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汤 汤 伍 剑 艾 禺 刘清山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黄 山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王琼华:用光明的文字化解内心的阴郁
作者:图书馆报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没有生活中的春暖花开,我绝对不会对写作一往情深。”王琼华如是说。
  
  39年来,王琼华一直在生活中寻找写作的素材,一直在阅读书,也在阅读社会。
  
  写作让他找到了灵魂寄放之地,他用纯朴的文字书写着人世间的真善美,创作出诸多备受读者喜爱的作品。
  
  新作《天宫迷城》是他送给孩子们的一份礼物,他认为,好的童书不是让孩子沉浸在一个幻想的乌托邦,也不是为他们提供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而是让他们带着善良、真诚的美好品质去生活,去追求梦想。
  
  王琼华,曾用笔名王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郴州市文联和作协主席,已公开出版长篇小说和小说集23部。在《小说选刊》《北京文学》《湖南文学》《天津文学》《青春》《芒种》等报刊发表过1000余篇作品。
  
  目前正在精心为少儿读者打造充满勇气、毅力、冒险和神秘感元素的天宫科幻系列小说,已出版《天宫迷城·外星来的魔发师》《天宫迷城·复活吧,液体人!》《天宫迷城·巫魔的宝藏》等。
  
  记者  您是出于什么原因开始写作的?一路走来,写作带给您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王琼华:1980年,16岁的我在县饼干厂做临时工,用赚来的钱订了两份关于怎么做菜的杂志,顺便订了好几种发表电影剧本的杂志,并不是我有写电影剧本的念头,只是我喜欢看电影。
  
  读了电影剧本后,我发现剧本比电影还好看,便开始动手写电影剧本。我的写作就是这么开始的。当时,我报名参加了《山西青年》杂志社创办的“刊授大学”,读了很多文学书,这让我对文学创作有了一种快乐的向往。
  
  遗憾的是,当时我并没有写出一个成功的剧本。不过,这段剧本写作经历让我现在的小说创作有了两个特点:一是镜头感强,二是对白较多,而且不乏机智和幽默。
  
  一路走来,写作带给我最大的乐趣就是让我没时间想烦恼的事。十年前有好心人告诉我,说我被“告”了,其中一个“罪名”是“不务正业”,这应该是“谴责”我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却没有一心一意履职尽责。我一笑了之后,又继续写自己的东西。
  
  我的“正业”是什么呢?我在10个单位工作过,岗位换过十几次。但它们都是让我见识人心、体味冷暖的“副业”。我真正的正业仅有写作一项。因为写作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灵魂寄放之地和思绪放飞的空间。
  
  记者  您的作品涉及领域广泛、题材丰富、风格多样,这和您的人生经历有着怎样的关系?
  
  王琼华:39年的写作生涯并没有让我憔悴,更没有让我厌倦写作。因为我的写作不需要打破脑袋去“创造”或“捏造”。见多识广我不敢说,但我有丰富的生活经验。我做过烧饼,担任过保管员、采购员,还站过柜台,当过统计员,后来又调到行政部门工作……
  
  在我看来,每一个岗位,都是一本与众不同的书,这书中的人与事也与众不同,都说“千人千面”,但我觉得“一人千面”。所以没有这些生活经历,我是不可能创作出这么多作品的。
  
  我的书不是我写的,完全是生活经历赋予我的感受与体会。没有生活中的春暖花开,我绝对不会对写作一往情深。这就是我的生活与我写作之间的关系。
  
  席慕蓉有一句诗:“生命因诗而苏醒”。我觉得,所有体裁的写作都是诗意的展现。
  
  记者 《最后的黄豆》入选为2012年辽宁高考语文卷文本阅读题,《吃饭》《报答》等多篇文章已作为多省市高考语文模拟考试文本阅读题。作品在教育领域受到师生的欢迎,您怎样看待这一现象?又如何评价自己的这些作品?
  
  王琼华:在教育部门工作时,我研究了最近三十多年来的高考文本阅读题和作文题,并在此基础上连续出版了《高考阅读临场满分实战技巧》和《高考作文就差这一步》两部书,反响很不错,其中一个原因是:这是由一个爱读书又动手写文章的人创作的作品,更具针对性和操作性。
  
  我的微型小说之所以受到师生关注,可能是因为我选择的都是一些有良心、有道德、有正气的题材。同时,微型小说能在一个有限的篇幅内诠释某一个人生道理,这样的文章更利于学生思考。
  
  记者  新作《天宫迷城》涉足儿童科幻小说,您创作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您想通过这本书向小读者传递什么?
  
  王琼华:坦率地说,《天宫迷城》是我送给孩子们的一份礼物,这是一个系列儿童科幻小说,初步计划创作十部,主要讲述发生在穹顶之上的奇幻冒险故事,具有大量的科幻元素和浓郁的少儿情怀。
  
  比如,我描述了一种液体机器人,它拥有超高智慧和七情六欲,体型可以随心所欲地变化,它没有身高,只有500CC的容积。
  
  现在已经出版了前三部,分别是《外星来的魔发师》《复活吧,液体人!》和《巫魔的宝藏》。湖南省少年儿童出版社把它作为精品图书来打造。
  
  创作《天宫迷城》的初衷就是想写一部家长放心买、孩子喜欢看的科幻小说。
  
  世界上没有不喜欢听故事的孩子。他们爱憎分明,喜欢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还有好人打败坏人、正义战胜邪恶、光明压倒黑暗的美好结局。
  
  我这套书写得很阳光,所以我才说这是家长放心买、孩子喜欢看的一套书。只有让孩子在阅读过程中感到兴奋的书,才算得上一本好书,才能达到寓教于乐的效果。孩子不怎么喜欢看的书,又怎能发挥它的教育意义呢?
  
  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真善美教育。德国的叔本华说过,阅读好书的前提条件之一就是不要读坏书。作为一名作家,有责任为孩子们创作好书。好的童书不是让孩子沉浸在一个幻想的乌托邦,也不是为他们提供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而是让他们带着善良、真诚的美好品质去生活,去追求梦想。
  
  记者  科幻小说在儿童文学创作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请谈谈关于科幻小说创作的心得与感悟。
  
  王琼华:少儿科幻小说之所以成为儿童文学的一个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因为它让科普与文学之间有了更为巧妙、更为成功的融合。孩子们富于想象力,有强烈的好奇心与求知欲,能迅速接受新事物、新思维,这也是科幻小说受到孩子们欢迎的一大原因。
  
  孩子不可不读书,读书必有科幻书。我的《天宫迷城》上市后,有的孩子买回家后便一口气读完,还写了书评,这让我很感动。
  
  在创作《天宫迷城》的过程中,我得到了很多启发和感悟。科幻小说是小说,是文学,必须要服从文学的规律——“文学是人学”,少儿科幻小说则是具有少儿启蒙作用的人学。成功的少儿科幻小说一定要写出具有“童趣”的故事。
  
  在创作过程中,我始终把“少儿”作为第一要素,即要采取少年儿童的视角和思维方式,并照顾他们的认知度。
  
  简而言之,少儿科幻小说是由“少儿”“科幻”和“文学”三要素构成,“童趣”亦至关重要。
  
  记者  《天宫迷城》除纸质出版外,有没有考虑发行电子图书?数字阅读时代,您如何看待传统纸质阅读的未来?
  
  王琼华:《天宫迷城》已经受到广泛关注,我当然乐意发行电子图书,希望能与战略投资者紧密合作,有效开发《天宫迷城》衍生产品。
  
  现阶段数字阅读也成了一种时尚潮流,我之所以称它为“时尚”,是因为数字阅读并没有真正定型。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数字阅读还会产生更多的形态,这一发展前景也可以让我们找到很多科幻小说的创作题材。
  
  但不管数字阅读怎么发展,我都对传统纸质阅读非常乐观。不仅仅是我家藏有四万册书籍的缘故,也是因为纸质书更具质感、更适合日常阅读,一页一页地阅读下去,便能享受到其中的书香气息。
  
  同时,阅读纸质书可以更好地做笔记,舒适度很高。我建议,多让孩子们读纸质书,纸质材料在灯光漫反射作用下更有利于缓解视觉疲劳。我并非反对数字阅读,这两者之间是一种互补关系,但我相信,纸质书的春天很快又要回来。
  
  记者  三十余载,笔耕不辍,您一直坚守的创作理念是什么?读者在您心中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王琼华:我的创作永远在路上。我坚守的创作理念就是大量阅读,阅读书,也阅读社会。社会是一本最重要、最该读的书。我选择的创作题材比较丰富,与我广泛阅读社会这部“大书”有直接关系。要写出好的作品,一定要多与社会接触,科幻小说的灵感与素材也是来自于现实生活。
  
  写作看似坐在房间里,但实则需要把窗外的世界装在你的大脑中。创作就是一种睿智而质感的思想言说,这样去理解自己的创作,便会让自己的作品变得厚重些。
  
  从事写作这么多年,我发现,用光明的文字可以化解一个人内心的阴郁。写作需要耐得住寂寞与孤独。我的作品的魅力,大抵来自文字光明与内心孤独之间的张力。
  
  读者,在作家心中是很神圣的。没有读者,也就没有作者存在的必要,我特别喜欢提意见和建议的读者。
  
  我有一个习惯,写出来的初稿,都会先跟几个友人看一看,他们是第一批读者。但如果他们只会点赞,不愿提意见,下次我就不会再给他们看了。
  
  作品中的一些“硬伤”,作者可能感觉不出来,但读者却能给指出来,从这一层面来说,看懂小说的往往是读者,而非作者。
  
  记者  请您向读者推荐几本好书。
  
  王琼华:好书有很多,比如《未来简史》,它并不是一本预言未来的科普读物,而是一本反思历史和未来的历史哲学著作。
  
  《南方高速》是我刚读完的科塔萨尔的一部短篇小说集,作者脑洞大开,带领我们发现一个从没发现过的现实世界。
  
  还有《平如美棠》,作者饶平如与她妻子同生死,共患难,相濡以沫,甚是感人。
  
  金宇澄的《繁花》和《回望》也相当不错。
  
  《回望》与《平如美棠》都很朴实,朴实是好的文学作品的本质。
  • 上一篇文章: 请查收!社长总编眼中2018最新最好的童书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