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八音麻花
作者:余 雷     来源: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听说过八音麻花店的人,闭着眼睛也能找到这家店。 
  这家店用耳朵就能找到。 
  好吃的麻花讲究的是酥、脆、甜、香。八音麻花店的麻花不仅具备这些特点,还能发出好听的声音。 
  一般的麻花嚼起来只会发出嘎崩嘎崩的声音,八音麻花店的麻花可不一样。每个到店里来买麻花的人不是尝味道,而是先拿起一根敲一下,再拿起一根敲一下,直到找到自己喜欢的声音再买。所以,离得老远,人们就能听到八音麻花店的麻花发出的声音,自然闭着眼睛也能找到这家麻花店。 
  八音麻花店现在的经营者叫雷老五。雷家的手艺是祖传的。据说,雷老五的爷爷的爷爷视力不好,有几次在做麻花的时候,把配料放错了,不是咸得不能吃,就是把碱面当作糖放了。爷爷的爷爷于是发誓不用眼睛也要做出好吃的麻花。后来,在一位盲人琴师的指导下,爷爷的爷爷明白了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会发出不同的声音,只要你用心倾听就会听到。如果把这些声音恰当地组合在一起,就是好听的音乐。于是,爷爷的爷爷先熟悉了各种配料的声音,然后试验了很多次,终于成功地试验出了一个配方,用这个配方做出来的麻花不仅味道好,还可以发出悦耳的声音。 
  后来,雷老五的爷爷继承了麻花店。爷爷想,要是麻花能发出不同的声音不是更棒吗?于是,爷爷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试验。终于,在雷老五的爸爸结婚的时候,爷爷在儿子的婚礼上用麻花演奏出了喜气洋洋的《喜洋洋》。这场热闹的婚礼让雷家的麻花店声名远扬。县太爷听到传闻后,亲自到店里来验证了一次。并当场题写了“八音麻花”四个大字做为麻花店的招牌。 
  雷老五的爸爸继承麻花店以后,仍然不忘在麻花上再做出点新花样。他每天对着一堆麻花想来想去,就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有一天,年幼的雷老五在院子里摔了一跤,他本以为坐在一边的爸爸会过来把他抱起来,谁知爸爸好像没有看到他摔倒一样,依然对着手里的一根麻花发呆。雷老五委屈地大哭起来。 
  雷老五的哭声让爸爸觉得烦躁不安,他只好走过来哄雷老五:“不许哭了,啊!我给你吃麻花。” 
  “我不吃你的麻花,我就要哭!呜呜……”雷老五赖在地上不起来。 
  爸爸生气了,将手里的麻花在雷老五的头上敲了一下。这一下敲得很重,麻花在雷老五的头上发出响亮的一声“哇”。 
  这个“哇”正好接上雷老五哭出的一个长音“呜——”,听起来就好像雷老五怪叫了一声“呜——哇”! 
  院子里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笑了起来。从来没有人听过这样奇怪的哭声。连雷老五自己也笑了。 
  爸爸一拍脑袋:“有了。” 
  他跑进厨房,把自己反锁在里面。谁都知道,雷老五的爸爸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和他的爸爸,爸爸的爸爸一样,开始实验新的麻花品种了。 
  两天以后,八音麻花店推出了一个新品种。这个新品种的麻花从外形上看和其他麻花没有什么两样,不同的是这些麻花的顶端都嵌进了一颗豆子。有的是红豆,有的是绿豆,还有的是黄豆。 
  雷老五的爸爸亲自卖这些麻花。 
  他在离柜台三尺远的地方画了一条线,让顾客在这条线以外排好队,排在最前面的人走到他面前去买。 
  雷老五的爸爸和每一个买麻花的人小声地说话。他们的声音很小,站在三尺以外的人竖着耳朵也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买麻花的人都认真地和雷老五的爸爸说上一会儿话,然后再拿着一根麻花离开。 
  这些麻花有的上面是一颗绿豆,有的上面是一颗红豆,还有的上面是一颗黄豆。 
  傍晚的时候,有一对夫妻来到麻花店。进门以后,男人向雷老五的爸爸拱拱手,女人道了一个万福,放下一篮鸡蛋就走。 
  雷老五的爸爸让雷老五追出去,给了他们一包新品种的麻花。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好几天。每天都有买过新品种麻花的顾客又回来,他们都是来感谢雷老五爸爸的。 
  原来,雷老五的爸爸成功地让麻花发出了能令人愉快的声音。但是这些麻花因为声音的不同,能改变人情绪的程度也不一样,所以,雷老五的爸爸必须问清楚吃麻花的人的心情,再挑选合适的麻花卖给他。麻花上不同颜色的豆子就代表着不同的声音。 
  有心事的人和雷老五的爸爸说出了自己的烦恼,再吃了能改变心情的麻花,重新快乐起来了,自然就来感谢雷老五的爸爸。 
  雷老五继承麻花店以后,依然没有放弃研究怎样使麻花发出更好听的声音。他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一堆配料琢磨,但是好长时间过去了,却一点进展也没有。 
  这天,雷老五还是什么新的想法也没有,他心里难受极了,顺手拿起一根爸爸研制的顶上嵌着红豆子的麻花咬了一口,慢慢地嚼着。麻花随着他的嚼动发出一种缓慢而清晰的“嘀哒”声,他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 
  雷老五突然有了灵感。他放下手里的麻花,马上开始了新的试验。 
  三天过去了。 
  当店里的人都在猜测雷老五会不会成功的时候,他捧着一盘新炸的麻花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这些麻花的外形和原来的麻花没有什么区别。雷老五拿起一根麻花掰成几段递给大家:“来,试试我的新麻花。” 
  “哒哒。” 
  “哈哈。” 
  “嚓嚓。” 
  “呵呵。” 
  一根麻花在大家的嘴里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这不奇怪。每个人的牙齿不一样,即使是同一根麻花,和不同的牙齿敲击起来的声音也不一样。”雷老五笑嘻嘻地解释道,“我只不过调整了一下麻花的配方,让麻花和牙齿发出的声音更响亮一些。我要在我的麻花店里举行一场麻花擂台赛。谁的牙齿能和麻花一起发出最好听的声音我就免费送他吃一年的麻花。” 
  麻花擂台赛的那天,真可谓盛况空前。方圆几十里的人纷纷赶到蚂蚁街,有来买麻花的,有来参加比赛的,还有的就是来看热闹的。 
  雷老五在八音麻花店的门口搭起一个高台。一支完全用麻花做乐器的乐队坐在高台上给大家演奏着一支支欢快的乐曲。雷老五则站在高台下亲自给每个上去参赛的人发麻花。 
  参加比赛的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登上高台,拿起麻花起劲儿地嚼着。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原来不同的牙齿和麻花碰在一起能发出那么多种声音。 
  谁也没有想到,擂台赛的获奖者竟会是一个牙齿已经掉光了的老爷爷。 
  临近比赛结束的时候,一个拄着拐杖的老爷爷来到高台前要求参加比赛。 
  “我看看您的牙。”发比赛麻花的雷老五对老爷爷说。 
  “没有。”老爷爷张开黑洞洞的嘴巴,含混不清地说,“我的牙几年前就掉光了。” 
  “没有牙怎么比赛?”雷老五心里嘀咕着,还是递了一根麻花给老爷爷。 
  轮到老爷爷表演了。只见他把一块麻花放进嘴里,用舌头把麻花在没有一颗牙齿的嘴里搅来搅去,发出了一种悦耳的“笃笃”声。这声音起先像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而后,又有了鸟儿的鸣叫,风儿吹过树林时的沙沙声,大家都安静下来,喧闹的市场好像变成了鸟语花香的山林。 
  老爷爷搅动麻花的节奏渐渐快了起来,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随着他嘴里发出的声音开始扭动,蚂蚁街上无论男女老少都跳起舞来了。大家挥舞着手臂,扭动着腰肢,甚至有人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雷老五当场把大奖颁给了这位老爷爷。这一年里,老爷爷可以每天到店里来吃麻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人群散去的时候,雷老五发现身边多了一个重重的包袱。打开一看,里面有许多银票和珠宝首饰。雷老五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一个外地来参加比赛的人托他看管的。 
  雷老五一直等到蚂蚁街上的人都走光了,失主也没来认领这个包袱。他只好捧着包袱到县衙去了,青峡镇的人都知道,有事就找刘知县。 
  刘知县看了看雷老五手里的包袱,并没有接过去的意思:“这个包袱还是放在你店里吧。我可以贴一张告示,让失主到你那里去认领。这么多贵重的东西,失主一定会回来寻找的。你觉得怎么样?” 
  “那好吧。”雷老五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小声说:“但是我没有看清楚丢包袱的人的样子。只记得他是一个外地的客商。” 
  “你一定会有办法的。”刘知县笑眯眯地说,“我都想参加你今天举办的擂台赛,只是公务繁忙,没有时间啊。” 
  “知道了。但是你的告示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写。”雷老五心里有了主意。 
  告示很快贴出去了。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有人敲响了雷老五家的大门。雷老五打开门一看,一块巨大的牌匾竖在门外,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拾金不昧”。 
  “我是来认领丢失的包袱的。”牌匾后面伸出一颗头来,“谢谢你们帮忙看管包袱。我可以告诉你们包袱里有些什么…… 
  雷老五打断了来人的话:“什么也不用说,你先吃麻花。”说着,递了一根麻花给他。 
  “不用客气了,我拿了包袱还要赶路呢。” 
  “你没有看告示吗?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凡是来认领包袱的人都要先吃麻花。” 
  “上面好像是写了这一条的。”那个人嘟囔着接过麻花,狠狠咬了一口,使劲地嚼着。 
  “你可以走了。”雷老五挥了挥手,“包袱不是你的。如果你还要再说什么就到县衙去说吧。” 
  那人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灰溜溜地扛着他的牌匾走了。 
  这个晚上,雷老五家就没有安静过。不断有人来认领包袱。虽然他们都说对了包袱里有什么东西,但雷老五在让他们吃过麻花后,还是把他们全都轰走了。 
  一连许多天过去了。包袱真正的主人还是没有出现。八音麻花店却被盗贼光顾了好几次。好在雷老五把包袱藏得很严实,所以盗贼们什么也没有偷到。 
  一个月过去了,包袱还是没有人认领。雷老五每天晚上担心有盗贼光顾,几乎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店里的生意也没有原来好了。 
  这天中午,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雷老五趴在柜台上差点儿睡着的时候,吴捕头走进了店里。 
  “有人告你。”吴捕头拍了拍雷老五的肩膀,“跟我到县衙走一趟。” 
  吴捕头的话让雷老五的瞌睡跑到了九霄云外:“告我什么?” 
  “去了就知道了。”吴捕头绷着脸,一个字也不肯多说。 
  看到雷老五被吴捕头带走,蚂蚁街的人们好奇地跟着他们来到了县衙。 
  刘知县见雷老五来了,就问站在公堂上的一个男人:“是他吗?” 
  “是的。” 
  “你认识他吗?”刘知县又指着男人问雷老五。 
  雷老五仔细看了看:“不认识。” 
  “不认识?”男人气愤地瞪了雷老五一眼,“知县大人,我那天把包袱交给他保管,看到告示以后我自己没有时间,就请了好几个朋友来帮忙取。他们都说对了包袱里的东西,但他无论如何也不给他们。现在他还说不认识我。知县大人,您要为我做主,让他赔我的包袱。” 
  雷老五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根麻花:“你先吃根麻花。” 
  “我不吃,我要我的包袱。”男人后退了一步。 
  刘知县说话了:“你先把麻花吃了我再断你们的案子。” 
  男人迟疑着接过麻花咬了一口,慢慢地嚼着,麻花在他的嘴里发出“呵呵”的声音。 
  “就是他。”雷老五突然大叫了一声,他一把拉住男人的手,“包袱是你的,跟我去取吧。” 
  看热闹的人都鼓起掌来,不用解释,大家都明白了雷老五是从这个人嚼麻花的声音上判断出他是失主的。 
  但是有一点蚂蚁街的人们并不知道,雷老五继承了雷家人做八音麻花的手艺,也继承了雷家人眼神不好的特点。就是面对面,他也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啊。
  • 上一篇文章: “小酒盅”饭馆

  • 下一篇文章: 蚂蚁街的山楂案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