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作者:闫耀明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1

  汽车嗡嗡地叫着,在泥泞的乡间路上行驶,车厢像个婴儿的摇车,左扭一下右晃一下,摇得一车人个个双眼迷离,昏昏欲睡。
  你也一样,睡眠像一个不怎么活泼的精灵,在你的前额上走路,不大的足音从你的额头滑到眼睛里,让你的眼皮沉重得像落上了一只鸟儿。
  车终于晃到了站,你迷迷糊糊地走下车。鸟儿飞走了,精灵也去休息了,你醒了。你背了背肩上的挎包,前后望。
  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但天空中黑沉沉的厚云将视野中的一切都罩得一片昏暗,空气凉爽而潮湿,脸上可以明显地感觉出有小小的雨滴在下落,落得脚下的街面水淋淋的,落得四周站着的房子和树木都是灰灰的,笼着一层薄雾,样子没精打采的,像犯了错误挨批评的孩子。
  你撑开伞,举着。红梅心细,说天气预报讲了,今天有雨,还将这把天堂伞塞到了你的挎包里。
  雨滴尽管小,但落在伞面上,还是有轻轻的"沙沙"声溅起。你站了一会儿,抖抖伞,望了望不宽的镇街,转身向通往镇外的一条土路走去。
  因为下雨,小镇的街上看不见几个人,只有你稍显凌乱的脚步声在孤独地响起。
  一阵清脆悦耳的铜铃声和马蹄的得得声由远及近,一直响到你的面前。
  "许老师!"一个男孩子跳下马车,笑嘻嘻地站着,看着你,露出两排白白的小牙。"我来接你啦!"
  你也笑了。男孩子是你的学生张大顺。

  2

  白马走得很起劲儿,因为张大顺的鞭子挥得很起劲儿。
  张大顺手里的鞭子并不落到白马的身上,只是挥着。白马懂事,仿佛明白张大顺的心思,走得大步流星。
  张大顺说话了。你没有想到今天张大顺的话会这么多。平时,他是很少说话的,上课时还常常趴在桌子上睡觉。
  张大顺说:"我就知道你今天中午该回来了。许老师,我是不是挺聪明?"他一边说一边美滋滋地把嘴抿起来,把发自心底的得意抿得紧紧的。
  你没说话,只是笑笑。因为你知道,张大顺并不聪明,学习比较吃力,许多知识点,需要你反复讲他才能完全理解。尽管张大顺不太聪明,但他经常逃课,不来学校上课是常有的事。有时书包放在桌上,人却没了踪影。
  张大顺说:"今天我特高兴。我拉一个客人往镇上来的时候,他出手就给了我十块钱。嘿嘿,其实他不知道,他给我五块钱我也会拉他来的,因为我要顺便接你,把你拉回村子。嘿嘿,我赚了。"
  张大顺得意的神情你看不见,他脸冲前面挥着鞭子,你只能看到他抿着的嘴角。但你知道,张大顺确实很得意和开心。
  张大顺说:"许老师,不瞒你说,我常逃课,没去干啥坏事,我是和小白一起去送客人了。"他似乎知道你不清楚他说的小白是谁,又解释说,"小白就是它,这匹白马。"
  张大顺继续说:"我必须要帮我妈干些活儿,挣些钱。我爸是泥瓦匠,给人砌墙时摔了,不能干活挣钱了。我妈操持家特别累,所以我必须要想办法挣些钱,帮我妈一把。我和我妈最大的心愿,就是攒点钱,把我爸的病治好。"
  "这么说……"你心一动。
  "我逃课,就是和小白一起送客人到小镇上。咱村子不通汽车,就等于给我和小白一个挣钱的机会。十多里山路,步行没人走得起。他们花几块钱,我和小白就挣几块钱。"张大顺说。
  你明白了。

  3

  山路很难走,白马走得很吃力,它的脖子上开始散起热气。
  白马的身上早被雨水淋湿了,出了汗,就有热气散开。
  你抖了抖天堂伞上的水,看着张大顺。张大顺并不吆喝白马,连鞭子也不摇了,把头缩在雨衣里。他看上去有些冷。
  你猜测到,张大顺是饿了。现在中午已经过了,他一定还没吃午饭。
  你从挎包里摸出两个蛋黄派,递给张大顺。"给。你还没吃中午饭吧?"
  张大顺陡地来了兴致,叫:"蛋黄派!"
  你笑了。"这是我女朋友红梅给我买的。这东西在咱们村可是买不到的。"
  张大顺一点没有客气,接了过去。"谢谢许老师。这东西一定好吃,我在电视里见过。"
  你说:"快吃吧。阴雨天凉,吃了这东西,可以给身体增加一些热量。"
  雨水已经把本是破败的山路淋得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水洼,而此时,雨似乎大了些,也急了些。山路上就溅起灰蒙蒙的雾气。山路两侧是长满了艾蒿和刺槐树的沟岔,雨水淋过,泛起一股股潮湿的香味儿。
  张大顺撕开圆滚滚的蛋黄派包装袋,一口把它吞了进去。他吃急了,蛋黄派没有被嚼碎,团在张大顺的嘴里,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噎得他扭头看着你,一下一下地翻白眼。
  你笑了,笑得"咯咯"响,笑张大顺的贪婪。
  咽下蛋黄派,张大顺也笑了,笑得有些难为情。"许老师,你笑话我啦?我……我第一次吃这么香的东西。"
  你冲张大顺摆摆手。伞上弹落的水珠落在你的手臂和脸上,凉凉的。
  马车走过了山坳,前面的路平坦一些。雨停了,似乎还有些风吹过来。你收起了天堂伞。
  张大顺喝住白马,跳下车,把另一个蛋黄派撕开,摊在自己的手掌上,喂白马吃。"吃吧小白,你和我一样,也是头一回吃这么香的东西。"
  你的心颤了一下。
  白马似乎并不很喜欢,犹豫着,吃了几口。
  张大顺用舌头舔了舔手掌上残留的蛋黄派,心满意足地跳上车,挥了挥鞭子。

  4

  "许老师,你可别笑话我和小白呀。"张大顺说,"在咱村真的买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张大顺突然不说了,瞄了你一眼,闭了嘴。
  你不解,问:"继续说呀,怎么不说了?"
  张大顺犹豫一阵,小声说:"许老师,你……是不是要离开咱村,不教我们了?你是来支援农村教育的,时间是不是……不会太久?"
  你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张大顺又瞄了你一眼,似乎明白了。"同学们都知道你的女朋友在城里等你呢。可是我不愿意那么想……我总是想到我自己,许老师,要是因为我时常逃课惹你生气,你才不想在咱村再呆下去的,那……那我就不再逃课了。我……宁愿不挣那几个钱。"
  张大顺的话说得很轻,却重重地撞在你的心上。你听到自己的心里正发出 轰隆隆的震动声。
  "许老师,我没有骗你。因为……因为我想将来……考大学。"张大顺勾着头。"这是我的想法,我不敢和别的同学说,怕他们笑话我。"
  雨停了,云开始散开。但张大顺的话,却是闷闷的。
  你换一下坐姿。你觉得自己的屁股已经坐得很疼了。
  "不过以后就好啦。"张大顺说,"我爸天天看电视,他说咱农村以后也要变样了,而且县长在电视里明确讲,要实现村村通黑色路面。许老师,用不了多久,咱村也就通柏油路了,汽车可以直接开进村子里。到那时,你回城里和女朋友见面,就不这么费劲啦!"
  张大顺脸上的云散开了,说话的声音喜喜的。

  5

  云散开得很快,迅速由一大片散成几大团,团在空中。太阳的光线就从云团之间的缝隙透过来,一束一束地透过来,将金黄色的光射向大地。那金线长长的,让大地上的一切都一点点明亮起来。树林里闪动着一跳一跳的光泽,山坡前一片亮丽,路边的庄稼绿得鲜鲜的,像要滴落一样,再远处,山谷间的天空中,升起了一条巨大的彩虹!
  彩虹真大呀,近在咫尺,那么真切。那圆圆的弧线从山谷一直跨到村子另一侧的女儿河滩上,把平展展的田野、茂密的树林和宽宽的村落都罩住了。
  你有些惊异,看着彩虹不眨眼。在城里长大的你,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雨后彩虹。你的心因为激动开始跳得急。
  张大顺很兴奋,他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站在马车的车厢板上,一边比划一边高声尖叫着:"看,许老师快看,彩虹在飘!"
  彩虹确实在飘。开始的时候,你以为自己坐在行进中的马车上,感觉彩虹好像是在飘动。可你渐渐发觉,彩虹真的从山谷正一点点向村子飘去,向村边的女儿河和树林飘去。
  村子、女儿河、树林都在彩虹的映衬下变得绚丽缤纷,村子是红色的,女儿河是蓝色的,树林是紫色的,庄稼是金色的,一切仿佛都因了彩虹而变得更加多彩,看着那么新奇,那么美,那么令人向往……
  张大顺突然用力甩了一下鞭子,催促白马快速地奔跑。
  "快呀,快跑小白,我们要追上彩虹!"张大顺兴奋得睁圆了眼睛,叉着双腿,在车厢板上站成了夸张的马步,一下一下地甩着鞭子。鞭子在空中炸开清亮的脆响,一声接一声。
  白马似乎很理解小主人的心情,痛快地喷了两下响鼻,大步奔跑起来。车轮在凸凹不平的路面上滚过,马车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但此时的声响,像是在给奔跑的白马伴奏。
  树呀、庄稼呀都在迅速地向你的身后移去,你看着叉着双腿一边挥鞭子一边大喊大叫的张大顺,心忍不住开始翻。
  风迎面吹过来,从树冠上飘下来的水珠打过来,可是你没有躲避,迎着它们,把目光放得长长的,盯着那瑰丽无比的彩虹。
  你的脸上有了水,你胡乱地抹了一把。
  你已经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水。

  (原载《儿童文学》2009年第3期--"擂台赛"栏)

  • 上一篇文章: 我的名字叫斑哥

  • 下一篇文章: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