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虫飞蚁走也惊魂
作者:郑 军     来源: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这是本人在柜台创作时期的代表作。记得当时灵感突发,一气呵成,连修改在内,整个写作时间不过一天。后来,朋友们把它录入电脑,搬上网络,成为我最早数字化的作品。《虫飞蚁走也惊魂》这个名字的风格很怪,不是我的文字习惯。现在我自己都不记得当年为什么起这么个篇名了。这个故事在网络上流传几年后,才由天津《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以《缩微的半个故事》为名发表。时间是2001年一月。 
  这也是篇我摸索个人写作风格的实验性作品。三年后,一位《金华日报》的记者打电话采访我。他说,我觉得你的创作风格是无厘头!他的话让我好不惊讶。接下来才知道,他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从网上看到了这篇作品。 

  (一)

  过年了,我买了对门神贴在家门上。我自然不在意这东西,但外婆住在我家,要尊重老人的习惯。如今已是二十一世纪,要不是她提醒,我和绝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连春节是哪天都记不清。不过,那门神也不光是装饰品:门神的眼睛是直径3毫米,厚1毫米的摄像机,可供平日闲居在家的外婆看清来访者一举一动。
  贴好门神,我又把一杯热茶端到老人面前。那不是普通的茶杯,杯壁上围绕着若干条半厘米宽的彩色线带,一个人握杯数秒后,这些线带的颜色会发生各种变化,分别显示脉搏、血压、体温、呼吸,以及心、脾、肺等内脏器官的健康状况。小小水杯拥有半所医院的体验能力。什么?这东西多少钱?说出数目恐怕你难以理解,因为几十年的通货膨胀积累起来也是个吓人的水平。这么说吧,在街角的垃圾桶里,我经常可以看到用坏后被随便抛弃在那的这种杯子。
  然后,我又对老太太重复了一些需要独居在家注意的地方。 
  “有人叫门怎么办?”老太太问。
  “拍三下巴掌,门会自动打开。拍两下,来人的身份会显示在家庭电脑屏幕上。”我答。
  “空调温度太低了怎么办?”
  “大声咳嗽一下,空调听得见。”
  “室内光线不舒服?”
  “跺一下脚,自动调光玻璃往暗里调;跺两下脚,往亮里调……”
  ……
  在我这间小小居室里,大约有三、四千块芯片分别装在水杯、牙刷、门锁、玩具、图书护封和抽水马桶等处,使它们聪明能干,仿佛精灵附体一般。
  “得,忙你的去吧,我都记住了。”
  外婆说得轻松,其实每回她都会被这些暗语绕糊涂。不过没关系,小米粒大小的无线电话嵌在我的耳朵眼里,即使我走上月球,老太太也可以随时向我请教。
  我向外婆道了别。然后,正正发型,拉拉西装下摆。拍一下墙壁,双层挡风窗自动滑开,我迈步向前,从二十五层楼上直接跳下去!
  不用为我担心,因为我身上有一套个人喷气装置,其部件分别嵌在我的皮鞋,腰带等处。如今所谓房门就是为外婆这样受不了眩晕的老人准备的。在我降到地面之前,我还分别同擦身而上的张先生和李太太打了招呼。
  我生活在纳米技术普及几十年后的时代。拜这种伟大创举所赐,电子技术、材料技术、机械技术、显微技术都尽可能的缩微化。瞧,一辆出租气垫车被我拦下。因为个人喷气装置续航能力小,跑远道还得需要这些车:床板大小的底盘上覆着有机玻璃罩,整洁光滑,一点也看不到机械装置。气垫车就象飞毯一样悬在空中。当然发动机肯定要有,只不过缩微在总共1厘米厚的底盘里了。
  不一会儿,我来到航空港。
  正因为能缩微的部件都缩微了,需要扩展的才能扩展。比如我眼前要乘的这架全翼型空天飞机:采用无机身设计,几层楼高,面积有两个足球场大的机翼里可容纳两千多乘客。这种巨物能灵巧地飞上太空,再返回地面,盖因原来装一台发动机的空间里,现在能容纳一百台同样功率的发动机。
  不过,每次接受机场的登记检查时,那繁琐的程序也告诉我,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如今恐怖分子的装备也大大缩微化,曾有人用半颗花生米大的炸弹嘣掉飞机的安全门栓。可如今,谁身上不带十几件乃至几十件缩微器具呢?有些个人开业的小老板甚至把整座缩微加工厂背在身上,那是公民的权利嘛。于是,每次检查,若干台扫描仪便会在你身前身后上下盘绕,找到每一台缩微机器,分析其构造,功能……。
  终于,我得以走进宽敞的机舱,这里如同宾馆大厅般宽敞豪华:座位散在四周,环绕着人工草皮,中央是酒吧、茶座、台球案子,地滚球道……唯独看不到什么机器设备,它们尽可能地被缩微在你想到和想不到的地方。我端过一杯饮料,来到一张软座上休息。不用系安全带,微微一颤过后,这家垂直起降的飞翼便升空了。
  我要去的地方是太空站。航天技术是纳米技术的主要受益者。因为要把大型物件送上太空,需要淄诛必较地计算有效载荷。如今好了,宇航员升空时,左手拎着一个物理实验室,右手拿一个生物实验室,肩膀上还可以扛一台大功率射电天文望远镜。宇航员在太空站里,也不必再紧紧巴巴地倦在仪器设备中间。象我老婆那样常驻太空站的工作人员,甚至可以分到一室一厅带个人卫生间的太空宿舍。

  (二)

  在不远处的一张转椅上,坐着一个白人汉子,年纪四五十岁之间。打一上飞机,我就觉得这小子不地道,一双贼眼溜来扫去,神秘兮兮。果然,飞机爬升结束,他就拦住了一个空中小姐。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找你们机长来!”
  “抱歉,机长很忙,您有什么事找我就行了。”
  “找你们机长!告诉他这架飞机被我劫持了!”
  空中小姐打量他片刻,终于忍不住笑起来,直笑得弯下腰去。白人汉子拍案大怒。
  “笑什么笑,你的小命有富裕?”
  空中小姐连连应声,捂着嘴,一边笑一边跑开了。闹嚷嚷的宽阔机舱里,只有白人汉子周围几个人听到他们的对话,也包括我在内。但大家不知深浅,不敢妄动,倒是一位小姐闻言大感兴趣,走上前开了口。
  “您好,先生,我是IME电视台记者。请问您准备劫持这架飞机吗?您的目的是……”
  “待在那别动,你们谁闯到我身前五米,小心机会人亡!”
  记者小姐吐了吐舌头,只好先退了下去。机长闻讯赶来,在那家伙五米外站定。
  “请问先生,您对本航班的服务质量有什么不满,尽请提出,此处距地面已经有两百多公里,不是开玩笑的地方。”
  “谁和你开玩笑。你立刻让飞机悬停在轨道上,等我的要求满足以后才能继续航行,否则将有严重后果。”
  “请问,您所指的严重后果是什么?”机长显然不相信对方的法力。只见那白人汉子手打响指,口喝一声“灭!”厅里主要灯光一时俱暗,只剩一些荧光标志灯放出昏暗的光。大厅里顿时鸡飞狗跳,混乱不堪。机长倒吸一口凉气。周围若干先生太太见此情景,不约而同地捂住自己的咽喉。我知道他们联想到了什么:几个月前,某非洲国家元首被恐怖分子炸穿咽喉身亡,凶器就是伪装成苍蝇的炸弹。但我却知道,此种尺寸的装备,已经逃不过现在机场的检测器,白人汉子当另有更小的法宝。
  对方有这种道行,机长不敢造次,跑回驾驶室进行紧急处理。劫机者又向那位俏小姐招招手。
  “你是电视台的记者?”
  “是的。”
  “拥有全套采访设备?”
  “时时随身携带。”
  “怎么证明?”
  那小姐不知道弄了什么手脚,只见不远处一面壁挂式电视中止球赛转播,换上劫机犯尊容。看那角度,摄像机肯定就藏在俏小姐身上:那耳坠应当是录音机,胸花应当是摄像机,又或者从上面数第一枚扣子是录音机,第二枚扣子是摄像机,总之机关人人都有,各具巧妙不同。
  “那真是我?”劫机犯看到自己的模样,诚惶诚恐地整理衣冠,象是初次登台的演员。
  “真的是您,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您。”
  “全世界?”
  “是的,如果目前世界上没有另一起劫机案的话。”
  知道这么多人为自己捧场,劫机犯兴趣大增,腔调也愈加高亢:“好,听我发表声明。我是德国公民。卡尔曼斯基总理,你听着,你身为日耳曼人的领袖,竟然娶个黑鬼做老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要求你在一个小时内和你的黑鬼老婆办妥离婚手续,否则,我就炸毁飞机,让这两千人作太空垃圾。
  众人释然,此人原来是德国的新纳粹分子,他们对德国掌门人的新婚大为不满,如今竟以这样激烈的手段抗议。
  刚才白人汉子露的那一手,看似惊天动地,窍门却很简单,只需摧毁一块肉眼隐约可见的芯片即可。当然,要从偌大机身中寻出这样关键的芯片,也确实需些手段。不过这手段我也有,因为我本来就是国家安全局的干员。在我的指甲缝里,随时藏着一些灰尘般大小的探测器,它们能爬善飞,会照像扫描和会做理化分析,神通广大。只是从此必须留指甲,搞得我常让不知情的老婆数落。
  我将十几枚探测器偷偷弹出,让它们四散飞去。我又揉揉左眼,左眼戴的隐形眼镜变成了显示屏。本来按照人的视觉规律,瞳孔前十厘米内的事物无法被看清,但此显示屏具有反调焦功能,弥补了这个自然缺陷。
  几分钟后,小家伙们纷纷爬进飞机各主要电脑硬件中,边前进边搜索。呜呼!只见一些细小颗粒粘附在芯片上。细细量去,它们的直径只有0.05毫米,远在人类视觉范围之下。放大看来,每个这样的小颗粒竟然就是一枚巡航导弹:制导部、推进器、战斗部一应俱全,扒在那里静侯白人汉子的指令。其实,这样一枚导弹如果在指尖上爆炸,未必有蚊子叮一下厉害,但对以纳米计的芯片世界来说,绝对是重磅炸弹。我又让探测器对这些遥控导弹作痕量分析:水分、酒精、硝化酶……于是,我知道它们是怎么被带上飞机的了。
  我忙,白人汉子也没闲着,一时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从尼伯龙根到腓列特大帝,从俾斯麦到希特勒,历数德意志民族的优良传统。不过我知道,这家伙技术精良,论劫机经验却是个雏儿,只要在他引爆炸弹前制服他,一切危机俱会烟消云散。
  我灵机一动,一拍巴掌,用德语喝起彩来:“对对对!这位德国老兄说得太对了。日耳曼人啊!世界上最理智的民族,如今竟做出这种荒唐事。上行下效,以后你们的州长,市长,大公司总裁都娶了外国老婆,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一边说,一边向他接近。
  遇到知音,倍加兴奋。白人汉子一拍大腿:“就是嘛,饿死事极小,混血事极大。如今世上什么都虚假,血统再不纯正,何处去寻找纯正的……?”
  没等他发完感慨,我健步冲上去,抓起桌上的餐具砸在他嘴上。谢天谢地,餐具不需要缩微,足斤足两。白人汉子应声翻倒,腮帮子上炸出一个血洞,大概是什么机关被我打中了。
 
  (三)

  太空站里,让我砸得晕头转向的劫机犯被警方扒光衣服扔进除尘室,直到身上最后一粒可疑的灰尘被吹净才收监下狱。警方已经得到初步结论,该犯将微型巡航导弹藏在假牙里。混上飞机后,他只需打个喷嚏,导弹便随飞沫而出,依靠地形匹配原理四外寻找目标,附在上面,等待假牙里启爆器的指令。
  小别胜新婚,我和妻子相拥着走进她的宿舍。不料,床上一颗针尖大的灰尘打乱了我的兴致。我小心翼翼地把它用指甲挑起,放到左眼前仔细观察。
  “你有洁癖呀!一点灰尘也大惊小怪!”老婆奇道。
  “大惊小怪!哪天你新整形的鼻梁上落下这么大一颗炸弹,怦!你就晓得厉害了。”
  • 上一篇文章: 宇航卡

  • 下一篇文章: 寄生之魔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