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不容分庭抗礼
作者:星 河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科幻小说

  我不知道别人对“疲惫”一词如何理解,反正我每逢其时总是艰于思考,对外界事物所做出的反应异常迟钝。
  当那只吊睛白额大虫从林中向我扑来时,我正处于这样一种状态。因此尽管我迅速转身,它还是逼到了我的面前。我不能打死它,这里是人类划定的一级自然保护区。不过我也相信它无法伤我毫发。
  一支利箭比我反应更快,它狠狠地盯进了老虎的侧肋。趁老虎正茫然失措之际,第二支箭已呼啸追来。
  受辱的大虫哀嚎一声,带着一腔怨愤调头离去。如今真正的野兽所剩无几,早已失了往昔的凛然雄威。
  我知道箭是谁射的,我此行的目的正是来找它的主人。尽管密林中漆黑一片,但我仍能瞄见三十米外枯木后的一团白羽。
  找到他只是我此行目的的一半,另一半是杀死他。
  称之为“他”显然太过抬举,因为“他”不属人类,而是一种新诞生出的种族——羽类。
  自从上个世纪消除了战争,生态问题已成为21世纪的首恶痼疾。鸟类赖以栖息的森林面积一天天在缩小,根据达尔文进化理论,这些长翅膀的动物不得不走下树木,将稚嫩的双腿迈进沙漠——就像当初人类的祖先下树直立行走一样。不过鸟儿们的适应能力远不及生态破坏的速度为快,因此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鸟类名字被从现代鸟类学手册上抹掉,当然其他动物也是如此。然而,相当偶然的,一支侥幸遭受辐射(这显然也是人类的“功绩”)的顽强鸟种居然发生了基因突变,从而由鸵形目中分化出来,发展成为一种鸟属智慧生物——羽类。
  我缓步向他靠近,小心地提防着可能射来的暗箭。
  他从藏身处站起来,尖尖的鸟喙和洁白浓密的羽毛表征出明显的鸟类特征。然而他的双腿却异常粗壮,支撑着那酷似印第安人插满鸟羽的身躯。
  “人,我们不能和平共处吗?”我知道他精通好几种人类语言,他是这场屠杀的唯一幸存者,因而也是最杰出的一个。不过,给我的命令是杀死他,并未授权我代表人类与之谈判。
  我们相对而立。他坦然地冲我摊开双掌,而我则对他抬起右臂。
  他的行为是和平致意,而我的动作却是要置他于死地。
  “人——朋友,难道我们就不能和平共处吗?”他恳切的话音未落,一道火舌便自我的右臂向他吻去。
  值此一瞬之间,他就势一跃,以鸟类保持了数千万年的本能动作腾身而起;而与此同时,我感到双足一顿,被一张大网兜到空中。
  原来他早已设好了机关。我无计可施,大网刚好限制住我意欲切断藤索的双手。
  “人,你已经追杀了我好几个月,你们人类究竟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们于死地呢?”他的目光已流露出愤怒,“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有几千只,但辐射不但促进了我们的智力发展,也大大刺激了我们的生殖能力,仅仅一年时间,我们的数量就翻了几番。可现在,却只剩下了我自己!”
  这些我当然知道。所有的行动都是秘密进行的,不能让世界鸟类协会、世界野生动物组织、保护珍稀动物发展基金会以及羽类保护和研究中心知道。与我同期受训的同事们分散到羽类聚居区的各个角落,在他们试图建立文明之前将这群“新文明建设者”逐一绞杀。人类在地球上的主导地位不容分庭抗礼。
  “你为什么不肯承认这样一个既成事实:羽类是由鸟类进化发展来的高级智慧生物,正如处于哺乳类峰巅的人类一样,已经成为地球的当然主人之一。人类与羽类为什么就不能平等以待友好相处呢?……人类在屠杀了大量的抹香鲸、大象、犀牛和大熊猫之后也曾表现出过有限的仁慈,但面对大量繁衍物多不贵并危及到人类自身的鼠类却撕破了自己伪善的面具大肆屠杀恨不得斩尽杀绝!……”
  我的思绪已相当混乱,世界上没有不需要能量的机器,连日来暗无天日的丛林生活已使我精疲力竭。前方的景像开始模糊,一群分解了的基本粒子在我眼前飞舞跳跃。我费力地挤出支言片语:
  “能量……阳光……”
  “你怎么了?你感觉不舒服?”他俯身问道。
  “阳光……能量……”我的发声已纯粹出于本能,轻得几乎难以听见。
  “人类不是也以有机物为生吗?你为什么要渴求阳光?”他脸上腾起一团迷雾。
  “阳光……”就整体而言,人类必胜无疑;然而从个体来讲,我恐怕即将惨败并输个精光。我已命在旦夕。
  就在我的知觉行将消逝之际,我感到一只翼手挣断我身上的藤索,用鸟类特有的柔弱脊骨背负起我沉重的身躯。如果有谁曾将手指穿过鸟儿的羽衣抚摸它的肌体,那他一定能够体味这种柔软温润的感觉。此时此刻她的母性特征暴露无遗,我刚刚想起,“他”应该是“她”,在她的腹腔里还贮有十个已受精的“羽卵”,这也是我急于索她性命的原因之一。我无力地伏在她的背上,在神智不清中几次清醒过来企图开枪行凶,都因力不从心而作罢。
  这一带她很熟,很快就把我背到一条不为密林所遮掩的小河边。尽管我反复强调阳光,但她还是托着一叶清水送到我的唇边。
  太阳能已足以使我恢复体力,我的双眼重又具备了正常的视觉功能。她关切地注视着我的变化。我从她看不见的身下抬起右臂,一个溅血的弹孔印在了她的胸前。
  她倒下时没有闭眼,以至于给我一种她依旧死死地瞪视着天空的感觉。我担心她余息尚存,又朝要害部位补了两枪。
  我将汽油浇到她的尸体和我的身上,然后打着了火。我的同事们在干掉了一定数量的羽类之后下场莫不如此,因为不允许有丝毫消息被泄露出去。为了人类的利益,请死者免开尊口。
  两小时以后,我们将一同化为灰烬。尽管我只是个真人型机器人,但我身上还是有机成分居多。为了剿灭羽类,并没把刽子手装扮成羽类自身形象或者其他什么兽形,至少在这点上人类还算光明磊落。
  之所以假手机器人,是因为人类自己绝对无法胜任屠杀一个这么善良种族的任务。

 

——原载《知识就是力量》1996年第10

  • 上一篇文章: 微波犬

  • 下一篇文章: 电视机里的宇宙幽灵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