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做回坏小孩
作者:张 洁     来源: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雨点打在窗上,玻璃成了琴键,你一定听过那乐声。 
  是的,还看到水珠儿的狂舞。 
  怎么样,沏杯茶还是泡上咖啡? 
  浓茶。 
  好了,热气弥漫,清香已经浸入肺腑。 
  空气游动起来。 
  想些心事。
 

  吴明超在放学的路上被车撞了,保险公司赔了款;李小玲生病住院了,我们约定分批去医院探望;周洁敏的父母离婚了,老师把她叫去办公室说安慰话;王晴与病瘫于床的母亲两个人生活,但她仍旧考第一名;刘颖家昨晚被火烧了,她的衣服全部被烧光了,班委倡议大家捐衣、捐款……
  不断地有事儿在班里打着转儿,让人的心不时地牵动。
  有时候我想:别人怎么都会遇见不平凡的事啊?这些事在空中飞呀飞呀,怎么就不会落到我的头上?
  就是。我的生活非常地平淡,像平地上小溪流里的水,不缓不急、慢条斯理地流。我喜欢山上往下流淌的水,忽儿从石缝里细细地走;忽儿从陡处“哗哗”地冲;忽儿在平处悠悠地散步,有风或者碰上石头跳两跳。日子能够这样,多有趣。可惜,不属于我。
  我就想像,想过:
  遇上车祸。我倒下去了,很多人涌过来,我被送去医院,躺在白色包围之中,我担心着功课,坚持看书,考试考优秀——真令人高兴,我的脸上绽开笑容,笑一阵后忽然想到:车撞上来了,出很多血怎么办?我晕血的;还有腿断掉怎么办?我永远就瘸着,那个好好走路的女孩就没有了;再有,要是一下就被撞死了怎么办?汽车不长眼睛的,谁知道撞的程度呢!我才十七岁啊,什么东西还没有见着,甚至高跟鞋都没有穿过,也没有被一个男孩牵手去看满园盛开着的玫瑰花(羞死人,但没有这样的经历是不是太可怜,你说说看?)……噢,太残酷了!不行。
  生病住院。医院的衣服、医院的气味,我虚弱地躺在床上,好朋友送来一支鲜红的康乃馨,还有课堂笔记,我真幸福啊!可生病哪是想生就生的?再想,身体好端端的,有什么办法?万一生传染病,还得隔离,那样的孤独也不是我能够承受的。
  爸爸和妈妈离婚。(非常的恶毒,必须格外偷偷地想,自己一个人缩在家里没有任何旁人在身边的时候,假想爸爸和妈妈离婚。)我哭啊,恳求他们和好,要他们两人别分开。不行,好像很没有修养似的,我可是讲道理的人,他们都是大人,既然走到这一步,肯定深思熟虑、在一起也很不舒服,我又不是小小孩了,我能够自己管自己了,我不该干预。对,我绝不跟他们闹。那没有爸爸的日子,(也或许是没有妈妈呢?假如要我选择怎么办?烦。)我克制,集中精力学习,考好成绩。爸爸和妈妈感情好好的,也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再说想这样好的婚姻结束,心真狠啊!
  公共汽车上看见小偷摸人家的口袋。我大叫:“抓小偷。”小偷的手很快被捉住,被偷的人感激万分,我想想自己真勇敢,感觉好极了。可小偷凶狠地瞪我,他拿刀,跟踪我,车上的人都没有反应,失主也不帮我,那怎么办?砍吧,能瞅准空就咬他一口。咬人家的皮肤,太恶心,破掉更加可怕……才顾不了那么多。
  好啊,我可以抓小偷!于是每天上学、放学一跨到公共汽车上,我就张大了眼睛在车厢里扫视。小偷也不是那么容易看见的,我一次没抓到不算,自己心爱的小皮夹倒被偷掉了。上车后还取钱买票的,下了车后去报亭买报纸时就不见了。可恶的小偷,我什么时候真要捉到你就好了!
  还有很多,想东想西,沉浸于其中很快乐。但终究它们都是暂时的。
  我一样都没碰上。也许我的一辈子就只能这么平坦地过去。
  善哉善哉。阿弥陀佛。学着电视中唐僧的样子,我也举起手。这个和尚,真好玩,教育电视台正在播放《西游记》,很小的时候就听熟了的故事,随那些“童年伙伴”去西天取回经也不错啊!好了,现在我正襟危坐看电视。

  很浓的茶夹着苦味。 
  苦过了之后还是清香。 
  再沏进开水。 
  好了,热气又漫开来。 
  茶淡了。 
  雨点儿还在载歌载舞。 
  空气游动。 

  我不是作天作地的女孩。
  我被叫做乖小人。
  蝈蝈叫出来的,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们一只蝈蝈蹦来蹦去、一个乖小人随来随去——  一个乖小人游进荡出、一只蝈蝈跟进跟出,常惹来路人惊诧的目光,多半是因为蝈蝈不修边幅的模样。她呀,永远的短发乱糟糟地昂扬在头上,说话伴着幅度很大的动作,我妈妈第一眼见到蝈蝈时非常奇怪,她看看我、看看蝈蝈,眼睛转啊转,一定奇怪女儿怎么交上个这样的朋友?蝈蝈偷偷问我:“你妈是生物专家吧?”她们后来有机会对上了话,妈妈对我说:“乖小人,蝈蝈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妈妈肯定一样东西喜欢连用“很”,以示其出色,她现在也跟着蝈蝈称呼我“乖小人”,还说蝈蝈很乖。
  “乖”,不是形象可以表现出的。
  我嘛,不自认为很乖,也确实绝无出风头的事。有顽皮的时候,但大多数时间都安安静静的,不招惹别人、不多出声音,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我喜欢做默默无闻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跟大家友好,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再就是,不着边际地想自己的心事。
  蝈蝈说这是最理想的状态,她对此有所怀疑,但她说:“只有乖小人你能够拥有。”
  蝈蝈始终相信我。
  她比我们要大一两岁,小学五年级时留过一级,因为父母没有接受女班主任给她做家教的要求,冒犯了女班主任,她当众扯去蝈蝈的中队干部标志不算,还总是骂她,让同学们不理她。蝈蝈为此不肯去学校读书,女班主任记她旷课,还给她答得很好的卷子打很差的分数,到处说她坏。蝈蝈干脆不上女班主任的课,结果一个学年的语文成绩都没有,留了级。换班之后,她成了班里惟一考上市重点中学的学生,初中毕业后又直升高中部,相对经过中考选拔进入的我,她是这所学校的老生。
  她懂得很多。
  她给我信心,她也以自己的真诚帮助我描绘其实人人都喜欢的那个世界。
  一份安宁和美好环绕着我们。
  “蝈蝈是只大鹏,乖小人你是只小鸟。”妈妈说。
  确实,很大程度是因为蝈蝈,与她的友谊和她对我的爱护,我一直是老师眼中理想的好学生、同学心目中理想的好同学——做着漫无边际的梦,过着顺利而没有波澜的生活,被人喜欢、被人羡慕,也遭人忌妒,纯小姑娘式的且极个别、不公开。
  一切都非常好。
  圣诞节时我收到许多精致的卡片,其中蝈蝈自诩为“颇有幸灾乐祸之心的‘小人’”,她写道:“但是,我仍不忍见你失败。你是个很真的女孩,有颗很纯的心,所以,应该有完美的生活。为我永不更改的情意,写一个最真的梦送给你!”
  读得人落泪。
  我怎么能够不乖呢?即使只为这一个朋友。
  到现在,我都无法清楚自己的逆转。我对着临时的代理班主任和语文教师范老师大叫:“我就是最坏的,从此我就做最最最坏的人!”
  “乖小人,乖小人。”蝈蝈使劲儿把我拖到一边去,她擦去我脸上还在淌的泪珠,说,“没意思的,乖小人,她不过是临时,我们李老师过几天就回来了。”
  “可她不公正。”我说。事情总是有个事实的,我受不了人家不公。
  起因是马娟娟迟到。
  马娟娟的妈妈住院开刀,她的爸爸出差去了西北,家里没有其他人帮忙,马娟娟在妈妈手术那天请了假,第二天中午又赶去医院看妈妈,下午上课便迟到了,正好是范老师的课。马娟娟很轻地敲了门,因为事先让我跟范老师打过招呼,听到范老师的应允声她就直奔自己的位置。这时范老师一声怒吼,劈头盖脸地骂开了,她说:“你妈妈的刀怎么这么难开,开也开不好。”全班同学目瞪口呆,非常吃惊地盯住范老师。一旁马娟娟“嘤嘤”地哭出来,一张累得发青的脸更加泛青,她遮住眼睛,身影悲伤而无助,马娟娟的功课不好,平时都不敢正眼看人、胆子很小的。范老师骂得好凶,从马娟娟骂到我们班,最后一节体育活动课也不给我们上,要我们留在教室里反思,每人拿一张纸出来写思想。我在纸上写了她不该对马娟娟说那样的话。
  第二天早自习,范老师又发脾气,不点名地骂人,说我们无法无天,说有人自以为了不起,批评起老师来。
  可以完结了吧!
  第二节语文课,范老师忽然说要抽人上黑板检查预习情况,她就点我一个人。我写错了一个字,范老师就不让我下座位,点着黑板说:“有什么骄傲的?你们班最好的学生也不过这样。”她越说越起劲,我低着头,恨不得死过去,永远不要出现在大家面前。想着眼泪掉下来了。范老师说:“娇气,讲不得,下去,这个字抄五十遍,中午交到我办公室。”
  李老师没有回来之前,高二(1)班的事便在全校的老师中传遍,范老师在全校班主任会议上汇报自己工作时重点讲了:她临时带的李林老师班上,班长又骄又娇,如何跟她顶牛。恰巧我们班有一名女生是教师的女儿,那教师向女儿打听她的班长,我们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我冲出教室去找范老师评理,蝈蝈拦都拦不住。
  老师应该尊重事实。
  或许我真的做得不妥,可我能安什么心?跟我直说便得了呗!为什么违背事实弄得沸沸扬扬?
  我只觉得到处都是疑惑的眼睛。年轻的心,怎受得了误解?我受不了,来自不公正的误解。
  我希望自己有辩解的机会。
  范老师非常冷静地对办公室的老师说:“看到了吧,这就是李林班上的班长,敢来跟老师吵!”
  “事实不是这样的。”我发急。
  范老师仍旧很好的神色,跟课堂上完全不一样。
  天呐!我只觉得头脑发热,怔在那儿。
  “我就是最坏的学生,我就做最坏的学生,最最最最最坏!”好半天,我才冲口而出,脑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你们看到了,这就是李林的班长。”范老师的声音轻描淡写地在办公室里散开。
  是的,我就是坏的。我就上课讲话,做操就吊儿郎当,看到范老师理都不理,语文默写一个字都不写交上去……做了坏学生,再也不会有人说骄傲、再也不会有人说我娇气的,你听过有谁说坏学生又骄又娇吗?没有的,全用到好学生身上,好学生的言行举止有着不成文的约束的,别人的眼中不中看一丁点儿,就会被议论:骄,娇。
  其实“好”和“坏”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呢?
  我心里像有个无底的洞,空落落地延伸而下,一片黑暗。
  真实的声音,你落下来吧!
  后来蝈蝈告诉我:范老师跟我们李老师曾经有隙,学校实在安排不出老师,才让范老师接手我们班,范老师在老师中大讲李老师的班是乱班,而你是李老师最得意的学生。
  那跟我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能想通。
  发着狠做坏学生。
  我试着懒懒散散的。把漂亮的发卡一股脑儿收进一个小盒子,然后去理发店剪短了头发,学着蝈蝈,也把它们弄得乱乱的。
  “你觉得自己这样好看吗?”妈妈问我。
  我心痛着点头。
  “那你就这样做吧。”妈妈也点点头,看我,不再说什么。
  蝈蝈陪伴着我,想到她用自己永不更改的情意、写给我的最真的梦,我心里非常难过。我对蝈蝈说:“我不想这样啊!”
  蝈蝈在我的手心画一颗“(请注意:这儿是颗心形的符号)”,她说愿意我的世界永远如童话般纯净。 

  雨的点击怎么还没有完呢? 
  这场音乐会好长啊! 
  很好听。 
  再沏上热水? 
  好吧,茶的香再淡都是清的。 
  清澈了空气。 

  李老师别着黑纱回来了。她回外地老家奔母亲的丧,她的老母突然去世了。
  李老师幽深的大眼睛隐藏着哀伤和疲倦,她微笑着为自己的不辞而别向我们道歉。
  “嗯,怎么都不做声?”她的目光在教室里巡视,落到我的身上,对着我看,“哦,一头漂亮的乌发!”她走过来,手搁在我头上,一脸的惋惜。
  我不忍,说:“长头发早上梳起来太慢,洗头也很烦,干脆剪掉。”
  “沈梅国梳短发好看,你还是留长头发好看。”李老师说。沈梅国就是蝈蝈。
  “我说的吧!”蝈蝈得意地接过话去,“乖小人再留起来,以后别乱剪。真是也不告诉我一声,自说自话!”
  全班都哄笑。李老师说:“告诉你干吗?这是于梅梅自己的事啊!”于梅梅是我的名字。
  “我是她最好的朋友啊!乖小人,是不是?”蝈蝈正儿八经的声音穿过同学的座位,传过来。
  教室里渐渐有了喧嚷的声音,调皮的男生学蝈蝈的口吻说:“乖小人,是不是?”又加上,“说呀!说呀!”
  李老师跟着大伙儿笑。
  我转头看蝈蝈,笑着答:“是啊,烂蝈蝈。”蝈蝈逗我乐时,我就叫她烂蝈蝈。
  立即,叫蝈蝈的叫声就在教室里此起彼伏。我们一下又回复了从前,哦,我差点儿忘了呢!我企望背叛呢!怎么能够?!
  瞧着李老师慈祥的眼睛,我怎么也想像不出这样一束目光的人与范老师结怨,但那又关我什么事儿呢?她们之间的事跟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关系的,何况我们本就不知缘由,也没有必要去打听、介入。我们只需记住:李老师看我们的眼神。我们只需知道:我们喜欢李老师的微笑。

  坏小孩的滋味如何? 
  喝茶吧。 
  看会儿雨的演奏。 
  日子还是无波无澜。 
  想像些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 
  做坏小孩? 
  想的不来,不想的来。 
  嗬。 
  做一回,就做这一回,结束。
  • 上一篇文章: 竹 娃

  • 下一篇文章: 你用心爱过一朵花吗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