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绣球花田
作者:米吉卡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童话|原创|儿童文学|绣球

  当我从那个不知名的小站下车时,已经是下午了。小站上一个人都没有,我耐着性子站了一会儿,接着,便在破旧的站台上坐下来,望着孤寂的田野出神。
  自打五年前奶奶搬回山里,我就再没见过她了,对她的思念,却一天比一天浓重起来。
  常常能收到奶奶从山里寄来的包裹,山菇、板栗、酸枣、榛子……大凡山里能搜罗到的好东西,奶奶总会尽数寄给我。每年冬天,天刚刚凉,一准儿会收到奶奶亲手为我缝制的棉衣,那针脚总是一年比一年细密,也不知用去了她多少个暮色四合的黄昏和绵长的夜晚。
  我知道,虽然奶奶不在身边,我依然是她最疼爱的孙女。
  就在上个星期,我给奶奶写了信,我是执意要来看她的。怀揣着隐忍了五年的心心念念,不顾沿途的颠簸,终于,离奶奶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奶奶没有收到我的信吗?
  怎么不见她来接我呢?
  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当口,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是小茜吧?”
  我回头去看时,吃了一惊,心怦怦地跳起来。
  那是一只雪白的狐狸,穿着靛蓝的粗布衣裙,一块绿色的披肩搭在手上,一汪湖绿中绣了一团我最爱的粉色绣球花,我一看便知道是出自奶奶的手,因为,我的每件棉衣上也绣着同样的花朵,圆润润的,不娇不嗔。
  没等我问什么,狐狸又接着说:“山里的路不好走,我便替桂芝奶奶过来了。出门的时候耽误了点时间,让你等着急了吧?”
  “噢。”我忙站起身,支支吾吾地说,“没关系,没关系的。”
  “果然如桂芝奶奶说的那般,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怎能不叫人记挂在心尖儿上呢。”
  狐狸宠溺地端量着我,满是亲切的笑容。那笑容倒有七八分像极了奶奶,让我一下子感受到久违的温暖,一直压抑着的想要见到奶奶的迫切心情,终于一发不可收拾了。
  “从小站到山里还有好一段路程,我们现在走,兴许天黑前就能到家。”狐狸接过我手中的小行李箱,又笑微微地叮嘱道,“这儿的路不比城里宽宽敞敞的大马路,总是坑坑洼洼的不好走,你要是走累了,咱们就停下来歇歇,不打紧的。”
  我点点头,乖顺地跟在狐狸身后。
  田野里满是深深浅浅的绿,裹着香味儿,慵懒地漫延开来,一不留神,便溅了一身,惹得我那洁白的裙摆仿佛入了戏,满是星星点点的青翠,摇曳在绿色的大阵仗里。
  快进山的时候,狐狸把披肩披到我身上,“山里凉,别感冒了。”
  “不怕的。”我无所谓地说。
  “这怎么行呢?”狐狸佯装愠怒地看着我,“娇滴滴的女孩儿家,要是生了病,才真叫人心疼。”
  很久没有人这般在耳边叨念,尽管有凉飕飕的风吹过,心里还是别样的温暖。
  山里的树木郁郁葱葱,高大如柏树,低矮如灌木,统统生气勃勃。枝叶在头顶交错成一片绿色的天空,阳光透过叶子的间隙,撒下一地碎金子,草叶上、松枝头、花蕊间,到处亮闪闪的。
  狐狸总是小心翼翼地把挡在我面前的枝条撩开,还时不时地问:“累了么?”
  我摇摇头,继续往前走,伴着一路鸟儿的歌唱。
  尽管这样,狐狸还是故意放慢了脚步,生怕我走累了却不肯说。其实,我是真的有点累了,但我是那么想快些见到奶奶,我又怎么愿意停下来哪怕一时半刻呢?
  我们走到奶奶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当我顺着狐狸的手指看见那座小木屋时,我欢呼雀跃得像个孩子,一边跑一边大声叫起来:
  “奶奶!奶奶!”
  推开木屋的门,我兴冲冲地一步迈进去,屋子里收拾得简单整洁,打眼便能拢过来,可是,却不见奶奶的人。
  这时,狐狸气喘吁吁地跟进屋,一边轻拍着胸口一边解释着:“路上走得紧,没来得及跟你说,桂芝奶奶这两天到邻山里探望朋友,今天怕是回不来的。”
  “什么?”我一听,哭丧着脸,“奶奶怎么会不在家?”
  见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狐狸马上慌了神,“别难过啊,乖孩子。”
  我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刚才的欢喜劲儿,现在早已遁形无踪了。
  狐狸突然想起了什么,忙说:“桂芝奶奶知道宝贝孙女要来,出门前特地做了你喜欢吃的松籽年糕呢。”说着,她来到灶台前,打开锅子,一股香甜的味道立刻弥漫开来。
  记得从前,总是喜欢缠着奶奶做年糕,而且,一定要加上酥脆的松籽。奶奶从来不会嫌麻烦,又是筛面又嗑松籽地忙活一下午,晚饭便能吃上松软的年糕了。
  足足五年没有闻到这沁人心脾的香甜,如今再次闻到,那份开心却不比先前减少一丝一毫。
  狐狸盛了一块年糕在盘子里,又取出一把小*子,招呼我说:“快来尝尝啊。”
  我坐下来开始吃年糕,直到吃完,狐狸一直坐在边上细细地看着我,见我吃得开心,她很欣慰的样子。
  吃完年糕我才注意到,窗台上白色瓷瓶里插着好大一簇绣球花,枝枝丫丫满是粉嫩嫩的花朵。
  狐狸默默注视着花团,“桂芝奶奶是那么钟爱她的孙女,就连她喜欢的绣球花也一起钟爱了。”
  我闻着薄薄的花香,笑而不语。
  夜里,我和狐狸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她为我掖好被角,我们便聊起天来。
  “我一直担心奶奶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山里,那该多寂寞啊。幸好有你陪她,我也安心许多。”我对狐狸表达着小小的感激。
  “何止我一个人陪她,”狐狸笑笑,“山里的动物大多与桂芝奶奶熟识,平常,大家都非常乐意到这里来串门子呢。”
  “真的吗?”我有点好奇。
  “是啊,桂芝奶奶是我见过的心地最善良的人。不管她做了什么好吃的,总会想办法叫来大伙儿一起吃。如果哪个动物生病或受伤了,她更会细心地照顾他们……”
  不知什么时候,我就睡着了,枕着一个美美的梦。
  一觉醒来,已是天光大亮。窗台上的绣球花已经换了新的,大概是狐狸一早去采的,上面还挂着碎碎的晨露。我昨天穿过的连衣裙,已经浆洗得白白净净,挂在窗外的矮树上。床边放着一条浅紫色的长裙,领口镶着雪白的蕾丝边,裙摆上,照例绣着一团粉艳艳的绣球花。
  狐狸正在灶台前忙活,见我醒来,指着床边的长裙说:“试试合不合身。”
  “奶奶做的吗?”我问。
  “嗯。”狐狸点点头,继续忙着手上的活儿。
  我把裙子套在身上,无论长短还是腰身,都是再合适不过的。我提着裙摆在狐狸面前转了个圈儿,她满意极了。
  这天一大早,野猪先生和野猪太太就来串门子了。
  还没进屋,就听到野猪太太扯着嗓门儿说:“哎哟,听说桂芝奶奶的孙女来了……”
  野猪先生赶忙拽了拽太太的衣角,“你这么大声吆喝,兴许人家还没起床呢。”
  野猪太太一听,赶紧捂住了嘴。
  “起床了,起床了。”狐狸一边说着,一边笑呵呵地打开门,“快请进吧。”
  进门之前,野猪太太用手使劲儿顺了顺衣襟,而野猪先生则把背带裤和小领带整了又整,直到认为足够体面了才走进屋里。
  野猪太太一见到我,又恢复了大嗓门儿,“哎呀,好漂亮的女孩子!”说完,便直愣愣地盯着我看起来,直到野猪先生在她背后推了推,她才猛然回过神,“噢,山里没什么好东西,我煮了几穗玉米和一些豆豉,拿来给你们尝尝。”
  “你们来的正好,我们正要吃早饭,坐下一起吃吧。”狐狸说完,把锅子里的香菇拌饭盛了四碗摆到桌上,然后,又添了两双筷子。
  野猪太太把玉米和豆豉装进盘里,于是,大家便热热闹闹地吃起饭来。
  野猪太太总是很大声地吃东西,仿佛她碗里的饭菜要比别人的好吃许多。偶尔,她注意到野猪先生正文绉绉地夹起一枚豆豉放进嘴里,她也会马上试着小口小口地吃上一阵子,可坚持不了多久,嘴巴又不自觉得吧嗒吧嗒响起来。
  我被他们的样子逗得直乐,狐狸见了说:“大家凑在一起吃东西,饭也会变得格外好吃。”
  “一点儿没错。”我赞许道。
  吃完早饭,野猪先生和野猪太太便起身告辞了。
  临了,野猪太太还恋恋不舍地说:“要不是急着去挖些红泥补补屋顶,我真想再在这儿呆上一阵子。”
  “保不齐今天下一场雨,家里可真要变成池塘了。”野猪先生打量着天色。
  “是啊!是啊!”野猪太太似乎一下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可不想蹚着水爬上我的床。”
  我和狐狸没再挽留,由他们风风火火地走了。
  他们离开不久,门咚咚咚地响起来。
  我以为是野猪太太又折回来了,一边帮狐狸收拾着餐桌一边说:“门开着,请进吧。”
  一只穿着米色小裙子的兔子走进屋,那样子乖巧极了。
  “哟,是兔小姐呀。”狐狸热情地招呼她坐下。
  兔小姐柔声细气地说:“我本来是要去枫叶林的店子里买东西的,出门时正好碰上野猪太太,这才知道桂芝奶奶的孙女来了,怎么能不过来看看呢?”
  狐狸系一条素色的小围裙在身上,说:“你们女孩儿家,一定有不少话可以聊,我去给你们泡一壶薰衣草茶。”
  兔小姐笑笑地看着我:“你叫小茜吧?”
  “是啊。”我也坐下来,“你知道我的名字?”
  “怎么会不知道呢,桂芝奶奶总把这名字挂在嘴上的。”兔小姐的眼睛眨啊眨的,满是羡慕。
  听兔小姐这么说,我的心情一下子黯淡下来,“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奶奶却偏偏不在家。”
  兔小姐一愣,“桂芝奶奶她……”
  “她只不过出门探望朋友,不几天就会回来的。”狐狸捧着一只小小的茶壶走过来,接过兔小姐的话,“来,茶泡好了,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薰衣草茶冒着袅袅萦萦的热气,飘荡着盈盈的香味儿,我和兔小姐细细地品尝起来。
  品完茶,兔小姐拿出一条细长的绳子,问:“小茜,会翻花绳吗?”
  “小时候常常玩,长大后就没再玩了。”我说。
  “来,试试看。”
  兔小姐熟练地在绳子的两头打了个结,然后,把绳子套在了纤细的手指上。
  我顿时来了兴致,凭着小时侯的记忆,把绳子变着花样儿翻到自己手上。
  “不错嘛,换我来。”兔小姐想了想,“这样吧,你随便说出一个东西,我来翻出它的样子。”
  “真的可以吗?”我眼睛一亮,又有点怀疑地问。
  “当然。”兔小姐信心满满。
  “好吧。”我有心为她撑足面子,所以,选了一个简单的给她翻,“松树。”
  兔小姐想都没想,飞快地把绳子翻动几下,支到自己的手指上,果然出现一个松树的形状。
  翻到第二局,兔小姐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出一个难一点儿的题目吧。”
  我一听,有意难为她一下,笑着用下巴指了指窗台上的绣球花,“这个花团能翻出来吗?”
  兔小姐没说话,用每一根手指勾住绳子的一段,先在手指上绕了几圏,随后,把一根手指上的绳子交错着套在另一根手指上……
  就在我看得眼花缭乱的时候,兔小姐神秘地笑笑,猛地撑开手掌,一个繁复的花团已经盛开在她掌心了。
  “哇,好棒啊!”我拍着手赞叹道。
  听了我的夸赞,兔小姐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微红着脸说:“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啊。”
  “太好了!太好了!”
  我专心的和兔小姐学起翻花绳来,待学会了用绳子翻出绣球花,已是晌午了。
  狐狸早就准备好了午饭,我和兔小姐吃完午饭,又结伴去了枫叶林的店子。
  那是一家小小的店子,卖的尽是些精精巧巧的小物什,能吹出夜莺歌曲的哨子、彩色的花香染料、水磨的白玉石小镜子、核桃壳顶针、白羽翎小礼帽……
  店老板是一只刺猬,一见到兔小姐便殷勤地打起招呼:“哟,兔小姐,今天还带了一位漂亮姑娘来啊。”
  “刺猬老板,你好呀。”兔小姐拉着我的手,忙介绍,“这位是桂芝奶奶的孙女。”
  “是吗?”刺猬老板一听,马上放下手中的活计,高兴地从店子里走出来,“经常听桂芝奶奶提起,今天终于看到人了。”
  “你好。”我礼貌地点点头。
  刺猬老板热情地把我们让进店子,我们便在那琳琅满目的小玩艺儿中挑选起来。
  兔小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终,把一串珠链挂到脖子上,然后问我:“你看这个怎么样?”
  “嗯,和你真的很相衬。”
  听了我的评价,兔小姐便毫不犹豫地把那珠链买了下来。
  “小茜,你还没选中什么东西吗?”兔小姐一边摆弄着珠链一边问。
  没等我回答,刺猬老板猛地想起了什么,“这些东西怕是不入小茜小姐的眼,但我这里还有一样东西,定能讨她中意。”
  说完,刺猬老板从抽屉里取出一只小木盒,打开来,里面是一枚绣球花的小发卡。檀香木雕出的花瓣,上了粉色的彩蜡,就这么一片片堆积起来,聚成小巧的花团。
  “这是早些时候桂芝奶奶在我店里定的,说是要送给孙女。今儿正好,小茜小姐可以把它取回去了。”刺猬老板把发卡递到我手上。
  “真是精致得紧。”兔小姐在边儿上赞美。
  我谢过刺猬老板,把发卡别在头发上,和兔小姐离开了店子。
  傍晚,兔小姐一直把我送到家附近才告别,我便一个人往家走。狐狸坐在门口的树桩上,见我回来,马上迎过来,“玩累了吧?”
  我冲狐狸摇摇头,她话里的那份眷爱,让我突然想起了奶奶。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没有一刻觉得无聊,因为,每天都有许多动物来串门子,鹿、熊伯伯、猫头鹰、松鼠妹妹、獴一家,还有成群的小鸟……
  窗台上的绣球花天天都是新的,一团一团,开得正艳。
  奶奶始终没有回来,转眼,我也快要离开了。
  狐狸把我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像对待小孩子那样轻拍着我,“乖孩子,早点儿睡吧,明天一早还要去坐车呢。”
  “奶奶为什么还不回来?”
  “奶奶好容易去朋友那里一趟,人家留她多住几天也是正常的啊。”狐狸小心翼翼地安慰着我。
  我不再问什么了。
  夜里,怎么都睡不着,转过脸才发现,狐狸不在床上,而是点了一只小灯坐在桌边,手上是一件棉衣,她拿着绣针,正专心致志地绣着什么,我仔细一看,正是粉色的绣球花,和我每件棉衣上的,一模一样。
  我的心里满是疑问,这让我更加难以入睡。
  天蒙蒙亮时,狐狸直起身。我赶紧闭上眼睛,假装出熟睡的样子。她重又为我掖好被子,然后,悄悄地出了门。
  我顾不上那么多,穿着睡衣蹑手蹑脚地跟在狐狸身后。
  狐狸走出木屋,穿过一片幽暗的林子,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密林的尽头了。
  林子里的风很冷,树木的影子每一次晃动,都让人毛骨悚然。我深吸一口气,急急地向狐狸消失的地方跑去,不知跑了多远,那林子像被谁猛地画了休止符,所有的阴冷与幽暗嘎然而止,我的面前豁然开朗了。
  那是怎样的绣球花田呵,绵绵的粉色层层叠叠,繁衍成海,在宁静的黎明里,无拘无束地泛起波浪。就连腼腆的云朵,也心甘情愿地印染上它的颜色。
  狐狸正在那粉色的花田里,一边采着花,一边唱起了歌:
  愿我做的年糕,和你做的一样好吃,
  愿我绣的花朵,和你绣的一样好看,
  我会像你一样,像你一样爱她。
  整片花田里的绣球花摇摆起来,轻声的、整齐的重复着狐狸的歌:
  像你一样爱她,
  像你一样爱她,
  ……
  狐狸抱着一大束绣球花走出花田,一抬眼,正好看见我,她便硬生生地愣在了那里。
  我冲上去,摇动着狐狸的身体,气冲冲地问:“奶奶到底怎么了?”
  狐狸的花撒了一地,她没去管,而是把自己身上的披肩解下来,披到我身上。
  “桂芝奶奶早在两年前就去世了,就埋在这片花田里。”狐狸转过身,任那粉色映在脸上,“桂芝奶奶总是说,‘小茜那么喜欢绣球花,如果可以,一定要送她一片绣球花田。’看呵,如今她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我呆呆地面对着绣球花田,许久……
  终于,还是要离开的。
  狐狸牵着我的手,一路无语,直到我从小站上了车,直到车子驶出好远,我打开小行李箱,里面整整齐齐地叠着一件棉衣,棉衣上,是一团粉色的绣球花。
我渐渐被那团旑旎的粉色,迷了眼。
  • 上一篇文章: 神奇的“草药墨水”

  • 下一篇文章: 欢喜河娃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