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其  他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之一:不该发生的意外事故
作者:谢 鑫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晚自习,日光灯管发出吱吱的交流电声,葫芦街小学六年七班的教室里安静极了,上自习者寥寥无几,阿呆正在补语文老师布置的周记。阿呆数学挺好,最头痛的就是语文了,尤其是作文,可老师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除了巧立名目、花样繁多的作文外,还要求每周写一篇1000字的周记。现在头都大了,还没想好写什么呢?他抬头扫视了一遍教室,目光停留在黑板上粉笔痕迹依稀的漫画像上,那是下午几个调皮的男生给他画的漫画像:脑袋大大的,头发短短的,身子瘦瘦的,笑容傻傻的。你别说,还真像呢!阿呆傻笑了几声,似乎有些得意洋洋,毕竟好多班干部也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呢——把头像画在黑板上供全班同学“仰慕”,跟影视明星差不多啦。
  “阿呆,又在发呆啦?”秦小伟进教室拿东西,瞥见阿呆正旁若无人眉开眼笑地卖傻,便走过来跟他打趣。
  “不许看。”阿呆反应迅速,捂住空无一字的作文本,愣了楞才问,“哎,你怎么不上晚自习?”
  “上什么晚自习呀?学生礼堂有文艺演出呢,响鼓乐队也在,你不去看看?”秦小伟从桌肚里掏出一副望远镜,“呵呵,我就是来拿这个的。闪了!”
  “什么?响鼓乐队?”阿呆皱起眉头,傻傻地想了一下,哦,明白了,那不是闻名全校的女生管弦乐队吗?
  尽管阿呆的反应速度是286的,但记忆总算还是大硬盘的——不至于遗漏什么。他的储存记录没错,响鼓乐队由五、六年级挑选的八个成员组成,清一色全是女生,这令广大男生顿生好感,总是千方百计打听响鼓乐队什么时候演出。阿呆见过她们的海报,画面上最耀眼的主唱米媛媛,左手戴着雪白的手套拿着话筒,身后是七个手持各种乐器的英姿飒爽的女孩,像八个仙女下凡。据说她们还经常被邀请到校外演出呢,市电视台那个“今晚谁最秀”栏目曾多次邀请她们去做嘉宾,所以呀,响鼓乐队早就闻名校内外了。阿呆当然不愿错过有响鼓乐队的演出。
  学生礼堂人山人海,水泄不通。阿呆踩了无数人的脚,敲了无数人的后脑勺,但没有一个人愿意让开一点缝隙,阿呆虽然人瘦毛长,但小礼堂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满为患,他就算是根火柴杆也挤不到前面去。
  演出闹哄哄地进行,阿呆被挡在外面,却一副并不着急的样子,他在人群之外10米远的地方踮着脚,两手贴耳,做顺风耳状。搞了半天,这家伙在“听”文艺演出呢!旁边不少与他共患难的男生除了诅咒当初把礼堂设计得跟小鸟笼似的那帮家伙之外,似乎也无计可施了。
  这些男生正寻思着要不要来个轻功草上飞,踩着前面那些家伙的头顶冲进去时,忽然听见礼堂里传出一声巨响,紧接着,尖叫声、呼救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坏了,出事了!阿呆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就被汹涌的人流冲着往后退,里面的人潮水般涌了出来……
  当晚,110警车、120救护车比赛一般频繁进出葫芦街小学,舞台坍塌事故共造成17名同学不同程度挂彩住院,其中3人骨折。事故发生时,五年二班30名同学的大合唱节目正在进行,脚下的地板突然坍塌,随后舞台后面悬挂幕布、横幅的铁架子砸了下来,同学们瞬间被铁管、木板、幕布等物掩埋。观看演出的同学以为发生了爆炸,一时间抱头鼠窜乱成一团,然后又发生踩踏事故,有5人被踩伤。
  这次事故引起学校和上级部门的高度重视,市长连夜把教育局长叫去训话,然后教育局长把校长叫去训话,接着校长又把老师们叫去训话……第二天,学校配合警方成立事故调查小组,礼堂被暂时封闭,警方刑事技术人员对舞台区域实行严格的技术勘查,当晚所有观看演出的同学都在老师陪同下被警察叔叔叫去接受调查,顿时紧张的气氛笼罩了葫芦街小学。
  第二天上学后,阿呆又来到礼堂外,这里已经被警方封闭了,到处拉的都是警戒线,禁止有人再出入。昨晚阿呆在抢救伤员时到过现场,当时舞台中央靠后位置塌了一大块地板,露出下面黑洞洞的水泥地面,周围的地板全部凹陷下去,当时合唱团的学生们就跟叠罗汉似的躺成一堆,阿呆费了好大劲儿才拉出几个背上救护车。好好的地板,怎么会坍塌呢?正想着,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是“超假女生”蒋文文——这是阿呆给她起的外号,因为她从来不穿裙子,说话嗓门也大。不过这个外号阿呆只敢在心里默念,要是喊出来那一准变猪头。
  “大侦探,你得帮帮忙啦。”蒋文文无奈地皱着眉头,“没想到这次演出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都快急死了。要是弄不清真相,我们可就成冤大头了。”
  “不会吧?这事儿跟你什么关系呀?”阿呆站着没动。
  “你没看演出呀?这次全市小学生文艺调演预备演出是我们学生会组织的,我是文艺部长,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蒋文文没好气地说。
  “哦,这样啊,那你也不请我看,昨晚我只‘听’了一会。”阿呆说完把右手贴在右耳边,做聆听状。
  “请你个头!你应该谢谢我,要是早跟你说了,现在躺在医院里伤得最重的那个八成就是你了。”蒋文文白了他一眼。
  “说的也是啊!”阿呆思考了一下,“那好吧,算我欠你的人情。你说,我该怎么帮你呀?”
  “当然得调查清楚事情真相啦!不然我可就背黑锅了,说不定以后你就再也看不到响鼓乐队了。”蒋文文见有戏,佯装失落的口气摇头说道。
  “好吧,跟我一起来吧。”阿呆拉住她,“我们去找刑警队马叔叔。”

“马队?他在里面。不过,劝你还是不要去打搅为好,这个事儿上面挺重视,马队工作时最不喜欢被打搅。”礼堂外执勤的警察告诉他俩。
  “叔叔,我们可不会打搅他,只会帮大忙。”阿呆说,“马叔叔和我老爸是铁哥们,麻烦你给说一声,我叫阿呆,我以前帮助马叔叔破了好多案子呢。”
  “对呀对呀,再说我们就是这里的学生,情况熟啊。”蒋文文添油加醋。
  “就你们俩,还破案?”那警察哑然失笑。就在此时,马队长正好走出礼堂,他见了阿呆像是想起了什么,连连招手:“是阿呆啊,快来。正要找你。”
  “怎么样?我们说是来破案的,你还不信。”蒋文文眉飞色舞,拉着阿呆绕过那个警察,跑到马队长旁边敬礼。
  “马叔叔,原来你都听见我们谈话了呀?她叫蒋文文,我同学。”阿呆傻傻地笑。
  “好好,一对‘黄金搭档’!”马队长笑着打量他俩,“阿呆,你小子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嘿嘿,我哪有那个本事,不过既然您都来了,那肯定就是大案子呀。”阿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既然是大案子,肯定需要好助手,我就毛遂自荐了。”
  “还真让你看出来了。经初步勘查,这不是一起意外事故,而是人为制造的危害公共安全案件。”马队长严肃地说,“既然来了,你俩就先说说。事发当晚,也就是昨天晚上,你们都看到、听到了什么?”
  问完这句话,马队长期待地盯着阿呆。跟这个小子“合作”过多次,他希望具备侦探素质善于观察事物的阿呆能给他一些有益启示,以便早日揭开真相。
  遗憾的是,阿呆无辜地回望着马队长:“马叔叔,当时我被挡在门外,看到黑压压的后脑勺,听见乱糟糟的喧闹声,最后一声巨响,大家像炸了窝的马蜂乱飞乱窜。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在后台为演员们服务,我记得五年二班的大合唱是第五个出场的,但临近上场时间,他们一个男生不见了,老师同学们一通好找,结果还是没找到,于是赶紧让后面的节目先上,当时原本排第九个节目的响鼓乐队补上了这个空缺。后来这个男生又来了,他们被安排在第九个节目上,但登台没多久舞台就坍塌了。”蒋文文回忆说。
  “你是说大合唱和响鼓乐队互换了位置?”阿呆望着她思忖,“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凶手是冲着响鼓乐队来的?因为第九个节目本来应该是她们的,而凶手并不知道节目实际上变成了大合唱,依然按照计划实施了破坏行动,结果合唱团集体成了替罪羊。”
  “有道理,不过还缺乏证据。”蒋文文点头。
  “我们技术人员正在勘查现场,等待结论吧。”马队长说。
  “这次演出是你们学生会组织的,能接触到舞台设施的只有你们了,会不会……”阿呆看看蒋文文。
  “你找打!”蒋文文一拳砸在阿呆左眼上。阿呆痛得呲牙咧嘴蹲了下来:“只是猜测嘛,用不着下此毒手吧?”
  “阿呆说得也有些道理,学生会负责这次演出的还有谁?”马队长问。
  “主要是穆兰负责,她是学生会主席。她可不会做这么缺德的事儿,我了解她,穆兰绝对是个好人。”蒋文文说。
  “不要感情用事,是不是好人得拿证据说话。”阿呆捂着另一只眼睛,得意洋洋地站起来。蒋文文又打出一拳。阿呆再次蹲下:“你赖皮,怎么还打我左眼?”
  “谁说不能两次都打同一只眼?是你笨,怪不得别人。”蒋文文气咻咻收回拳头。
  “你们去调查一下穆兰和合唱团成员,还有响鼓乐队八个女生之间有没有什么矛盾。或许,她是个很好的突破口。”马队长交待任务。
  阿呆和蒋文文跑了一下午,问了老师同学无数,还去学生科查了穆兰的学籍档案,居然有个令人吃惊的发现。原来穆兰和响鼓乐队主唱米媛媛本是一对好朋友,后来不知怎么闹起了矛盾,相互不再来往。穆兰一直反对响鼓乐队在校演出,但下个月市里将举行小学生文艺调演,学校为了交差,不顾穆兰反对,指定响鼓乐队参加,并同意她们随时可以在礼堂进行彩排。没想到这次预备演出居然出事了。
  “这么说来,穆兰有可能公报私仇,在舞台下面做了手脚,让响鼓乐队上场时地板塌陷,引发事故。”阿呆拍拍脑袋说。
  “尽胡说!穆兰有那么傻吗?她作为学生会主席,又负责这次演出,出了事儿她是要负全责的,除非她不想干了。”蒋文文立即反驳。
  “有时候,人为了达到目的是会不择手段的。”阿呆叹口气。
  他俩赶到设在学校会议室的调查组临时办公室,向马队长汇报了调查情况。“现场勘查有什么结论?”阿呆说完急不可耐地问道。
  “根据我们勘查,舞台地板以前因漏雨腐蚀和白蚁噬咬,被拆掉维修过,下面用螺丝加固了34根钢管,事发后我们发现位于坍塌位置下面的两根钢管不见了。”马队长说。
  “不见了?什么意思?”蒋文文吃惊地望着他。
  “取下这些钢管其实很简单,用一只扳手花点力气10分钟就可以做到。取走钢管后,如果压力不是很大,那块地板还能支撑,但如果重量较大,就会因无法承重而坍塌。大合唱时同学较多,重量猛增,所以导致了悲剧发生。”
  “也就说说,凶手并不是冲着响鼓乐队去的,这样就可以排除穆兰的嫌疑了。”阿呆说。
  “难道是针对大合唱的吗?”蒋文文问。
  “也不是,你看,因为坍塌是地板无法承重造成的,之前的节目人数都比较少,只有大合唱有30人,所以无论合唱团是第几个节目出场,只要他们出场肯定会发生坍塌。由此可以看出,凶手的目的是制造混乱,而非针对某个节目、某个人。”阿呆分析说。
  “那凶手究竟是谁?”蒋文文不明白。

响鼓乐队的八位女生被请到调查组临时办公室,她们叽叽喳喳交头接耳,不明白干嘛把她们一起叫来,因为之前的询问都是每个人单独进行的。
  “大家好,我叫阿呆,是负责侦办这次舞台坍塌事故的公安局的马叔叔的临时助理……”阿呆先做了一番开场白。
  “阿呆,你说话能不能不啰嗦呀!”
  “就是,找我们来听你唐僧念经吗?”
  “有什么事儿快点说。”
  漂亮的女生们不耐烦了,个个横眉冷对,阿呆陪着笑脸:“别急啊,案子就快水落石出了。今天请你们来,就是为了从你们中间找出真凶。”
  “什么?你说凶手在我们中间?”女孩子们目瞪口呆。
  “没错。她就坐在你们中间。”阿呆微微一笑,“当我们排除了学生会主席穆兰的嫌疑后,真正的作案人便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阿呆,你说话可要有证据的!”
  “是啊,不许信口雌黄。”
  “放心,证据确凿。”阿呆戴着白手套,捏着一枚钥匙问,“你们认识这把钥匙吗?”
  “那不是学生礼堂的大门钥匙吗?”鼓手杨佳脱口而出。
  “没错,这把钥匙在几年前礼堂刚落成时还有3把,由于前任主席丢失了1把,现在只剩下了2把,分别掌握在少先大队辅导员左老师和学生会主席穆兰手里。而我们知道,穆兰和你们乐队的主唱米媛媛有矛盾,所以即使是进礼堂排练,米媛媛也不会找穆兰要钥匙,而是找左老师。就在演出的当天上午,你们还进行了最后一次彩排。没错吧?那一次,你们没找到左老师,所以……”
  “所以是我从穆兰那里拿走的钥匙。”大提琴手周莉说,“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钥匙是你拿的,按说上午彩排完你就应该还给穆兰,为什么直到晚上演出前你才还给穆兰?”阿呆问。
  “哦,那天我们排练很晚了,结束后匆匆吃了午饭,我就去上课了,所以直到晚上才给她。”周莉说,“这没什么大不了吧?”
  “其实,那次长达4个小时的排练,是你们当中有人故意那么做的。目的是拖延时间,让你没有机会结束后马上还钥匙。当天下午布置舞台,穆兰是从左老师那里拿的钥匙。也就说,当天的两把钥匙,只有你、穆兰使用过,对吗?”
  “是的。这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事后我们检查了这两把钥匙,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我们知道,一般人拿钥匙开门会用拇指压住钥匙柄左侧,食指弯曲压住钥匙柄右侧,这样夹住钥匙插进锁孔,扭动……于是在钥匙柄左侧会留下一个清晰完整的拇指指纹。”阿呆用手上的钥匙做个了示范动作,“但此结论的前提是这个人是个正常人,而非正常人,比如说左撇子,他拿钥匙开门会出现什么结果呢?”
  “拇指指纹在钥匙柄右侧!”周莉眼前一亮。
  “没错,你和左老师都不是左撇子,但我们却发现了有左撇子近期使用过的痕迹。”阿呆说,“这两把钥匙中的一把曾被凶手使用过,而且凶手是个左撇子!”
  “哦,你们只要排查一下我们中间谁是左撇子,就知道真凶了。”周莉恍然大悟。
  “荒唐!仅凭钥匙被左撇子用过,就指认那个人是凶手,未免太草率了吧?”米媛媛冷冷地望着阿呆,“没错,我也是左撇子,那有怎么样呢?”
  “很抱歉,如果你是左撇子,只能说明你就是凶手。”阿呆忽然展开一张响鼓乐队的海报,上面的米媛媛左手戴白手套拿着话筒,正在深情演唱。
  趁着大家瞠目结舌的功夫,他转向蒋文文继续说:“蒋文文,是你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你说穆兰不会是嫌疑人,‘除非她不想干了’。根据‘寻找犯罪的受益者’这一原则,有受益者,必定有受害者。那么本案的受害者是谁呢?”
  “这还用问?当然是那些摔伤的同学了。他们有的还在医院呢。”蒋文文说。
  “不,我们疏漏了这起案件的另外一个受害者。”阿呆摇头,“那就是作为学会生主席的穆兰。发生事故她要承担责任,必须引咎辞职。穆兰辞职,谁是受益者呢?”
  在大家的疑惑中,阿呆把目光投向米媛媛。
  “是你,米媛媛。因为你与穆兰有矛盾,为了报复穆兰,你便对舞台做了手脚。”阿呆语出惊人。
  “胡说!明明是合唱团演出时出了事故,你为什么纠缠我不放?”米媛媛一脸怒气。
  “说来原因很简单,一开始是‘意外事故’,后来便是你自作聪明。还记得合唱团里那个拉肚子的男生吗?他的意外失踪导致了他们的节目无法按计划上场,这样后面的节目必须先补上,当时是你提出响鼓乐队先上的,大家在为你们的高尚风格鼓掌时,却没有想到,其实是你害怕合唱团节目排在最后可能会因为找不到那个男生而被取消。那样的话,你的计划就彻底破产了。所以你必须争取将合唱团的节目‘提前’,也就是原本属于你们的第九个节目的时间。你的自作聪明导致我们怀疑凶手是冲着你们去的,这就把我们的目光引向你们,深入调查发现了你与穆兰的矛盾关系……”
  “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干的。我不甘心什么事儿都落在穆兰后面,我嫉妒她,我要报复她!半个月前的一天,我们在电视台参加节目,我偶然听说录制现场舞台塌陷发生过事故,负责那场晚会的副台长还被处分了。我立即想到,如果我们的演出也来这么一下子,那穆兰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事发当天我故意说左老师不在,让周莉去找穆兰拿钥匙,彩排后我偷了周莉的钥匙,趁着大家吃午饭的时间,我溜回礼堂,戴上准备好的手套,用板子拧松了钢管上的螺丝,取下两根钢管后,我将它们放在周莉的大提琴盒里带出礼堂,扔了出去……我以为这样一来,即使留下蛛丝马迹,也会指向周莉和穆兰,而不会找到我。没想到情急之下,我又习惯地用左手开门了。”米媛媛说完气愤地看着阿呆。
  “其实,做任何事儿,胆大心细都是很重要的。比如,我们根本就无法从一枚普通的钥匙上找到什么左撇子近期使用的痕迹,这只是一种心理战术罢了。”阿呆说罢将钥匙放进口袋,同情地望着这个漂亮女孩。
  (完)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之二:最不完美的窃案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