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槐树花上的小魂灵
作者:叶建瑜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童话|槐树

  点点最后一次睁开眼睛时,妈妈正守护在她身旁。妈妈将冷毛巾叠好,放在点点滚烫的额头上。
  点点想叫声“妈妈”,但喉咙里好像被塞了东西,点点使不上力气,急得她眼泪叭嗒叭嗒地低落在脸蛋两旁的席子上。点点还来不及听清妈妈说得话,便又落入了昏暗中。
  那一团黑之中,点点却看见了她那个早被人偷走的小木马,那是爸爸进城工作前特地为她做的。她骑了三天后,木马就从院子里不翼而飞了。看见小木马又回来了,点点不知有多开心。她爬上木马,摇晃了老半天,一直咯咯咯地笑。
  正在她想着要把木马带回家时,木马突然又不见了。让点点感到安慰的是,她四岁过年时穿的红棉袄,这时又套到了她身上。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件衣服,点点长高后,红棉袄就被妈妈送人了。点点为了这件红棉袄,在梦里还哭了好几回。“它怎么也回来了呢?”点点赶紧往家跑,她要穿着红棉袄跳舞给妈妈看。
  可是,周围一片黑暗,点点找不到回家的路。她害怕地放声大哭起来。黑暗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团团围住点点,压得她喘不上气。点点面临窒息的刹那,妈妈急切地呼唤着她的名字,那温暖的声音就从点点的头顶上传来。点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黑暗另一端的妈妈伸出求助的手。
  点点终于挣脱了黑暗,她又看到妈妈了。可是,妈妈为什么抱着她这么紧呢,还哭得厉害?“妈妈,我回来了,不要哭,不要哭!”妈妈好像没有听到点点的话,仍旧管自己哭着。点点从床上坐起来,想抱抱妈妈颤抖的肩膀。但她就这么轻轻地一动念,竟然一下子就蹦到了天花板上。挂在房梁上的腊肉就在她的跟前。“我会飞了吗?”点点心里一阵的狂喜。她回头想告诉妈妈这个天大的惊喜。可是底下的景象,将点点吓呆了。
  妈妈紧紧地抱着一个小女孩,那女孩平躺在炕上,小脸蛋儿红扑扑的怪异,两眼半睁着,挣扎的痛苦就藏在她僵硬的嘴角边。那小女孩就是点点呀。
  点点犹豫又恐惧地看看漂浮在天花板上的自己,她伸出手,手没有了。她蹬蹬脚,脚也看不见了。裹着她的,是白而透明的小云团。点点的心似乎一下子掉进了冰窖里,小云团感应到了这股寒意,快速而不自主地颤抖起来。
  看着妈妈哭得那么伤心,点点也难过地哭了,但泪珠还未低落,便散成小小的颗粒儿,化到了空气中,一下子就不见了。
  床上的小女孩,神光离去的双眼微睁着,却让点点从中瞥见了无限的空无,那是她曾经抬头看夜空时才有的奇妙感觉。点点在妈妈和小女孩的上方来回游荡,她尝试着想回到女孩的身体,但每一次都是穿透她而过,席子、炕和这屋子里的任何东西,都不再阻碍点点携带的小云团。
  疲倦而失落的点点依偎在妈妈身旁,她看着妈妈用手轻轻地合上床上那个点点的眼睛,拿下她额头上的毛巾,紧紧地捂在自己的脸颊上,那毛巾还留着点点的体温。妈妈的泪珠儿像掉了线儿的珍珠似的往下淌,牙齿咬着嘴唇,咬出了血。
  妈妈短促的呼吸,将气息不停地吹到点点的云片儿上,但妈妈再也看不见点点了。    
  太阳快落山时,城里的爸爸提着公文包,匆匆地赶回了家。他沉默地坐在床边,如一座刚塑完的雕像,失神得盯着床上的点点看。
  天黑了,妈妈去厨房为爸爸做饭。点点尾随其后。刚到了院子,一团黑雾从半空中向点点俯冲而来。点点一闪,只见黑色的东西有着和她相似的形体,但比她庞大,黑蒙蒙的,有着一双凶恶而贪婪的眼睛。
  黑雾再一次朝点点展开攻势,闪电般地扑卷而来。点点甩着小云团的尾巴,在院子里四处逃窜。她惊恐地喊着“妈妈、妈妈!”。妈妈却在厨房里埋头干着活。
  点点感觉身后一股寒冷的吸力,越来越强大,将她往深渊里拉。她快支撑不住了。眼看着黑雾即将吞噬点点,突然,点点瞧见院子中那棵槐树顶上,亮闪闪地发着白光。那个宛如小星星的光源,似乎在召唤着点点,给她最后一丝力量,点点猛地冲向了它。白光发出温柔而强大的磁力,将点点稳当地吸住了。点点就这样端坐在一簇槐花上。黑雾绕着她团团转,不得靠近。恶狠狠的眼睛中,燃烧着可怕的烈焰。
  点点发现自己安全了,便放心地看看四周。但是,点点一下子呆住了。月光下的夜空中,众多的黑雾在横冲直撞,它们在追逐着跟点点一样的白色小云团。那些来不及回到白光之家的白云团们,一个个地被黑雾吞噬,瞬间就消失了。
  而更多的黑雾从天地四处的无形夹缝中溜出来,它们纷纷地聚集到点点家的院子,在点点爸妈的上空穿梭,似乎在急切地寻找着什么。点点知道,它们是冲着她来的。
  风儿吹拂着槐树花儿,点点也随着枝叶摇摆起来。小花瓣们睁开了她们的眼睛,好像星星点灯般,装点着整棵槐树。她们对着点点微笑,亮晶晶地如闪光的金子。又一阵晚风吹来,小花瓣们跳起舞蹈,不一会儿,她们纷纷纵身一跃,优美地飞向土地。她们欢快又兴奋,个个归家似的。接触地面的刹那,亮闪闪的眼睛们,安详而甜美地闭上了。
  点点想起躺在妈妈怀抱中的感觉,她突然又难过起来,孤单极了。“如果我也跳下去,说不定也能跟她们一样,就不用一个人待着了。”想到这,点点准备挣脱白光的吸力,随花瓣们落向地面。
  “别动,你这笨蛋!”一个清脆又有点熟悉的声音,从某处传了过来。点点四处张望,终于在她下后方的枝叶上,看见了一个比她形体稍大的白云团。那双狡狤并带点傲慢的眼睛,骨碌骨碌地转,故意不看点点一眼。点点觉得那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了。
  “认不出来了吗?还真是笨蛋!”云团迅速地瞥了一眼点点。点点摇摇头。
  “除了我,还有谁能这么聪明,发现你是个笨蛋?!”他的口气十足的无理。点点却突然咧开嘴舒心地笑了。“你是小黑哥!”点点叫到。“别再叫我小黑,我可不愿意跟那群黑鬼同名。”小黑怒气冲冲地瞪瞪四周的黑雾。
  “妈妈说你死了,你怎么在这里?”点点疑惑地问道。
  “笨蛋,你不也死了吗?!”小黑反驳道。
  “我也死了?……,死了?”点点更加疑惑了。
  “笨蛋、笨蛋、笨蛋。长到六岁了,还是个笨蛋!”小黑嘲笑着点点。
  “死了是怎么样的?”点点越发糊涂了。
  “死了就是现在这样,爸爸妈妈都看不到我们了!”小黑叫道。
  “哇……”点点放声大哭了起来。
  看到点点伤心地哭,小黑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的难过。
  “别哭了,笨蛋。明天早上你就能回家了。”
  点点听小黑这么一说,立马破涕为笑。“真的吗?小黑哥?你没有骗我吧?”点点急切地问道。“到时候,爸爸妈妈就能看到我了,是吗?”
  “咳……”小黑长叹了一口气,“到时候你要回到另外一个家!”
  “另外一个家?我只有一个家呀?”点点看看院子里透出灯光的房子。
  “跟你说,你也不懂。笨丫头。”小黑说着,打起了哈欠。两眼忽睁忽闭的,很疲倦的样子。
  “小黑哥,你说得我另外一个家,它在哪里啊,有爸爸妈妈吗?”点点怯怯地问。
  “天一亮,你就知道了。别烦我!”小黑准备让自己打个瞌睡。没一会儿,还真传来了轻微的呼噜声。
  点点毫无睡意,她刚刚从重病的身躯中挣脱,有的是无比的轻松和无尽的生机。可是她最想的是回到妈妈的身旁,黑雾们在空中更加肆虐猖狂。点点只能远远地望着映在窗帘上的爸爸妈妈的身影。夜深时,他们仍旧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妈妈的哭声,像一根根的针,扎进点点的心里。    
  点点做梦了。梦里,妈妈从很远的前方,慢慢向她走来。唤着点点的名字,展开双手,等待着点点投进她的怀抱。
  “妈妈,妈妈……”泪水从点点紧闭的眼中渗出,瞬间化为无数的颗粒儿,融入了空气中。
  “快醒醒,笨蛋。她来接你了。”小黑盘旋在点点上空,焦急地甩动着白云团的小尾巴。
  点点睁开眼,天已亮。
  “抬头看。”小黑在点点的上空,越飞越高。
  点点望向自己头顶的正上方,一道圆柱形的白光照射着她,光芒之中的管道通向天空的无穷远。一个无声的慈爱召唤,吸引着点点,让她舒服地不知所措。
  “笨蛋,快上去啊。她接你来了。”小黑兴奋地不得了。
  “她是谁?我怎么没看到她?”点点疑惑地看着小黑。
  “她是……,啊呀,真罗索。飞上去吧,那头就是你永远的家了。”小黑急得团团转。
  “可是……”点点的视线转向下方的家。
  小黑用头猛地一撞点点的屁股,将她送进了白光之中。嘴里还喊道:“快走吧。笨蛋。你今天不走,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点点正犹豫时,院子里的一扇门开了。爸爸妈妈走出屋子,两个人到了院子中,轻声地说着什么。妈妈的两眼红彤彤的。说完话,爸爸就走了。妈妈站在那,眼神空空的。一只手紧紧地拽着什么,摊开来一看,手心里搁着的,是点点曾经佩戴的一块玉。
  点点义无反顾地朝着妈妈飞去,“妈妈,妈妈,我在这呀!”
  可是妈妈还是呆呆地盯着手中的玉看。她听不到点点急切的呼唤。
  白色光柱迅速地从空中消失。小黑气得上下蹦跳,骂道:“你这个笨蛋,她走了,她走了。真是笨死了!”    
  点点和小黑都有点垂头丧气地在天空中漫游。
  他(她)们从种田人的头顶掠过,在田间休憩的小牛抬头看了看他们俩,便又低头吃草去了。
  他(她)们在农妇们晾晒的衣物间穿梭而过,躺在母亲怀里刚出生不久的小宝宝,看看他们俩,咯咯一笑,又转头咬住了母亲的乳头。
  他(她)们飞到了村里的河流上空,一个渔夫站在他的木船上,正准备将渔网撒入河内。小黑一头便扎进了水里,点点也尾随着他,飞入了河水中。鱼儿们在洒满阳光的河水中自在地戏耍着。小黑在水里,吹出了几声尖锐的口哨,河水微微地振动了,鱼儿们似乎接到了特殊的讯号,纷纷游向了更深处。渔夫的网撒入水中,几尾来不及逃走的小鱼儿,落入了渔夫的网,拼命地挣扎。点点看到了它们无助的眼睛。她正伤心时,小黑“嗖”地一声,钻出了河流。
  小黑带着点点飞进了一座高山的树林里,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太太,一手挎着竹篮子,一手拄着拐杖,艰难地爬到了半山腰,山路边是一个小小的破庙,庙里供奉着一座脱漆的神像。老太太双手颤抖地从竹篮子里,端出一盘水果,一盘糕点,恭恭敬敬地安放在神像跟前。然后跪倒在地上,边拜边喃喃自语。小黑飞到那两盘供品上头,两眼瞪瞪点点,点点也乖乖地飞向供品。两股清新的气体传入了他们的体内。点点顿时感到活力四射。
  老太太拄着拐杖,缓慢地下山了。小黑和点点飞到她前方的山路上,帮她清扫道路。只要看到挡路或危险的石块,小黑吹吹气,那些石头便神奇地移到了一边。直到老太太安全地回到家,小黑和点点才离开。
  “天快黑了,我们要赶紧回到槐树上。”小黑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今天真好玩!”点点笑笑。
  “再过几天,你就该烦了。一点都不好玩,每天都有那么多小鱼被抓。我以前真坏,还用电网弄死它们。它们真可怜,比我们可怜多了。”小黑愤愤地说着。
  点点的神情也黯淡下来,跟在小黑后头,不再说话。
  眼看着高高的槐树就在不远处时,黑夜彻底降临了。
  “快点,笨蛋。”小黑转身急急地催促着。
  点点摇动着尾巴儿,却突然感到身后一股寒意逼近。她回头一看,一团黑雾张着血盆大口正快速地朝她飞来。“啊~”点点大惊失色地向一旁慌乱逃窜。黑雾对她紧追不舍。
  寒冷已经触及点点的小尾巴,闪念间,她有些后悔早上没有跟着白光走。她感觉,这回她可能要完了。但完了,是怎么样的?小黑哥说,他们俩都死了,那死了又死了,会是什么呢?
  点点快用尽所有力气的时刻,小黑猛地撞向黑雾,将它撞出了几米远。黑雾气乎乎地掉转了方向,张开大口朝小黑扑过去。
  “点点,快回槐树上。快!”小黑边逃边跟点点喊叫到。
  点点颤抖地看着处于危机中的小黑。
  “快点回去,你这个笨蛋!”小黑生气地瞪了瞪她。
  说完,小黑便飞进了黑夜深处,回到槐树花上的点点,找不到小黑的影子。
  “小黑哥,小黑哥,你在哪里啊?”点点的哭声划破夜空。黑雾越来越多地聚集到院子中来,它们贪婪地围着点点转了几圈,无法下手,便悻悻地离开寻找其它的猎物去了。
  爸爸回来了,他推开院子的大门,将一个小小的棺材放在院子中后,进了妈妈在的屋子里。过了一会,点点看到爸爸抱着点点的身体回到院子,妈妈跟在他的身后。点点被爸爸小心翼翼地放进小棺材里,妈妈将那块玉给点点郑重地戴上。
  他们依依不舍地盖上棺材盖,点点的身体消失在木板的那一头。院子里传出爸爸密封棺材的铁锤敲打声,妈妈则是在棺材旁安放了桌子和香炉,她插上三根香,默默地向上天祷告。
  “死了就是身体不能长大了吗?妈妈说过,等我长大了,我的身上也会长出像她胸前那样的两个温暖而可爱的咪咪。我不能长大了,这可怎么办呢?小黑哥,你在哪里啊?我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要问你呢!快回来吧!小黑哥!”点点无助地望着夜空。
  启明星明亮了,一个小白点从远处出现,它向槐树一点点移动而来。
  “小黑哥!小黑哥!”点点欢快地喊叫着。
  果然是小黑,他飞行地比往常慢了很多。当小黑回到槐树花上时,点点吓了一大跳。
  小黑的尾巴不见了,一缕透明的轻烟,从缺口处飘散而出。小黑显得疲倦极了,耷拉着眼睛,好像就快睡着了一样。
  点点想离开她所在的位置,飞到小黑身边。
  “待着别动,他们还会回来的。”小黑说完,便完全地趴在了树枝叶上,在风中摇摆,似乎摇着摇着,就会不见了似的。点点紧紧地盯着他看,不敢眨一下眼睛,也不敢惊扰他。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小黑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无力地看着点点,说:“笨—蛋,下一次白光再出现的时候,你一定要跟着她走啊。留你一个人在这,我不放心,你太笨了。”
  “有你在,我不会一个人的。”点点急忙回答到。
  “我快支撑不住了。”小黑的双眼一眨一眨,虚弱到了及至。
  “小黑哥,你再坚持一下,天快亮了。白光会来接你的。”
  “我的白光不会来了,她已经来了好几次了。我都不走,她放弃我了。”小黑有点无奈。
  “为什么你不走?你也想你的爸爸妈妈?”
  “我想和我的爷爷一起走。他一人养大我的,他已经很老很老了。我想和他一起回家。但是我等不住了。”点点看见泪珠儿从小黑的眼睛里渗出。
  “对不起,小黑哥。都是我不好。” 点点也跟着哭了起来。
  “别哭,胆小鬼。白天时,你可以到处飞,但太阳落山之前,你记得一定要及时回到槐树上来。”小黑细心而疲惫地嘱咐着。
  “小黑哥,你会到哪里去?我们还能见面吗?”
  “我不知道。我在这棵槐树上已经过了五百三十一个夜晚。我不知道下一站会在哪里?!说不定没有下一站了。”
  “一定会有下一站,你一定要在那里等着我。”
  “笨-蛋,白光再出现时,你要跟着她走。老是待在树上,你会孤单的。”小黑的声音更微弱了。
  “小黑哥,我还想做妈妈的孩子。我想让妈妈看到我。你有办法吗?”点点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道。
  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小黑都没有说话。点点害怕起来。
  “笨-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我们都是从妈妈的肚子里生出来的。如果你有办法回到她肚子里去,可能她就可以把你再生下来。……,要是白光还来,你最好跟着她走吧。你太笨,还是到天上去吧。那里没人会欺负你,他们都是天下最好的人。他们每天唱歌跳舞,还有酒喝,怎么喝都不会醉。笨蛋,你还是回天上去吧。”
  “妈妈的肚子?!对啊,小黑哥,你真聪明。要不,你和我一起回我妈妈的肚子里去吧。等到她生下我们,你就可以和你爷爷在一起了。”点点高兴地差点跳离了槐树花。
  但是,小黑彻底地化成了一缕透明的轻烟,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小黑哥……”    
  锣鼓声在黎明来临时刻,在院子里奏响。
  哭了一整夜的点点,睡眼惺忪地看见一只人数稀少的队伍,抬着小棺材走出院子,往高山的方向行去。两个小男孩在队伍最前头,朝空中扔圆圆的白纸。爸爸妈妈互相搀扶着,与其他人隔着一段距离。似乎被他们送走的,不是那个小小的点点。
  点点穿过木板,飞进棺材。躺在黑暗中的小人儿,穿着一件崭新的红棉袄,红头绳扎着她两根小辫子。红潮已经从她两颊退却,如今只剩下惨白。嘴角的线条仍残留着曾经痛苦挣扎过的痕迹。
  “他们会把你埋到土里面去,不再让你出来了。这里这么黑,你怕不怕?你想尿尿的话,该怎么办呢?我最讨厌尿裤子了。咳!”点点漂浮在尸体的胸前,长叹了一口气。
  “等我回到妈妈肚子里,等妈妈生下我以后,我会经常来陪你的。我给你带糯米粽子,让妈妈在里边放三颗大蜜枣。……,点点,你好像一点都不怕,其实,我害怕极了。我想妈妈,可她看不见我了。现在,她也看不见你了,她哭得可伤心了。原来妈妈也会哭的,我以前以为只有我才会哭。妈妈哭,我心里可难受了。如果她能再看到我,她就不会哭了。我多想妈妈能看到我呀!”
  说着说着,疲倦的点点打起了瞌睡。
  “砰”的一声,有东西重重地砸到了棺材盖上,惊得点点钻出了棺材。两个男人正用铁锹将泥土铲向深坑里的小棺材。
  泥土很快填平了深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送葬队伍沿着田间的小路,离开了高山脚下的乱坟岗。只剩下爸爸妈妈。
  他们沉默着,将一棵槐树的小树苗,栽到了点点的坟头。这棵树就是他们寻找女儿的标记,永远不会丢失的爱的记号。
  爸爸很快就回城去了,剩下妈妈一个人守着点点出生的老房子。
  白天时,点点就飞到妈妈身边,陪她干活、发呆。天黑了,她便回到槐树上,孤单地随风摇摆。
  第七个白昼降临时,白光又出现了。她带来的慈爱,比妈妈的怀抱还要温暖。点点既向往又犹豫,她还是舍不得妈妈。
  “来吧,孩子。到我这来,我的好孩子!”那比天空还高远的声音,传来巨大的磁力,将点点吸入白光中。
  “我能和妈妈一起走吗?”点点扑闪扑闪着双眼,问白光的那一头。
  “不行,我的孩子,每个人都只能一个人走这条路。你愿意吗?”
  “可我还想我的妈妈。她见不到我会很难过的。你有办法吗?让我回到她的肚子里去?”
  点点的请求声在白光深处回荡,回应她的却是久久的沉默。点点急急地摇动着她的小尾巴,等待着白光的回答。
  像是有人在天空中关闭了一个巨型的手电筒,白光在点点的眼前消失了。
  “别走,别走。请你告诉我,告诉我呀,呜呜呜……”
  一只蜜蜂却突然从高空中,朝着点点冲来。它鼻子上仿佛长着一把利剑,快速得如旋风般。
  哭泣的点点完全沉浸在她的悲伤中。她身下的一簇小槐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将点点透明的云团,吸入了她们的小花瓣中。
  在花儿的身体里,点点安心地睡着了。她梦见自己穿越了一条五彩缤纷的长长的隧道。
  时间过去了很久,又好像只在眨眼的瞬间。点点醒了,她发现自己漂浮在一个奇香无比的泥塘上面,四周是围成圆柱型的透明玻璃墙。
  玻璃墙的外头,点点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淡绿色的窗帘,罩着红被套的床,一切看着都是崭新的,就是少了温馨。
  “我在哪里?槐树呢?我要妈妈!”点点想飞出去,却被泥浆给牢牢地粘住了。不论她怎么挣扎,她都摆脱不了这个黄色的发出香气的泥塘。
  “讨厌!妈妈,你在哪?救救我!”点点无奈又惊恐地坐在泥塘上。
  房间的门“哑”地一声开了,两个人先后走进了房内。他们都低着头,沉默的很。
  虽然玻璃墙把那头的两个人都折射地变形了,但点点还是很快就认出了自己的爸爸妈妈。爸爸黑了,妈妈瘦了,她满头的长发也剪短了。
  “爸爸妈妈,我在这里啊。我是点点!”
  爸爸妈妈安静地面对面坐着,他们都心事重重。
  “我在城里还是住不惯,明天我就回村里去。”无语了很久,妈妈说话了。
  “咱们俩分开这么多年,不就盼着这么一天吗?”爸爸用手下意识地推了推眼镜框。
  “以前是想让点点进城来受教育。她不在了,我在哪都无所谓。”
  “总得有个像样的家吧。点点走了都快一年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以为我就不心疼吗?但日子还得过呀!”
  “我得经常上点点坟前看看,我不放心。”
  爸爸听到这,长叹了口气。“我好不容易把你接到城里来,你就这么回去啦?”
  “我这礼拜每晚都梦到点点,不行,我真的得回去。我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点点看到妈妈的眼圈红了。
  “我看你是打算回去长住了?”
  “是!”
  “我也爱点点,但是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们这个家就真的要毁了!”爸爸加重了语气。
  “我觉得点点没有走,我有时候能听到她在叫我。”
  “真是疯了。那你走吧!……,我明天一大早要去外地出差,不能送你了。”爸爸说完,起身离开了房间。
  妈妈掩面抽噎。
  “妈妈,都是我不好。我应该听小黑哥的话,乖乖地跟白光走。我走了,你就可以和爸爸在一起了。”点点的眼泪落入了泥塘中。
  妈妈开始收拾行李,好像她马上就要启程回村里去一样。她拿着点点的照片看了很久,才小心地放进行李箱。东西都整理得差不多时,妈妈突然转头往点点这边看过来。
  点点紧张地都发颤了。“妈妈,你看到我了吗?”
  妈妈向点点走来,伸手抓起了点点在的玻璃屋。妈妈的手好大呀,怎么会这么大呢?
  妈妈把玻璃屋举到了脸上。点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妈妈闪着泪光的眼睛。
  “妈妈……”
  妈妈微微地笑了。点点也对着她笑。
  妈妈旋开玻璃屋的屋顶。一个巨型的铁锹伸进了玻璃屋。点点吓坏了,拼命地喊道:“妈妈,是我呀,我在这里!”
  妈妈用铁锹挖起泥塘里的一堆泥,点点粘着泥浆,随着铁锹到了玻璃屋外面。
  妈妈突然又看了看铁锹上的点点,笑了笑,然后用铁锹将泥浆和点点送进了嘴里。妈妈合上嘴巴的一刹那,点点才想起来,铁锹就是妈妈用的勺子,她刚才待得玻璃屋,其实是一瓶蜂蜜罐。
  四周顿然黑了下来。点点感觉被一股力推进了深渊,但这一次,点点一点都不害怕。
  像躺在海洋的深处,寂静地,只听得见妈妈的心跳。
  “嘣、嘣、嘣……”
  点点沉睡前的一刻,轻轻地喃语:“妈妈,我来了。我们再也不分开,还有爸爸,我们卅……”

  • 上一篇文章: 神奇的“草药墨水”

  • 下一篇文章: 插进石缝的碟片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