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一前一后地与你走
作者:安 宁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春天无事可做的傍晚,在日渐温暖起来的花香里,我会陪母亲去小城的广场上逛逛。从家到广场,走过去稍有些远,父亲便每次都自告奋勇,要为我们做司机。所谓的车,其实是他平日里去进货用的小型三轮,车斗里坐上我和母亲,便再也找不到空间安放其他的东西。每一次我们坐上去,父亲都会吆喝一声:做好啦!母亲听到了,总会笑话他,说,喊得比那奥迪司机还响亮。父亲自我解嘲:那奥迪车还不如咱们三轮好呢,至少,这是敞篷的,能吹风,还不憋屈,舒服着呢。
  我喜欢与母亲拥挤在小小的车斗里,用左臂环拥着她,而父亲白色的衬衫,则在暖暖的春风里飘起来,轻抚着我们的后背。小城的街道两边,开始有摆摊烤羊肉串的,卖小玩具的,就着路灯打扑克下象棋的。蛰伏了一冬天的人们,被这温柔的风唤着,走出家门,让小城大大小小的街道,重新变得熙攘热闹起来。
  母亲贪恋这样的烟火气,说,除非你在家,你爸平时才没有这样的精神头,陪我逛街呢。父亲不肯示弱,回她,就你走那么慢,谁愿意领你上街逛啊。母亲一听,即刻来了话题,冲我唠叨,听听,你爸倒是抱怨起我来了,人家谁逛街不是慢悠悠逛啊,要不那就该叫竞走了,每次你爸背着手,昂头挺胸大踏步地朝前走,我这逛街的兴致,就全被他走没了,你说他就不能慢一点,不能像人家小青年一样手拉着手,至少也得等等我啊。
  父亲听了扑哧笑了,他扭头冲母亲喊:嗨,我说,这一前一后地走了都快40年了,怎么到现在你才开始醒过来啊。记得当初你嫁过来的时候,走在路上,我让你跟我并肩走,你还害羞呢,非得躲在我后面,跟个小丫鬟似的,头也不敢抬。现在倒好,还嫌我走得快不等你。
  我在他们一前一后的拌嘴声里,想起自己那份已经走得很远的爱情。也是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只不过,我们的争吵,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常常说不了几句,便大动了干戈,彼此谁都不肯忍让,非要争个你输我赢,到最后,我们都忘记了吵架的初衷是什么,只记得各自将对方伤到筋疲力尽,血流不止。其实都明白只要有一个人,肯退让一步,与对方保持一前一后的距离,而不是步步紧逼,将爱情挤到窒息的墙角,那么,我们便可以继续爱的旅程。
  我们在广场上,闲闲地溜达着。父亲依然像一只领队的骆驼,以他特有的沉稳的步伐,走在前面,给我们探路,时不时地就回头,朝我们喊一句,嗨,前面人多,小心点,别走丢了。母亲总不忘白他一眼:看你爸这负责劲,还真把自己当领队的一匹马了。
  行至一个湖边的时候,父亲提议划船去玩上一圈。船停靠在岸边,母亲天生怕水,我和父亲都轻松地跳上去了,她还站在沙滩上,夸张地喊叫着,说不行不行,她会掉进水里淹死的。父亲笑话她:就这浅水,你掉进去顶多喝几口水,再说了,不是有老头子我在嘛!说完了便将手伸过去,母亲哼一声,但这次却没有拒绝父亲的好意。我在背后看着父亲小心翼翼地牵着母亲的手,而母亲,则一脸紧张地大呼小叫,像个被宠坏的孩子。在跨上船来的那一刻,母亲甚至两只手紧紧抱住了父亲。这样的亲密,在他们之间,并不常见。可是我却觉得如此地自然,从容,就像藤缠绕着树,树拥抱着藤。
  父亲照例做了那个划桨的船夫,他坐在摇晃的凳子上,用力地在春风荡漾的湖上划着,而母亲,则不顾父亲的奚落,丢下我,守在他的背后,时刻准备着,将有可能掉进湖里去的父亲,一把拉住。
  这样的紧张,我不知道父亲有没有看到,他只是哼着欢快的小曲,看着远处闪亮的灯火,听小虫子,在岸边哼哼唧唧地叫着,就像一辈子都吃不了苦的母亲,在遇到一点小困难的时候,就朝他哼哼唧唧一样。
  我倚在船沿上,在夜色下,看着快要60岁的父母,一前一后地坐着,就像他们这一辈子行走的姿势,总是父亲勇猛地冲锋在前,胆小的母亲,则跟在他的身后,却并不怯懦,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候,用自己弱小的力量,奋力地拉住父亲。
  而这样的爱,不会远到将彼此丢失,亦不会近到生出种种的摩擦,只是不紧不慢地,走着,走着,一直走到夕阳落下山去,爱如夜色,愈来愈浓。
  • 上一篇文章: 失误

  • 下一篇文章: 荆轲的344代孙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