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汤 汤 伍 剑 艾 禺 刘清山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黄 山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洗尽铅华、水落石出——秦文君的意义
作者:朱自强     来源:文学报    点击数:
  改革开放时期是中国儿童文学最好的时期。虽然还存在着发展中的一些问题,但是仍然可以说,在中国儿童文学的百年历史中,是一个真正的黄金时代。今年恰好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回顾这四十周年的历程,历数有重大贡献的作家,秦文君是浮现在我脑海中的第一批作家中的一位。
  
  在这个简短的发言中,我不想查户口簿式地罗列秦文君的作品,只想从三部标志性作品谈谈秦文君对中国儿童文学所作出的重要贡献。
  
  领风气之先的《男生贾里》
  
  1980年代是短篇时代,到了1990年代,中国儿童文学进入了长篇时代。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就是,中断了四年的大型儿童文学创作丛刊《巨人》于1991年10月复刊。《巨人》复刊号的“复刊词”宣布:“我们要呼唤杰作,为杰作的产生创设条件,做杰作的助产士。我们要大力提倡中长篇,尤其是优秀的中篇,将《巨人》的主要篇幅贡献给它们。甚至可以说,办这个丛刊的主要用意之一就是为繁荣中长篇儿童文学提供园地。”自《巨人》复刊号起,每期刊物的封面上,都醒目地标示着“时代性”“文学性”“可读性”。在“呼唤杰作”时“大力提倡中长篇”,在重视“文学性”的同时,也强调“可读性”,这些都预示着1990年代以后的儿童文学的创作走向。似乎是为自己的上述艺术追求提供一个样本,《巨人》复刊号以头题发表了秦文君的中篇小说《男生贾里》。
  
  半年之后,秦文君就在《巨人》夏季号上推出了《男生贾里》“续篇”,1993年即出版了《男生贾里》(同年还出版了《女生贾梅》)。可以说,在1990年代,《男生贾里》是知名度持续最久,而且是开一代风气之先的儿童小说。正如作家所说,“这部小说是在当时比较凝重的儿童小说的创作风气之中,所写的大型幽默儿童文学作品,也许具有些启示性……”
  
  秦文君的《男生贾里》创立了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形式:反复故事形式;轻喜剧式的幽默(用有趣味的语言叙述来讲述有趣的日常生活);“三人组合”的搭档形式(“三人组合”只是比喻性说法,《男生贾里》中,贾里的搭档主要是鲁智胜)。如今,《男生贾里》的这一艺术形式已经演变成儿童小说,特别是写小学生生活给小学生读的儿童小说的一种模式和类型。
  
  秦文君的《男生贾里》很快成为畅销书,据2008年的数据,已经发行150万册。秦文君的《男生贾里》具有明显的通俗性,但是,它具有后来的某些模仿、跟风的通俗儿童文学畅销书所不具备的艺术质地。篇幅所限,我在这里只想指出,《男生贾里》的艺术质地,是有秦文君的思想见识和艺术功力来作保证的。我下面讲的两部作品可以成为证明。
  
  《一个女孩的心灵史》的思想高度
  
  2000年,秦文君出版了《一个女孩的心灵史》。这不是儿童文学作品,而是作家思考、阐释儿童生存状态的“自我表现“之作。这是一部标示出一个作家的思想高度和责任担当的书。我曾经以“童年的再发现”为题,这样评论这部著作:“《一个女孩的心灵史》以第一人称视角,描述了名叫莘莘的女孩从出生到小学毕业这12年间的生活经历。秦文君以莘莘的生活中的大事小情为经线,以莘莘的母亲‘我’的思考、议论、抒情为纬线结构的这部作品,具有比较突出的‘手记’特征。对这部非一般意义上的小说作品,我称之为《爱弥儿》式的‘教育小说’,因为从读它的第一章起我就时而联想到卢梭的这部论教育的名著。我没有半点将秦文君的《一个女孩的心灵史》举到发现儿童的《爱弥儿》在教育史、思想史、儿童文学史上所具有的高度的意思,而只是在说,秦文君在创作这部作品时,不仅也是在关注、探讨教育的问题,而且还具有重新发现和阐释‘儿童’的强烈意识。”“秦文君以其儿童文学作家特有的对儿童概念的敏感,以《一个女孩的心灵史》放出了重新发现儿童的目光。如果这种重新诠释‘儿童’这一预言着人类未来的概念的问题意识能够成为所有关怀儿童的人们的共识,我们就有理由对前途寄予莫大的希望。”
  
  《天棠街3号》与成长小说
  
  秦文君的艺术功力表现在她的成长文学创作上。成长文学是很难创作的一种文学,因为成长、自我意识这些心理学概念的普泛化、常识化,很容易使对个体心灵缺乏真正了解的作家的创作失去个性化特征。能不能在描写少年普遍具有的建立自我意识这一心理行为时,找到具有个人独特性的功能性情节,是成长文学能否成功的关键。
  
  《天棠街3号》(2001年)是颇为高产的秦文君的重要作品。在建立和展开具有独特性的功能性情节方面,《天棠街3号》表现出的才能值得拍案称赞。作为成长小说,《天棠街3号》在思想与艺术形象的融合上颇有心得。“天堂街3号”信箱这一情节的设定,是这部小说的画龙点睛之笔。信箱的名字不是“天棠街3号”,而是“天堂街3号”,这一别具匠心的构思使《天棠街3号》成为关怀少年成长的深有寓意的小说。
  
  对成长中的儿童来说,“天堂”究竟在哪里?小说的描写暗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当郎郎得到“天堂街3号”信箱的钥匙,第一次打开它时,“小邮箱里什么也没有,箱底是平的,就像一个人松开的空空的手掌。郎郎想了想,掏出裤袋里的纸条和地址(纸条是他与爸爸维系的纽带,那个地址就等于他所喜欢的女孩子苏凤——本文作者注)放进去。这邮箱不该一无所有啊,就像人心一样,怎么说也该装进些什么东西才行。”后来郎郎给“天堂街3号”信箱寄了一封信,他再次打开信箱时,果然看到了这封信。“他把信放回邮箱底部,看着它存在里面一会儿,再拿出来。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地方,别人无法伸进手来的‘天堂街3号’。”“天堂街3号”信箱无疑是“自我同一性”的象征物。我想秦文君是对的,人生的幸福其实与荣华富贵、功名利禄没有本质的联系,一个人找到了积极的“自我”,才有如找到了人世的“天堂”。
  
  秦文君的儿童文学创作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我所作的简短的讨论,又显然是用了减法。但是,我认为,恰恰是运用减法,才是对一个作家的艺术成就的严苛的检验,因为真正有成就的作家才可以做到洗尽铅华、水落石出。
  • 上一篇文章: 阅读的长久陪伴取决于图画书创作观念2018凯迪克奖获奖作品揭晓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