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开在雪地上的花朵
作者:白小良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天没透亮,爸和姐就把我鼓捣醒了。姐说采花去。采就采呗,掀被干啥?我咕哝道,心里却还是情愿,因为能卖钱哩。
  拉了爬犁走了好一阵子,公路两侧才有炊烟懒洋洋地升起来,像一根白柱子,静静插入凝滞的蓝雾,升到六、七米高的地方渐次消失。
  冬采冬运季节,集材的牛爬犁,要在九、十点钟才会从这条路上经过。我们采花得赶在他们之前。哈气成霜的天气,没风,却冷入骨髓。积雪冻得跟玻璃似的,人一走,脆脆地响。我们站住了,透过晨岚望去,朦胧的雪地上确乎开出了簇簇的花朵,不远就有一丛。初看暗褐色的,待到天光渐亮,它又成为暗黄色的了。
  太阳从林隙缝里射来金箭,这时,我和姐总要停下手中活计瞅上一会儿。
  姐冻红的脸,灵动的眼睛,哈出的霜气,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里面,显得那么生动有趣。阳光先是照到高树的梢头,再一点点下移,在这个过程中,鸟们开始叫起来了,一时飞来两只叫作蓝大胆的小鸟儿,落在我们的爬犁上,甚至呆在我们的铁锹木柄把上,摇头晃脑地问候……
  地上的花朵渐少,我们的爬犁满满的了。
  于是,拉到小镇南边苗圃的大地里,卖给苗圃的工作人员,他们收了做肥料。雪地上已经收了不少堆了。他们估堆论价,不用称。
  这样,早上捡、运到苗圃就快中午了。兴冲冲拿了钱,下午,去镇子中心的大楼旁边看小人书,每次能看好几本呢。看一本一分钱。瞧着姐正在看,我悄悄跑去买了一块粘糖。这回兜里有钱,一狠劲,买了一块沾了芝麻的。二分钱才能买到一块呢。闭着嘴唇嚼,怕她发现。
  姐还是问我了,弟,你看哪本了?
  我捂着嘴笑,她就明白,我分得那一半工钱又馋嘴了。原本跟爸爸说好工钱自用,全部用来看小人书的。这时,我只好挤眉弄眼,也不说话。姐白愣我一眼,并不深怪。
  应该说,姐够意思,一次也没告状。我后来跟姐讲,看着没?你弟我如今活的比较实际,全仗了小时候用工钱买糖吃的传统。姐呢,她愿意看连环画,并坚持说我们采的就是雪地上的花朵,这样的想象力,虽然没使她成为达利那样的大画家,不过,她现在画国画,还真是小有名气了。
  童年时光,山里头,没见过用拖拉机集材的,都用牛。人们用板勾将原条的根部板到爬犁上,吆呼着牛拖。
  从山里林场往镇子上的贮木场集材,也是牛爬犁。二条磨得锃亮的爬犁辙都泛了日光,也有暗的时候,因为路上低洼的地方被积雪湮没了。
  逢到昨夜落雪,早晨过来,我和姐就得费劲一些儿。路上白茫茫一片,只能用脚去趟,看哪个地方硌着脚儿,停下一掘,噢,下边有。趟除上边的雪,用铁锹四外轻轻掘几下,再把锹深插下边一使劲儿,硬梆梆一大块下来了。有时,我俩就用手抬到爬犁上。真的,什么味没有。
  飘雪的日子有意思,天不冷,姐摘了棉手闷子,伸开手,雪花飘落掌心,先是边缘消融,接着花一倒,消融成水珠了……这个过程好有趣,我学她,但我手掌茧子厚还是咋的,雪融得慢。姐说我这个人冷,我反驳,她跑,不小心被积雪掩着的东西绊倒了。姐坐地上拂雪,下面现出黄黄的一大块儿,姐就唱上了,好一朵大金花呵!
  一圈圈的纹络因了雪的缘故,显得那么清晰,姐说,平时,咋没注意纹络呢?多好看,一圈圈的,像水中的涟漪,像老树的年轮……姐真有想象力。为了附和她,我嗖嗖爬路边的老树上,摘来冬青,将那青翠欲滴的叶茎,掰下几枝,置放四旁,一边说,金花还要绿叶扶么,我嚷,她也嚷。不曾想,玩得忘形,时间到了九、十点钟,山上林场往地区贮木场运材的牛爬犁车队到了,一辆接一辆。
  站路边看,车老板喊,离远点,别让尾梢子碰着。牛爬犁拖的原木十多米长的都有。
  有的牛撑不住,停下,让开正道,在偏道上排。走了,留下热气腾腾的一簇。姐的眼睛放出光来。我说,这回是水彩画了。姐立即说,活生生的花朵哩。夸张的表情,现在想起来我都忍不住笑。
  后来,别人家的孩子也发现这个致富的活计了,也来捡了卖,收购价格落下来了。一爬犁才能卖几分钱,再后来人家不收了,够用了。
  我没兑现给爸买“蝶花烟”的诺言。爸想起来笑我,说,我白给你介绍工作了,一点报酬没有。我说你生得什么儿子你还不知道?……我又和姐说,当时,咋还用手往爬犁上搬呢?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味。姐笑了说,花朵么,有味也只能是香味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两只炒知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