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秦始皇到台湾
作者:黃海(台湾)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科学幻想|大胆奇特|科学性|前瞻性|文学性|

        到海边露营是一件新鲜有趣的事,当我们搭好帐篷后,爸爸便以海洋专家的身分,介绍有关潜水和鱼类的知识,有好多都是早已耳熟能详的。
  我和哥哥到沙滩捡贝壳,爸爸说起沙滩边的沙蟹、沙蚕、枪虾、文蛤、帘蛤、寄居蟹等不同生活习惯。
  我没有心思听爸爸的话,只顾躺下把自己身上堆满了沙,阿旺也帮忙把沙堆放在我身上,最后几乎把我整个躯体都埋住了,只剩头和脚落在外面。爸爸瞪着我笑,双手摆在背后,突然一出手,放出一只螃蟹在我胸口上面的沙块,横行起来,眼看就要冲向我的脸颊边,爸爸却又一手挥开了牠,我刚松了一口气,解除一个小麻烦,忽又觉得自己双脚脚掌奇痒无比,原来哥哥故意在遏我,我忍不住格格笑着……天空中的云朵有如一个戴着皇帝冠晚、满脸胡须的人对我注视,我看得出神,它越来越像一个古代的皇帝影像,就像我在教科书或电视、电影上所看过的样子。忽地,爸爸和哥哥不见了,大概是故意暂时绁起来,让我找一找。
  我用力撑起身体,让堆栈在身上的沙土破裂分解开来,正好看到一个满脸胡顀、肥胖脸、粗眉大眼的老者、倒苦脸看我,我不禁吓一跳,一骨碌站起来,楞望看他:「老先生,您是……」
  「我也是来玩的呀!我姓秦,我在找我儿子扶苏,你……长得好条他,你不是扶苏吧?」
  「秦伯伯,我不是!我不是!」我急摇着头。从他眼神透出那股急迫样子,让我想起正在急切寻找失踪孩子的爸爸。
  秦伯伯拉着我的手,仔细看了看,粗大的眉毛挤成一团,几乎要打了结,凸出的两眼闪着品荣的泪,好像有点感伤。我的身上全是泥沙,脸上大概也污成一团,急急忙忙的用手拍打全身和脸部,忍不住问秦伯伯:
  「扶苏,他有多大了?长得跟我像吗?」
  「他呀!……他……」秦伯伯骚骚脑袋,久久才说:「看起来比你大多了,他─我看错了,他是大人了,你还是小孩嘛!只是长得高罢了!」
  我挺着胸脯、垫高脚,双手握拳,故意咧开嘴笑,撑大自己脸部、胸部、做出一副大力士的样子,自己膨胀自己,说:
  「我不小啰!满十三岁,快十四岁啰!」
  「小阳,看我的!」突如其来的一声吸喝,我的脸和身子、被泼洒了水,我睁开眼睛时,正见我的哥哥提着水桶在仰天大笑。
  「阿旺!」我跳上前去,揪着他光滑油亮的双肩,用力扭捏一阵:「起来,别欺负我嘛!」
  「来,我们一起下海去!」阿旺嚷着:「爸爸等你呢!」他回头瞄一瞄身后的奇怪老人,拉着我走。
  我跟着哥哥在沙滩上奔跑呼唤着,纵身投入海里,游着游着,两手猛划,两脚拚命打水,直到头页碰到别人的救生圈,才站起来。秦伯伯还拿浴巾给我擦身体。爸爸也从海里游回来,看到秦伯伯,好意跟他打招呼,却被秦伯伯拉住了,用着我所听不到的声音,附在爸爸耳边说了一些话,爸爸起先漫应着,不当一回事,转面皱眉瞪眼,显得很谄异,爸爸奇怪地打量着秦伯伯,最后与他寒暄握手。秦伯伯满意地微笑着,肥大粗壮的躯体在火热的阳光下颤动着水珠反光,他弯身捡起刚才掉落沙滩的遮阳帽,拍拍它,戴上头顶,我突然想起刚才躺在地上时所看到的天上的云影人像,似带有威严的古代帝王,那不正是他吗?我一转身,秦伯伯微偻的身影已消失在沙滩上的人潮里。
  「爸爸,刚才秦伯伯对你说什么?」我好奇地问
  爸爸却是愁眉不展,他的右手抚着前几天发生车祸被撞击的胸部,顾左右而言他:
  「没什么啦!我们还要弗备潜水吧!今晚先歇一歇,明天再玩个痛快。」显然爸爸有意逃避我的问题。
  哥哥抓着数只寄居蟹和贝壳,放在脸盆里,拿来给我看,他也在问刚才那个胖老头子跟爸爸说什么?是不是爸爸以前见过他,爸爸都是一脸的沉默,好像不愿多提。
  晚上,我们在帐篷边生火,三人围坐着,讨论潜水应该准备的事项,爸爸当诉我们这附近的海底地形,在人工鱼礁过去有一条黑水沟,海流很急,以前从大陆到台湾移民的船只翻覆的很多,会找到沉船,甚至也有荷兰船,但是要到这么深的地方探险打捞,不是简单的潜水设备所能应付的。海底是个神秘莫测、危机四伏的所在。
  我想到旅行车上还有我爱吃的鱿鱼丝、饮料等等,趁着爸爸和哥哥在讲如何认识天上的星座时,我回到旅行车上去拿东西,我胡乱捧了一堆在怀里,跳出车门,却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肩膀,看见一个黑影从车厢边闪过去,那似一头笨重的怪兽,又像一个背重物的人蹒跚走着,遗失在黑暗的树林里。
  「站住!你是谁?」我大吼一声,怀里的饮料罐和塑料纸包零食,在我惊惶激动中都掉落地下了。
  哥哥和爸爸闻声赶来,打开手电筒往树林照去,只见一个穿着潜水衣,背氧气筒的人正在树林里穿梭,一双手好像还提一袋东西,另一只手拿着一根棍子,可能是鱼叉吧。
  我跟在爸爸和哥哥身后,一路追过去,当爸爸和哥哥拦截到他的时候,那人站住了,把自己的手电筒打开来照到地面,另一只手握着拳头,伸到头上面,用手腕在空中划圈圈,我看懂了,爸爸教过我的潜水手语,这是表示「全体集合」的意思,我走近前去,看清楚他的长相,竟是似曾相识的一张面孔:粗眉大眼、头发稀落、目光烱然有神,却又显出几分迷惘。
  「秦伯伯!」我不禁叫起来。「你也潜水吗?晚上很危险的呀!」
  「啊!秦伯伯的嘴角在流血呢!」哥哥的手电筒照亮奇怪老人嘴角边挂着一串鲜红的血液。
  「没什么!刚才摔了跤……」秦伯伯把爸爸拉在一边,又悄声对他说了几句话。
  爸爸又把哥哥拉过去,对哥哥耳语几句,好像有什么秘密怕我知道,我不禁跺着脚嚷着:
  「到底是什么『限制级』的话怕我知道呢?」
  爸爸和哥哥都不约而同笑起来,随后,默默跟着老人走了。后来,哥哥陪我回去帐篷先睡觉,哥哥在我身边才开始打鼾,我却忍不住好奇,摇醒他,问他秦伯伯到底跟他和爸爸说什么话,哥哥还是不说,让我好生纳闷,直到爸爸回来,我听见旅行车里播出来的音乐,还有爸爸正用大哥大无线电话和妈妈讲话的声音,我忍不住从帐篷里冲出来,问爸爸究竟怎么回事,爸爸摇着头,支支吾吾半天才说。
  「那个怪老人要带我们去找龙王公主啦!」
  「爸爸真会开玩笑!」我捶着爸爸的背,撒娇说:「爸爸找他帮哥哥作媒吗?」
  直到爸爸也躺下来睡在我身边,才说明真相:「秦伯伯带爸爸和哥哥走,说是要去看一具漂来的尸体是不是他儿子,结果发现是溺水的游客罢了,我们担心小孩子看见尸体不好,所以不敢对你说,不希望你跟着去。」
  「那么中午他又对你说了什么呢?」
  「他说他认识我,知道我最近出过车祸,我起先吓一跳,后来才知道他是从一份『海洋通讯』上看到的消息,里面也有我的照片。所以,他就一直在注意我们。」爸爸临睡前又补上一段:「最可笑的是:他自以为他是秦始皇,从两千多年前一直活到现在,因为秦始皇曾经祈求长生不老,他本来要把他的王位传给儿子扶苏,后来他就和儿子被封闭在两个铜制的圆球里,沉船到海里去,等待着有一天被人发现救醒,现在他自己从海里逃出来了,还在找他儿子扶苏,因此,要是海滨发现什么人溺死,尸体浮上来了,他就格外有兴趣,担心是他儿子死了,从海底铜制的圆球里飘上来了,所以,他一定要去看看,他知道我是海洋学家,希望我也能帮忙他打捞那只藏着他儿子身体的圆球。这不是痴人说梦吗?别当他一回事!睡吧!小阳,明天爸爸带你到海里潜水,才真过瘾呢!
  穿着潜水衣,加上全套配备确实相当笨重的,要不是我身体还算魁梧壮实,否则瘦小的人可能都撑不住的,为了潜水海底,必须安装五公斤左右的坠重腰带,加上面罩、蛙鞋、水深表、水温计、氧气筒、海底照射灯、潜水刀等不一而足。
  由珊瑚所造成的海底世界,彷佛是美丽的公园,五颜六色的热带鱼,忙忙碌碌游走着,大洋的金斑鲷好像千百盏金光闪闪的电灯泡,哥哥正拿着摄影机对着牠们拍照,我紧跟在爸爸身后。人在水底下潜泳、飘飘然的好舒爽、自在,怪不得航天员模拟训练要在水底下进行。
  我看到海葵了,牠是海底动物,却长得像植物,有如一朵朵盛开的菊花,有翠绿色、彩红色、紫色或蓝色、美丽极了、哥哥用蛙鞋拂过,牠们立刻把身子缩成馒头状,原来那些花朵部分是触手、一圈圈?长叶片,围绕着圆筒形的身体。成群结队的海豚游过我们身边,牠们那宽长有力的尾巴,是游泳时的良好推进器。突然,我发现前面的岩洞里有个我所不知道的潜水者,正在用手语向我们打招呼,他握着拳头,在肩膀附近划圈圈,意思是--在这里,有其它的潜水者。
  当我们游过去时,大群的石班鱼和细鳞石鲈、蝴蝶鱼等从岩洞里闪身而出,耀眼的色彩里,我发现那个陌生的潜水者竟是秦伯伯,他做了另一个手语:左手在腹前握拳,右手掌张开,叫我们跟着他往前进。爸爸的照射灯引导着我们跟在后面往岩洞深处潜去,暗黑中,穿过如发丝般的海藻,往更深处游去,我们看到秦伯伯趴地掏沙,一个马的头部的雕塑物横在沙堆里,他继续挖,挥手要大家来帮忙,爸爸和哥哥醒来,哥哥忙着拍照,爸爸使用鱼叉帮忙挖掘,我接过爸爸的探照灯为他们打光。
  不久,一只躺卧地上的半截马的身躯和头部浮现了,其它半截也许还埋在别的地方,也许碎才掉了。秦伯伯找到一个圆盘,我的探照灯照见上面凹凸不平的痕迹,和黏贴着的粒状物。秦伯伯定神地视察着它好一会儿。
  突然从石隙中钻出一条海蛇,张着嘴巴冲过来,我吓了一跳,使用探照灯抵挡牠,爸爸说过,海蛇的牙齿像针筒一样尖锐,假如不幸被咬着,就不容易摆脱,因为海蛇的牙向内弯曲,也许在我挣扎摆动之际、头部不小心撞到了岩石,惊惶中眼前一阵迷糊昏黑,金星乱冒,猛听到一声闷闷的破碎声和水泡声,我的潜水面罩可能撞到岩石破裂了,在恐惧慌乱中,我茫然踢滚,不知经过多少混乱的挣扎,总算被哥哥和爸爸合力救上岸,我被禁止再下海去潜水。
  那天我就一个人在帐篷里休息、游玩、后来带着摄影机走入林中,顺着羊肠小道走到一座海滨的破落小木屋前面,门口挂着一个「秦政」的牌子,门是虚掩着的,走进去,再仔细看,在处处散发扑鼻的霉味的房里,堆满古书和古董,有破花瓶、陶瓷片、石斧、铜镜、玉器、土偶,还有一些潜水用具,凌凌乱乱的放置着,床铺只是一块木板垫在几块大石头上面,棉被污秽得像黏了一层油垢在上面,我蹲下来,看见床角边的一个锅子里,摆着吃剩的鱼骨头,一堆蚂蚁聚集着,正在啃啮着。
  「小朋友!你干什么呀!」
  身后传来了粗大嗓音,让我吓一跳,秦伯伯穿着潜水衣,携带了氧气筒和一袋的东西站在门口。
  「扶苏?你不是扶苏吗?」秦伯伯放下东西,叫着:「你太像小时候的扶苏了。」他搭住我的肩膀,再用双手抚摸我的双颊,我本能的感到排斥,也不喜欢那冰凉潮湿的手,我挣扎着想要摆脱他,却被拉到床边坐。
  「坐下,小朋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秦伯伯坐在一堆树枝上,正色说:「你相信不相信,我是秦始皇,我来到台湾有好几个月了,我上街去过,又回到这里躲起来,我在找我儿子扶苏,我的儿子还在海底没出来。」
  「我相信,我相信。」我姑且这么说,希望引出他的话题,我的好奇心牵动我的舌头,继续说:「秦始皇,你觉得台湾怎么样?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你怎么会活到现在?你应该是两千年前的人呀!」
  「既然只有你一个人相信我,现在就讲给你听我的故事,好多人都不相信的,讲了也是白讲。」秦伯伯指着一个褐色的小陶偶说:「我就是从海底出来的,这些陶偶是我的同伴,现在让我从头告诉你吧……
  「这是始皇三十七年的事(我后来到了台湾,去查图书馆的数据,才知道,这是所谓公元前二一○年的时候),我正在做一生中最后的出巡,先到湖北的云梦,遥祭帝舜,又坐船到钱塘,也就是现在的浙江、杭州,再到会稽山,祭拜大禹,又从海上到了现在的山东福山县东北,准备要回咸阳都城的时候,方士徐市几年来奉了我的命令,到处求取长生不老的药,他对我说:
  『长生药已经得到了,只够两人吃。』但要我和他两个人到海上去,躲进密封的铜制圆球体里面,叫我把王位传给扶苏,就可以跟他走了。他又说:『吃了这种药,可以一睡两千年,我们睡在里面,舟两千年后才醒来看看,那时候,大秦帝国不知已经把世界建设成多么伟大的样子,醒来看看才有趣哩!』
  「我照着方士徐市的话做,到了平原里,也就是现在的山东平原县,我假装病重,后来到了沙丘,又移入一具相貌跟我差不多的尸体,在里面充数,在我离开队伍之前,我曾命令宦官中军府令赵高代写一封信给扶苏,要扶苏赶回咸阳参加葬礼,然后继位,扶苏是因为我的「坑儒」事件,认为我做得太过火,为儒生们说情,触怒了我,被我调去监管蒙恬和他的军队,他是宽厚开明的孩子,相信他有能力来治理国家,后来我才知道,赵高却让我另外一个儿子胡亥即位,赵高和丞相李斯合谋,假立我的遗诏,要赐扶苏死而立胡亥为太子,扶苏觉得事有蹊跷,他接到信很伤心……」
  「扶苏没死吧!」我被秦伯伯引入历史的时光隧道里,几乎听得入了神,也相信他说的故事,我把自己知道的历史知识用来做为话题:「好像是胡亥当了皇帝后,也被赵高杀了,假意的又立了扶苏的儿子做皇帝。」
  「扶苏的儿子叫什么名字?」秦伯伯问。
  电视剧演过的情节,我拿来搪塞,说:「叫做婴,婴儿的婴,后来婴也亲手杀了赵高,婴痛恨赵高,是可以相见得,婴还把赵高的三族都消灭了,赵高实在是活该。」
  「这些事,我后来才从图书馆查到的,」秦伯伯的目光深邃茫然,有几分空洞,他说的故却是惊人的传奇。他沈吟了半晌,继续说:「扶苏后来没死,扶苏怀疑那封密诏是假的,在他接获信和剑之际,有他的亲信随从自愿代他自杀,死后扶苏把那人面貌砍得模糊,叫人难以辨认,扶苏就马不停蹄的找到我,我们父子决定吃下长生不老药,躲进铜制的圆球里,等待两千年之后再醒来……」
  「那个方士徐市呢?」
  「他说,他另外想办法再生炼制长生药,他把两个圆球用船只载走,我们吃了药睡在里面,就被投进海里,他说龙王将来会接待我们,在我们沈睡两千多年的期间,龙王会派人来我们的梦里朝拜,跟我们一起娱乐,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果然不错,我们在沈睡间,做了好多奇怪不可思议的梦,梦见人类已经上了太空,到了月球,有一天,我终于醒来,我打开了那本回生手册,把自己穿着整齐,照着手册上的指示启动机关,身边还带着秦朝时候的珠宝古物,用皮囊装好,就这样浮出了水面,我才知道,这里是所谓台湾,距离戌阳不知多少万里了,而秦朝竟在捐亥即位没三年,婴即位才四十天便灭亡了,真是可悲呀!」
  「秦伯伯你怎么上街去?又怎样生活的?」
  「我带了真古物换钱财维持生活,我为了找我的儿子扶苏,必须自己学习潜水,我去买了潜水衣和有关的配备,不断的在寻找,前几天终于让我找到一只陶俑,就是你在海底所看的马的上半身,相信那就是跟着船只运来的东西,另一只铜球一定在那附近,我的儿子扶苏一定在那里面,如果找到铜球的话……小朋友,你帮我找吗?」
  「我爸爸不再让我下水了, 因为潜水太危险了。」我站起来,以为解的眼光打量着这个神秘的老人,心里不断地在反问:你是秦始皇吗?你真是他吗?如果你是秦始皇,活在现在的台湾有什么感想呢?我不自禁地把心里的话拿来问他:「你上街观光后,看到的世界不同了,有没有吓一跳?」
  「岂止吓一跳,我以为我死了,到了天堂啦!因为我发现这里生活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比我好太多了,差不多每个人都是帝王, 吃的、 穿的、用的、住的,哪里比我秦始皇差,你看那些有声音有图画影像的盒子,家家户户都有,车子不用马拉,比以前快了不知多少倍,天天吃的都是山珍海味,不必用柴火烧饭,到了晚上,满街都是一个一个的小太阳,还有数不清的闪烁的星星, 好像这个时代的人住的都是皇宫,天上还有会飞的铁鸟,听说人可以坐在铁鸟上面到达地去旅行,我秦始皇在那时候哪里享受得到?」
  我辞别秦始皇,一路上脑海里不断盘旋秦始皇回到现代人间的传奇,尽管让我迷糊莫名,半信半疑,但他送给我的一条铜制小鱼,绿锈斑斑可见, 看起来是不起眼的小玩意,秦始皇却说是古时候的钱币,我随把它塞进口袋,差点把它忘了。
  回到营地,爸爸的几位同事也来加入潜水活动,正在围着营火聊天,他们也在附近扎营,预备等天明后进行海底勘查。我蹲在一边,听着大人们聊起氮气麻醉症和二氧化碳中毒的可怕,在潜水中当人体呼吸四个气压左右的高压空气时,就会发生氮气麻醉状态,会像喝醉酒般丧失行动能力,在补充氮筒的空气时,如果在本市区二氧化碳多的地方补充,它的含量太高,潜水时二氧化碳中毒甚至会丧失意识。大人们还兴高采烈的谈起猎鱼的有趣经验。
  我去旅行车换了一套衣服,出来时又看到树林里有探照灯对着我照,探照灯再回照他自己本人,我发现秦始皇正在向我招手,我走近前去,秦始皇穿着全套潜水衣和装备,要我跟他到海边去。我转身向爸爸说了声「去抓萤火虫」就走了。
  「我大概发现扶苏了!」秦始皇兴奋地说:「我们去把扶苏找回来!我已经在我房子里用瓦斯炉开小火,煮一点菜,等扶苏回来,为他庆祝一下,让他睡了两千年,一醒来就有东西吃。」
  想不到曾经焚书坑儒,一向自私自大、残暴无比的秦始皇也有他仁慈的一面。我在心里嘀咕着。
  我跟着秦始皇到海边,他要我跳上机动艇,开到另一处山崖的海边,要我在小艇上等他,然后背起水肺,拿着潜水鱼叉,还有探照灯等工具,反身跃入海中,在他的两只蛙鞋没人朦胧的浪花后,有一股凉冷的海风吹来,打从我心里起了寒战,我开始后悔,不应该在深夜跟着秦始皇来到这里。爸爸和哥哥找不到我一定急死了。
  时间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我枯等着。海浪一波波冲向岸边,然后又稍为缓和降低威力.有如抽打过后的喘息,暂停后又突然再阵来更大的波浪,十分钟、二十分钟……以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我知道秦始皇一定发生了事故,在茫茫的海浪间,我惊惶地大叫:
  「秦始皇--秦始皇--你快回来呀!」
  有手电筒的光亮从山岸边出现,看来有人来找我了,我松了一口气,仍继续对着大海喊着:
  「秦始皇--秦始皇--你到哪里去呀?」
  爸爸、哥哥和一行人接我回去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幻想着秦始皇到底怎样在海底遇难?或是他果真遇到了他的儿子扶苏的铜球?扶苏已经死了?秦始皇在伤心和恐慌中不小心在黑暗的海底出了意外?遇到鲨鱼?或是给汹涌的海流阵到外海去了?
  「小阳,你碰到的人,只是个神经失常的人。」爸爸听了我所说的事情发生的经过,对我说:「这一带的人,有人认识秦伯伯的,说是秦伯伯的儿子来潜水,死在海里,秦伯伯找不到儿子的尸体,一直不相信儿子死了,就搭了房子住在海边的山上,又发生了妄想症,以为自己就是秦始皇,尤其他又是个古董专家,对历史很了解,很容易入迷,他自己的名字又叫秦政,这是巧合。」
  「但是爸爸--我宁愿相信他是秦始皇,」我感伤地坚持。有一股酸涩从鼻间和眼眶涌出,我忍不住大声说:「我希望秦始皇是真的来过现代的台湾,他说的:我们现在过的生活,差不多每个人都是帝王。」
  第二天,我再去找秦始皇的住处,发现整座木屋已经烧成了灰烬, 也许他开了小火煮东西,人没回来,终于酿成火灾。我在地上又捡到两只鱼形的钱币, 我把它带回家去,在爸爸的一本图解,「中国历史文物」中,发现了图片和解说:「鱼形铜钱,现藏于美国旧金山布伦达治收藏中心,战国时期各种式样的钱币都有,直到秦国统一。」(完)

  • 上一篇文章: 圆圆的肥皂泡

  • 下一篇文章: 超级风暴(一)(二)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