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躲藏在探长家里的罪犯
作者:冰 夫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一)

  乐于时出差带回两幅牡丹图,高高兴兴地摆在上司余元卜面前。余元卜是远近闻名的大侦探,而且特别喜欢牡丹图。
  “其实这两幅画本身没什么特别,就是画上的牡丹都涂了银粉。夜里挂在墙上,突然关灯时,银粉能发出银光,红色牡丹变成了银牡丹,非常好看。”乐于时介绍说。
  余元卜非常喜欢这两幅画,回到家就挂在了书房内。
  当夜,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小城一片漆黑。老天好像故意给他制造环境一般。余元卜将书房内的白炽灯打开,停一会儿,突然关闭。屋内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他抬头看墙壁,两幅银色牡丹图熠熠生辉,每一瓣叶片每一片花瓣,都仿佛微微地颤动着,要从墙壁上飘下来一样,果真漂亮极了。
余元卜一会儿开灯一会儿关灯,足足欣赏了一整夜,天已微明才恋恋不舍地上床睡觉,可是,眼睛刚刚合上,助手乐于时就打来电话: “头儿,南街银行被盗,丢失现金一百万。”
  余元卜火速赶到案发现场,助手已经等在那里。经过仔细勘察,认定罪犯从银行后门进入,但是,三道门锁完好无损。余元卜抚摸着门锁说:“看来罪犯开锁技术一流啊”。
  乐于时觉得有第二种可能:“会不会有内应?”
  “你是说银行内部有人给罪犯开门?”余元卜摇摇头,“如果那样,罪犯肯定会把门锁弄坏,以此来转移我们的视线。”
  金库的门和金库内保险箱的门,也都没有被人撬砸的痕迹,看来还是开锁而入。他们从最小范围的保险箱开始,一点点扩大勘察范围,一直到银行外围,仍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余元卜发现银行后门对面一家单位门前的报亭下面,有一年老乞丐躺在地上睡觉。他略一沉思便走过去,将老乞丐叫醒,将20元一张钞票递过去。
  老乞丐欣喜若狂地接了,爬起来就要给余元卜磕头。余元卜急忙将他扶住:“你在这儿睡了一夜吗?”“天没黑我就睡这儿了。”老乞丐很明白事理,“有什么话要问吧?要问我看没看见昨天夜里有人进银行?”“您一定看见有人进银行了,是不是?”乐于时欣喜地问。
  “看是看见了,就是雨大,那人还穿着雨衣,我又老眼昏花,看不清楚。”老乞丐慢慢地回答。乐于时心一凉,暗说:这20块钱算是白花了。余元卜又拿出50元一张钞票递给老乞丐:“老人家,您肯定会发现什么。那人偷了银行很多钱。我们要抓他归案。”
  “应该抓,太应该抓了。”老乞丐竟然气愤起来,“他从银行背了一袋子钱,我要一捆都不给,还踢了我一脚,太应该抓了。”余元卜又递给老乞丐一张百元钞票:“老人家,和我讲讲那个人。”
  “好,我讲给你听。你这人,真懂事理。”老乞丐说,“那人,我看得清清楚楚。敢偷银行,真是不想活了……”

(二)

  早上还是晴天,半上午时又开始阴了。被雨水浸润了一夜的马路还没干爽,有些低洼处还积存着混浆浆的泥水。
  警车在一幢两层独楼前停下。
  乐于时下车按动门铃。一位中年男人从二楼下来。余元卜认真打量了那人一眼,果然跟老乞丐描述的一般无二。
  “你叫刁林盛吗?”见来人点头,乐于时出示工作证,“有一个案子,我们要向你问话。”“请进,请进。”刁林盛异常沉稳,热情地打开大门。“我是守法公民,懂得配合警察工作,是每个公民的义务。”
  “听说你有一部车?”余元卜走进大门,扫一眼一楼已经关闭的车库门问。“有啊。”刁林盛打开车库门,“只是坏了十多天了。因为暂时不用,也没修。”
  余元卜走进车库,先打量四周和地面。收拾得非常干净,只是地面非常湿,人走过去,都能留下脚印。车头朝向里面,从车尾观察,是一部非常漂亮的“奥迪”,车身也非常洁净,几乎一尘不染。余元卜用手指抹一下车体,手指上几乎没沾上任何灰尘。
  “呵,好干净啊。看得出,你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人。”余元卜向里走,忽见前面车盖上留有一堆杂乱的猫爪印,略一沉思,问:“你家养猫吗?”“啊?”刁林盛一愣,这才发现车盖上的猫爪印,气恨地说,“不知谁家的野猫!我从来不养宠物,我讨厌动物。”
  余元卜扫了他一眼:“我能试试你的车吗?”
  “坏了好多天了,不能开。”
  “我有说开走吗?发动一下,试试。”
  “好吧,您请。”刁林盛将车钥匙递给余元卜。
  余元卜坐进轿车,一连两次都没有将发动机发动起来,又下了车,打开车前盖,摆弄了两下什么,又轻轻将盖子盖上,看看乐于时温和地说:“给他铐上。”
  乐于时早就做好了准备,一伸手就将刁林盛扭住,动作麻利至极,“咔咔”两声,手铐已经戴在刁林盛的双腕上了。
  刁林盛毫不紧张:“干什么?我是守法公民。我犯了什么法?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凡事要有证据!”
余元卜:“昨夜,南街银行被盗,一百万现金不知去向。”
  “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刁林盛愤怒至极,“我以前是有偷盗前科,可我经过改造,已经从新做人痛改前非了。”
  “既然从新做人了,那你,为什么还要说假话?”
余元卜的语气还是异常温和。
  “我,我怎么说假话了?”
  “你的车既然坏了十多天,暂时又不用,为什么昨天夜里要洗车?车身上一尘不染,地面又如此湿,你能说昨夜你没洗车吗?”
  “我这人爱干净。车不用,我也总洗。但不是昨天夜里,而是天黑之前。”
  刁林盛狡辩地说。
  余元卜用鼻子“哼”了一声:“你知道猫有什么特点吗?猫喜欢热的地方。昨天夜里,你的车出去过。因为机盖上热,现在是深秋,雨夜特别冷,猫才在上面多呆了一会儿,所以才有这些杂乱的爪印。车坏了?那是人为造成的。你以为只有你懂车吗?雨夜泥泞,你不得不洗车。但你洗车不是为了干净,而是消除罪证。”
  “是,昨天夜里我出去了,又怎样?昨天夜里开车出去的人多了,都去银行盗窃了吗?”
  刁林盛见自己的伪装已被揭破,有些歇斯底里了。
  “急什么?昨天午夜盗窃银行,又是雨天,而且没留下任何线索和证据,根本想不到我们来得这么快,所以那一百万肯定还没来及处理。让我先找一找。”余元卜朝二楼楼梯处走几步,回头对助手说,“看好他。”
  余元卜到了二楼,先查看了刁林盛的卧室,没有找到,又入客厅,还是没有找到,突然,发现沙发下面有一点湿的痕迹,伸手一摸感觉是个袋子,用力拉出来,打开一看,果然都是现金。
就在这时,有人快速走上楼来。余元卜回头一看,是乐于时。
  “你怎么来了?刁林盛呢?”
  “被我铐在方向盘上了。”
  “糟了!”余元卜丢下袋子就朝楼下跑,“他可是开锁高手。”
  乐于时如梦方醒:“糟了,我又要闯祸了。”也随着跑下楼来,进入车库一看,“奥迪”门开着,哪里还有刁林盛的影子了?一副空手铐挂在方向盘上,还用红布条在上面打了一个蝴蝶结。

(三)

  在警犬的带领下,他们追出小城,一直向西南,经过一座小桥,又向正西。余元卜清楚,再向西行,住户越来越少,除了山丘就是丛林,而且面积非常广大,不用说一个人藏进去,就是藏进千军万马,也难以被人发现。
  此时天已下午,从早晨到现在,余元卜和助手饭没吃一口,水没喝一滴。如果说乐于时年轻体壮还可坚持,余元卜的力气已接近山穷水尽了。那只非常敬业的警犬似乎不知疲倦,不断地向前挣着,拖着犬警一路小跑。
  突然,警犬停止不前了。“出什么状况了?”余元卜追上来问。“疑犯的气味没有了。”犬警无奈地回答。
  余元卜注意观察周围环境:这里地势还算平坦,树木不是很多,根本没有可以隐蔽和藏身之处。刁林盛逃跑在情急之时,没有时间做任何准备,不可能在这种情形下改变身体气味。忽然发现几滩牛粪,有的上面被人踩过,那一定是刁林盛所为,双脚踩过牛粪,改变了原来的气味,警犬也就无用武之地了。
  让罪犯在手中逃掉,余元卜从没如此窝囊过。回到警局向领导汇报之后,助手建议先吃点东西,可此时他哪有胃口?一头栽到寝室床上,先补了一觉。
  一觉醒来,疲劳尽退,看看时间,已是半夜,便朝家里走去。 
  到了自家门前,伸手要按门铃,突然想起:儿子已上高中,妻子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陪读,家中只他一个人,便拿出钥匙开门而入。
打开客厅的吊灯,脱下外套,走向书房。此时精神头正足,他要连夜制定出抓捕刁林盛的最佳方案。走进书房,伸手要去开灯,突然看见墙壁上的两幅牡丹图,正银光闪闪熠熠生辉,意识到屋内有人,便“嗖”一下拔出手枪,“唰”一下把白炽灯打开,大喝道:“什么人?出来!”
没有任何动静。
  书房的布置他很清楚,除了写字台下,别处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便喝道:“你就在写字台下。再不出来,我要动手了。”
  还是没有动静。
  余元卜看到旁边的饮水器,灵机一动,便接了一杯开水,“唰”一下,向写字台底下泼去。“哎呀”一声,从写字台下面传出一声痛苦的叫声,接着一个人钻了出来。余元卜一看,不由一愣:“刁林盛?你跑我家来了?好大的胆子!”
  “常言道,‘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我以为你肯定会组织警力全力追捕我,三天五天的不能回家。正好你妻子和儿子都住在学校附近,我可以在你家好好休息几天,再寻找机会……”
   “咔咔”两声脆响,一副铮亮的白钢手铐戴在了刁林盛双腕上。余元卜朝墙上看去,那灿烂的牡丹图正吟吟地笑着,仿佛要从墙上飘下来。

  • 上一篇文章: 金表被盗与自我绑架

  • 下一篇文章: 钻石失踪之谜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