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其  他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呼唤生命
作者:杨 鹏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科幻|生命

  生命搜索器很雄性地“哇哇”怪叫,梵高的《向日葵》在我的脑中燃烧,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勃动着焦躁和不安。
  妈的,你叫,你叫!我狠狠将生命搜索器摔在地上。这家伙却不闭嘴,像个受委屈的婴孩呜呜地哭,又像不肯承认错误的孩子固执地显示着一个信号:高级生物活跃在这个星球上……
  妻把头斜靠在我的肩上,秀发瀑布般泻下来,眼中盈满了泪水。哦,她的心中又何尝好过呢?为了人类做了千百年的梦——茫茫宇宙觅知音,花了5年历尽千难万险到这里来,迎接我们的仍是堆积了几十亿年的沉寂和荒凉。这里寸草不生,虽有空气,却没有河流海洋,没有沙漠山脉高原甚至连蚂蚁也找不出一只,活脱脱一个大鸡蛋,单调得令人发火。
  搜索器却一直不停地叫,告诉我们这里生长着跟我们一样的高级智慧生物。是搜索器坏了吗?不,飞船上的十几个搜索器都试用过一次,发出的生命信号一模一样!
  生命在哪里呢?
  “爸爸。”女儿远远地叫着,飞了过来。妻忙离开我的怀抱,用手背擦泪,一下子显出母性的慈爱。女儿雨点似地在我和妻脸上印上甜甜的吻。
  “爸爸,吴迪阿姨在哪里?我好想好想她,我还要告诉她,我又编出一种同智慧生物对话的计算机程序……”
  女儿骄傲得像开屏的孔雀,可惜当时我心乱如麻,没心思看她的程序——她创造的奇迹。她是计算机天才,地球上所有的计算机专家都要为这个程序惊叹不已——否则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此时,又一个沉甸甸的夕阳无力地滑落到地平线下,我叹了口气,思绪便飘开来,女儿童稚的声音渐远,回忆渐近,渐清晰……
  5年前,中国北京天文台、独联体高尔基市电波物理研究所和美国宇航局爱姆兹研究所同时收到波长为21厘米来自江波座A星的无线电波,立刻引起轰动。美国从1960年开始实行的“奥兹玛”计划和80年代提出的“独眼”计划在100年后终于取得成功。成千上万的专家都投入破译电码的活动,可惜那时我的女儿还没出生,否则决不至于只知道发电波的人名叫吴迪,对其它却一无所知。
  两天后,联合国宇航同盟在月球背面的张衡市召开特别会议,一致通过派地球上最优秀的宇航员我和妻前往江波座。星的决议,即日启程。那时,我和妻还没结婚。
  我们以20世纪的祖先所无法想象的速度直奔目的地,宇宙处处是陷阱,我们躲过了超新星爆发,钻出星云的迷宫,逃脱黑洞死亡的引力……历尽难以想象的困难和艰险。在每一次同宇宙的搏斗中,我和妻感情与日俱增,很快结为伉俪,生下女儿。为了消除女儿的寂寞,我们又用人造元素制成一只合成狗,在她1岁生日时,又送给她一台计算机作生日礼物。
  就这样,我们一家为着人类一个编织了千百年的梦,满腔热情地来到A星,没想到……
  “嘀嘀,嘀嘀……”地球发来急电,命令我们返航,因为我们在这里徘徊了半年,消耗大量能源和储备物资,无法再呆下去了……
  “返航!”我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心如刀绞。天空垂下夜的轻纱,一颗湛蓝的星球——地球像一只期盼的眼睛,盯着我们……
  “汪汪汪……”狗突然痛苦地狂叫起来,女儿丢下我们,惊慌失措地冲过去,泪光闪闪地看着在地上痛苦地蜷缩打滚的狗……
  “它被宇宙线击中了,快,把它送进急救舱……”我一跃而起,冲过去抱起狗,妻已将急救舱的门打开,女儿在哭喊着狗的名字……
  半夜,狗死了,我建议用激光将它火化。女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冲了出去,我看见她把狗放在计算机前,给狗戴上耳机……哦,女儿,她想跟死去的朋友对话啊!妻再也忍不住,伏在我的肩头上痛哭起来。
  吴迪,地球的朋友,你在哪?你长得什么样?是否像地球女子一样的水灵,身材窈窕,体态轻盈,令每一位青年男子动心呢?哦,不,现代科学证明你同我们相似的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也许,你是个长着蛤蟆大嘴青面狼牙的宇宙怪物吧?可是,你毕竟是一个生命,有一颗和我们一样的爱心。你既然发电问候我们,为什么不来见我们呢?你羞涩吗?你害怕吗?我们是友好的啊,你难道是隐形动物……我们还未谋面就要离你而去,太遗憾了!
  女儿在室外小声地哭,我和妻再一次仔细地检查了燃料箱和其它部件。空气很沉重。
  “宇……”妻忽然回过头,脸上露出发现新大陆的喜色。
  “什么事?亲爱的。”
  “你注意到没有,电波是从地心发出的,而我们只是在地表进行徒劳无益的搜索,陷在她是否是隐形的怪圈当中。我们为什么没想到她是穴居人,在地下深埋了几千个世纪,没法跟我们联系呢?”
  “对啊,真有你的,亲爱的!”
  “快,装核弹发射架,炸开地表……”我遒劲有力地一挥手,这时,黎明逼上来,空中飘着薄薄的雾。
  “汪汪汪……”舱外传来狗叫,一个黑影活蹦乱跳地奔向刚刚升起的一轮鲜红的太阳……
  狗复活了?谁救了它?
  我和妻紧张地进行着核弹发射的工作,很快进人最后一道工序,我们彼此捏紧拳头,扬了扬,舒心地笑了。想到将要打开一个文明世界,让一些被黑暗压抑了数千年的生命见到阳光,我们的心异常兴奋。
  忽然,门被人重重地敲着,是女儿,她焦急地喊着我,狗在外边烦人地叫。
  “出去!”我虎着脸在里边命令道。工作时,我是一个毫无人性的人,从来不容有一丝分心,何况,这是关系到人类重大命运的时刻。
  妻专心地用生命搜索器寻找生命信号最强的经纬度,当做核爆炸的定点。她工作时比我更刻板,女儿撕心的喊声一点没打动她的心。
  “爸爸、妈妈,快开门……”女儿的声音沙哑了,她总是这样,不干成了不罢休,哪怕这事是先洗完脚后吃饭还是先吃饭后洗脚,她总是固执地按自己意愿去做,我们也习惯了。这一次准又是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告诉我狗复活的好消息,或者因为一夜未同父母亲呢现在来套近乎。她才4岁,才不管你工作不工作呢。
  “滚出去!”我吼道。她一下子吓得不作声了,狗依然不知趣地狂吠。她忽然又大哭起来,哀哀地自言自语:“爸爸妈妈不理我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脑中浮现出女儿抱着狗坐在门边哭泣的可怜相,不禁心里也发酸,轻声说:原谅我,女儿。
  我郑重地按下旋钮,发射架“噬噬”作响。
  “别发射,爸爸,求你了,别发射……”女儿绝望地喊道,狗用爪子抓着门。怒吼着。
  拖着浓烟的核弹头像一只大鸟,叱咤着冲向天际,在亮亮的天空中划过一道弧……
  生命搜索器更响了,荧光屏忽然亮起来,是女儿用她的计算机同发射舱计算机接通,她的程序直闯进来,这丫头,捣什么鬼?
  忽然,我大惊失色,荧光屏上出现一行字,是吴迪在同我们对话——天哪,两个星球的居民终于实现了沟通,这全是女儿的功绩——可惜,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那行字写道:“救救我,地球人,危险正向我袭来……”
  危险?什么危险?难道吴迪在地底遭到野兽的袭击?或者再也无法忍受黑暗的折磨?
  我恨不得大地立刻裂开一条缝,我将跳进去,用胸膛为吴迪挡住突如其来的危险。
  “快看呀……”妻兴奋地指向远方。
  天边,一朵摧殊的蘑菇云冉冉升起,在半空中膨胀着,火花四溅,耀眼的光辉赛过上千个太阳,大地剧烈震撼起来……
  “爸爸……吴迪阿姨……”女儿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地球朋友,我不行了,我的大脑组织被严重破坏……我……我……永别……”荧光屏不断地反馈出吴迪的脑电波(这是吴迪同我们交流的方式,后来女儿告诉我的)。
  “挺住!”我吼道。
  这时,一种奇异的现象出现了,蘑菇云下一座火山昂扬地喷发出红色的岩浆,生命搜索器在不厌其烦地叫唤半天后喑哑了,荧光屏上的字消失了。
  “吴迪阿姨,她,死了……”妻打开门,女儿抱着狗直挺挺地跌进来,脸色苍白,布满泪痕,她身边的计算机已被她敲得七零八落。
  “吴迪阿姨,都怪我不能救你……爸、妈,吴迪阿姨就是我们脚下的星球,昨天晚上她用体能救活了小狗,我用设计的程序跟她说话,她要我救她,她怕你们,可是……”
  天哪,核弹爆炸的地方正是吴迪的大脑!

  • 上一篇文章: 寻找上帝

  • 下一篇文章: 坠入爱河的电脑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