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荆轲的344代孙
作者:马光复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他的名字很怪,叫荆尤。
  荆尤很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北京有一句古老的顺口溜,是这样说的。京油子,卫嘴子,保定的狗腿子。
  京油子,是说北京人能说会逆,油腔滑调。嘴很厉害卫嘴子,是说天津人讲究美食,最后一句是说旧社会的保定出了很多汉奸。荆尤谐音京油,于是,他有了—个很不雅的外号:京油子。
  ‘现代人又给京油子加了一层意思,就是处世圆滑,滑头l你说,谁愿意让人说自己是滑头啊!
  荆尤问爷爷说:“爷爷,我的名字是谁给起的?"
  爷爷说:“我起的,不好吗?”
  荆尤噘着嘴说:“不好,同学们都叫我京油子!
  爷爷一瞪眼说“胡说八道,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们姓荆,荆家在历史上出过一个大人物,他就是刺秦始皇的英雄荆轲,你是荆轲的第344代孙知道吗?”
  荆尤不以为然地说。
  “哼,没听说过八竿子打不着,谁知道我是344代还是444代孙?再说啦,人家叫我外号,我也不能一个一个地去给人家说,我是荆轲的后代,你们别口Lf我的外号啊。”
  爷爷摇了摇头,说:“咳,行啦,别贫嘴啦,只要你不是滑头,
  谁爱说什么就让他去说,脚正不怕鞋歪,好啦,说正经的,今儿个你得替我去办一件事,去给你姑姑送一封信。
  荆尤点点头,答应了。他接过信和乘车的票钱,说了声。“我去了。”就蹦着跳着出了家门。
  大概是中午的原因,再加上姑姑的家位于西三环路以外,所以公共汽车上的人稀稀拉拉,一点儿也不挤。他找了一个座位,在车的最后一排的左边的角落里。车窗开着,凉嗖嗖的风从窗外吹进来,让人感到十分舒服。荆尤很愿意到姑姑家去,因为每次去姑姑都要给他一些零花钱。多的时候,有十几-块钱,少的时候也不会低于五元
  钱。今天姑姑会给多少钱呢?甭管多少。他都得要,因为学校里正在号召大家为贫困山区失学儿童捐款,帮助他们上学。其实,荆尤上个星期口,袋里还有二十块钱,不巧,他买了一部字典,将钱花光了。
  荆尤心中正在想着为希望工程捐献的事儿,车到站,上来了一个女人,大约有三十多岁,披肩发,红嘴唇,描了眉,还画了眼影,身上穿着一套亮薄透非常时髦的时装,打扮虽然讲究,但人并不漂亮,小小的眼睛,低低的鼻梁,宽宽的嘴,虚胖的面容,好像有几个月没睡过觉似的。
  她还背蓄一个很讲究的小坤包,仿佛那里面装着她的命似的,紧紧地抱在怀里。
  那女的瞧了一眼荆尤,目光中藏着一丝警惕,大慨她一看是个孩子,脸上立即显得轻松了。她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又环视了一下周围,才在荆尤前面的一个空位子上坐了下来。
  荆尤不愿意闻从那女人身上飘过来的让人心烦的香味,他往后挺着身子,使劲往窗口靠着,风似乎比刚才大了,突然,那女的咳了一下,她的头一扭,向着窗外呸地一声,吐了一口粘痰,那痰飞到窗外,想不到又被风吹了进来,落在了
  荆尤的前胸上。当然,还有不少的唾沫星子打到了脸上。
  荆尤有些生气,说: “阿姨,瞧您,痰都飞到我的身上了。”
  女人歪着头看了荆尤一眼,不阴不阳地说;“那不怪我,怪风。
  荆尤很不高兴,说:“阿姨,您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那女人连头也不扭了,说:“不这么说,那该怎么说?再说了,管天管地,你也管不了拉屎放屁啊!。.
  荆尤听了,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开始时,是小声笑,可趣想越觉得好笺,竟然笑得前仰后台的是呀,别人谁也没骂那女的,是她自己绕进去了,她吐了痰,竟说那是拉屎放屁。当然她的本意不是要骂自己,只是想说吐痰是人的本能,谁也管不着。
  车里人不多,所以,他们的话大家都能听得见,一琢磨过味儿米,就都哈哈大荚起来,好像人人都吃了开心果,笑声都掩盖了车的鸣笛声。
  那女人明白了大伙儿笑的含义,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只是轻声说了一句-“讨厌l”
  恰巧,这时,汽车到站了。那女人站起身,匆匆忙忙地喊道。“我下车。”看样子,她是出于不好意思提前下车了。车门开了,她几乎是逃下车去的车门关上,汽车又开动了。不一会儿,就到
  了终点站。荆尤站起身,抻了抻已经用纸擦去了那粘痰的衣服,往车门定去。
  猛然,他看到他前边的座位上放着一只坤包,他禁不住叫了一声:“哦,她把包忘到车上了!”他没有多想,急忙抄超那鼓鼓的坤包,跳下车去。车迅速离去了,荆尤立即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来寻包的那个女人。
  四周人来人往,那个女人却并未出现。荆尤站了一会儿,忽然用手一拍自己脑袋,自言自语说。
  “我真傻,她跑得再快,一站地,她也不会这么快就能追到这儿来l当然·她要是聪明,打辆出租车追来,那倒茬不多。可是,看样子。她并不聪明。或许她根本还没想起丢东西呢!。
  这可怎么办?
  在这等?还是将这拾的坤包交给派出所?或者交给路口的警察?荆尤没主意了。其实,姑姑家就在身后,回头就能看到姑姑家的大门。真是无巧不成书,荆尤的姑姑从商店买东西回来,老远就看到了侄子。她叫道。
  “尤子,傻孩子,站在这儿干嘛呢?” 荆尤听到叫声,忙转身,看见姑姑走过来,说:“姑,爷爷有封信给您。”
  说着,他将信递给走过来的姑姑。还没等姑姑张嘴询问,他就说了。“姑,我拾了个包,我知道是谁丢的,我现在就去找,要不,人家该急死了。”说着,转身就往回跑;
  姑姑急了。跺着脚喊:
  “尤子,傻冒儿,跟姑姑商量商量,我帮你找!嘿,你成了小雷锋了!”
  雷锋不雷锋,荆尤倒没想过。他只是想,那女人准得顺这路追过来。现在迎着往回走,准能碰得着。
  就在荆尤放慢步子的时候,吱地一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马路崖子边上。车门一开,跳出一个女人。嘿!果然不出荆尤所料,就是她。
  那女人头上冒着汗,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荆尤面前,一把拽住了他。
  荆尤惊喜地喊:“嘿,阿姨,我正在找你!你的包丢在汽车上了。”
  那女人喘了口气,说:“噢,我的小祖宗,谢谢你谢谢你l你打开我的包看过吗?”
  荆尤摇头说。
  “没有。我就紧紧地抱着,没打开过。”
  那女人点了点头,、好像一块石头沉了底,微笑着说:
  “很好。太感谢你了。你是个好孩子,我要奖励你。”
  说着,刷地一下,她拉开了那只坤包的拉链。荆尤在那一刹那,看到了包里的东西,啊!
  满满的一包崭新的百元大钞!
  “她是个大款!”荆尤心里想。
  那女人极迅速地从包里抽出两张钞票,塞到荆尤手中,说:“拿着!”
  说罢,转身又上了那辆出租车,走了。
  荆尤并不想要人家的钱,可有什么办法那女人将钱塞给他,没等他说话,她就消失了。这叫什么事儿啊l
  荆尤知道手中拿的是二百元,他从来没拿过
  这么多钱,这会儿,他有点儿懵了……
  愣了一会儿,慢慢儿地,他缓过劲儿了。心想,人家大款可能根本不在乎这点儿钱,得了,正好今儿个也没从姑姑那儿拿到钱,这两张百元大钞,正好明天捐献给希望工程。对,全捐,一分钱也不留下。
  这天晚上,荆尤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山区贫困村庄里的_个孩子拿着他捐的钱去交学费。
  他高兴得格儿格儿笑起来。那笑声竟吵醒了爷爷。爷爷问他t
  “梦见什么啦?”
  荆尤摇了摇头,他才不说呢。这是秘密。如果告诉了爷爷,爷爷又会唠叨个没完。
  第二天,荆尤是第三个将自己“节省的零花钱"捐给希望工程的。教导主任吴老师和同学们看到那两张崭新的百元大钞,个个脸上都流露出惊讶、赞扬、佩服的表情。
  荆尤感觉到了,他脸上泛出微红,心里非常高兴。他是一笔一划极认真地在二百元后签上自已的名字的。这时候,没有人叫他京油予,都是这么说的:“荆尤,不简单啊l”
  “喂,荆轲的344代孙,可以!”当然,荆尤心里从来没有这么美滋滋的。几乎一个上午,全班同学的“焦点访谈”的中心都是荆尤。
  中午还差十分钟下课放学,忽然,教导主任吴老师来到教室,将班主任叫到门外嘀咕了一会儿,然后,将荆尤也叫到了门外。
  同学们个个瞪着眼,眼神里是无数个问号。因为上着课叫出一个学生,绝不是小事。
  放学了,荆尤还没从教导处回来,消息却如同寒风一样吹到了教室。荆尤捐了二百元假币!
  假的人民币……二百元……
  天啊!这荆尤是怎么回事呀?同学们惊果了,竟然齐刷刷地都坐在教室里,谁都没觉着肚子饿,静静地等待荆尤——这个京油子一从教导处回来……
  他终于回来了,脸上遍是泪痕,就这么一会儿,两只眼全哭肿了。唉,这个京油子,准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同学们见他走进教室,忽地全站了起来,给他让路,给他让座,扶他坐下。然后是无数句暖人心肺的安慰,解劝的话语。
  下午,荆尤回家吃罢饭又回到教室上课的时候,他看到在他课桌上摆着一个挺大挺大的纸包,纸包下压着。张纸,上边写着。
  我们都知道了事情的真象。这纸包里有二百元钱,是老师和同学们凑的。你的心,我们都理解。我们承认你是荆轲的第844代孙,真的荆尤读罢纸条,望着那鼓鼓的纸包,眼泪又刷地一下从眼眶里涌出来………
  • 上一篇文章: 一前一后地与你走

  • 下一篇文章: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