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古堡
作者:饶 远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1
   
  这是一个非常古老陈旧却仍然坚固的城堡,厚厚的围墙高高地把它团团围住,像一口竖起在地面上的巨井。外面什么风也吹不进去,不管春夏秋冬什么季节,里面永远是冰天雪地的气候。城堡的首领斯木要让古堡里面的秩序永远不变,因而,他严禁打开大门,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别想走进去。太阳从井口似的天空上面走过,阳光无法在古堡里面逗留。春水在空中飘飘洒洒,也不能落到古堡的天井上。
  住在古堡里面的人,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地按老规矩活着,与古堡外面的世界隔绝。
  据说古堡的年岁很长,大约有三千年了。古堡里的人也一个个长须白发。不少男人的胡须长得拖地,走路要用双手把它托起来,或者把它绕在腰上好几个圈。很多女人的头发完全雪白,脸上的皱纹千沟万壑的像画得密密麻麻的交通图。
  不知哪个记者用透视摄像机拍得了这些情况,写成报导在报上发表,让喜欢考古的小男孩马乔乔看见了。他对同是十二岁的女同学庄帅帅说:“这个古堡真稀奇,我们去考察考察。”
  “我也要去。”小飞兔扇扇翅膀恳求道。
  “我呢?”魔蛋也骨碌着小眼睛望着马乔乔。
  马乔乔高兴地说:“一个也不能少,我们四个小伙伴一起去。不过……”
  庄帅帅问:“不过……什么?”
  马乔乔笑了笑,说:“弄不好,我们进了去要做古堡的居民啊,说不定一辈子出不来哩。”
  “别吓唬我。”庄帅帅说,“我可不愿做古堡的老婆婆。”
  马乔乔向庄帅帅神秘地望一眼,对魔蛋说:“魔蛋,你要是不怕变成老爷爷,你就先去侦察一下。”
  魔蛋是个无所不能的蛋形小人,他飞上空中四处探望,好不容易找到了古堡的方位。
  马乔乔一行一路奔波,闹闹嚷嚷地来到了神秘的古堡外面。围着它转来转去,没办法进去。城门紧闭着,从它长满铁锈、挂满蜘蛛网的情况看,可能是几千年没打开过了。
  “怎么办?”庄帅帅抬头望着高高的城墙。
  马乔乔搔搔头皮,说:“魔蛋,你让我和庄帅帅变成小小人,你和小飞兔驮着我们从古堡上空飞进去。”
  魔蛋在马乔乔和庄帅帅额头上轻轻一点,他俩立即变成了小小人,大概跟半支铅笔那么高吧。
  庄帅帅坐在小飞兔背上,魔蛋拉着马乔乔的手,一起向古堡上空飞去。
  刚飞过城墙,进入古堡的天空,一股冷嗖嗖的空气便把它们包裹住了。马乔乔和庄帅帅冻得直发抖,牙齿也格格地响。小飞兔抵挡不住刺骨的寒冷,驮着庄帅帅便飞到古堡的外面。魔蛋也连忙拉着马乔乔落到地面上。
  马乔乔要魔蛋把他和庄帅帅重新变回原来的样子。魔蛋分别在他们的额上轻轻一点,他们又像原来一样的身材了。
  “真见鬼,外面暖融融的,里面却冷死人。”马乔乔觉得十分奇怪。
  小飞兔说:“我有个好办法,打电话给里面的人,叫他们打开大门,我们就可以大大方方进去了。”
  “哈哈哈!”马乔乔笑个不停,说,“他们从不跟外界联系,什么叫电话还不知道呢,你怎么跟他们通电话!”
  “我们搬大木头来把大门撞开,让外面的热空气灌进去,里面就不会那么冷了。”庄帅帅出主意。
  马乔乔向四周望瞭望,失望地说:“周围光秃秃的,哪里有木头?”
  庄帅帅抡抡胳膊,说:“我们一起使劲把门推开。”
  “这是个笨办法。”马乔乔想了想,对魔蛋说,“你变一个里面充满热气的炮弹出来,把它打进去,一定能驱赶里面的冷气。”
  魔蛋一摆弄,变出一个圆滚滚的炮弹,指挥它向古堡的上空飞去。炮弹刚翻过高墙,就被冰冷的空气包裹住变成了一个雪弹,还被古堡里面的强冷气顶了出来,“通”一声跌落在马乔乔的脚边。幸亏炮弹被冰裹住了才没有爆炸。
  “干脆弄个大大的火球打进去,那些冷空气马上就会被烧暖。”庄帅帅又出了一个主意。
  “这主意好!”马乔乔非常赞成。
  魔蛋又变出一个大大的火球,射进古堡里。一会儿,火球被顶了回来,火球的外面也被一层厚厚的冰包裹着,还看得见里面红红的火焰,可惜它已经被封冻了。
  “空中进不去,我们就把那扇大门炸开来。”马乔乔提议。
  庄帅帅有些惊讶:“要是城堡里的人,被我们的炸弹炸伤了怎么办?”
  “我们制造一种没有炸药的炸弹,门能炸开,又伤不了人。”马乔乔思考着。
  突然,一阵春风吹来,打马乔乔和他的小伙伴身边吹过。马乔乔想:风有着巨大的力,要是能把它的能量提炼出来,制成炸弹,不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
  魔蛋看出了马乔乔的主意,还未等他开口,便飞上半空,把春风的能量收集在一起,用十分透明的外壳包装起来,笑嘻嘻地落到马乔乔的身边,说:“这是一颗威力巨大的风力炸弹,试试吧!”
  马乔乔觉得奇怪,问:“我刚才只是想了想,你怎么就知道了?”
  “我能看透每个人的心思,你忘了。”魔蛋淡淡地回答。
  马乔乔把风力炸弹安放在生满铁锈的大门上。
  庄帅帅两手捂着耳朵,向远处跑去。小飞兔紧跟着庄帅帅一溜烟跑到一个凹地伏在里面。
  当马乔乔迅速跑到庄帅帅身边时,魔蛋向着安放了炸弹的古堡大门轻轻一指,一道白光射向大门,风力炸弹便“轰隆”一声爆炸了,把厚厚的铁皮包裹的大门炸开了,那些沉积着几千年绣斑的灰尘和大门的碎片,顿时迸飞得满天空乱舞。
  春风迈着轻快的脚步,头一次走进了古堡;阳光也欣然向古堡里面伸出了温暖的手。马乔乔和他的小伙伴高喊着:“冲啊!”快步跑进了古堡。
   
2
   
  马乔乔和他的小伙伴刚跨过古堡的门坎,就被一股强劲的冷风推了出来。庄帅帅一不小心竟摔了一跤,马乔乔连忙转身把她扶起来。
  小飞兔使劲拍着翅膀想冲进去,但冷风却把它吹到离大门很远的地方。
  只有魔蛋在冷风中站得稳稳的。它有定身的魔力。
  “怎么办?”小飞兔跑到魔蛋身边,指着前面说,“你看,马乔乔和庄帅帅几次往里面冲,都被可恶的冷风推了出来。魔蛋,快想办法吧!”
  魔蛋眨眨眼睛,飞到空中转了一圈,伸出两只小手,牵着春风向古堡飞去,暖洋洋的春风呼啸着拥向大门,把冷风顶回古堡里。马乔乔和庄帅帅跟随着春风大步走进了古堡,小飞兔和魔蛋也飞进了大门。
  马乔乔惊异地望着古堡里的每一个人。他们怎么了?现在是新的世纪了,可他们还穿着古代的服装,戴着古时的帽子,说着旧时代的语言。
  “马乔乔,瞧,他们多可笑,外面是暖和宜人的春天,可他们这里仍然是严冬,人人都像冰雕似的,裹着一层冰。”庄帅帅瞪着好奇的双眼不停地左看右看。
  魔蛋说:“我看见他们的脑袋里,每条脑神经都结着冰。”
  “魔蛋,你想个办法,”马乔乔在魔蛋耳边悄悄地说,“你叫春风把古堡和人们身上的冰都融化掉吧!”
  魔蛋点点头,举起它的小手,指挥春风在古堡里面使劲地旋转。
  春风转呀转,转出了暖烘烘的热气,热气扑向古堡每一个厅房,每一扇墙壁,每一块地面,也扑向每一个人。煞时间,整个古堡的冷气不见了,裹在人们身上的冰外套也自动脱落了,从他们的鼻孔里流出从脑袋里融化的冰水。
  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古堡一下子变了样,沉睡了千年的古堡首领斯木气得长长的胡子马上竖了起来,他猛敲着手中那根沉甸甸的令牌,怒斥道:“你们是哪方来的鬼魅,敢打开我的城门,融化象征我权威的厚冰,把什么‘春风’放进来捣乱,你们不怕死吗?”
  “我们让阳光和春风进到千年不变的古堡里面不好吗?”马乔乔忿忿然地说。
  “不好,不好,一千个不好!”斯木咆哮着,乱舞着手中的令牌。
  庄帅帅见这个老家伙蛮不讲理,气得跳了起来:“时代都大变了,你还死守着这个古堡,也不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什么样子了。”
  “外面的世界什么样子,关我屁事。你们快滚出去!”斯木站起来,离开它的宝座,走到马乔乔他们身边,举起令牌要戳他们。
  魔蛋迅速飞起来,一脚把他的令牌踢飞了。令牌刚落到小飞兔身边,小飞兔马上用后腿一弹,令牌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才落到地上。
  令牌象征着斯木的威严和特权,令牌的失落意味着他的威严和特权的丧失,这怎么了得!只见斯木紧握双拳,神经质的大喊道:“来人,立即把大门关闭!我要惩罚这些小家伙!”
   
3
   
  古堡的大门严严实实地关上了。一阵阵强劲的寒气从斯木的令牌里面喷涌出来,在古堡中汹涌,气温骤然下降,刚才融化的冰水现在又结成了硬梆梆的冰凌,房间、厅堂、地面到处被冰封住了,古堡里的人也一个个重新变成了冰人。
  “冷,我冷!”庄帅帅牙齿打战地首先嚷道。
  马乔乔看见庄帅帅身上被冰裹住了,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外衣,也被一层厚冰封住了。
  小飞兔身上的毛保护了它,它只是觉得鼻子里面呼吸的空气太冷了,不停地叫着:“不好受,不好受。”
  魔蛋也被冰包裹了,行动很不方便。但他只被冰封了几秒钟,就使魔法把冰融化掉了。
  马乔乔哆嗦着声音叫道:“魔蛋,快帮我们融掉身上的冰。”
  “哈哈,你们向我投降吧!”斯木挥着令牌奸笑着,“你们进得来,就别想出去了!”
  “放我们出去!”马乔乔大声喊叫。
  “想将我们古堡的秘密传播出去呀,妄想!”斯木乱舞着令牌,口中念念有词,一会儿,从他的令牌里飞出一串冰蛇扑向马乔乔他们。
  庄帅帅吓得哇哇乱叫。小飞兔急忙拍着冰住的翅膀想飞起来,可惜只飞了几尺高就掉了下来。几条冰蛇慢慢蠕动着向小飞兔扑去,庄帅帅怕小飞兔遭殃,顾不得害怕,搬起身边的一块大石头向冰蛇砸过去,一条冰蛇被砸扁了。另外几条冰蛇被激怒了,吐着白色的舌头包围了庄帅帅。斯木大笑着。马乔乔见情势不利,抬起冰住的双脚,几步跨到斯木跟前,一下子夺过他的令牌,向着冰蛇一阵猛打乱敲,几条冰蛇立即瘫在地上不会动弹了。
  斯木发怒了,他举手向令牌一指,不知口里念了些什么,马乔乔手中的令牌立即变成了一条恶毒的冰蛇,张开长满尖利牙齿的嘴巴,向着马乔乔的脖子就要咬。马乔乔双手抓住冰蛇使劲往外拉,但冰蛇的力气比他大得多,眼看马乔乔的喉管就要断裂在冰蛇的毒齿下面了,突然,一阵风吹过,冰蛇的头部瞬息之间断了,掉下地。斯木很觉奇怪,却见魔蛋闪电般飞过,很快停在斯木的头顶上。
  斯木感到这个蛋形的小人儿肯定不是平庸之辈,吓出一身热汗。热汗哗啦啦地冒出来,把他身上的冰也融化了。
  “快打开大门!”魔蛋敲打着斯木的头顶,威风凛凛地命令。
  “决不!”斯木不想让一个小不点把他古堡千年不变的规矩破坏了。
  魔蛋再次喝问:“你开不开大门?”
  “不开!”斯木刚讲了这句,便大声下令,“官兵们,把这几个小家伙捆起来!”
  穿着古代军装的官兵们便一窝蜂把马乔乔他们包围了。
  马乔乔连忙叫大伙聚在一起。大家都很紧张。现在怎么办?大门没法打开出不去,我们人少力气小,跟他们硬拚是不行了。
  马乔乔想了想,说:“魔蛋,快弄火,把古堡里面的冰融化掉,他们便没法对付我们了。”
  魔蛋眨巴着眼睛,说:“弄了火出来也没有东西能点燃呀!”
  “把冰点燃!”马乔乔灵机一动。
  魔蛋立即从嘴里喷出一道火,火点燃了脚下的冰,冰燃烧起来了。马乔乔、庄帅帅和小飞兔身上的冰很快融化了。接着,冲到马乔乔他们面前的官兵身上的冰也着火了,烧得他们呜哩哇啦鬼叫一般,不停地在地上打滚,哪里还顾得上捆绑这些小家伙。
  眨眼功夫,地面上的冰也很快蔓延开来熊熊燃烧着,接着,整个古堡渐渐暖和了,一个个古堡里的冰人苍白的脸慢慢有了红润,眼睛也不像刚才那样只会放射出冷光,硬梆梆的脸肌肉也开始放松,有了一点笑意。
  马乔乔扫了一眼周围,对庄帅帅说:“这时候看他们才像个人样。”
  “他们本来就是人,只不过他们在这里封闭得太久了,变得冷漠和痴呆了。”庄帅帅说。
   
4
   
  慢慢有了暖意的古堡首领斯木,转动着眼睛,突然大声吼道:“你们搅乱了我古堡的气温,是想毁了我的古堡吗?”
  马乔乔走过去,面对斯木说:“这里寒冷、黝暗、落后,怎么不打开大门到外面去看看呢?”
  “你们别引诱我和我的子民们,我们还要在这古堡里过上一千年一万年这样的生活。”斯木顽固地说。
  忽然,那些身体里开始流着热血的长须白发古堡人,向着斯木齐声喊道:“斯木首领,让我们到古堡外面看看吧。我们的世界不应该就这么一丁点儿地方!”
  “谁敢迈出古堡一步,我就取消他的古堡籍,叫他永远不能回到古堡来!”斯木拉长脖子嚎叫。
  马乔乔他们聚在一起,静静地观察古堡人的行动。
  突然,一个长须老人拿起一把剪刀,“嚓嚓嚓”把长胡子剪掉,一挥手,高喊道:“我对这里的生活烦透了,让我们出去!”
  “让我们出去!让我们出去!”许多古堡人附和着大声喊叫。
  “冲啊,打开大门走出去哟!”一群年轻的古堡人带头冲向大门,把门打开,首先冲出去了。
  马乔乔向小伙伴们使了个眼色,庄帅帅跟着马乔乔迅速跑出了古堡,小飞兔和魔蛋也闪电般飞了出去。
  古堡里只剩下斯木孤零零一个人了,他无可奈何地走下他的宝座,捡起断了蛇头的令牌,在古堡里踱来踱去。
  马乔乔跑到古堡人的面前,说:“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你们看外面的世界多美啊!”
  “是哟,古堡外面的阳光多暖和。”
  “空气新鲜得要把我的肠肚都过滤得干干净净了。”
  “我们从没见过那么高那么漂亮的高楼大厦。”
  “我看见古堡外面的人个个脸色红润,身强体壮,不像我们面黄肌瘦,像雪打霜染过似的。”
  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古堡大门“嘭”的一声又关上了。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斯木干的。他不愿丢掉他的令牌,不愿离开他的宝座,他要继续当古堡的首领,统治那个寒气逼人的小天地。
  马乔乔回头望了一望,搔搔后脑勺,不解地说:“怎么他不愿到阳光下面生活呢?真怪!”
  突然,庄帅帅惊叫道:“快看,他们——”
  马乔乔回头一看也惊呆了。
  从古堡里面跑出来的人,被新鲜的阳光一照,被暖和的春风一吹,胡子竟脱掉了,满脸的皱纹也不见了,白发变黑了,驼背的直起了腰,苦着的脸现出了笑容。
  马乔乔和庄帅帅非常激动,跑前去跟他们一一握手。
  古堡人向他们挥挥手,向前面的大路走去。
  • 上一篇文章: 神奇的“草药墨水”

  • 下一篇文章: 选错的新郎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