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红鼻子包包
作者:张静宜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童话|原创|鼻子

  可可西家有一只大耳朵狗,名叫包包。
  这只狗可不一般,他有一只微微发红的鼻子。
  包包第一次被可可西带回家的时候还很小,比巴掌大不了多少,不过两条小腿倒还灵光,能跑能跳的。
  可可西给包包介绍它的新家:“呶,这就是你以后的家了,吃喝拉撒都在这儿,不过要守规矩哦,否则,否则你会受到惩罚的!”可可西突然把眼睛睁得溜圆,他这是要给包包来个下马威,好确立自己在它面前的地位。以前,家里的局势总是老妈是老大,老爸是老二,自个儿只能弄个地位最低的老三混混,现在可好了,有了包包就意味着家里产生了老四,可可西手下总算是有人了!不对,确切地说,包包只是一只狗。
  “就算是这样,也够咱扬眉吐气的了!”可可西得意地想。
  可可西的爸爸叫可天乐,是名搞美术的艺术家,尤其钟爱于人ti艺shu,客厅雪白的墙壁上和可天乐卧室淡蓝色的墙壁上就各挂了一幅欧洲人ti艺shu画像。
  包包听完可可西的介绍后就自顾自地在屋里溜达起来,它一仰头,目光正好碰撞到了挂在电视机上方的一张约摸16英寸大的人ti艺shu画像。这是一张有着银灰色背景的画像,画中骚首弄姿的仿佛是个希腊女子,披着一头海藻般的长发,通身还裹着一层朦胧的白纱。包包突然低下脑袋小声哼唧了一下就摇头晃脑地溜开了。
  “有意思,这家伙也好这一口?”可可西被包包的举动搞得又好笑又惊奇,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狗一定不简单!”可可西倒真是希望包包像哆啦A梦一样会法术,那样自己可就神气了,他恨不得把它当成一只神狗,尽管心里还是更相信包包对画像的反应只是一个巧合。
  然而,包包的确不是一只简单的狗,这是可可西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发现的。
  包包来家里的第三天,可可西带着它去找同学马跃跃玩,刚下公交车,可可西就被一个40岁左右的男子拦住了去路——
  “小同学,我弟弟失踪了,我和我母亲来城里找他,钱全都花光了,我母亲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了,你能不能接济我几块钱,给我母亲买碗面吃?”
  可可西这才看见男人的身后还有一名裹着头巾的妇女,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可可西最见不得人遇到困难,他摸摸口袋,只有十块钱了,索性都贡献了出来:“叔叔,我只有这么多……。”说着还露出点羞赧的神情。看着那个40多岁的庞大的身躯向自己鞠躬致谢,可可西还真有点手足无措,他向来只钟情于做无名英雄。
  可奇怪的是,他发现包包的鼻子异常得红起来,红得就像天边的火烧云,而且包包就像神经错乱了似的对着那个中年男子“汪汪汪”吼个不停,任可可西使尽了法子也消停不下来,弄得可可西感觉心神不宁的,就赶紧领着包包逃离似的跑开了。
  到了马跃跃家,他把刚才的事儿跟马跃跃一讲,马跃跃就笑翻在床上了:“可可西,没看出来,你还是菩萨心肠呢!”可可西一头雾水,听马跃跃跟他详详细细一说,他才明白,原来自己被骗了!那个中年男子经常在那里骗取过路人的钱财,而且身份、理由,包括相貌都经常翻新。其他的还好理解,可相貌怎么变呢?可可西觉得不可思议。
  “这还不好办?”马跃跃跑进一间屋子,再出来时就成了长发披肩的新新人类:“看到没有?秘密就是这个!”马跃跃指指自己的头发,那是她妈妈演出用的假发套!
  可可西懊丧极了,他觉得自己如此聪明的一个人也会上当,还上得得意孜孜、欢欣鼓舞!丢人,太丢人了,简直就是无比地丢人!更奇怪的是,包包的鼻子不那么红了,恢复了原来那种微微发红的样子!
  可可西更怀疑包包不是一只简单的狗了。
  “没准儿,它真是一只神狗!”可可西偷偷地想。
  回家后几天,可可西一直对被骗的事耿耿于怀,以至于门铃被按响了两次他才听见。
  “阿弥陀佛,贫尼是附近尼姑庵的,来此化缘,还望小施主能给口水喝。”说话的是一个尼姑,可可西还是第一次面对面见到真尼姑,他赶紧倒了一杯水递给眼前这个尼姑。尼姑又开口了:
  “小施主家里是否有不穿的旧衣服什么的,能否送一些给我让我带回去?”
  “这……这我做不了主……”可可西的妈妈出差了,可天乐也去看一个什么车展,家里只有可可西和包包。
  “哦,没关系,看得出小施主是菩萨心肠,既然喝了你的水,我自然也要为你做点什么,阿弥陀佛。”尼姑说着做了个揖,“看得出,小施主最近有什么事情不顺,而且这件事仿佛让你一直不能释怀。”
  “你怎么知道的?”可可西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扑楞扑楞眨个不停。
  “阿弥陀佛,小施主被灾星笼罩,若不及早除去,恐成大患呐。”
  “啊?!不是吧……”可可西慌了神。
  “不过小施主心底仁慈倒也不用担心,只要我施些法术,就无碍了。”
  “那你快进来吧!”可可西赶紧把尼姑让进屋里,“那要怎么做呢?”
  “我做法术倒也简单,只是需要小施主捐献一些香油,捐得越多越虔诚,效果自然也就越好。”尼姑很平静地说。
  “你等等。”可可西跑开了,等他回来,手里捧了一瓶香油,“你看看,这些够不够?要是不够,我家还有一瓶!”可可西把香油瓶递到尼姑面前。
  那尼姑愣了一下,忙摇摇头说:“‘香油’不是指这个,是……是说你需要象征性地捐一些钱给佛祖。”
  “噢,佛祖也要花钱啊。”可可西第一次听说,不过为了解除自己头上的灾星,他是丝毫不敢怠慢,忙去卧室找自己的压岁钱。
  这时候他发现包包一直跟着自己,而且鼻子又红得跟天边的火烧云似的。可可西一下想起了上次的事儿,他想试验一下包包的红鼻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能感应出真话和谎话?
  可可西用他卧室的电话悄悄打了110,警察来了,还引来了很多邻居,经警察确认,那尼姑果然是个骗子,在场的邻居中就有刚刚受骗的!
  大家都鼓起掌来,夸可可西勇敢能干、火眼晶睛,可可西又不好意思了,不过他更多的是兴奋,因为他拥有包包,而包包是一只天下无双的神狗!
  可可西从此帮助邻居识破了很多骗局,他还经常在大街上揭穿骗子的骗术,市里给了他“城市好少年”的称号,可可西神气得不得了!
  可竟有人发现了可可西的秘密,想要夺走包包。
  一天放学,可可西迎着落日回家,家门前的小道上横躺着一个黑色的皮包,可可西捡起来一看,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一摞钱,那数目看得可可西直发晕,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钱躺在一起!可可西莫名地一阵害怕,赶紧合上皮包……
  “哎呀这个包是我丢的,小同学你捡到了真是太好了,太谢谢你了!”可可西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下了一大跳,面前站着一个理着小平头的男子。
  小平头说包里有他的身份证,掏出来看看,照片跟人长得一样,是同一个人。小平头还说出了包里的其他东西,也的确没错,就连五颗小玻璃球的数目都完全正确,可可西便把包交给了小平头。
  小平头连声道谢着打开包检查里面的物品。
  “这包你打开过了吧?”小平头突然问可可西。
  “唔,刚捡到的时候看了一下。”可可西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情况。
  小平头突然把脸一沉:“你先别走,等警察来。”
  “为……为什么?”可可西被吓懵了。
  “别装了!我包里少了一摞钱,至少有5千,不是你藏起来了吗?!”小平头的样子好凶。
  “我……我……我没有!不信你搜……”可可西说着把书包从肩上卸下来。
  “我不看你书包,谁知道你是不是藏起来了,谁知道你有没有其他同伙!”小平头说着就要打110。
  可可西吓哭了,他觉得自己死定了,肯定会被枪毙的!
  小平头突然脸色一缓:“你是那个城市好少年吧?”
  可可西早被吓傻了,也不去搭理小平头。
  “没错,我在报纸上见过你!”小平头说着收起手机,“算了算了,那你肯定不是那种拿别人钱的人了,我认倒霉吧!”
  “我没事儿了?可以回家了?”可可西觉得自己在做梦。
  小平头点点头:“当然可以呀!不过嘛……叔叔知道你有一只神狗能测出真话和谎言,叔叔在反贪局工作,现在的贪官污吏太难对付了,怎么都问不出真话来,国家为此损失了大笔钱财啊,我这皮包里的钱就是刚缴纳的一笔赃款,要是你能把你的狗给我,那5千块钱就算了,就当我自己掏钱买了,也为国家做点贡献嘛!叔叔想,你是城市好少年,为国家作好事应该不会拒绝吧?”
  可可西歪着脑袋想想,他是真舍不得包包,可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人家都不追究了,再说是为国家作好事,怎么能不同意呢?光为自己想可不是我可可西的作风!
  “好吧!叔叔你等等我,我去把狗领下来!”
  可可西没有食言,他真的把那只自己心爱的、有着一只微微发红的鼻子的包包带来了。可可西见小平头站在楼前的花园里,就朝他走去,包包跟在他身后。
  楼门离花园并不很远,平常可可西要不了2分钟就能走到的,可今天他总觉得这条路好长好长,而且他明明看到小平头叔叔就在花园里,可也不知道怎么的,他越走近却反而觉得那个叔叔越发地变小了!可可西以为自己晕了。
  可他眼前突然一花,小平头叔叔不见了,草地上蜷缩着一只硕大的灰老鼠,接着,他看到一只狗朝那只灰老鼠扑过去,老鼠在前面跑,狗在后面追……再后来,可可西头晕起来,他看见逃命的灰老鼠和紧追不舍的那只狗仿佛分别踩上了一朵云朝天上跑去了……一阵猛烈的眩晕让可可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等可可西再睁开眼睛,小平头叔叔、灰老鼠、狗全都不见了,他回头去找包包,却发现包包也不见了。他突然想起刚才那个场景:逃命的灰老鼠和紧追不舍的狗仿佛分别踩了一朵云朝天上跑去。
  可可西抬起头,太阳就快坠到大山里去了,头顶上有两朵云,那形状分明是一只大耳朵狗在追一只拼命逃窜的老鼠,它们通身洁白,只是,大耳朵狗的鼻子是红色的,像是被夕阳映红的,也许,这就是人们说的火烧云,通红通红的……

  • 上一篇文章: 神奇的“草药墨水”

  • 下一篇文章: 狮子岩下的小老虎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