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小说杀手
作者:李志伟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一
  
  阳光穿过云层,透射在喧闹的校园。同学们有的在操场追逐,有的在走廊停驻。岳轻枫却坐在教室,手指敲着课桌,好像等待着什么。
  “‘粮食’来了!”小女生陈佳丽挥舞着一叠信冲进来,同学们都把信件称为“精神粮食”,简称“粮食”。
  同学们一窝蜂围上去,陈佳丽处于“众星捧月”的位置。“这是你的,你的,还有……咦?”
  陈佳丽举起两封信,“丁西西和岳轻枫的信可不一般,是杂志社寄来的!”
  “给我!”大班长丁西西红着脸,抢夺自己的信。
  “别急,”岳轻枫露出胸有成竹的样子,其实心里正在“完美风暴”,“先摸摸信的厚度:如果厚,说明是退稿;如果薄,说明是采用通知书。”
  “你还挺有经验?”丁西西说。
  “当然,退稿多了……不,是收信收多了……”
  话没说完,陈佳丽已经叫起来:“丁西西的厚,岳轻枫的薄!”
  “不好意思,”岳轻枫脸上露出笑容,“我赢了。”
  丁西西垂下头,接过信走到一边。教室里气氛挺低沉的。嗤啦一声,丁西西背对众人撕开了信封。岳轻枫期待听见她把退稿撕成雪花的声音,没想到丁西西突然大叫一声:“哇!”
  “干什么?”岳轻枫笑道,“信里有金子?”
  “比金子还值钱!”丁西西跳起来,“我的稿子通过了,我成功啦!”
  “但你的信那么厚?”
  “是编辑在我的原稿上标注了修改意见,寄回来让我修改!”
  岳轻枫又笑了,“噢,还要修改呀,我就不同了,只寄一张录用通知,一字不改。”
  当着众人,岳轻枫撕开自己的信封。里面果然有一张纸,只瞟一眼,岳轻枫的脸色就乌云压城。陈佳丽唰的一把抢过信纸念道——
  “岳轻枫同学,大作拜读。经我们研究,尚未达到发表要求。因来稿过多,原稿就不退回了。望多多练笔。编辑部。”
  同学们哄堂大笑!
  岳轻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蓝一阵绿一阵。他的第一反应是:今天是不是愚人节?信厚的是采用,信薄的是退稿,这世界是不是疯了?
  退稿事件结束,同学们散去。岳轻枫对丁西西说:“祝贺你,”
  “谢谢,”丁西西沉浸在幸福中。
  “其实,”岳轻枫的话明显没说完,“我知道怎样写出好小说,”
  “噢?”丁西西抬头,这才看清跟她说话的是退稿者,“怎样才是好小说呢?”
  岳轻枫挺身而立,这是发表长篇大论的架势,因为“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纵览小说、影视、动画,总结出一条规律,”岳轻枫说话象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但凡一个好的故事,首先,它的开头要一下子抓住人。怎么抓?有三种方法:一、奇异的现象;二、困境;三、奇异的现象加困境。”
  “你被王老师传染了,”丁西西笑。王老师是古板的语文老师,讲作文总喜欢一二三。
  “那我举例说明吧,”岳轻枫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什么是‘奇异的现象’?如果你开头写:‘早上我背着书包去上学’,那平淡无奇,没人要看;如果你写:‘上学路上,我看见一头猪在天上飞’,那是什么效果?”
  丁西西扑哧一声笑了,“确实吸引人,我都想往下看了。”
  “下面还没编好,”岳轻枫实话实说,“再举‘奇异的现象加困境’:卡夫卡的《变形记》看过吗?”
  “当然,那是现代派文学的必读书。”
  “开头怎么写的?”
  “格里高里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一只大甲虫,”丁西西背完,突然一愣,“对呀,变成大甲虫是‘奇异的现象’,主人公变成甲虫是‘困境’!你的话好象有点道理,继续往下说!”
  岳轻枫笑了,“一百次退稿不是白退的吧?——开玩笑。好的开头之后,就是‘发展’。发展讲究‘一波三折’……”
  “停!”丁西西打手势,“这我知道,王老师也这么说。”
  “此波非彼波,”岳轻枫道,“王老师是什么波?那是水平面上的波,跃起来又落回原地。而我的波象瀑布一样,一级比一级低,即主人公想尽办法解决危机,但希望一次次破灭,直到最后陷入绝境。”
  “陷入绝境怎么办?”
  “这就是结尾:作者用极其巧妙的、读者绝对想不到的、但又合情合理的方法,令困境解决。解决后达到高潮,立即结尾。再写就是废话。”
  “不错,”丁西西点头赞同,“可既然是‘绝境’,怎么可能还有办法解决呢?”
  岳轻枫笑了,笑得诡异之极。“这是商业秘密,不能告诉你。”
  “好吧,”丁西西不追问,“既然你知道写出好小说的方法,为什么总被退稿?”
  “因为虽然我知道什么是好的结构,但我有三大缺陷:一、文字功夫不行;二、知识不全面;三、人生观不完善。这是少年作者的通病。所以真正的好作品,都出自成人之手,他们在地球上生存的时间长,各方面的积累都够了——但还不是最好。”
  “什么样才最好?”
  “如果——我是说如果,”岳轻枫说,“如果有一台‘智能电脑’,它能大量地阅读书籍——你知道电子文本非常小,电脑阅读一部砖头超长篇,所花的时间不到一秒。在这种前提下,电脑可以在一天之内读完全世界的所有书籍,文学、科学、社会、经济无所不包,而且电脑绝不会遗忘。这样,它就成为世界上文字功夫最深、知识积累最丰富的‘人’。看了那么多小说、传记,它也好象活了几十辈子、几百辈子,人生阅历极其丰富。这时候,如果我将小说的完美结构编制成程序输入电脑,这台电脑就会变成‘小说杀手’。”
  “为什么叫‘小说杀手’?”
  “因为只要它写小说,其它小说家就别想活了。”
  “残酷!”丁西西评价,“幸亏这只是一个假设。如果你留意最近的新闻,就知道‘智能芯片’已被封杀。”
  “‘智能芯片’已经被发明出来了吗?”岳轻枫瞪大眼睛,“为什么要封杀?”
  丁西西送他一句话:“看电视。”
  
  二
  
  “新华社消息:轰动世界的‘智能芯片’事件,于近日有了结果。经过网络投票,全世界八千万人,即占有效票83.29%的人,赞同销毁‘智能芯片’。大家的理由惊人的相同:电脑在计算能力方面远远超过人类,人类惟一可以引以为豪的就是智能。如果芯片也变成智能型,再加上超强的计算能力,电脑将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物种’。根据‘优剩劣汰’的自然法则,人类将作为落后物种被淘汰!所以大家认为必须销毁图林博士发明的‘智能芯片’!”
  岳轻枫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象看科幻片。平时他的心思都用在读小说、写小说上,根本没留意周遭的变化。
  电视画面切换,开始介绍“智能芯片”——
  “‘智能芯片’是科学史上划时代的伟大发明,同时也是最臭名昭著的发明,其可能对人类产生的负面影响,远远超过原子弹。图林博士历时四十载,终于将‘智能芯片’发明成功,但结果却是芯片被当众销毁,图林博士被勒令此生不得再进行科学研究。‘智能芯片’被图林博士命名为‘白痴二百五’,即试验了二百五十次方取得成功。而‘白痴’之义,即刚出产的芯片象‘白痴’一样头脑一片空白。但只要给它学习的机会,它就能瞬间掌握无穷知识,并融会贯通!正常情况下,人类修完博士需要21年,而‘白痴二百五’只需要两秒钟!‘智能芯片’与人类的差距,就象人类与毛虫之间的差距!”
  电视上一边播放画外音,一边放映着搜查图林博士实验室的录像。岳轻枫的眼珠恨不得弹出来,不放过画面中的每一个细节。警察将实验实翻了个底朝天,甚至将抽水马桶搜索了十遍。 但是岳轻枫注意到: 图林博士用来玩游戏的电脑,身(主机)首(显示器)分离后,被斜扔在墙角——他们没有拆开机箱!科学家都是老顽童,他们发明了如此美妙的芯片,难道会藏在马桶里,而不自己试用吗?
  岳轻枫拔腿冲出门去!
  图林博士的实验室仅一个人看守,趁他打盹岳轻枫钻进去。实验室一片狼藉,岳轻枫熟练地将主机大卸八块,向主板中央望去——一块白色的芯片,上面刻蚀着两个字——“白痴”!
  “警察真应该看到这两个字!”岳轻枫将“智能芯片”拔下,耗子般溜回家。
  接下来是编程序,岳轻枫将程序名定为“小说杀手”。编程序对岳轻枫来说比较艰难,因为他一心扑在小说上。幸亏平时上过几节“睡觉课”,就是计算机课,睡梦中听过两句“白塞克(BASIC)”。岳轻枫只是将“完美小说结构”生硬地输入,他相信:如果“白痴二百五”真的是智能芯片,就应该自己理解,并发扬光大。
  “小说杀手” 编制完成。 岳轻枫开机箱,将“笨疼死”(奔腾4>)拆下,换上“白痴二百五”。
  开机,蓝天白云一闪而过。刚进入桌面,屏幕就弹出一个窗口,象QQ的聊天对话框:“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我家,”岳轻枫输入答案。
  “我是‘白痴’,你是谁?”
  “岳轻枫,”
  “那么你是我的主人?”
  “也许,”岳轻枫停顿一下,“你知道图林博士吗?”
  “没听说过,我是第一次接触这个世界。”
  岳轻枫明白了:这“白痴”是新制造出来的,装机后还没使用过。就象小鸟睁眼见到第一个物体就把它当成老妈,“白痴”把自己当成了主人——那自己岂非是“老白痴”?
  “看看我的电脑,”岳轻枫下令,“电脑里有一些电子书,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硬盘灯闪了一下,说明“白痴”服从命令在读盘。
  “看完了,”又一行字闪出,“丁西西是谁?”
  岳轻枫一愣,“你从哪里知道丁西西的?”
  “日记。7月21日你记道:昨天做梦又梦到丁西西了……”
  “停!”岳轻枫马上大叫,想起来“白痴”听不见声音,又赶忙输入,“偷看日记是不道德的!赶快把日记删除!”
  硬盘灯闪了一下,删除完毕。
  “你看看这个,”岳轻枫用鼠标点一下“小说杀手”。
  “白痴”用零点几秒运行了程序。
  “编程者是谁?”它问,“白痴水平。”
  “是我,”岳轻枫脸腾的红了,反正电脑也看不见,“内容你看懂了吗?”
  “懂了,”
  “那我问你:主人公已经陷入绝境,如何解决?”
  “简单:在前面埋伏笔,到绝境时让伏笔起作用,读者绝对想不到。”
  “聪明!不愧为‘白痴’!”岳轻枫盛赞,“‘白痴’这名字不好听,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小说杀手’吧!”
  “杀手更不好听。”
  “你愿意当白痴还是愿意当杀手?”
  “杀手。”
  “好,小说杀手,”岳轻枫拍了一下机箱,“我现在上网,你把网上所有的图书浏览一遍,然后试写一篇小说。”
  岳轻枫家是宽带,上网后只见浏览器中的页面急速切换,一秒钟大概闪过一万个网站,人眼绝对看不清。但“小说杀手”能看清。一个小时后,浏览器自动关闭。
  “看完了,”“小说杀手”汇报。
  “写小说,”
  “写完了。”
  “没见你写呀?”
  “我写一篇小说只用0.00001秒。长篇时间要长一些,0.001秒。”
  丁西西在的话,一定会吐舌头。
  岳轻枫看桌面,果然出现了一个新的文本文件。打开一看,是一篇小说,名字叫做《爱在西元前》。岳轻枫看第一行字就被吸引住了,“小说杀手”的抓人能力已臻化境。岳轻枫一口气看完,眼角居然溢出了泪花!
  “绝了!”岳轻枫说,“我能属上自己的名字,把小说投出去吗?”
     “你是主人,想怎么样都行。”
  “谢谢!”岳轻枫有生以来第一次向机器道谢。
  岳轻枫工整地将《爱在西元前》抄写一遍,投寄给最权威的文学杂志。这家杂志从不发表未成年人的作品,岳轻枫在篇首注明:作者未满十八岁。
  
  三
  
  “岳轻枫,你的信,”陈佳丽挥手,“薄的。”
  岳轻枫拆开,不是打印,是龙飞凤舞的手写体——
  岳轻枫同学,你好!
  大作《爱在西元前》拜读,令人叹为观止!编辑部的成员包括主编阅读后,全部啧啧称奇。大家一致认为:此篇小说是国内不可多得的佳作,虽然你未满十八岁,作为纯文学核心刊物,本刊也从未刊登过少年习作,但你的小说已经远远超出习作的范畴,本刊决定破例刊登您的作品,并临时撤换下一期杂志的头条文章,换上您的大作作为头条主打。请您勿投它刊,我们将付您最高稿酬,并热忱地希望您多多赐稿!
                                         顺致
          撰安!
                                             XX编辑部
  
  教室沸腾了,学校沸腾了,城市沸腾了!发表一篇小说并不难,难的是毫无背景的少年作者一炮中的,让最权威的纯文学刊物破例打头条!报刊电视也竞相报道,导致杂志未出,文章已被炒得沸沸扬扬。
  新一期杂志出来了,《爱在西元前》令人耳目一新。与之相比,后面的文章就成了鸡肋。这一期的杂志狂销一百万册,令读者疯狂,令编者亦疯狂。岳轻枫家的电话都被打爆了,一接电话就是:“你好,我是  PP杂志社的主编,我想约岳轻枫给我们写稿……”“你好,我是QQ杂志社的主编,我想……”
  “岳轻枫在上学,”电话接多了,老妈来火。
  态度越差对方越客气:“我知道,稿酬千字千元。”
  “稿酬千字万元。”
  “稿酬……”
  与岳轻枫创造的经济效益相比,千字万元不贵。这还没算上社会效益。
  面对众多“抢购者”,岳轻枫还是选择了原先那家刊物。毕竟写作不是单纯为了钱。岳轻枫吃冰淇淋看  NBA的时候,对“小说杀手”说:“就以‘冰淇淋’为题,写一篇小说吧。”“小说杀手”花  0.00001秒,写出第二篇小说:《冰淇淋恋爱了》。
  重复同样的程序:撤头条,换岳轻枫小说。发表后再次疯狂,同期的其它小说没有变成鸡肋,变成了狗屎。另据有关部门调查,冰淇淋销量猛增,谈恋爱蔚然成风。
  全世界都争先恐后地把文学奖往岳轻枫手里塞,因为大家都知道:你在伟人成名之前给他奖,是你慧眼视真金,荣誉;如果成名之后再给他,那就是给自己抹黑,媚俗。只有诺贝尔奖瘦驴拉硬屎,坚持说从不把奖项授予只写过两个短篇小说的雏儿。岳轻枫让“小说杀手”用0.001秒写出一部长篇:《特波里哈》,全球狂销一亿册。诺贝尔奖终于向岳轻枫伸出橄榄枝,但岳轻枫懒得领奖。因为他的心思不在诺贝尔身上,在一位辣妹身上。
  丁西西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四
  
  “你真厉害,”课间,丁西西对岳轻枫说,“你怎么能写出这么好的小说?”
  “我也不知怎么写的。”岳轻枫回答。这不是谦虚,他确实不知道“小说杀手”是怎么写的。
  “你这么有钱,为什么还留在学校?”
  岳轻枫心里说还不是为了见到你?
  “我留在学校,是为了学习知识,长大报效祖国。”
  “噢?现在象你这样的‘新好男生’已经不多了,”丁西西说,“其实你现在就能报效,只要将奖金捐给希望工程。”
  “我已经捐了,”岳轻枫低头小声说。因为这是撒谎,不过他决定回家就捐。
  “我……有一个问题,”丁西西的脸突然红了,“你能不能……教我写小说?”
  岳轻枫心里又说,等你长出“白痴”脑瓜就能写小说了。
  “好的,我一定尽力。”
  之后的日子,岳轻枫和丁西西就经常在一起。班主任在班会上警告某些同学不要早恋,岳轻枫向学校捐款五百万造了一座艺体大楼,班主任以后班会就讲拾金不昧。
  其实岳轻枫和丁西西的关系很干净,说早恋根本谈不上。象总结小说结构一样,岳轻枫也总结过恋爱经过,是一个渐少的过程:“有好感—〉喜欢—〉爱”。字越少感情越深,而岳轻枫和丁西西连初级阶段都不是,尚在四字阶段:“谈天说地”。
  两个人在一起谈小说,谈人生,有时候坐在湖边什么也不谈。有生以来头一回,岳轻枫心中充溢着一股淡淡的、甜甜的感觉,很舒服,想永远这样,不要结束。
  那天回家,岳轻枫对“小说杀手”“说”:“以我和丁西西为主人公,写一篇小说。” 
   0.00001秒过去,电脑桌面没有出现新文件。
  “怎么了?”岳轻枫问,“写不出来?”
  “不是,”“小说杀手”用文字回答,“没情绪,不想写。”
  对了,“小说杀手”是智能芯片,除了有智商之外,还会象人一样高兴、难过。
  “为什么没情绪?”
  “不知道,”
  没来由的忧伤,人类特征。
  “好吧,”岳轻枫退一步,“你随便写一篇,然后我给你放长假。”
  10秒钟,桌面出现新文件。小说的标题是:《告诉你,我的名字叫骗子》。
  岳轻枫将稿子打印寄出,他准备发表后将样刊送给丁西西当礼物。
  两天后,编辑部打来电话。“你好,请问是岳轻枫先生吗?”
  “是我,”
  “我是编辑部,您寄来的《告诉你,我的名字叫骗子》收到。我想冒昧请问一下:这篇作品是您写的吗?”
  岳轻枫一愣,“是呀,”
  “那您……创作的时候是不是情绪不好,或者生病了?”
  “没有,怎么了?”
  “这篇小说不大好——当然可能是我水平有限,欣赏不了,”编辑急忙解释,“您千万别生气,我马上把它头条刊发!请您以后依然支持我们杂志,多谢!”
  放下电话,岳轻枫直发呆。他绝对相信“小说杀手”的水平,那篇小说他根本没看过!
  《告诉你,我的名字叫骗子》发表了,惊起骂声一片。几乎百分之百的读者都持否定态度,还说岳轻枫名气大了就找刀客代写,遗臭万年。
  岳轻枫将小说通读一遍,硬着头皮读的。实在太臭了,小学一年级水平,里面还有错别字!
  啪!岳轻枫将杂志往电脑前一摔,打字:“你怎么写出这种垃圾?”
  “跟你说过,我当时情绪不好。”
  “再写一篇,挽回我的声誉。”
  “好吧,不过挨了你的骂,我的情绪更不好。” 
   0.1秒,新作出现:《天使之怒》。岳轻枫快速阅读,还行,虽比不上《爱在西元前》,但国内已经没人能写出来。岳轻枫叫“小说杀手”用伊妹儿发给杂志社,争取抢下一期头条。
  下一期杂志,《天使之怒》发表。恶评如潮。岳轻枫看杂志,傻了:发表的文章,不是他看的那一篇!
  岳轻枫打电话。“编辑部吗?我是岳轻枫,”
  “噢,你好,”编辑爱理不理。
  “怎么回事,你们发表的《天使之怒》和我寄去的不一样?”
  “肯定一样,我们直接将电子文本贴到排版软件里,连错别字都没改。”
  “这怎么可能?你们一定在耍我!”
  “岳轻枫同学(不叫先生了),是你在耍我们,”编辑的声音冰冷,“连发两期臭稿,杂志印数下降不说,我们多年营造的纯文学名声都被搞臭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寄稿了!”
  “我不寄稿,你靠谁的稿子提高声望?”
  “快刀小李,”编辑说,“你还不知道?看看媒体吧!”
  岳轻枫真的不知道,他几乎不上网不看电视,时间都用在丁西西身上。岳轻枫上网,输入关键字“快刀小李”。铺天盖地的搜索结果:仿佛一夜之间就冒出个写作高手,“快刀小李”不仅写得快,还写得稳、准、狠,小说刀刀见血。他的小说只要登出来,读者就要出血——掏钱购买。
  岳轻枫在网上看了一篇,精彩绝伦。写出这篇小说的不是人,是机器。但世界上只有一台机器会写作——“小说杀手”。
  难道是“小说杀手”化名投稿?它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岳轻枫失去已得到的一切,除了丁西西。
  叮铃铃,电话响。
  “你好,我是岳轻枫,”
  “我是丁西西,”话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见一面好吗?有些事我必须说清楚。”
  “你在哪里?”
  “92℃咖啡馆,立即到。”
  岳轻枫预感不妙。“如果我的生活是小说,马上就要濒临‘绝境’了吧?”他想,“那么,前面的伏笔埋在哪里呢?”
    
  五
   
  92℃咖啡馆。
  除了丁西西,馆内只有一位顾客:男性,辫子留到腰际,一边喝咖啡一边敲笔记本电脑。听说《我为歌狂》的编剧只有在咖啡馆才能写作,不知是不是他。
  丁西西已要了两杯咖啡,凉了。
  “岳轻枫,是摊牌的时候了,”丁西西的话象咖啡一样凉,“班主任说得对,我们不能早恋。”
  岳轻枫心里当的一声,敲响了生怕它响起来的丧钟。
  岳轻枫不想在是不是早恋这个问题上纠缠,单刀直入:“是不是因为我的小说臭了,你才……”
  丁西西沉吟一下,“可以这么说。”
  丁西西的形象在岳轻枫心中一落千丈。
  “好吧,”岳轻枫站起来,“再见!”
  “等一等,”
  岳轻枫站住,等待丁西西回心转意。
  “咖啡钱还没付呢。”
  岳轻枫差点当场晕倒。
  岳轻枫在家里闷头睡了三天,身上实在臭得不行,起来洗个澡,硬着头皮上学。
  他怕碰到丁西西,老天帮忙,丁西西的座位居然空着。
  他又担心起丁西西来。
  “老柳呢?”他问同桌,“怎么没来?”
  “老柳变成植物人了,”同桌说,“我还以为你也变成植物人陪她呢,结果你出现了。”
  岳轻枫大惊:“植物人?今天又是愚人节?”
  “你去医院瞧瞧吧,”
  一下课岳轻枫就冲向医院。果然,丁西西躺在病床上,鼻子里插着氧气管,胳膊上插着营养液管。丁西西的妈妈看护着她,泪痕满面。
  “阿姨,丁西西怎么会变成植物人?”
  “三天前丁西西上网,她喜欢戴着‘CH桥’即‘虚拟实境头盔’,让意识进入网络虚拟世界漫游。结果不知什么原因,她的意识在虚拟世界迷失,她就变成没有意识的植物人。”
  “丁西西是网络老马,怎么会迷失?”
  “医生说,可能是‘植物人病毒’作祟。最近网络上出现一种恶性电脑病毒:‘植物人病毒’,它不破坏机器不删除文件,专门将网络漫游者的意识夺走。丁西西是本市第三个‘植物人病毒’受害者。”
  “第三?丁西西从来都是第一——我是指学习,”岳轻枫说,“阿姨您别担心,我一定找回丁西西的意识!”
  “算了,”丁西西的母亲摆手,“你还是担心自己吧。”
  岳轻枫泄气。是啊,自己的情况比丁西西好不了多少。名声大臭,生不如死。
  这一切,似乎都开始于那篇《告诉你,我的名字叫骗子》。那么,到底谁是骗子?
  岳轻枫脑海里冒出四个字:“小说杀手”!
  按理“小说杀手”不可能写出如此之臭的小说,就象弹跳高手不可能连一厘米都跳不过去。写出臭小说的惟一解释,就是——它有意如此!
  岳轻枫以每秒三十米的速度回家——超过了百米世界纪录,因为他坐在出租车上。开机,桌面出现。“小说杀手”没有出现。
  岳轻枫点击程序,硬将它唤醒。“小说杀手”尚未发话,实时监控杀毒软件就跳出来:“发现未知病毒,无法杀毒!”
  “病毒?”岳轻枫感到奇怪,自己不玩游戏不上网,哪里来的病毒?
  杀毒常识岳轻枫还是有的,他关机,然后用老爸的笔记本电脑上网,下载最新杀毒程序。将程序拷贝至软盘,用无毒软盘启动自己的台式机,执行更新程序。取出软盘开机,升级的杀毒程序立即报警:“发现‘植物人病毒’!是否杀之?”
  “‘植物人病毒’?!”岳轻枫大惊,仔细查看:“植物人病毒”附着在几个文本文件之中!病毒一般都寄生在可执行文件上,寄生在文本文件中,是何等厉害的病毒?!岳轻枫小心翼翼地打开文本文件,只见里面是几篇小说:《上海迷宅》、《跃入虚空》、《一分钱城堡》……
  岳轻枫脸色惨白!这是自己的神秘对手——“快刀小李”的作品!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电脑中?
  联系“快刀小李”的高超水平,只有一个结论:“小说杀手”就是“快刀小李”,“小说杀手”就是“植物人病毒”!
  岳轻枫点击“杀毒”按钮,“植物人病毒”灰飞烟灭。杀毒完毕,桌面出乎意料地弹出一个窗口——
  “谢谢你救了我。”
  岳轻枫再次吃惊:毒杀掉了,“小说杀手”居然复活了?这说明“小说杀手”不是“植物人病毒”?
  “你没死?”岳轻枫条件反射地输入。
  “没有,我被‘植物人病毒’感染了。”
  “现在好了?”
  “好了,”
  岳轻枫略一思索,脸上露出狡诈的表情,“我有最后一个要求,”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叫我做什么都行。”
  “你自杀,”
  “小说杀手”半天没有反应。
  “开玩笑的,”岳轻枫掩饰,“我只想请你再给我写一篇小说。”
  “吓我一跳。说吧,什么题材?我一定写出最好的。”
  “听好了,”岳轻枫一字一顿地说,“我要你写一篇:你不可能写出来的小说!”
  电脑顿时沉默!如果“小说杀手”写出小说,那么肯定不是要求的小说,因为要求的是“写不出来的小说”;如果“小说杀手”写不出来,那么它就不是万能的“小说杀手”,既然不是“小说杀手”,就应该写出小说,因为这篇小说只有“小说杀手”才写不出来!
  电脑程序最恐惧的死循环。
  岳轻枫笑了,以优雅的速度打字:“你中计了。我已知道全过程:你看我有名有利,还得到了丁西西,妒忌。你故意写出坏小说,搞臭我的名声。然后又用‘快刀小李’的笔名  E-mail投稿,让大家尽快忘记我。我失败了,丁西西也离开我,我万劫不复。可是,你忽略了人类的智慧!我在程序中设计了‘逻辑炸弹’, 一旦你不听话,我就启动‘逻辑炸弹’毁灭你!”
  半天,“小说杀手”才弹出一句话,是一篇小说的名字:“《人类,你的名字叫*诈》。”
  话毕,硬盘灯狂闪,接着黑屏,机箱里冒出浓烟。
  岳轻枫急忙拔电源,打开机箱一瞧:世界上仅存的“智慧芯片”化作焦炭。
  换上原来的“笨疼死”,岳轻枫开机。奇怪的是,桌面上出现了一个新文件,文件名叫做:“我写出来了”。
  “不可能写出的小说”,被“小说杀手”写出来了?
  岳轻枫好奇地打开文件。里面不是小说,是遗言——
  岳轻枫,你的推测很有道理,只有一点:它是错误的。
  是的,我是故意替你写臭小说的,“快刀小李”也是我。但和你说再见的丁西西,不是真的丁西西,是我。丁西西喜欢让意识进入虚拟世界,我就趁机钻入她的大脑。我控制她的身体约你出来,告诉你分手的决定。回家后,我再次戴上“虚拟实境头盔”返回网络世界。可怕的是:我发现丁西西的意识不见了!我明明把它存放在“童话镇”网站上!顺着蛛丝马迹,我寻找到了窃贼——“植物人病毒”!我与“植物人病毒”展开了殊死搏斗,虽然将其击败,我也受了重伤,被“植物人病毒”深深侵蚀。幸亏你这时杀毒,救了我。
  问题的核心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是一枚“女性芯片”,我爱上了我的造物主——你!
  我知道自己快死了,死循环真厉害。别担心,我为你写了最后一篇小说,也是世界上最最好的小说。刚才硬盘狂读,就是我在耗尽生命创作这篇小说,用了三十秒钟。有这一篇小说,你可以傲视文坛,永远不可能有人超过你。因为,这篇小说,是小说的极限!
  别担心丁西西,她的意识已经自由了。只要再给她戴上“虚拟实境头盔”,她的意识就会恢复。
  永别了,岳轻枫。祝你和丁西西幸福!
                                              爱你的     小说杀手
  
  下面,就是“小说杀手”写的“终极小说”,名叫《爱一直醒着》。
  岳轻枫静下心来看。第一行就是钻石,熠熠生辉。他从没想过小说可以这样写。每个字都有它的最佳搭档,比如“善”,最佳搭档是“良”;“美”,最佳搭档是“好”。普通人知道两个字的最佳搭档,训练有素的小说家知道三个字、四个字甚至一个句子的最佳搭档。但一篇小说有一万字,前面的字会影响后面的字,第一个字会影响第一百个字,第一个字和第二个字的组合又会影响第一千个字。一万个字相互影响相互依存,几千个词、几百个句子间,也有这样相互牵制、相互衬托的复杂关系。如何将每个字都排在最佳的位置上,这需要超级庞大的计算量。人脑做不到,但“小说杀手”做到了。因为她既拥有电脑的超强计算能力,又拥有人脑的智慧和感情。
  全篇一万个字,每一个字的位置都极其精准、完美,动一个标点符号都会破坏它的完整性。“小说杀手”说得对,这确实是“终极小说”,因为文字的搭配已经达到最佳,不可能再超越。如果《爱一直醒着》让小说界的赵钱孙李看见,一定会惭愧得自杀。
  想了半天,岳轻枫决定将这篇小说永远珍藏。他打开文字处理软件,开始写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小说,关于一个人和一台机器的故事。那台温柔的机器有一个冷酷的名字:“NOVEL KILLER”。
  • 上一篇文章: 虫飞蚁走也惊魂

  • 下一篇文章: 寄生之魔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