚁王笑道:“你切不可书生气十足!死囚有公信力吗?有说服力吗?更何况,实验的面越广,实验的对象越多,数据就越精确,科学考察的准确性就越强呀!”
  蚁王表示,所有参与这项伟大科考任务的人都将荣获“蚁国民族英雄”的称号,获得1百万两黄金,并享受亲王待遇,荫袭子孙。
  蚁王的脸上充满了丰富的表情,他动情地说:“我知道你没有子嗣,你除了享受以上待遇之外,王国决定给你两外两项附加待遇:一是你的所有作品将有王国出版社编辑出版,享受精英出版规格;二是你将荣获当代最伟大的幻想家桂冠,永载史册,受人们世代传颂。”
  蚁王一挥手,两个威武的兵蚁走上前来,在小Z眼前展开了一幅全息激光文书图。
  “这是你要签署的自愿实验的申请书,换句话说,就是一纸生死文书”,蚁王示意侍臣指给小Z看,“关键是这一条:无论实验成功与否以及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都由个人承担,不追究王廷的责任。”
  蚁王呲了呲獠牙——据说他那颗闪着寒光的锋利的长牙是轻易不示于人的,除非到了危急关头。
  小Z知道,危急关头到了,无论是对于蚂蚁王国,还是对于他自己——这真是在劫难逃了!

短篇神话小说:魔症(二)
作者:郑重
  这是小Z生命里格外重要的一天了——确切地说,是他奉命做欢乐草实验的时刻到了。清晨六点,他像往常一样在那间破旧的更衣室里醒来,照例吃了一碗方便面,两根咸萝卜条,就被三个全副武装的兵蚁请上了特种军车。
  就要最后告别了——小Z的鼻子酸了,两颗晶莹的泪珠不收控制的流淌下来。他摸了摸自己的硬板床,好似留恋自己的孩子般不舍。窗外的天空像平常一样昏暗。
  本来,昨晚蚁王为这些准备做实验的“精英分子”们在王廷准备了舒适的卧室,可是小Z不习惯住,他睡惯了硬板床,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忽然十分留恋自己的小屋,他要向自己的生命空间进行最后的告别。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蚁王万不得已,只好加派兵蚁对他进行了24小时的武装监护。
  七点整,军车静悄悄地驶入王廷,小Z下了车,在兵蚁的指引下走进实验室。实验室的走廊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实验室是一个椭圆型的旋转大厅,里面已经有9个“精英分子”半躺在环形沙发上,前面是一条环形的实验台,一台摄像机正在自动调试。小Z注意到,实验室里还多出了五位人士:两位女性是法律公证人,一位是实验指导红蚂蚁博士,还有一位是个女护士。
  蚁王没有来,蚁后也没有来。他们日理万机,当然不会为这点小事操心。小Z心想:看来,自己可以平静地上路了。
  两天前,蚂蚁王国已经公布了此次实验的新闻事件——“魔症”要舍身做欢乐草B号食品的实验了!这个消息不吝是把巨石丢进了平静的池塘,引起了蚁民们的轩然大波。大家议论纷纷,都在拭目以待——等待这一历史性时刻的到来。
  这间实验室通体透明,四壁洁白,没有任何五彩装饰,这种背景令小Z感到很安心,很祥和。
  红蚂蚁博士挺着微胖的身躯,皮笑肉不笑地指引着小Z对号入座。
  然后,红蚂蚁博士对10个实验对象朗声宣读说:“根据王廷的最后旨意,在实验的最后一刻,被实验人有三次权利,自己决定是否注射欢乐草B营养液!听清楚——这是大王的特别恩赐!”
  第二步,那两个女公证人开始宣布公证条文,无非是这次试验客观公正符合法律程序那一套玩意儿,小Z觉得她们的声音尖利而吵闹,好像在电视镜头面前要争着表演一番似的。
  第三步,两位女公证人和红蚂蚁博士都相继退到玻璃屏风后面去了。那个女护士走上前来,把实验台自动注射器的针头扎进小Z的前臂上,动作准确干练、娴熟而沉稳。
  小Z注意到,这个女护士长得很娇艳,像夏日里开放得一朵莲花那样鲜润可人。他突然对女护士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如果实验失败,她毕竟是这世界上最后一位陪伴自己的人了。看着眼前的护士,他不由得想起了40多年前给自己接生的护士——这两位是这世界上真正帮助过他的人,他应该感谢她们。于是,小Z真诚地对护士说了声谢谢!
  “实验程序开始——”电脑的多媒体音箱响了起来,这是一种单调的、带着一种冰寒的金属般风格的语气。
  前方的大屏幕显示出一行字符:
  你要开始试验吗?“同意”请按A键,“不同意”请按B键。
  小Z的内心像被针扎了一下,颤抖不已。人生的一幕幕像电影般浮现在自己的眼前,是那样清晰、那样生动、那样鲜明……
  在蚂蚁王国中,他出生在一个大学教授家庭,但父母都属于纯粹做学问的,在人际交往上一塌糊涂,混得很落魄。他们既没有权贵的身份,也没有精英的财富,却一心一意对小Z进行贵族教育,要把他打造成为新时代的贵族一员。他们对他的要求很苛严,读的书必须是古典名著,听得曲必须是古典名曲,交往的朋友必须是有道德有学问有层次的。
  他们一直告诉小Z,这个世界周围的人和事有多么的庸俗和市侩,而他们自己和后代子孙应该“出污泥而不染,凌寒冬而不雕”,应该使自己的精神品位高于常人。在学生时代,他不敢把自己的好朋友带到家里,因为父母是不会让他和这样庸俗的孩子交往的。随着贵族教育的进一步强化,他读的书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可是他的性格就像开了弓的箭而不能回头,变得越来越孤僻,越来越多愁善感,越来越形单影只,和社会和人群的疏离也越来越远了。
  前方的大屏幕再次显示出一行字符:
  你要开始试验吗?“同意”请按A键,“不同意”请按B键。
  按B!
  在小Z的回忆中,青少年时代都是灰色的,像那个时代的古典书籍一般,散发不出一丝一毫的亮色。而大学时代是最让他躁动不安的时代,环境与人群的陌生,使他的适应又很艰难,除了上课之外,他有空儿就躲进图书馆,让自己的身心畅游在书籍的海洋之中,让思想纵横千古,捭阖八级——直到他遇见那个姑娘。
  那个姑娘叫芸。芸长得很美丽,尤其是那细高而妖娆的身材,魅力无限。从前小Z也偷偷地喜欢过一些女孩,但是自从他遇见了芸之后,他感到灰暗的天空里露出了太阳的光亮,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明媚而温暖起来。小Z懂得,没有女孩会喜欢他这样孤独敏感的男生,何况他自己长得并不高大威猛。小Z很知趣,他只是在远方悄悄地看着她,沐浴在她带给自己的异性磁场当中,悄悄地神游一番。
  可是让小Z引起强烈感觉的是,芸和其他女孩不同,她没有忽略他的存在,见面总是主动微笑寒暄。有好几次文学社团活动,社团的头头们好像把小Z给忘了,还是芸专门通知他,还让他准备了几次主题发言,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后来,在大学生艺术节的日子里,她还主动约他看了几次校内的电影。芸给他留下一个最为强烈的感受:她是懂得他的,是懂得他心灵脆弱之处的人,懂得他包裹自己是不愿受到外界伤害的缘由的人。
  有一次,小Z鼓足勇气,约芸出来畅谈一次,地点就在大学的资料馆平台上。这是小Z平时喜欢的独处之地,没有什么人来打搅,相当地安静。
  那是一个秋夜,月明星稀,晴朗的夜空之中,银河如同一道乳白色的彩带,横亘在辽远的天际。
  “你看,这银河系多像是灵魂通向天国的大道呀!”小Z不胜感慨。
  芸微笑着看他,转身指着楼下熙熙攘攘的校园和城市五光十色的建筑群,对他说:“我们的现实生活在这里,可不在遥远的天国呀!”
  小Z完全懂得,这是芸在婉转地指出他的孤僻和自闭,他知道自己已无法改变了。那是他距离芸最近的一次——也是人生中距离爱情最近的一次。
  大学四年本科毕业,芸要小Z随自己回到南方——她要开办自己的公司,完成自己的事业。而小Z的父母坚决不同意,“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嘛,再说一个女孩子家开什么公司,不会是个稳妥的人!不得已,小Z考了研,而芸回到了南国。
  小Z的太阳远去了,他带着浑身的冰寒进入了社会。
  前方的大屏幕再次显示出一行字符:
  你要开始试验吗?“同意”请按A键,“不同意”请按B键。
  再按B!
  一开始步入社会之时,小Z觉得还是很高兴的。他发现其实社会上的人们很随和很热情,很容易相处,不像大学里那些人明目张胆地排挤他,他一度庆幸自己要走出孤独和自闭了。然而当他帮助“卖”自己的人数过多次钱后,才发觉社会的陷阱比比皆是。尤其是那一次小Z身为工蚁小队长,发现蚁后的外甥贪污猎物之后,竟然在几个“好哥们”的怂恿下,向王廷检举揭发了他的丑行——当时,小Z并不知道他是皇亲国戚呀!
  小Z为此差一点丢了命。他再次远离人群,像怕被伤害的蜗牛般,深深地缩进自己的精神躯壳里。这对他的事业和工作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尤其是在这个竞争的时代,竞争的法则残酷而激烈,不进则退。一年年过去了,他的年龄也越来越大了,后路也越来越少了。
  失了业的小Z只好沉浸在自己的精神王国里,发狂般地写着一部又一部小说,安排文学作品里形形色色的人物的命运,做虚拟的上帝,实现自己精神的享受,远远躲避残酷的现实。
  小Z清楚地知道,他虽然厌恶现实,但也无法逃离现实。他缺乏勇气,既没有入世的能力也没有出世的资本,只能像一只被命运之手捏住脖子的鹅,悬在半空,不着天也不落地,痛苦之极。
  自己的人生之路究竟在哪里?
  现在,他又被命运安排到这个实验室,做欢乐草B号的实验品——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前方的大屏幕第三次显示出一行字符:你要开始试验吗?“同意”请按A键,“不同意”请按B键。
  小Z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地按下了A键——一股橘红色的液体缓缓地流进了他的静脉。
  此时此刻,小Z全然没有恐惧,唯一的感觉就是孤独——千年未有的强烈的孤独。以前的孤独被心灵的大坝死死挡住,是一种静态的美,可以容忍的美;而现在一股强烈的能量溢满了自己的全身,并开始剧烈旋转起来,犹如疾风骤雨。
  突然间,他感到“轰隆”一声巨响,如同一万颗炸雷在他的脑中炸开,仿佛全身的每根神经和每个细胞都烟消云散了。
  “啊!”小Z大喊起来,接着,他奇妙地觉察到体内能量如大潮汹涌澎湃。在一片白色的迷雾之中,整个躯体似乎变得象一片羽毛般轻盈,已经脱离了这个世界。
  恍恍惚惚之间,小Z觉得自己不知何时长出了一双巨大的翅膀——他轻盈地飞了起来,眨眼间越过了古老的槐树蚁道,仿佛变成了一个鲲鹏,直上九万里云霄。
  小Z从一个原始的陆地蚁,忽然演变成为了一只自由自在的飞行蚁。他来到了全新的世界:阳光明媚,蓝天白云,芳草碧绿,鲜花怒放,彩虹高悬——这是一个和蚂蚁王国迥然不同的璀璨斑斓的异星球世界。
  在那一刻,小Z屏住了呼吸——他终于看到了自己混魂牵梦系的人——灵异世界的“天人”!
  蚂蚁王国的现场直播节目陷入了一片混乱。因为从电视画面上看,小Z按下“A”键后,突然浑身发出一片雪白的光雾,接着就消失不见,踪影皆无了。
  蚂蚁王国的国王大臣、文武百官和庶民百姓都目瞪口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魔症!”蚁后大叫道,“我说什么来着?魔症坏了我们的大事!”
  后来经红蚂蚁博士课题组的研究,认为实验室正好处于一个多维度时空节点上,由于某个特定的时刻,时空“虫洞”自动打开,小Z不小心掉进了另一维时空……
  “魔症!自作自受——这就是自作自受!”众蚁民纷纷叹息道。
  后来,人们再也没有看见小Z。再后来,人们再也没有提到小Z了。

  • 上一篇文章: 魔 碟

  • 下一篇文章: 决斗在网络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