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荷香街的紫藤阳台
作者:刘 北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童话|原创|荷香街|阳台

  1
  
  我遇上了我的同桌苏小雅。
  哦,不。一只雪白的老鼠。
  哦,不。好像什么也没遇上,就如同恍惚的一瞬间。
  放学回家的时候,在花香街一个紫藤阳台下。对面是我的家——荷香街一家很有名的莲香斋点心店。
  我径直穿过点心货架,没有光顾平时爱吃的蜜三刀、芝麻酥脆饼,也没有去捣鼓一阵那台古老的留声机,慌乱地跑到楼上。等我坐在写字台前,心还在砰砰的乱跳,不知不觉出神地望着对面紫藤花开的阳台。
  紫藤花开得很美,风中摇曳的花穗如同飞瀑倾泻而下,紫色向白色渐渐韵化的花朵如同阳光里飞溅的水珠。清醇的香甜随风飘荡,沁人心脾,顿时有些酥润的感觉了。于是,眼前秦砖汉瓦的小楼便也朦胧飘渺起来。
  我家的莲香斋点心店刚回迁到花香街。听奶奶说,莲香点心店是我们刘家的传家宝,也是花香街上的老字号,仅那块黑底金字牌匾就金贵得很。至于莲香斋点心店始于哪一年,奶奶点着我的脑门说那时还没我呢。后来想问爸爸,我们家的搬迁就让爸爸的眉头拧成了大疙瘩,我也就把这个问题放了下来。可是,对面的这座小楼为什么留存下来,却突然成了我关注的问题,心里便也滋生出百思和不解。
  紫藤萝突然从对面的阳台分开,就像风儿吹开的窗帘一般,然后悄无声息地合上,又如同一片瀑布了。就在刚才的一瞬间,竟然闪出了一个身影,分明是我的同桌苏小雅。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苏小雅是上午转来的。在学校里,还没顾上给她聊家住哪里一类的问题,只是给我那帮好久没见上面的狐朋狗友吹牛皮去了。其实,假期里哪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呀,不是整天被憋在家里闷头写作业,就是去硬着头皮应付辅导班、器乐班。我哪有什么艺术细胞呀。可爸爸说,凭着你的艺术特长能上市重点初中,什么兴趣不是培养的呀?我觉得我可以成为探险家,不用培养就行。每个假期我都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设计一些探险线路,可没有一次实现。
  “小奇,傻愣着磨叽什么?你回来好久了。”爸爸威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在想布置的家庭作业呢。”我随口说。
  爸爸的身子跟着已经挤进门口的脑袋伸到了我的身旁。他环顾一周,没有发现什么疑点,丢下“刚开学,要努力的!”,便狐疑地离我而去。
  我只好把课本和作业摊在桌上,有些装模作样。
  
   2
  第二天一早,我从奇怪的梦里钻出,急匆匆赶到学校。我没想到会在上楼梯时撞翻了苏小雅手里的簸箕,纸片天女散花般飘落。
  “对不起!”我应该帮她打扫的,也许是担心作业交不上的缘故吧,没有停止脚步。在楼梯折转上楼的时候,我看到地上的纸片飞向苏小雅手里的簸箕。我揉揉眼睛,楼梯没有了她的身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我揣着兔子一般走进教室,看到苏小雅不动声色地坐在座位上,安静得像一只晒太阳的猫咪,从她的表情上没有发现异样。我惊诧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昨晚准备好的台词显然已经派不上用场。
  刚才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呀,但愿什么也没发生。我的心里像敲着一只小鼓。
  英语米老师走进教室,讲了什么,我也没有入耳。在我脑海里,是我家对面阳台的紫藤萝不时地开合,还不时地闪出苏小雅故作嬉皮的脸。我从来没有如此开过小差,我努力用幻觉来说服自己。可是,清醇的香甜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那种感觉侵袭着我。我想,接下来一定会像魔幻小说里一样,或者穿越到另一个时空里去,或者灵魂出窍,或者……
  可是,什么惊奇也没有发生。只是我被地理老师尅了一次,因为我问了让他很尴尬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去魔幻岛航海和航空哪个划算呢?这是我假期里偷看亨德尔《阿尔辛娜》后的一个想法。
  “哪一个也不划算。考不上重点的话,你这几年的择校费就白花了。”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让我刚才思如泉涌的想法一下子憋了回去。
  我的嗓子很难受,像卡了一块骨头。我总想找个由头和苏小雅谈论些什么,她沉静的神情把我拒之于外。
  在学校的时间就像浑浑噩噩地度过的。回到家的时候,我看到了瀑布般倾泻的紫藤阳台,清醇的香甜扑进我的呼吸,思想才如同见了风的火苗跃动起来。苏小雅的一些举动开始在我脑子里浮现。
  《花的梦》从楼下的老留声机里播放出来,传到我的房间。留声机是我回到家时上了发条才出声的,只有一首曲子循环往复。此时,我知道自己终于平静了下来,因为留声机的声音很小,只有心静的时候才能听得出那柔美的旋律,心里才能开放出一片片多彩的花儿。
  可是,杂乱的楼梯声揉碎了悦耳的音乐,根本不像爸爸沉重的脚步声。
  我回转身时,惊得张大了嘴巴。苏小雅慌乱地跑向我的屋子,后面还追着我家的那只花猫。我已经不知道该用那种表情来迎接我的同桌了。她坐在了我的床上,努力躲避着花猫。
  等我的神情调整过来,我把想跳上床的花猫踢向一边。花猫喵喵叫了两声,识趣地躲了出去。然后蹲在门口冲着苏小雅又叫起来。
  我想,你咋能这样对待我的女同学?想请还来不急呢。我只得不友好地把它赶到楼下,然后回到房间笑嘻嘻地说:“我家的傻猫很讨厌的。”其实,我心里想的可不是猫很讨厌,确是哪有这么怕猫的女孩呀。
  “我是想来问一下今天的家庭作业。”她的声音有些不自然。
  我拿出了家庭作业纸条递给她:“你拿着吧,我心里记着呢。”
  她接过纸条笑了一下:“谢谢。请你送我离开吧。”
  “好的。”说着,我把她送出了我家点心店。花猫跟在我的身后不友好地喵喵了两声,还呲呲牙。我觉得是它夺去了我和苏小雅多聊几句话的机会,狠狠地瞪瞪它,然后目送着她走渐渐近她的家门。
  
   3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装模作样地端坐在写字桌前。我不时地借抬头看书的时机,悄悄望一下对面的阳台,希望能看到紫藤萝里现出苏小雅的脸。但是,风儿突然温顺起来,竟躲着开得神韵的紫藤花儿,沾染着清纯幽香羞答答地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没有什么发生,有些按部就班,包括我继续写家庭作业和做梦。直到第二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也给了我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或许不是意外,我以为是个奇迹。
  我的同学苏小雅被围困堵截,正好被我撞上。我就像一个侠客一样,飞奔着上去。我用力甩动着我沉甸甸的书包,书包“嗖嗖”做响,文具盒里面的钢笔、角尺、圆规碰撞出“哗啦啦”的声音,如同一件暗器,令它们闻风丧胆,落荒而逃。我飞起的一脚,正好踢中一个家伙的脑门,它喵呜一声,逃进我家的莲香斋点心店。
  我没有理会它们,冲着我家的那只花猫呵斥道:“等我到家好好收拾你!”
  我知道是我家的花猫聚集的这群猫朋狗友,但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对苏小雅纠缠不休。我忙对惊慌失措的苏小雅说:“对不起,都是我家坏猫的主意,我会好好教训它的。”
  苏小雅的声音有些发抖:“真希望它从这条街上消失。”
  “我一定把它赶出家门。” 我随口说道,但后悔来不及了。这只黑猫跟了我家很久了,从我上幼儿园开始吧。我三年级时还写过一篇让老师很得意的作文《我家的包公猫》,把它的尽职尽责写的神灵活现。在爸爸眼里,它可是我家点心店的功臣。就是我忍心把黑包公赶出家门,爸爸也不会同意的。
  回到家,我理所当然地被爸爸拒绝,黑猫就被我狠狠地踢了一脚,接着就有响亮的一巴掌在我的脸上留下印痕。无奈,我冲到楼上,“咣当”关上了我的房间门。我的泪水涌出来,心里好像有憋了一千年的委屈。泪眼中,我看到紫藤萝突然从对面的阳台分开,就像风儿吹开的窗帘一般,现出苏小雅忧伤的脸,然后悄无声息地合上,又如同一片瀑布了。
  我慌乱地抹抹脸上的泪水,打开了自己的课本,担心被苏小雅看到什么。
  楼下的老留声机又播放起《花的梦》,柔美的旋律有些断断续续。我咬牙切齿地想,这台老掉牙的留声机早该扔掉了,还有那只掉了两颗牙的黑猫。
  夜里,我还在想着让黑猫消失的办法,有些头晕脑胀。突然想起了《汤姆和杰瑞》,想着汤姆猫一次次被杰瑞整治,想起汤姆猫被门夹住了脑袋,心情渐渐疏朗。
  
   4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正站在门口张望的老黑猫给我一个微笑,看起来有些诡秘。我丢下一脸的气愤走出家门。走在上学的路上,我想象着它被五花大绑领走的情景,不由得快活起来。昨夜,我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给动物防疫中心打了一个电话,谎称我家的老黑猫得了严重的狂猫症,已经导致8个人受伤,2个幼儿死亡。接电话的人很惊奇,一次次核实了我家的地址。
  我的脚步轻松起来,还不由自主地吹起了口哨。我想,我一定尽快地把这个消息告诉苏小雅,她一定会惊奇我的想象力,一定会眉开眼笑的,一定会邀我去她家看看紫藤花开的阳台……
  可是,我兴冲冲地火一般闯进教室后,好像遭遇了一场瓢泼大雨。苏小雅的座位空着,一直空着……
  然后,我有些焦虑,又变得绝望。
  最后一节课的最后时刻,班主任“冷面条”先生走进教室,面条一样站在讲台下,声调淡淡地说:“苏小雅同学转学了,明天的值日重排一下。”
  同学们个个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有我近乎哑然失色。
  回到家,我“咚咚咚”地跑到自己的房间,把书包扔在书桌上,然后“咚咚咚”地跑到楼下。但是,黑猫没有踪迹。我又“咚咚咚”地跑到自己的房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喘息。
  多半只信封从书包里露出来,还被散乱的书压着。
  我“腾”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把整只信封拽了出来。
  信封上只写了“刘小奇收”四个字。我感觉像是苏小雅的字,慌乱地撕开信封,哆嗦着手展开了信笺。
  刘小奇:
  请你先捂住你的嘴巴,不要惊奇。我是一只百岁老鼠精灵,你家的黑猫是一个巫婆。
  我想,真没看出她还非常有童话天赋。我继续往下看。
  你是我得到的一个惊喜,你的真情让我感动。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看在了眼里。
  也许你还不懂得对故土的眷恋,但我必须离开这里了。因为这座楼已经到了拆迁的最后限期。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花香街是我舍不得离开的地方,你是我舍不得离开的朋友。
   我知道你是个爱幻想的家伙,所以决定送给你一个惊奇。但你必须保证保守秘密。
   请你拿好信封里的这枚羽毛,它是你开启我家楼房的钥匙。
   祝你快乐。
   苏小雅
  我半信半疑,把那枚羽毛握在手里,神神秘秘地到了紫藤花阳台下的楼门前。我看着锈迹斑斑的锁,望着手里的羽毛,有些迟疑。
  
   5
  我终于说服了自己,把羽根伸向锁孔。等羽根伸进去近两个指节后,铁锁竟然“咔嚓”一声弹开了。
  我唏嘘着悄悄推开一点门缝,往里窥视着。折叠式的红木屏风雕刻着看不太清楚的图案,下面是一只摆在木制底座上的岫玉鱼缸,鱼缸镂刻着游龙飞凤。一只绿色的荷叶和两只含苞待放的荷花伸展出来,让沉寂的屋子鲜活起来。
  我很纳闷瓷瓶里的莲蓬和荷花为什么会鲜艳欲滴。
  我的身子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鱼缸前。
  绕过折叠式的屏风,可见墙上的一幅《荷香图》。
  其实,屋里并没有什么特别,除了一尘不染之外。
  屋里的摆设古朴典雅,紫红色的家具摆放得很有条理,条几之上有一对青花瓷瓶,里面插着数根漂亮孔雀的尾巴羽翎。
  我审视着屋里的一切,沉醉在古色古香里。
  突然一阵花香袭来,淡淡的清香里夹杂着丝丝甜润。我顺着花香走到二楼,像是个富家小姐书房加卧室的那种摆设,中心是一只大理石圆桌,旁边摆放一架古琴。最吸引人的还是紫藤花开的阳台,我径直走过去。
  阳台上,一把竹制的摇椅还在不停地摇动着,旁边是一张藤子编织的圆桌,上面有一只水晶的鱼缸,几只红色的鱼儿在水里游动。阳光从紫藤花儿的缝隙里透进来,鱼缸闪耀出璀璨的光彩。我望着水里的鱼儿,猜疑着它们的生活方式。
  风儿拂动着紫藤花儿,如同摇响了串串风铃。我用手拨开串串开满紫藤花儿的藤萝,看到一幅奇异的景象。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荷花塘。碧绿的荷叶铺展成一只巨大的地毯,粉的、白的荷花像绣上去似的。塘边一棵巨大的榕树。榕树下有几间青砖青瓦的房子,一面悬挂在房前的幡旗迎风招展,上面写着“莲香斋”。轻柔的音乐飘过来,像是我家那台老留声机里播放出来的《花的梦》。
  在音乐声中,榕树、荷塘、水田、油菜花变幻着色彩和姿态,如同一部动画。
  我想,也许是我一时的幻觉吧。于是,我躺在了摇椅上,微闭上眼睛,准备找一下苏小雅躺在上边的感觉。可是,摇椅竟猛地摇动一下,飘起来,从窗子飞出去,飞向了荷花塘。
  
   6
  椅子和我安然无恙地落在了大榕树下。我跳下摇椅,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像一只兔子大小。我没有走向莲香斋点心店,而是走进了大榕树的一个门洞里。因为,我看到了苏小雅,看到了长着一对透明翅膀的苏小雅。
  我见到了苏小雅和她的精灵伙伴。他们忙忙活活的,有的把各种东西装进箱子里,有的把东西包在毯子里,把树洞里弄得杂乱不堪。
  “苏小雅,你们这是干什么?”我高喊着。
  “我们准备搬家。我给你说过,我必须离开这里了。”苏小雅没有半点儿惊讶。
  “为什么呢?”我有些有些迷惑不解。
  “你还是抓紧离开吧。我答应过邀你到我家做客,但没有想到让你到这里来。你已经看到这里原来的田园风光,是我们精灵家族的乐园,后来就渐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最后,你家对面闲置的那个小楼就成了我们唯一藏身的地方。可是,小楼明天就要强行拆除了,我们必须去寻找一个新的家园。”苏小雅说。
  “请问,你们的新家在什么地方?”
  苏小雅迷茫地向外望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沉思一会儿后,说:“但愿我们明早会找到我们的新家,我可不喜欢流浪。”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我认真地说。
  “你快离开吧,让我们省下时间就是最大的帮忙。”苏小雅淡淡地说。
  “我今晚就去打市长热线,让市长留下你们的家园。”
  “谢谢你,我们不敢抱有希望。”
  “你放心,我们还会见面的,还希望你做我的同桌。”我高喊着,离开了树洞,坐着摇椅回到了小楼里,回到了家。
  我急匆匆地拨通了市长热线,把苏小雅面临的厄运说了一通。接听人员先分辨了我是不是精神病,然后说一定如实给市长汇报,尽快给我答复。
  我如热锅上的蚂蚁样等待着佳音,希望小精灵也有自己快乐的家园。
我想,他们可以不相信童话,但一定会相信每个孩子都有一颗纯真的心灵。

  • 上一篇文章: 神奇的“草药墨水”

  • 下一篇文章: 绣球花田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