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家在哪里
作者:文 心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赢在起点

  (一)大街上

  村子里的大街上慌慌张张跑着一只小黄鸡。你看他,伸着毛茸茸的圆脑袋,晃着胖乎乎的圆屁股,撒开两条小细腿,拼命地往前跑。
  “咚咚咚咚咚咚——,哒哒哒哒哒哒——”一辆载满土家肥的拖拉机伸着长脖子大喊大叫地跑过来。
  小黄鸡吓坏了,拍打着两个可怜的小翅膀,两脚离地,“唧唧唧”地扯着嗓子,半飞半跑地躲过了拖拉机的大脑袋。
  “哒哒哒哒——”拖拉机吐着烟,走远了。可怜的小黄鸡还在沿着墙根颤巍巍地跑着,步子比刚才慢多了。
  小黄鸡拐过一个墙角,停下步子,左看看,右瞧瞧,收起翅膀,慢悠悠地往前走。
  小黄鸡的家在哪里?小黄鸡的妈妈在哪里?可怜的小黄鸡不知道。它刚刚跑出来的那个家不是它的家。
    “嘎嘎嘎”鸭妈妈带着四只小鸭子从对面走来了。鸭妈妈晃着脑袋,左摇右摆。四只小鸭子也晃着脑袋,左摇右摆。步调整齐,好像谁在喊着口号“一,一,一二一”小鸡赶紧站到墙根前,贴着墙,一动也不动。
  “你是谁家的小鸡呀?怎么自己出来啦?你的妈妈呢?”鸭妈妈一只翅膀推着小鸭子,侧着头盯着墙根边的小黄鸡,关心地问。
  “我,我,我——”小黄鸡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听话的小鸡,肯定是个小淘气。被妈妈赶出来了吧?”一只小黑鸭对着小黄鸡扭扭屁股,拍拍翅膀,嘎嘎叫了起来。
  “淘气包,淘气包。嘎嘎嘎”剩下的三只小鸭子也跟着起哄。
  “好了好了,别皮了。快去河边练游泳吧。嘎嘎”鸭妈妈拍拍小黑鸭的黑脑瓜,又用两只翅膀拢了拢四只小鸭子,转过头来对小黄鸡说,“快去找你的妈妈吧,这样乱跑很危险。嘎嘎”
  小黄鸡眼里噙着泪,伸出一个翅膀揉了揉眼睛,耷拉着头,慢吞吞地往前走。它委屈极了。
  “我不是淘气包,我不是淘气包。呜呜——妈妈,你在哪里?呜——我没有妈妈。”小黄鸡越哭越伤心,它的哭声引来了一只小蝴蝶。这只蝴蝶长得真漂亮。金黄的大翅膀上镶着黑色的斑点。它飞到小黄鸡身旁,轻柔地问:“小黄鸡,小黄鸡,你怎么哭了?是谁欺负你呀?”
  小黄鸡抬起泪涟涟的小脸,慢慢地说:“不怨小鸭子,我也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我的妈妈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妈妈在哪里,可是,我一点儿也不难过。”小蝴蝶拍拍翅膀对着小鸭子呵呵地笑,“看我,每天乐呵呵。我的朋友可多了。小蜜蜂,小蚂蚁,小蚯蚓,还有小花、小草,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没有妈妈也能快乐吗?”小黄鸡疑惑地望着小蝴蝶,不相信地问。
  “我们不是没有妈妈。谁都有妈妈,只不过,妈妈不在我们身边。我们要快快乐乐地等妈妈。有一天,妈妈会找到我们的。”小蝴蝶转了个圈,非常自信地说。
  “真的吗?”
  “真的。我从来不说谎。不信,你等着瞧。”小蝴蝶对着小黄鸡眨了眨眼睛。
  小蝴蝶围着小黄鸡又飞了一圈,说了声再见就飞走了。
  告别了小蝴蝶,小黄鸡的心里好受多了。它抬起头,挺着黄灿灿的小胸脯,继续往前走。
  太阳慢慢地走向山后,挥挥手,催着大伙快回家,天可要黑了。一群小鸟叽叽喳喳地谈着什么,从小黄鸡头顶上飞回鸟巢。小鸭子们也在妈妈的带领下,晃晃悠悠地返回家门。“小蟋蟀,小蟋蟀,我的好孩子,快回家呀,妈妈等着你回来吃晚饭呢。”蟋蟀妈妈扯着细细的尖嗓子,焦急地呼喊。
  天真的黑下来了,家家户户亮起了灯,街两旁的路灯也亮起来了。小黄鸡看了看地上自己的影子,东看看,西看看,不知道该到哪儿去。
  “小蝴蝶,小蝴蝶。”小黄鸡喊了两声新认识的朋友小蝴蝶。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小蝴蝶的影子。“哎,她也一定回家了。他们都有家,只有我,只有我是个没家的孩子。”小黄鸡又难过起来。
  正当它自言自语地念叨时,突然,灯影里晃过一个黑影。小黄鸡紧张地瞪大眼睛环顾四周。很快地,那黑影又从小黄鸡的后面晃了一下。小黄鸡的心咚咚咚地快跳出嗓子眼了。怎么办?怎么办?小黄鸡浑身哆嗦着,一声都不敢出。
  “喵——”原来是一只黑猫,它一下子落在小黄鸡眼前,前爪捋着胡须,眯缝着眼睛,发出一种怪怪的声音。“呜噜噜,呜噜噜。谁家的小鸡呀?这个点还敢在街上,不知道这是本大爷的地盘吗?乖乖地钻进我嘴巴里,当我的晚餐吧。”黑猫边说边迈着步子,慢慢地靠近小黄鸡。
  “求求你,别吃我。求求你,别吃我。”小黄鸡边求情边往后退。
  “往哪儿躲?小宝贝,我的肚子里暖和得很呐,来吧,来吧。别躲了。喵——喵——”黑猫的眼睛里射出可怕的绿光,越来越近。小黄鸡张开翅膀,捂住自己的眼睛,缩成一团。
  “喵呜——”小黄鸡的心沉到了最底下,可奇怪的是,一点儿都不疼。小黄鸡疑惑地睁大眼睛。咦,黑猫哪儿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小蝴蝶不放心小黄鸡,叫来了小蜜蜂、小麻雀,沿着街道找来。正碰上黑猫张着大嘴要吃小黄鸡。他们三个同时猛的冲向黑猫。小蝴蝶用翅膀拍黑猫的眼睛,小蜜蜂竖起尾巴上尖尖的细针刺向黑猫的屁股,小麻雀用嘴狠狠地叨黑猫的鼻子。黑猫正一心一意地准备吃小黄鸡呢,哪注意到他们三个。突然感觉眼前一黑,鼻子被什么东西掐了一下,屁股被针刺了一下。惨烈地大叫了一声,转过头,拼命地逃走了。
  “小黄鸡,小黄鸡。我是小蝴蝶,你没事吧?这是我的朋友小蜜蜂、小麻雀。你还好吧?”小蝴蝶忽闪着一对大翅膀,关心地问。
  小黄鸡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抖了抖身上的羽毛,站直了身子,高兴地叫道:“小蝴蝶,谢谢你。小蜜蜂,谢谢你。小麻雀,谢谢你。我还以为自己被猫吃了呢。”说着说着,小黄鸡的声音变得颤巍巍的,越来越低,后来,竟呜呜地哭起来了。
  “别哭了,别哭了。有我们,你不会孤单的。”小蝴蝶落在小黄鸡的头上,用透明的翅膀拍拍他的大脑袋,轻轻地说。
  “是啊,是啊。有我们呢,有我们呢。”小麻雀、小蜜蜂也大声说。
  “跟我们回家吧。”小蝴蝶飞起来,小蜜蜂、小麻雀也飞起来,他们在前面带路,小黄鸡跟在后面,朝村边的小池塘走去。
  昏暗的灯光下,小黄鸡高高的抬着头,挺着胸脯,步伐坚定地走着。在他前面,小蝴蝶、小蜜蜂、小麻雀忽上忽下地飞着。
  “唧唧唧,嗡嗡嗡,喳喳喳”好朋友们快活的边聊边走。小黄鸡看到地上大大小小的影子,一,二,三,四,“我不再是一个了,我有这么多朋友呢。”
  “还多着呢,还多着呢。”小蝴蝶快活的说。
  “真的么?”
  “真的。我说话算数。”
  “嗯,我相信。唧唧唧”小黄鸡快活地眨着眼睛,大声说。

  (二)找妈妈

  小黄鸡在池塘边的一堆柴草上美美地睡了一夜。那一夜,小黄鸡睡得好踏实,好舒服。小蜜蜂回蜂巢了,小麻雀钻进了池塘边的一棵柳树上的巢里,小蝴蝶陪在他身边。
  小黄鸡一觉醒来,太阳已经爬上了树梢,明亮的太阳光照得他睁不开眼。小蝴蝶和小蜜蜂在花丛里飞来飞去,他们正抬着一盒蜂蜜往蜂巢里送呢。小麻雀早跟着妈妈出去找食物了。
  “多美的早晨呀!这是我见到的最美的早晨了。”小黄鸡伸了伸脖子,拍拍翅膀,使劲蹬了蹬腿,从柴草堆上站起来。“唧唧唧”小黄鸡跑到池塘边,伸开脖子,低头喝了一小口水。
  池塘上水波粼粼,金色的阳光洒在水面上,碧绿的树影投在水面上。小黄鸡深深吸了一口气,好新鲜的空气呀。
  “嘎嘎嘎”芦苇后面伸出了几个小黑脑袋。鸭妈妈带着她的鸭宝宝们在觅食呢。她们一会儿潜入水底,一会儿露出水面。小鸭子快活地围着鸭妈妈,金黄色的脚蹼使劲地划着水。他们晃着黑黑的小脑袋,扑打着翅膀,你追我赶地嬉戏着。
  小黄鸡看的入迷,他叹了口气,收回了目光。转过头,不去看鸭子一家。池塘里游过一群小金鱼,他们真小啊!看上去和小黄鸡的小脚趾差不多。他们有黄色的,红色的,黑色的,橙色的。鼓鼓的眼睛,长长的尾巴。游在他们前面的是一条长着黑白斑点的红色金鱼。那是小金鱼们的妈妈。金鱼妈妈正领着金鱼宝宝宝们出来晒太阳呢。小金鱼们嘴巴挨着尾巴,围成了一个圆圆的圈,把金鱼妈妈圈在中间。不一会儿,他们又在金鱼妈妈的肚子底下挤成一团。
  “小金鱼也有妈妈。他们多好啊!”小黄鸡的眼睛离开了小金鱼。呆呆地望着水面。
  “孩子们,到妈妈这里来。”一只青蛙蹲在荷叶上,冲着水中的一群小蝌蚪大声喊。小黄鸡顺着声音望去。不远处游过一群黑乎乎的小蝌蚪,他们长着圆圆的大脑袋,长长的黑尾巴。争先恐后的朝青蛙游去。“妈妈,妈妈,好妈妈,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小黄鸡有点看不明白了,孩子也可以和妈妈长得不一样吗?
  “嗨,小黄鸡。干什么呢?怎么不来找我们呀?”小蝴蝶和小蜜蜂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小黄鸡头顶上。小黄鸡正看的出神,听到问话,吓了一跳。
  “啊,我见你们正忙着,就没过去。早晨的池塘好美呀。”小黄鸡换上一副轻松的样子,对他们说。
  “小黄鸡,你又想妈妈了,对吗?”小蝴蝶一眼看出了藏在小黄鸡眼睛后面的心思。“小黄鸡,别难过。池塘那边有一只鸡妈妈正领着一群小鸡正找食呢。要不,你去看看吧。说不定,鸡妈妈愿意做你的妈妈呢。”小蝴蝶指着池塘一边的小树林,对小黄鸡说。
  “对呀对呀,快去看看吧。那位鸡妈妈的脾气特别好。”小蜜蜂也拍着小翅膀附和着。
  小黄鸡转过头去,又看了一眼池塘里的小鸭子、小金鱼和小蝌蚪,点了点头。
  池塘的对岸,有一片杨树林,树林子里开满了鲜花,铺满了绿油油的小草。鸡妈妈带着一群小鸡正找食呢。三只小黑鸡、两只小花鸡、四只小白鸡、两只小黄鸡,跟在鸡妈妈的身边,唧唧唧的欢叫着。鸡妈妈用爪子使劲地刨土,刨一会儿,就伸长了脖子,仔细寻找。发现了虫子,就咕咕咕地呼唤孩子们来吃。小黄鸡一路小跑,来到杨树林时,鸡妈妈正在刨土,两只小黑鸡正扯着一条小蚯蚓,歪着脑袋,使劲往两边拉。当蚯蚓被拉成一条直线时,又跑上来两只小白鸡,拼命地啄蚯蚓的身体。四只小鸡你争我抢,滚在一团,转着圈子。两只小白鸡瞪大眼睛,看着鸡妈妈刨过的土坑。一只小黑鸡和两只小花鸡跑到离鸡妈妈不远处,学着妈妈的样子,使劲地刨土,找虫子。
  小黄鸡怯怯地站在一朵小红花旁边,局促地看着她们。过了一会儿,一只小花鸡发现了他。一边大叫着一边跑向鸡妈妈。“妈妈,妈妈,那边有一只小黄鸡,那边有一只小黄鸡。”和他一起刨土找虫的另外一只小花鸡和小黑鸡也大叫着跑向鸡妈妈。
  “什么?小黄鸡?孩子们,快站好,让妈妈数一数。”小鸡们赶紧站成一排,按照平时站的位置排好,从左边的小黑鸡开始报数,“一,二、三……十,十一。”对呀,以前是十一只,现在还是十一只。鸡妈妈确定没有丢孩子。可是,这只小黄鸡是谁呢?鸡妈妈招招手,示意小黄鸡过去。小黄鸡慢吞吞地走过去,眼睛里露出害羞的神色。
  “孩子,你是谁家的小宝宝呀?你的妈妈呢?”鸡妈妈疼爱地看着小黄鸡,亲切地问。
  “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妈妈。”小黄鸡可怜巴巴地说,声音小的几乎他自己都听不见。说着说着,眼睛里竟溢满了泪水。
  “可怜的孩子,这是怎么回事呀?你是不是受伤了,忘了妈妈是谁,家在哪儿了?”鸡妈妈又是吃惊,又是心疼。
  “不知道家在哪儿,不知道妈妈是谁。我敢肯定他是个大傻冒。”站在最右面的小花鸡说完,扑扇着小翅膀,哈哈哈地笑起来。
  “大傻冒,大傻冒。唧唧唧”小鸡们乱作一团。
  “不准这么说,孩子们。你们要有一颗同情别人的心,忘了平时妈妈怎么教你们的么?”鸡妈妈的语气很平稳,可透着责备。
  小鸡们马上不笑也不吵了,慢慢平静下来。
  “来,我的孩子。到妈妈这儿来。”鸡妈妈伸出翅膀,做出拥抱的姿势。
  “来呀,来呀,快来呀。”小鸡们大声喊。
  小黄鸡眼里含着泪水,站在原地不动。两只小黄鸡终于忍不住了,跑过去,一个拉,一个推,把小黄鸡推进鸡妈妈的怀抱。
  “妈妈——”小黄鸡平生第一次喊妈妈,他的泪水哗哗地往下流。不过这一次,不是伤心的泪水,也不是委屈的泪水,而是幸福的泪水。
  鸡妈妈很疼小黄鸡,把他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可是三只小黑鸡和两只小白鸡不喜欢他。他们总是在鸡妈妈不注意的时候,扑上去狠狠地啄他的头。吃虫子的时候,也总是拼命的把他嘴里的虫子抢走。晚上,他们使劲地踢他的腿,用屁股撅他,用肩膀扛他。直到把他挤出鸡妈妈的翅膀。小黄鸡只好偎着鸡妈妈的脖子睡。尽管这样,小黄鸡也忍耐着。小蝴蝶和小蜜蜂来看他的时候,他也总是说,过的好极了。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半个月。天天吃不饱的小黄鸡一天天消瘦下去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小黄鸡终于决定离开鸡妈妈,重新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三)家是什么?

  小黄鸡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鸡妈妈,独自走出树林。沿着池塘边弯弯曲曲的小路一直往前走。他慢慢地往前挪,心里什么也不想,只是往前,往前,再往前。走到哪里就是哪里吧。
  小黄鸡走啊,走啊,不知不觉走进了一个小院。小院里安静极了。院子里没有人,也没有鸡,没有狗,没有鹅,没有鸭子。只有碧绿的菜畦,高大的石榴树,菜畦头上一片开的正艳的月季花。
  小黄鸡悄悄地走进院子,躲进了菜畦里。他熟练地找到了几只小虫子,美美地吃下去。吃饱了的小黄鸡才感觉到自己全身好累,他趴在黄瓜架下的阴凉里,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睡了多久,小黄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黄瓜架下了。他睡在一个软绵绵的坐垫上。旁边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她正一脸慈祥的看着小黄鸡呢。
  “睡醒了,小鸡来。你怎么跑到我的院里了?哎呀,左邻右舍都问了,都说没丢小鸡。这可怎么办?你先跟着我吧。昂。我一个人也怪寂寞的,咱俩就做个伴吧。行吗?小鸡来。”老奶奶伸出皮包骨头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小黄鸡的头,拍拍他的背,温和地看着他的眼睛,慢慢地问,“你要是愿意,就点点头,好吗?”
  小黄鸡盯着老奶奶看了一会儿,认真地点了点头。
  “哎呀呀,好孩子,好孩子。从今天起就跟着奶奶,昂。饿了吧?奶奶给你做饭去。”说着,奶奶站起来,颤巍巍地走到床边的厨子旁,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盘子,捏了一把小米放进盘子。转过身,走了几步,弯腰在水桶里舀了一点水,倒进盘子里,伸出食指,拌了拌,放到小黄鸡的跟前。
  “吃吧,孩子。吃吧,吃饱了,好长高,长大。”
  小黄鸡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奶奶做完这一切,听着奶奶亲切的呼唤,慢慢地低下头,叭叭叭吃起了小米。吃了几口,抬眼再看,奶奶正慈祥地看着他,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见他抬头看,老奶奶抬了抬手,示意他快吃。
  小黄鸡又低下了头,叭叭,叭叭。小黄鸡加快了啄米的速度。
  天黑下来了,奶奶拉亮了灯。吃过晚饭后,她坐在沙发上,一手摇着蒲扇,一手拍着小黄鸡,高兴地看电视。边看边和小黄鸡拉呱,和小黄鸡聊电视里的节目。小黄鸡第一次趴在人的腿上看电视,第一次像个真正的宝宝一样,受到如此的宠爱。他舒服地伸长了脖子,撒开着两条长腿,眼睛一会儿张开,一会儿又闭上。老奶奶不停地说着话,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众了。儿子们都成家立业了,一个个翅膀硬了,都飞走了。这个老院子里只剩下她自己,老伴儿走了三十年了,她也孤独了三十年了。今天,她怀里的这个小黄鸡,不再是一只鸡了,他是上天送给她的孩子。
  小黄鸡听着老奶奶轻轻的絮语,慢慢地睡着了。奶奶把他轻轻地放进精心布置好的小纸箱里。拍了拍他的背,才转身上床睡觉去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小黄鸡也一天天胖起来了。羽毛也变得更加丰满,全身的黄色羽毛金光闪闪,大红的冠子直楞楞地竖在头上。
  尽管小黄鸡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黄鸡,可每到夜晚来临,小鸟们飞回鸟巢,小蜜蜂返回蜂巢,小蝴蝶说完再见。大黄鸡从不直接钻进奶奶为他铺好的大纸箱,而是跳到奶奶的身上,趴在她的膝盖上,伸长了脖子,蹬开两条大长腿,舒舒服服地贴着奶奶温暖的腿。奶奶还是像第一天一样,左手抚摸着他的头,右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嘴里念念叨叨,告诉他左邻右舍发生的或喜或悲鸡毛蒜皮的事。说完一天的故事,见他还没有睡意,奶奶还会唱起好听的催眠曲。这种轻柔的小曲奶奶唱了一辈子,唱给儿子们听,唱给孙子们听,还唱给重孙子们听。如今,孙男弟女都不需要她再唱催眠曲了,奶奶就唱给大黄鸡听。奶奶唱歌的时候,唱得很投入,她拍大黄鸡的手变得更轻了。每当这个时候,大黄鸡都会舒服地闭上眼睛,呼吸也好像变得更加轻缓。他看到了美丽的草坪,看到了草坪上数不尽的鲜花,还有鲜花丛中飞来飞去的小蝴蝶和小忙忙碌碌的小蜜蜂。他趴在鸡妈妈的翅膀底下,不时地探出脑袋和小蝴蝶打招呼。鸡妈妈轻轻地啄着他头顶上的羽毛、脖子上的羽毛,微笑着望着他。这样想着,大黄鸡也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奶奶见他真的睡着了,才轻轻地,轻轻地把他放到大纸箱子里软绵绵的坐垫上,替他盖好小被子。做完这一切,奶奶蹑手蹑脚地走到她的床前,慢慢地脱衣上床,关灯睡觉。
  等窗外刚露出亮光,大黄鸡拍拍翅膀,跳出纸箱子。奶奶开开门,打扫院子。大黄鸡跳到墙头上,伸长了脖子,面朝东方,大声地唱歌:嘎给给——那声音清脆又响亮,飘荡在小村子的上空。就连池塘边的小蝴蝶、小蜜蜂、小麻雀、小金鱼和小青蛙都听的清清楚楚。大家陆陆续续离开家,各忙各的了。
  小蝴蝶和蜜蜂、小麻雀来找他时,他总是快活地蹦蹦跳跳,一会儿飞到墙头上散步,一会儿跳到树枝上远望,一会儿又跑到树底下刨食。
  “小黄鸡,不,现在该叫你大黄鸡,看你现在快活的样子。我们真为你高兴。你终于找到自己的家了。你是天底下最特别、最幸福的小鸡。”
  “对,我是最特别的小鸡,最幸福的小鸡,所有的小鸡们都没法和我比。小蝴蝶,你说的很对。没有妈妈的日子,我们一样过得快乐。你因为有朋友。我呢,我有疼爱我的奶奶。如果妈妈知道了,她一定会为我高兴的。你说呢?”
  “嗯,是的。有爱的地方就是真正的家。看,奶奶来了。”小蜜蜂嗡嗡嗡地飞到院子里的一朵黄瓜花上,停下来。小蝴蝶也飞进了黄瓜架。小黄鸡冲两个好朋友挥挥手,迎着老奶奶走过去。
  院子里的石榴红灿灿的裂开嘴笑了,黄瓜架上又悄悄盛开了几朵黄澄澄的小花。
  作者简介:陈红,山东省邹城市一名教育工作者,笔名:文心。从事一线教学十五年,爱学生,爱文学,现潜心钻研儿童文学,望编辑老师多指点,多鼓励。

  

  

  • 上一篇文章: 我叠一只小飞机(歌词)

  • 下一篇文章: 狡猾的狐狸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