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自己的天空
作者:李学斌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五年级一开学,我就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不上学了。当和尚去。当然了,我说的不是一般的和尚。是武僧。就像那个由李连杰扮演的法号叫觉远的和尚。
  我把自己的这个念头对葛涛说了。这家伙兴奋得跳起来。我俩一拍即合。
  那时,电影《少林寺》正演得如火如荼(我们习惯于念茶),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和武打明星李连杰的高超武功让我们男生五迷三道,如醉如痴,心弛神往。课上课下,我们满口的太极拳、八卦掌、梅花桩、金钟罩、铁布衫、、气沉丹田、马步蹲档……等等武林行话——尽管我们实际上连什么叫马步,究竟丹田在哪里都搞不清。可是,这丝毫没有妨碍和影响我们练武的热情。
  凭借着这股热情,上学放学,我们总是舞拳踢腿,一路嗨嗨呀呀吼个不住。有时兴之所至,还要练一会飞毛腿,做一做“草上飞”,直撵得鸡飞狗跳,跑得汗水淋漓方才罢休。除此之外,每天晚饭后,我们还在打麦场上无师自通地练蛤蟆跳、劈*、翻筋斗、鲤鱼打挺……等等武林好汉的基本功,每每练到腰酸背痛,手掌发麻,两条腿灌了铅一样不听使唤,直到让爸爸妈妈轰小鸡一样拧着耳朵拎回去。然而,大家兴趣不减,第二天接着练。不仅如此,那段时间,我们男生一见面,都要抱拳拱手,口称“在下”,言必“仁兄”、“贤弟”,似乎人人都是几百年前侠肝义胆的的绿林好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去少林寺。我想书读到五年级足够用了。男子汉大丈夫要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整天闷在学校里学一些X+Y=Z的玩意儿多没出息。
  当和尚去。这个念头就这样来了,来得水到渠成,瓜熟蒂落,自然而然。
  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决定,我激动得蹬掉了被子,一个鲤鱼打挺从炕上坐了起来。我急切地想找到一个人诉说自己的激动。可是环顾四周,屋里一片漆黑,爸爸的鼾声像一架破风箱一样呼啦呼啦响个不停。我当然觉得很扫兴,只好又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当时正是夜半时分。
  好容易等到天亮。洗漱已毕,饭桌上,我眉飞色舞、迫不及待地向全家发布了这一重大消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我的远大理想却首先遭到了来自爸爸的当头一棒:少放屁!我看你是皮痒痒想挨揍了是不是?爸爸瞪圆了眼睛,你给我老老实实读书!
  真是倒霉透顶。出师不利,碰了一鼻子灰。哼,这点打击算什么?孙悟空西天取经还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呢,不当和尚也罢。留在家里也一样可以练成武功,一样可以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
  就继续习武。
  可是,一个人练没意思,似乎收效也不大,最好能找个伴,每天对练才有劲。葛涛平常和我最玩得来。我就去叫葛涛。果然,这小子一听高兴得一跳三尺高,接着就急吼吼地说:太好了。我早有这个想法,我们赶快开始吧。我说,你急个屁!还没商量好怎么练呢?
  我们就一起琢磨怎么个练法。最后一致认定,按照过去的练法肯定屁都练不出来,要改一改练武方式。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跟着师傅练,可是在我们知道的范围内好象没有谁是会武术的;当和尚么,爸爸妈妈又不答应。葛涛就突然想起了一本名字叫《武林》的杂志。葛涛他老爸是小学校的校长,办公室里订了好多杂志。其中包括那种叫做《武林》的专门讲武术的书。我们就当场拍板决定拜《武林》为师。
  然后是选定要练的兵器。葛涛主张先练棍,理由是“枪扎一条线,棍打一大片”棍子舞起来威风。我坚持先学剑术,因为侠客一般都是使剑的,连外国的侠客都是用剑的,譬如佐罗,中国的就更不用说了。说不过我,葛涛这小子有点恼羞成怒,威胁说,我不练了!你爱找谁练找谁练去。不练了?说的轻巧,让我到哪找《武林》这样的师傅去?这可不行。我只好让步。我们决定用“石头、剪刀、布”来裁决先练哪一样兵器,谁赢了听谁的。最后,葛涛的剪刀碰到了我的石头。这下,他不响了。
  于是就一起练剑术。首先每人要配备一把宝剑。真的宝剑就不想了。想也是白想。根本没办法弄到。我们得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我们用木板削出两把剑。然后用香烟壳子里面的一层锡纸给宝剑镀上银,再找两段红稠带束在剑尾上。宝剑做成了,我和葛涛意气奋发地开始了操练。我们把剑藏在草垛里,每天上学前和吃过晚饭后,都要练上一回。我们把剑舞得呼呼响,嘴里一边不停地叫着从书上学来的武术动作。什么“白鹤亮翅”、“古树盘根”、“仙人指路”、“犀牛望月”、“童子拜佛”……等等。反正能叫得出名的动作我们都练了一遍。这样练了几天,我俩觉得浑身都是功夫,就想找件大事做做。
  我们决定先成立一个兄弟会。象刘、关、张一样桃园结义,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然后,兄弟同甘苦,共患难,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干一番大事业。两人就准备选择一个良辰吉日举行兄弟结拜仪式。怎么结义,我和葛涛是知道的。什么《三
  国演义》、《水浒传》、《三侠五义》、《七侠五义》、《隋唐演义》、《天龙八部》、《神雕侠侣》……一类的武打书太多了,随便翻翻就可以找到有关的规矩。电影里也有好多这样的场面,我们早记熟了。
  于是准备兄弟结拜。时间定在星期六的上午。地点是在我家的玉米地里。这种仪式要秘密进行,不能让闲杂人等介入。葛涛一本正经地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两只蓝沿细花的瓷碗,和一瓶装满开水的“酒”。然后,拧开盖子,在两只空碗里分别倒上满满一碗。先跪下。要面南背北。葛涛说,一脸的庄严肃穆。这小子依仗每月一本的《武林》,总是对我发号施令。这是小人心理,非侠客所为,我不跟他计较。我在葛涛身边跪下来,心里不觉也滚滚而来一种说不上来的神圣感。
  就开始结拜。先拜天地。我们各自把宝剑放在地上。只听葛涛口里说:天崩地裂,海枯石烂,永不变心。我跟着说:天崩地裂,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拜完了天地,接着是兄弟对拜。葛涛又在碗里倒上“酒”。这次的酒是“血酒”。要将手腕划破让血滴进碗里,这样的酒喝进去才算兄弟一心,永不反悔。我有些紧张。划手腕子可不是闹着玩的,痛且不说,要是万一血流个不停,那可怎么办?我看着葛涛。葛涛也搔着脑袋没了主意。划手腕子确实不是个好办法。可要是不划就把“酒”喝下去又不符合结拜的规矩。不合规矩的结拜有什么意思?
  有了。忽然,葛涛叫起来。你先等着,我马上就来。葛涛爬起来急急忙忙往玉米地外跑。等他再回来,手里捧着几粒红灿灿的枸杞子。就拿这个当“血”。哼,拿这个当血,亏他想得出!可有总比没有好吧?所以,我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个主意。
  仪式接着进行。我比葛涛大一岁,自然是兄长。葛涛向兄长敬“酒”,兄长还礼。这样,结拜仪式就结束了。
  接下来我们的兄弟会就要有所行动了。我们决定首先要铲除村里的邪恶势力,一来算是为民除害,除暴安良,另外,我们觉得自己练武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好好验证一下。
  我们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激动。第一个复仇的对象也很快确定了。当然是王双子。他药死了我朝思暮想的伙伴阿黄。你要是知道阿黄是多么讨人喜爱,你就知道我心里对王双子怀着多么大的仇恨了。
  当然,如果仅仅是因为阿黄的原因,就找王双子复仇也显得我和葛涛太小家子气。告诉你吧,王双子和他娘作恶太多了,毒死阿黄仅仅是这些罪状中微不足道的一点。
  这里要补充说明一下。王双子是刘四的“后腿子”。是随他娘从河西过来的。王双子没考上学,又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慢慢变成了一个“二流子”。对王双子的不争气,刘四恨铁不成钢。于是,有人问起总是唉声叹气一脸惋惜,但在家里却不敢有丝毫的流露。原因很简单,刘四的女人——也就是王双子的娘,是有名的“雌老虎”。别说是老实巴交的刘四,就是全村的妇女轮番上阵也不是她的对手。王双子的娘骂起街来很有水平。我和葛涛都见识过,像表演独角戏一样。她能骂上一天不重样,祖孙三代,三姑六婆都依次骂遍,仍然面不改色,声调高亢。这样对骂的最终结果常常是以对手偃旗息鼓,只剩她一个人在村巷里跳骂到筋疲力尽为止而宣告结束。
  村里人领教了厉害,自然轻易不去惹她。这样,雌老虎就愈发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常常今天借口丢了一只鸡,明天找茬少了一只鸭,三天两头在村巷里叫骂。又没有明确的交战对手,就拐弯抹角,含沙射影,指桑骂槐让村里男女老少都听得心里不是滋味,却又无可奈何。面对女人的蛮恨,老实的刘四无计可施,于是人前人后愈发沉默寡言。
  有这样的娘做靠山,王双子在村人面前当然自觉是个人物,讲起话来也就腰杆挺得笔直,很有些人五人六的样子。再加上这家伙身强力壮,满脸横肉,简直成了村里无人可惹的霸王。
  每年暮春时节,庄稼都要灌水,所有的人家都急着给自家的责任田灌水施肥,由于田多水小,总有许多人家轮排不上,麦田难以及时灌上水。有人就着急上火,闹起了纠纷。每逢这时,刘四家总是第一个灌足了水的。王双子和他娘轮流上阵,提把铁锨往田头一站,其他人家就只好干瞪眼。一直到王双子家的田里水满得快要从埂上漫出去时,才轮上别人家灌。唉,没办法。惹不起躲得起。村里人在背后翻着不满的白眼,很无奈地说。于是由着王双子母子在村里称王称霸,日子虽然多少有些憋闷,但也相安无事。
  我和葛涛决定改变这种情况。
  我们从内心深处升起一种行侠仗义的豪气。
  我们选择了太阳落山的时候向王双子挑战。
  我和葛涛埋伏在离村子大约有一里远的磨房后面。这是从镇上到村里的必经之地。王
  双子一早骑车去逛街,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们在这里等啊等啊,从太阳离西山顶一秆子高等到天擦黑,足足有三个钟点,这让我们深感做侠客的不易。可就在我们耐不住心焦准备放弃这次除暴安良的行动的时候,王双子终于从我们的视野中出现了。我和葛涛一下激动起来,从磨房背后蹿出来,俨然是惩处恶人的大侠,一前一后挥舞着宝剑,拦住了王双子的去路。
  王双子显然没有料到这一突发情况。先是吃了一惊,手中的自行车龙头也跟着醉汉一样胡乱扭动起来。可是,等看清是我们,这小子瞪起了眼睛:小东西想干什么?快滚开,
  小心老子揍扁了你们。这坏家伙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他用一条腿支着车子,屁股都没有离开车鞍子,口气严厉得像在驱赶两只不听话的小猪崽。
  我和葛涛鼻子差点没有气歪。哼,真是狗眼看人低,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茶壶当尿壶。一定要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知道我们练武人的厉害!我和葛涛相互交流一下眼神,然后,挺着宝剑迎了上去。
  王双子,你老实听着,你和你娘作恶多端,我们今天要替天行道,教训教训你这个恶人。葛涛抢先喊道。
  王双子听了哈哈大笑。身子伏在车把上一抖一抖的,笑得几乎要摔倒。
  我今天真倒要看看你们两个小东西怎么替天行道。这小子说着话,竟一甩腿,从车上下来了。这小子立好车子,挽起袖子,向我和葛涛走来。
  我腿肚子有些发软。这坏东西生得白白胖胖,整整要高出我和葛涛一个头,这不能不让我心里有些发虚。我回头看了一眼葛涛,他显然比我也好不到那里去。我看到他拿着宝剑的手有些哆嗦。练武多日,用在一时。不能在葛涛面前露怯。我手握宝剑迎了上去。
  王双子,今天你的末日到了。我要替我家阿黄报仇。看招!
  我拉了一个白鹤亮翅的架势,挥剑准备和赤手空拳的王双子战个你死我活。
  千钧一发之际,我拿定了主意。我准备使出五当剑派中“仙人指路”的绝招,一交手就给王双子个下马威,让他领教领教练武人的厉害。这么想着,我就觉得有一股豪气从脚底袅袅升起。我甚至已经看到了王双子被我打倒在地的狼狈相。哈,这将是多么大快人心的场面!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实在让人丧气。还没等我使出那个武当剑派中十拿九稳的招数,扑通一声,我就莫名其妙地摔了一个狗吃屎。还没等我爬起来,紧接着,屁股上又重重地挨了一脚。
  毫无疑问,我被王双子打败了。败得有些稀里糊涂。
  紧跟在我身后上去的葛涛自然也败了。他的情况比我更惨。简直狼狈不堪,一塌糊涂。门牙掉了一颗,眼窝青了足足有一个星期。
  真是窝囊透了。原想最起码能和王双子打上几个回合。尽管这小子人高马大,可是他没有武器;而我俩可是有武功的,手里还有宝剑。可一交手,我们就败下阵来,你说,这哪还有一点“侠客”的样?
  我真是不服气。王双子简直是小人一个,一点风度都没有,胜之不武。我刚刚把白鹤亮翅的架势拉好,没成想,眨眼间这小子大巴掌就抡过来了,你说气人不气人。也不知这小子使得是什么怪招数,反正转眼间我和葛涛就先后趴下了。宝剑丢在一旁,半个脸颊也火烧火燎地痛。
  显而易见,我们的这次行侠仗义行动宣告彻底失败了。
  意识到这一点,我伤心得真想从此爬在地上再不起来。可是,这也只能是气话。眼见王双子的翻毛皮鞋立马又要踢过来,我和葛涛急忙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拍掉身上的土,一边往回跑,一边高声叫骂,王双子,你是癞皮狗。我们迟早要找你算帐。
  王双子在我们背后哈哈大笑。
  这次惨败,让我和葛涛沮丧得要死。身上和脸上的疼痛倒没什么,关键是心里窝火。练了那么长时间的武功却一交手就被打得落花流水这件事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初战失败对我们的打击太大了。为此,我们想了三天,最后不得不承认这样一种残酷的现实:我们从《武林》上学到的其实只是一点花架子,屁用不顶。而要改变这种情况,就必须找到一位真正的师傅,一位能够亲自传授我们武功的高手。可是找谁呢?村里的人显然不行。学校里的老师也看不出谁会有这个本事。思来想去,我们决定还是要到少林寺去。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们决定这次行动一定要隐秘,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投奔少林寺,学成武功再回来,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让王双子这样的恶人一见我们就吓得尿裤子。这该是多么威风的事。我们又开始飘飘然起来。
  开始秘密筹集路费。
  葛涛主张采取鼓上蚤时迁的做法,将父母腰包里的钱悄悄转移到自己的口袋里。对葛涛的这个主意,我理所当然表示反对。这是一种不上台面的做法,绝非侠客所为。更何况,鼓上蚤时迁之流,细说起来,根本算不上侠客,因此不值得效仿。而我们要学的是杨过那样的高超武功,南侠展昭展雄飞那样的矫健身手,南北大侠杜心五的豪爽侠义……
  可是,眼下,我们的路费该怎么办呢?就凭着我们俩花拳绣腿的这几下子,耍弄拳脚,打把势卖艺肯定是没人看的。到车站搬运货物卖苦力倒是来钱很快,可我们没有那把苯力气。何况真要那样做,就必须旷课,那样我们出家练武的计划自然就暴露了。这是没头脑的想法,傻子才会那样做。
  这样琢磨来,考虑去,最后决定只能暂时降低一下我们“侠客”的高贵身份,动用最原始简单的方法——撸车前子、捉“天牛”、掘干草、捡牙膏皮子、搜集废铁烂铜……总之,一切可以用来换钱的东西都可以拿来用。
  有了这样一个宏伟的蓝图,我们就着手开始行动。那段时间,我和葛涛就像两只病猫,眼里放着绿光,一放学就满沟渠乱钻,垃圾堆里乱掘。我们总在想,说不定一下能挖出一件值钱的古董,或者碰巧从垃圾里翻出一颗金元宝什么的,这样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我们鬼头鬼脑地整天翻呀找的,可是并没有什么古董、金元宝之类的东西跳出来冲我们微笑。可是,不容否认的是,我和葛涛口袋里零零碎碎的票子毕竟在不断地增多。这很给我们长精神,也令我俩眼里的绿光更加灿烂夺目。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我和葛涛攒到了300块钱。最后一次数完钱,我对葛涛说,够了。葛涛眼里立即放出光来。
  我们商量带点什么东西。葛涛说,要不要把书包带上,说不定少林寺要入学考试呢。我说,没听说当和尚要考语文、算术。不过以防万一,带上就带上吧。葛涛又问,那铺盖卷要不要带?这倒是个问题。我有些犯难了。我看人家出门打工上学都是带铺盖卷的,我们拜师练武要不要带呢?最后决定还是不带的好。带铺盖卷目标太大,容易走漏风声。
  决定了之后,我们就选择了星期五开始行动。这天下午学校包电影。全班同学都排着队浩浩荡荡开往电影院了。我和葛涛借口上厕所,从队伍中溜出来,一溜烟往汽车站跑。从那里,我们乘了半个小时的公共汽车赶到火车站。
  让那些傻瓜都去看那种老掉牙的动画片吧,我们要去练天下无敌的少林功喽!
  我们兴致勃勃地踏上了开往西安的火车,准备在那里换车前往河南登封县,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我们朝思慕想的嵩山少林寺就在那里。
  我们一路欢歌笑语到达了西安。然而,下车时,我们却傻眼了。葛涛的当小学校长的爸爸瞪着牛样的眼睛立在站台上,一旁佝偻着我的脸膛黝黑的父亲。
  接下去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少林寺自然是没有去成。计划的败露全怪葛涛。这小子总是婆婆妈妈。他给家里留了一张字条,说他到少林寺去练武术,不学出个人样决不回来见人。就这样,他爸看到字条后坐飞机撵到了西安。
  到少林寺出家不成,我和葛涛又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学校。老师说,好好复习,你们都会考进重点中学。我苦着脸答应了老师的要求。我的人生理想就这样轻而易举被改变了。
  半年后老师的话应验了,我考进了中学。功课一天比一天紧张起来,我和葛涛更是没有时间切磋武功了。
  少林寺从此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难

  • 下一篇文章: 雪地上,站着一个小女孩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