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不再无所谓
作者:杨士兰     来源: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儿童教育|作文|小学|初中|中学|

  “破碎就破碎,要什么完美,
  无所谓 无所谓……”
  马鸣哼着杨坤的歌儿,走出教室,随手一带。
  “砰”“哗啦”两声巨响,天哪!玻璃,果然——破碎了。
  已经走出教室的老师回过头来,正看见对着一堆碎玻璃发呆的马鸣。
  老师快步走过来:“你,没扎着吧!”
  “没……”
  老师脸色一沉:“那好!把玻璃渣子收拾了,明天安好!”
  “什么?粘好?”也不知道马鸣是真没听清楚还是装没听清楚,傻了吧唧地问。
  “粘好?能粘好更好!”老师撂下这么一句就走了。
  “粘好,粘好?”马鸣瞅着这堆碎玻璃,嘴里念叨着,朦胧中,碎片好像飞舞起来,转眼间变成了一个古朴的陶器。“有办法了!”他忽然大叫。
  “郑东,沙利!”马鸣冲教室里挤挤嚷嚷的声音里喊道。
  “在!”两个死党从人群和灰尘中挤出来,业务熟练地应答,小警员一样。
  “你们俩负责疏散群众,保护现场!一个玻璃渣子都不能少!我去去就来。”转身就跑。
  “唉——你,干什么去?”沙利扯着嗓子喊。
  “拿点东西!”话音飘来,人早已经跑远了。
  马鸣来到爸爸老马的实验室。老马是个生物博士,“老爸的实验室永远对你敞开着!”老马常这么对马鸣说。于是,马鸣刚学会走路,就成了实验室里的常客;于是,马鸣也就有了“古怪小马博士”的光荣称号;于是,今天,在实验室关门落锁的情况下,马鸣用钥匙一捅,就走进了实验室。
  里面的瓶瓶罐罐,他很熟悉,里面的成果也不乏他的功劳。他,直奔墙角而去,在架子的最下层,找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青花瓷瓶。拿在手上,青盈盈的光泽,柔润的质感,仿佛让人回到了那个好久好久以前的世界。瓶肚上贴了个标签:记忆喷雾。
  “就是她!”
  马鸣拿了小瓶一路狂奔,回到学校,天色已经黑了,偌大一个校园,只有自己的教室还亮着灯。郑东和沙利在座位上做作业,心不在焉地,不时抬头看看。
  马鸣跑进去:“嗨,哥们!”
  “你可回来了!”
  “拿了什么?”他们俩围了过来。
  马鸣拿小瓷瓶在他们眼前一晃:“就是她!我老爸实验室里的古典美女——记忆喷雾!”
  “我看看!”四只手一起抢,马鸣手一缩,冲两个好哥们陪着笑:“嘿嘿,别急,咱先看看效果怎么样?能不能把碎玻璃粘好。”
  “好吧!”
  马鸣对准地上的碎玻璃,按下喷雾开关,一团细细的雾气喷出,笼罩了碎玻璃。忽然,奇迹在三个人面前发生了:
  地上的碎玻璃们,大块的,小块的,甚至玻璃渣子,都像忽然醒过来一样,跳了起来,你拉我,我撞他,彼此穿梭,寻找,组合,好似一阵令人目眩的舞蹈过后,一块平滑如新的玻璃,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躺在刚才碎玻璃躺过的地方。
  马鸣伸手去摸,光滑的,一点裂缝都摸不出来:“哈哈,成功了!”他拿起玻璃,安在门框上,郑东把钉子敲紧,沙利掏出透明胶带,“哧啦”扯出一长条,用牙咬断,粘住门框和玻璃,“看你还碎不?”嘟囔着扯第二条。
  马鸣拦住了他:“别粘了!你说咱有了这记忆喷雾,还怕打碎玻璃?”
  “就是呀!”沙利恍然大悟,“碎了好,碎了好!”沙利装好胶带,接过小瓷瓶,问:“记忆喷雾,你老爸研制的?”
  “嗯,前些天,我老爸才用她恢复了一个古陶器的原貌呢!”
  “是吗?陶器也碎了?”
  “碎的那才叫一个惨!幸亏,咱这古典美女唤醒了古陶器破碎的记忆,恢复了它。你们说,帮这么一堆碎玻璃恢复记忆,还不是小菜一碟?”
  说到得意处,马鸣扬起脖儿,又哼起了歌儿:
  破碎就破碎 要什么完美
  放过了自己 我才能高飞,
  无所谓,无所谓……
  玻璃破碎的频率越来越高,男孩子们,不,也包括女孩子们,都享受到了肆无忌惮地破坏点什么,又不用承担后果的乐趣。小到橡皮,白纸,书本,大到玻璃,花盆,桌子,都惨遭毒手,(马鸣甚至都想过把房子给拆了,可是,没敢)然后,一喷恢复原状。
  不过,好景不长,麻烦就出现了。
  问题还是出在玻璃上,这块玻璃就是恢复不了,喷一次,组合舞蹈之后,换了一种破碎形式,散落在地上。再喷一次,组合舞蹈,还是碎玻璃一堆。查找原因,倒是难不倒“古怪小马博士”,拿张纸做了个实验,就已经知道了,这块玻璃已经碎过一次,所以,这次恢复记忆正好恢复到了上次破碎的形状。
  “唉!看来,这哥们已经丢失了完整的记忆!”马鸣有些沮丧,默默地把玻璃渣子扫进簸箕,倒进垃圾车。“我去修改一下程序,就ok了!”耷拉着脑袋来到老马实验室。
  坐到生物分子处理器面前,打开瓷瓶,把处理器的电极放进瓶子,浸在药液里。显示屏上,记忆喷雾的分子序列图谱出现了,外界轮廓是一个翘首仰望的古装少女,仿佛在追寻久远的记忆。要不,马鸣怎么一直用“她”来称呼这瓶记忆喷雾呢!
  老爸设计的程序是恢复到上一次的状态,马鸣敲击键盘,改为恢复到:最原始状态。序列图谱有一点点微小的变化,少女现在已经在托腮沉思。马鸣一拍大腿,确定!ok!
  拿出电极,安好喷雾瓶塞,找一张纸试试吧!撕碎,喷!天哪!马鸣看到了什么?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纸沫,草渣,布片……什么意思嘛?马鸣瞪圆了眼睛:白纸最原始的状态就是这样的?
  钥匙钻进锁孔的声音,门开了,老爸走进来!
  “你用了记忆喷雾?恢复了什么?”
  “嗯!”
  老爸眼里闪着光,“怎么样?神奇吧!”
  “什么呀?你看!”马鸣指着桌上那堆垃圾给老爸看,“这古典美女,还得改进!”马鸣给老爸讲了最近的事儿,讲到自己砸桌子时的痛快劲儿,还是眉飞色舞的。不过,现在出了点问题,“还得修改程序,让它恢复到最完美的那个状态上。”说完,马鸣拧开塞子,又要把电极往瓶子里放。
  “慢!”老马摆摆手,拦住了他,神色有些黯然。他默默坐了一会儿,起身,拿了一个灵巧的仪器,好像一个扩音器,说:“这是一个感应器,拿张白纸来!”
  马鸣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白纸,递给爸爸。
  老马用感应器夹子似的电极夹住白纸,电源插头插进墙上的电源插座:“好了,你撕这张纸!”
  马鸣莫名其妙,“哧啦”一声,把纸撕成两半,“啊——”突然响起的一声尖利的惨叫,吓得马鸣跳了起来。
  “谁?”他的声音哆嗦着,但是,爸爸却神色平静,在马鸣看来,甚至有些冷酷。
  “继续撕,把这张纸撕成碎片!”老爸命令道,“撕!”语气坚决,不容违抗。
  马鸣哆嗦着手,撕那张纸,一声声的惨叫声,这下听清了,是从仪器的喇叭里传出来的。
  原来,是纸的惨叫!撕心裂肺的惨叫!
  纸撕成碎片了,惨叫声也渐渐弱下去,仿佛一个饱受折磨的人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一片绝对的安静!
  老马又说话了:“用架子上的记忆喷雾帮他恢复原状!”
  如雪花飞舞般舞蹈,伴着碎纸片一声声虚弱的呻吟,白纸又出现了。马鸣抚摸着劫后重生的白纸,大汗淋漓。
  纸的惨叫声仍然充斥着他的耳朵,一声声呻吟仿佛滴着鲜血,撕扯着愤怒。他还仿佛听到了花盆和地面亲密接触时的战栗,玻璃破碎时的哀号,桌子垮塌时的怒吼……
  “你认为,它能忘掉刚才破碎时惨痛的记忆吗?”老马盯着儿子惊惶的眼,问。
  马鸣说不出话来,只能摇摇头。
  “你以为我们人类是万能的吗?不是!我们并不能主宰所有事物的意志!”老马拉起儿子的手,“所以,我们得彼此尊重!”
  马鸣抬起头,带着被惊吓后的虚弱,可怜巴巴地问父亲:“您是说,我们能恢复它们的记忆,却抹不掉它们曾经痛苦的经历,是吗?”
  老马点点头。
  马鸣喃喃自语:“破碎就破碎 要什么完美
  尊重了彼此 我才能高飞,
  我不再无所谓
  不再无所谓……
  校园里的破坏声戛然而止!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难

  • 下一篇文章: 三色圆珠笔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