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万圣节的恶作剧
作者:刘卿竹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赢在起点|原创|万圣节

  “哎,怎么办了?明天就要交作文啦!”我坐在书桌旁,急躁地挠着头,明天是万圣节,今天老师布置了一项作业,让我们每个人都要写一篇关于万圣节的文章,而且要求是想象的,还要奇特,想象的我好对付,可是这万圣节我都不了解,可怎么办呀?要是有电脑,上网查查资料也好呀,可又赶上我家电脑看病去了,现在,真是没办法!
  猫头鹰小钟滴答滴答响个不停,搞得我心烦意乱,“要是有什么能让我放松放松该多好!”我半睁着眼睛,困意难逃,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七色花瓣,对,何不在这个时候扔一片花瓣玩玩?说干就干,转过身来,那朵七色花还躺在那里,我扯下一片橙色的花瓣,向天空抛去,它正好就落在我的脚边。                
  一道光环闪过,身边的场景全变了,我正睡在一张南瓜床上,在我旁边放了一张床,上面也躺着孩子,
  “姐姐,你睡得着吗?下个星期就是万圣节了!”在我身旁,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我吓了一跳,我认为他并没有喊我,于是继续躺下想其他问题。
  “姐姐!我知道你没有睡!”又是那个声音,细细的,稚嫩的,我坐起来,有些不解,不可能是我,我又不认识他。
  “托灵·森琪淩同学!回答我!”还是那个声音,我不得不抬起头,旁边没有人,只有那个男孩儿坐在床上,虽然没有灯,但是我感觉到他在愤怒地看着我。
  我不得不开口:“我可不是你的姐姐。”
  “你怎么能这样,六亲不认了?”那个男孩儿有些惊讶。
  “我真的不是你姐姐,我是从一个,从一个……反正不在你们这儿,但是突然到了你们这儿!”
  “你说什么呀?我听都听不懂!我知道你会编,别拿这些故事来糊弄我了,以为我没上学好欺负是不是?”
  “哎,反正你不明白!”
  “姐姐,下个星期是万圣节,你想变成什么呢?”小男孩儿扯开话题。
  我也不再去想我原来的身份,对万圣节饶有兴趣起来:“真的吗?你说下个星期就是万圣节?”
  “我的老姐呀,你是不是睡糊涂了?11月1号是万圣节你都不知道?今天晚上吃晚餐时还说过呢!”
  我兴奋起来,我们那里可还没过过万圣节呢,这下可好了!有我乐的了。不过我还不知道我这个便宜弟弟小屁孩儿的名字,于是我便问:“喂,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的妈妈妈……妈呀,我这是做梦吧,我老姐脑子坏了?哦,难道是听到万圣节,兴奋过度了!我是你的弟弟……”
  “啪”的一声,门打开了,好像是一个中年妇女进来了,我们赶紧钻进了被窝儿。一缕灯光透了进来,一头金发的她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男孩儿:“森乔,我的宝贝儿,好好睡觉,不许说话!”然后就关上门出去了,屋子里又黑暗一片,没有谁说一句话。
  经过几天的相处,我和那个男孩儿也亲密起来,就像真的兄妹一样,当然,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托塔·森乔翼。我还和邻居的两个双胞胎处好了,姐姐叫伯薄欣,她胖胖的,看上去很憨厚,妹妹叫伯薄霖,她有些男孩儿性格,是个假小子,喜欢为朋友打抱不平,但是她们都很善解人意,我们成了朋友,我,欣,霖,还有森乔经常在一起玩,就这么玩着玩着,玩到了万圣节那一天。
  万圣节晚上,欣、霖、我和森乔去街上溜达,很多人扮成鬼的模样专门吓唬人,还有人戴着猛兽面具,突然在别人的后面卡脖子,把别人吓得半死,恐怖的路灯发出血色的光芒,一些“女巫”在路灯下跳着万圣舞,很多小孩儿在一家肯德基店外一起叫道:“万圣节,要糖节,棍儿糖、泡泡糖、棒棒糖,你不给,鬼就来,……”看上去很热闹,我们也混了进去,每人都抢到了几块水果糖,一边含着糖,一边往回走。
  来到桑乔家谷仓,欣和霖拿来很多面具,有鸡,有鸭,猴子,猪,狗……,我们想找点乐子,就把人的面具套在母马还有其他动物的头上。我们在谷仓里玩捉迷藏,谷仓很大,散发着干草的气味、肥料的气味、干活儿的马的汗味、还有吃苦耐劳的牛的气息。我们一边追逐,一边用桦树枝做的箭练靶子,玩累了,我们坐下来,一边吃森乔妈妈刚炸的肉丸子,一边下跳跳棋,而且还戴着面具玩儿,森乔戴着鸡面具,欣戴着猪面具,霖戴着鸭面具,只有我没戴,因为我不怎么习惯。
  一开始玩得很愉快,可当盘子里还剩下一个肉丸子时,矛盾就开始了,森乔正准备把它消灭,欣却比他抢先一步,
  森乔不高兴了:“大胖子,你吃的够多的啦!”
  “你都吃了二十几个了,我才吃了七个,小心撑死,我不让你吃也是为你好呀!”欣把肉丸子拉到自己那边。
  “我是绝对不会把肉丸子让给你的!”森乔使劲地把肉丸子拖到自己那儿。
  我和霖继续下跳跳棋,头都被吵大了,我们每人还差一步就都可以到终点,关键看这会儿谁先下。我记得刚才她下了一棋,所以高兴地拿起我的棋。
  霖很好胜:“不对,刚才你下了,到我了!”她那瘦弱而有力的手牢牢地抓住了我。
  “不是吧,别耍赖皮”我一用力,甩掉了霖的手。
  “不行,这盘我一定要赢!”霖很愤怒,把我的棋都推下了棋盘,我也很火,脚一跺把她的棋都震倒了。
  欣和森乔也在争斗不停,森乔被欣推过来,把我的腿都压疼了,空盘子砸碎了,一片玻璃刺进了霖的手,霖以为是我弄的,踢了我一脚,欣不想玩儿了,哼哼唧唧地走出去了,霖也气愤极了,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后跺了一脚走了。
  这时,森乔拿来面具,跟我恶作剧,我心烦意乱,大嚷:“烦透了!烦透了!你们都是猪头!我希望所有带面具的人带什么变什么”突然,一个大南瓜从屋里飞出朝我飞来,它张着大嘴,从里面冒出出橙色光,然后就消失了。   
  在我身旁,森乔突然没了,只有一只鸡,它嘶哑地叫着,飞快地跑出门外,天啦,这回搞大了!我也跑出门外,一个怪怪的森乔正站在那儿,那只怪叫的鸡被森乔妈妈扔进了鸡舍。
  我没有跟去,看着“森乔”,喊道:“森乔,你没事吧?”
  “奔驰,我是,宝马(我是一匹爱奔驰的好马)!”
  “森乔”好像不大对劲,过一会儿就要双手提起,发出马的叫声,哦,对了,我们曾给那只母马套上了森乔的人像面具,天哪,她竟然变成森乔的模样了!再放眼看去,大树下,屋舍前、马厩里突然冒出很多怪怪的人,我的身旁就站了两个霖,旁边还有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我,在傻傻地笑,真是哭笑不得!他们都是动物变的,真是乱透了!这么说来,那着被扔进鸡舍的鸡应该是森乔了!
  我得赶紧去找森乔。因为才来了一个星期,所以我还不是太熟悉鸡舍,早知应该跟着他爸爸妈妈去了。摸了好一会儿,听见许多鸡叫,才找到了鸡舍,那是一个偏僻的地方,在一条只能单行的小道深处,我飞奔过去,虽然找到了鸡舍,但却令我傻眼了,这么多的鸡,哪只森乔呢?我大声叫:“森乔!――”“咯咯哒”所有的鸡都急切答应道。怎么办怎么办?我在鸡舍前踱着步,思考着,突然“咯咯——哒令!咯咯——哒令!”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我望向鸡舍,一只又肥又壮的小公鸡在拼命的叫着,叫的好像不一样,还在边扇翅膀边往前走,看样子很想出去,我心想:森乔虽然变成了鸡,但思想应该还是人的,他叫“哒令”莫非是叫我“淩”?这只鸡难道就是森乔?
  我兴奋地打开鸡舍的门,含着泪抱起那只小公鸡,抚摸着它那肮脏的毛:“哦,森乔,姐姐不好,我不该说那句话,我不知道后果那么严重!原谅我!”那只小公鸡竟然无动于衷,我突然感觉身上一热,一看,555!天哪,这只不知好歹的小鸡竟然在我的身上拉了一泡屎,“啊!――――”我吓得大叫,把这只鸡扔出了老远,差点砸死它。真讨厌,竟然不是森乔,竟敢戏弄老娘,哼,小心我把你当火鸡大餐!害得我白说了一段话,还把我的白裙子弄脏了!我又试了好几只鸡。其中一只是母的,我抱它的时候,它正在下蛋,我把她抱起来,啪的一声,一只蛋正好从它的屁股里出来,打在我的脚上,碎了,蛋蛋清都在我脚上,又湿又难受,这还不够倒霉的,母鸡见我把他的蛋弄碎了,跳下来啄我,把我的裤腿儿啄了一个很大的洞。……
  我顶着一个爆炸头,穿着泥土和鸡屎汇成的“迷彩服”,破个大洞的裤子,一只没鞋带儿的鞋子,一拐一拐走出鸡舍。
  经过菜园,还有最后一个南瓜挂在那里。风吹得桦树叶一片一片地落到地上。在牧场的野苹果树下,红色的小苹果厚厚的铺了一地,飘散着甜甜的香味。
  我垂头丧气回到房间,想着怎么去救桑乔,一只鸡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现在得了厌鸡症,见到鸡就不高兴,我抬手就往外扔,这只鸡尖叫着,但晚了,它还是被甩出了门外。我一愣神,不对吧,这只鸡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在房间里呢?没有人,难道…是自己来的,天哪,他难道是森乔?我打开门冲出去,那只鸡在地上呻吟,旁边的泥地上,有两个字母“S”“Q”,看得出是鸡爪子写的,这不是森乔的头两个字母吗?我赶紧抱起森乔,它的腿有些流血,用微弱的声音叫着“喔喔-呜呜”。
  这下可好了,森乔找到了,可是欣和霖还不知踪影,她们可怎么找呢?哎,虽然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了,我可能马上就要走,要是我走了,他们还没变回来那不就惨啦,他们就只能永远就这样了,而且他们变的都是小动物,要是被那些车压死怎么办?还可能被大动物吃了。怎么办,怎么办?可恶的万圣节,我要你早些结束!
  突然,我灵机一动,哈哈,森乔不是鸡吗?只要让他叫一下,人们就以为万圣节过了,又一天开始了,那魔法不就都能解除了吗?“森乔,听话,跑到院子里打鸣!”
  森乔听懂了我的话,他一溜烟儿跑到院子里,“喔喔喔!喔喔喔―――”几声嘹亮的鸡鸣打破了村庄的宁静,鸡舍里所有的鸡都叫起来,接着,全镇的鸡都叫起来!突然我目瞪口呆,凌晨四点的东方,黑暗彷佛被撕破,金色的太阳竟然跳出地平线,以眼睛看得见的速度向前推进,黑暗不断退缩,疯狂崩溃,太阳照到的地方,树木、房舍、谷仓、牲口、农具都成了金色。万圣节竟然提前结束,太阳照到的地方开始不断地变化着,我身旁那只鸡变成了活蹦乱跳的乔森,而那“桑乔”变回了母马,那只猴子变成了邻居大叔彼得,“彼得夫人”变成了一头猪,花丛旁的老山羊变成了前楼的孩子司里娜,……所有的东西都在变化着。
  这时,我看到了一只大象和一只狮子从远处往我们院子跑来,大地咚咚直响,我害怕极了,哪儿来这么大的动物?欣和霖一个戴的猪,一个戴的鸭,她们不会,不会……被狮子吃了吧?我眼眶湿湿的,绝望地倚在门上,突然,那只狮子和大象跑进了阳光,一下子变成了欣和霖,天哪,我睁大眼睛,真的是她们吗?我高兴得眼眶又湿湿的,但我很奇怪,她们怎么会变成那些动物呢?
  我还没问,欣就说:“你一定很奇怪,我们怎么会变成狮子和大象的,其实,我们出去以后看到两个小朋友拿着大象和狮子的面具,很喜欢,就把我们的面具和她们的换了一下,” 
  “可没想到,刚戴上面具我们就变啦,好像不只我们变了,全世界的人好像都变啦,……”霖抢着说。
  “还好,我们是大象、狮子,没人敢欺负我们”欣兴奋地说。
  现在一切都好了,所有事都恢复原样了,我也该回去了,这时,我下定决心对他们说:“其实,我不是真的淩,我是来自东方的一个女孩儿,因为奇迹才到这里来,现在我该回去了,我还有作文没有完成。”其他人都不怎么相信。      
  森乔说:“怪不得你不承认是我姐姐,那我的姐姐哪儿去了呢?”
  “她马上就会出现的,也许刚才只是梦。”我摸着他的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经过这个夜晚,我在心里把他当成弟弟了。
  “那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吗?”欣的脸红扑扑的,很舍不得我。
  “也许能见到吧……嗯,一定会的,我会请你们到我的海滨小屋做客的……”我在哽咽,也在心里做出决定。
  霖小声的抽泣,红着眼睛。
  友情不能改变分别,这时,那个南瓜灯又飘来了,我跳上去,南瓜飞了起来,越飞越远,云层在我身边缭绕,一切仿佛都是梦。
  醒来时,我正趴在课桌上,那篇作文竟然已经写完了,读一读,就是刚才的事,我仿佛又进入了那片橙色的万圣节。

  • 上一篇文章: 迟到的礼物

  • 下一篇文章: 假如我是一滴雨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