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时间的河流
作者:彭世民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小河不宽,岸边有柳树,有苦楝树,还有油桐树,春夏季节,它们伸展肢体,就可以相互拥抱。
  过河的小桥,也有石墩。小桥横亘在河岸上,实际上就是几根粗大的杉木树拼在一起,用铁丝和钉子固定住的简易木桥,走在上面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离小桥二百多米的地方,有踏水过河的石墩,石墩都是圆柱形,一半埋在河下,一半露出水面,石墩与石墩之间的间隔大概是一步之宽,一共有十一个石墩,靠岸全部是用麻石铺平的台阶。
  从我记事起,木桥的木头已是黑褐色,中间的木头已经腐朽了,有的地方还用木板打了补丁。过河的石墩长年泡在水里,有的歪斜了,有的显得斑驳不堪了,石墩周围结满了青苔,唯有经常走人的平面光滑平整。
  春冬季节,我们喜欢到木桥上来回跑,比谁速度快;秋夏季的时候,我们喜欢站在石墩上去跳水,比谁的姿势美。比打水漂,我们从河里捡起一块块扁扁的小石头,往河里一扔,只听"嗖"的一声, 水面上便划走一道道水波,一、二、三……我们在算着谁的水漂打的最远。桐子熟了,我们就像猴子一样爬上树枝,把书包塞满,站在木桥上比投远……
  夏天上学,玩心重的我们不走堤岸,而是直接在河水中穿行,别担心,靠近学校的那一段河流,浅的地方没过脚踝,最深也不过是齐腰深,清澈见底的河水能看见鱼和石头,偶然,几尾淘气的小鱼从脚趾缝里溜过,滑滑的,软软的,柔柔的,痒痒的,那种相融相亲的感觉特别有趣。一路上我们捉螃蟹,打水仗,一个个都变成了落汤鸡。一串串水花,一阵阵欢呼,我们笑了,小河也被逗笑了。
  小河的水有浅有深,沿河有几个水坝,还有几个深潭,浅至一米,深至几米,再深可就不见底了。最恐怖的小桥下游有一处十多米高的瀑布,瀑布下面是石潭,听说那个潭的水深不可测,到底有多深,谁都不知道,水底有暗涌和旋涡。父亲说,有一年大旱,小河干的都断流了,为了灌溉农田,生产队组织十多个劳力,用过去车水用的水车,一连车了三天,也没把石潭的水车干。
  从小,父亲就不准我们到石潭附近玩,村里其他父母对自己的孩子也是这个要求。已渐渐步入少年我,在同龄孩子中算我胆子最大,不怕鬼,不信邪,整天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要不是父亲管得严,那我就真的会变成野孩子了。每逢学校放暑假,不是跟着父亲下地干活,就得上山去砍柴。有一次,我和村里几个小伙伴们砍柴回家,个个口干舌燥,热得难受。我提议去石潭探个究竟。几个人打赌,谁不下去谁就是孬种。一道去砍柴的姐姐和几个女孩被我们打发先走了,我们几个便偷偷溜往石潭方向。
  说实话,我们对石潭都害怕,站在石潭边,我们神情严肃,如同整装待发的战士一样紧盯着表面平静的石潭,阳光下,水面波光粼粼,一闪一闪的,但我们谁都不敢贸然下去,最后基于对深潭的畏惧,我们还是决定放弃在石潭游泳,到上游的一个浅潭凉爽一下算了。谁想到刚下水不久,父亲就赶了过来,他在岸上暴跳如雷,父亲正在气头上,那个时候要是上岸去,我估计父亲会打断我的腿。父亲不会游泳,我不上岸,父亲拿我没办法。于是,他把我们几个人放在岸上的衣服都抱走了,丢下一句:"你们有本事就光着屁股回家,要不你们就泡在水里不要回家了。"
  父亲拿走了衣服,我成了众矢之的。从小玩到大的伙伴,那天我们差点翻了脸。大白天的,要光着屁股穿过二片大屋,走二、三里地(路),谁都不敢。我们几个坐在一棵遮阴的柳树下,饿了一顿中餐和一顿晚饭。一直等到天黑,才各自摸回家中。那天晚上我挨揍了,还跪了砖头!第二天上学,我才知道,我们所有人都挨了父母的打。
  挨了打,得罪了同伴,我把这笔帐记在了姐姐头上,那天砍柴,姐姐先回家,她不告密,父亲又不是神仙,他不可能突然出现在石潭。摸摸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疼。
  姐姐让我丢了面子,我得找机会让姐姐出一次丑,我在暗暗的盘算着。
  在农村,油茶籽榨成油后,把茶籽饼剁碎,用开水浸泡,从河岸上游修倒入,沿河的药鱼、虾、泥鳅、黄鳝都晕了,都漂浮都水面上了。有一天学校刚一放学,所有同学都往河边跑,小河不知被谁下了茶子饼,河里四处漂着鱼、虾、泥鳅、黄鳝……村里的男男女女都河里捞鱼捉虾……整条小河都快沸腾了。有拿木桶的,有拿脸盆的,有用撮箕的……我们读书没带捞鱼的工具,大部分同学都站在岸上看热闹。
  我兴冲冲的跑到小桥上,坐在小桥中央看热闹,姐姐紧挨着我坐着。那个时候,已是初冬的天气,姐姐和我都已穿棉袄、棉鞋,一阵河风吹来,她翻起衣领,缩着脖子,身子挨我挨得更紧了。我朝桥下看了看,水深大概是齐腰的样子,肯定淹不死人,我想把姐姐变成落水鸡,让大伙看一下她狼狈不堪摸样,于是,我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我在姐的后面推了一把。
  只听到扑通一声,小河水花四溅,姐姐一头栽到水下,连挣扎一下都没有,水下就冒出一串气泡。顿时,我慌了神,背着书包直接从桥下跳下去,把姐从水里救起,我拼命的喊姐,姐不应声了,嘴角上不断的在流水!我一边大哭,一边同河里捞鱼的人抱着姐姐往家里跑。幸好我父亲懂点推拿,经过父亲几番推拿,姐吐出半脸盆的水后才醒了过来,但脸上多了一道二寸长的伤口还在流血。    
  父亲问姐姐是怎么回事?姐姐说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我闯下的祸,姐还替我瞒着!那天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睡不觉,刚上学的时候,大我三岁的姐姐牵我过石墩;在学校,姐为了我给男孩子打架;牛吃了庄稼,姐替我挨打,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就像天上的繁星一样多,数也数不清。我觉得我应该勇敢的站出来,要打要骂--不管如何责罚,那都是我应该承受的。
  在梦里,我真心向姐姐道了歉,给父亲认了错。父亲不但没有打我,也没骂我,还冲我笑了笑,姐姐脸上也漾满笑意。
  后来我一直想找机会给姐姐道歉,向父亲认错,可喉咙里总是像卡了鱼刺……
  小河弯弯曲曲,从山谷延伸,围绕村庄,穿过田野,伴随我们成长。时隔二十多年了,父亲走了,姐姐嫁人了,我当兵离家了。如今再回老家,小河的石墩没了。小桥没了。河堤修了公路。过河有了拱桥。但那些遥远的记忆始终在心头挥之不去,时常流进心窝,我真想再挨父亲一次打;真想给姐姐说声对不起,真想让小河的清泉再一次替我洗去岁月的风尘。
  作者简介:
  彭世民,湖南省平江县人,毕业于国防科大,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三期中青年作家班学员,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儿童学会会员。作品先后在《少年文艺》《小溪流》《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组织人事报》等报刊杂志发表。

 

  • 上一篇文章: 不绝的殷商铜鼓声

  • 下一篇文章: 乡间路上的小铁梅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