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其  他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月光舞鞋
作者:毛云尔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原创|作家|月光
 
[]
  麦秋的内心深处突然涌起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是啊,终于放暑假了,可以暂时摆脱沉重的学习负担了。她无比轻松地走在回家的队伍里,瘦削的肩膀上挑着简单的行囊,里面除了书本,还有寄宿用的被子、茶缸等日常用品。
  在道路的前方,是逶迤起伏的连云山。她的家就坐落在山里。
  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蝉声一阵响过一阵;空气变得十分闷热。这些都是下雨的先兆。夏天的雨说来就来的!想到这里,麦秋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麦秋赶紧停住脚步。
  麦秋不用回头就知道在身后喊自己的是谁。
  是陈小山。陈小山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胖乎乎的身体像只水桶。在西塘中学,全校两百多名学生中,陈小山算得上是个特殊人物,这不仅仅是他身材特殊,更因为他家住在县城里。如今,农村的孩子都想方设法往城里跑,也难怪啊,谁叫城里的教育条件比农村强呢。可是,陈小山却从县城转学到了偏僻的西塘中学。
  有哪个父母不愿意自己的孩子享受高质量的教育呢?他老爸竟然狠心将他下放到农村锻炼,多少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陈小山赶上来,一双眼睛眨都不眨地注视着麦秋。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男生这样注视着,麦秋的脸刷地绯红了。
  “麦秋同学,郑重邀请你暑假来我家玩。”陈小山一边发出邀请,一边喘着粗气。这次期末考试,麦秋帮了他不少忙,陈小山可以回家向老爸轻松交差了,对麦秋自然是感激不尽。
  麦秋有个姑姑在县城,她在心里想,如果暑假去了姑姑家,一定找个机会去陈小山家登门拜访。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别客气。
  遭到拒绝的陈小山将话题轻松一转,“麦秋,这个暑假你打算怎么度过啊?”麦秋一时不知怎么回答。陈小山告诉麦秋,可要好好利用这个难得的假期,他准备参加一家跆拳培训俱乐部,话刚落音,就冷不防摆出一个跆拳姿势。姿势有点滑稽,像斗鸡。把麦秋逗得扑哧笑了。
  其实,对麦秋而言,这个暑假又能有什么打算呢?自从妈妈得病去世之后,她就成了爸爸的左右手。
  麦秋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天空,刹那功夫,就已经铺满了厚厚的乌云。
   
[]
  麦秋前脚刚回家,雨就后脚跟来了。雨特别大,满世界都是雨的声音。
  推开房门,首先出现在麦秋目光里的,是麦秋的弟弟,独自一人蹲在墙角落里,专心致志地玩弹子。不远处的屋檐下面,是爸爸蜷缩的身影,正若有所思。
  爸爸这副未老先衰的模样使麦秋的心猛地一紧,感到一丝隐隐的疼痛。她想起田里害病的禾叶子。一片禾叶子好端端的,不知什么原因蜷缩成一团。麦秋为了看个究竟,仔细地将蜷缩一团的禾叶子展开,再展开,只见一条卷叶虫懒洋洋地睡在里面。
  曾经生龙活虎的爸爸是啥时候变得这样憔悴的呢?在他的身体里,莫非也有这样一条卷叶虫?麦秋不无心痛地想着,一声不响地走到爸爸身边坐下来。
  爸爸沉默着。麦秋觉得,整个世界除了雨声,仿佛还是雨声。
  无边的雨声里,麦秋什么也不想了,只顾看着眼前纷纷扬扬的雨点出神。突然,爸爸的话把麦秋吓了一跳。“我希望你考取楚才!”嘈杂的雨声里,爸爸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这个暑假一结束,麦秋就是初三学生了,就将面临着中考。用熊老师的话来说,这是人生的一次重大抉择,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楚才是全县的重点高中,考取了楚才就等于一脚踏进了大学门槛。很多同学早就在心里确定了考楚才的远大目标,可是麦秋呢?一方面,家里连送自己读普通高中的经济实力都没有,更不要说重点高中了;另一方面,熊老师说过,哪怕是班上的第一名曹凯,考取楚才也不是稳操胜卷的事情,何况她是班上第四名呢!所以,她没有这种奢侈的想法。不仅如此,她还想着早点初中毕业,这样就可以帮爸爸多分担一点生活的重担。在如临大敌的中考面前,麦秋的内心倒是格外平静。
  爸爸出乎意料的决定,将麦秋内心的平静打破了。
  “你必须考取楚才。”爸爸的语气十分坚决。“你现在的成绩,上楚才就差那么一点点,如果是特长生就好了,可以降分录取。”在学校里,特长生优惠录取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麦秋也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可她从来没去考虑过。
  “明天就送你去县城。”爸爸考虑很久了,而且考虑得很周到,其中包括麦秋最担心的钱的问题。“钱,我会想办法解决的”爸爸说得胸有成竹。
  “论条件,你学舞蹈也许比较合适。”爸爸一边说,一边用尺子一样的目光打量麦秋。
  这时候,麦秋才发现,别看平时啥也不想,其实自己是多么希望考上楚才这样的重点高中,这希望以前像种子一样深埋在泥土里,无法看见,现在,一下子从泥土里钻了出来,抽枝吐叶。
  记忆中,麦秋曾经也跳过舞,不过,那已经属于陈年旧事,算起来还是小学三年级的事情呢。麦秋对学舞蹈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尽管如此,她内心里还是免不了涌起一阵又一阵激动。
  夜幕降临了。雨也停了。天空一碧如洗,一轮皎洁的月亮高挂其上。房屋旁边不远处,一座蓄满了水的池塘如同湖泊。池塘中央,荷叶舒展开来,青翠欲滴。在宽阔的荷叶上面,有几片月光,似乎在欢快地跳着舞。
  这天晚上,麦秋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凭着舞蹈这个特长,顺利地考取了楚才。
   
[]
  大清早,麦秋和爸爸便搭车来到了县城。姑姑早就等候在那里。三个人汇集在一起,急匆匆地向音花舞蹈学校奔去。报名处挤得水泄不通。想不到有这么多人和自己一样,都希望走特长生这条捷径考取重点高中。可以想象,竞争是多么激烈。麦秋的心情开始一点点黯淡下来。
  有一个人在旁边吆喝:“排队去!排队去!”麦秋比爸爸机灵,赶紧挤进旁边的队伍里,可是,还是迟了那么一步,在长蛇一样的队伍中,麦秋的位置已经靠在后边了。
  报名的队伍在缓慢地向前蠕动。不时有人匆匆赶来,可他们对长长的队伍不屑一顾,径直进了报名办公室。这种现象叫“打尖”。打尖现象一多,本来缓慢前进的队伍看上去似乎停滞不动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轮到了麦秋。麦秋看见一个胖胖的男子坐在办公桌后面,姑姑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吴校长好!”同时一边使眼色,催促麦秋快喊吴校长。麦秋怯怯地喊了一声:“吴校长您好!”吴校长从桌子后面欠了欠肥胖的身体,算是回答。
  姑姑在一边介绍麦秋的基本情况。吴校长一边听,一边在一个小本子上龙飞凤舞地记着什么。麦秋伫立一旁,眉毛蹙在一起,她对姑姑夸大其辞很反感,同时,她觉得桌子后面的吴校长是在做样子,根本没听,也根本没有写什么。
  姑姑介绍完了,吴校长将头抬了起来,看了看姑姑,又看了看爸爸,然后,目光落在麦秋身上。“我们音花的教学是十分严谨的。”吴校长说话带着笑,听起来很舒服。“我们将给每一个学生建立一套档案,这些都将写进档案里。”
  麦秋一听要写档案,心里就急了,刚才姑姑说她读小学时跳舞得过奖,那是什么奖啊,是一次班集体活动呢!奖状是班主任为了鼓励大家踊跃参加才发的。麦秋用嗔怪的眼神狠狠地剜了姑姑一眼。
  “我们将对每一个学生实行因材施教。”吴校长继续微笑着说。什么是因材施教?爸爸并不懂,他神情焦急,长长的报名队伍让他突然醒悟,原来特长生这条路并不是轻易走得通的。爸爸将自己的顾虑向吴校长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吴校长哈哈笑了起来,笑声很响亮,让人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练过嗓子的人。“放心!放心!”吴校长连声说。原来,吴校长就是楚才的音乐老师,学校每年的专业测试都是由他负责的。说白了,谁是可以降分录取的特长生,全凭他一句话了。
  “我们音花学校嘛,就是专门给报考楚才的特长生进行培训的民办机构。”吴校长的话让爸爸紧张而又焦急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下来,所有的顾虑烟消云散了。
  接下来便开始办理报名手续。填写表格。缴纳费用。舞蹈班学费600元,服装费100元,共计700元。刚来的时候,爸爸只知道学费600元,根本没考虑还要什么服装费。麦秋看见爸爸掏钱的手有些颤抖。
  一切妥当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刚才吆喝着排队的那个人突然出现在麦秋面前。他关切地问道:“你报音乐素养没有?”麦秋摇了摇头。对麦秋来说,音乐素养这个词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一个没有音乐素养的人怎么能够跳舞呢?”他的脸上布满了失望的表情。
  原来,这里有很多个培训班,舞蹈是一个班,音乐素养是另一个班。单独报其中一个班收费600元,如果同时报两个班,一共只需800元,很划算的。接着,来人滔滔不绝地介绍音乐素养对一个学舞蹈的孩子的重要性。
  爸爸犹豫再三,咬了咬牙,最后给麦秋也报了音乐素养班。
  总算办好了,爸爸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姑姑留爸爸吃中饭,爸爸却执意要回去,他想趁刚下的这场雨给几块抛荒的旱地栽种点什么,就这么荒着实在太可惜了。临走的时候,爸爸硬塞给麦秋二十块钱作零花钱。
  麦秋是个早早懂事的孩子,她在心里算了算,除去已经开支的,爸爸口袋里只剩下十五块钱了,刚好够买一张从县城返回家里的车票。爸爸口袋里,岂不是连吃中饭的钱都没有了吗?目送着爸爸渐渐远去的身影,麦秋的鼻子突然酸酸的。
   
[]
  麦秋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麦秋的头晕乎乎的,特别沉。她洗了一个冷水面,总算清醒了一点,然后,独自一人往音花舞蹈学校走去。早晨的太阳红彤彤的,挂在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上面。麦秋到了学校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到了,教室里空空荡荡。
  教室的墙壁上,镶嵌着一块巨大的落地镜子,乍一看,麦秋吓了一跳,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巨大的一块镜子。在麦秋的第一印象里,仿佛这是纤尘不染的一块蓝天。在这块蓝天一样的镜子前一站,里面立即出现了一个黑不溜秋的瘦瘦的身影。
  正在这时,一个女孩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她走上前和麦秋打招呼:“你也是来学舞蹈的吧?”女孩很高兴的样子。“我叫刘丹丹,你叫什么名字?”初次相识的刘丹丹如此热情,大大出乎麦秋的意外。
  身材修长、皮肤白净的刘丹丹,落落大方地站在落地镜前,弯腰,压腿,这一系列优雅的动作,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只美丽的白鹤在翩翩起舞。麦秋不仅看得口瞪目呆,自卑感也随之产生,就凭自己这黑不溜秋的条件,也能学好舞蹈?真的能成为优惠录取的特长生?麦秋感觉自己的心仿佛空了似的,十分茫然。
  陆陆续续地有同学走进教室,教室里开始变得拥挤,嘈杂。
  专业老师出现在大家面前,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黑色的舞蹈练功服。她一边走进教室,一边大声吩咐大家赶紧换服装。刚刚安静下来的教室又嘈杂起来。麦秋手忙脚乱地将服装穿好。胸前一个白色的大大的“舞”字,十分醒目。麦秋看见这个大大的舞字,就像看见了希望一样,刚才空空茫茫的心里,再次涌起一阵阵的激动。
  专业老师环视着教室,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每一位同学。突然,她移动的目光一动不动了,久久停留在麦秋身上。在老师的注视下,麦秋显得十分局促不安。
  “你,怎么没有穿舞蹈鞋?”老师很惊讶,也很气愤。
  所有的目光齐刷刷落在麦秋脚上。那是一双褪色了的硬底塑料凉鞋。不知是谁首先发出一声讥笑,接着,教室里爆发出此起彼伏的一片笑声。
  麦秋发现,除自己外,所有同学都是清一色的舞蹈鞋。这种秀气而又柔软的鞋子,是麦秋平生第一次见到。更何况,根本没有谁告诉她要穿什么舞蹈鞋,她能不委屈吗?眼泪在麦秋的眼眶里打转,她咬着牙,努力克制自己不哭出来。
  专业老师用双手搂着麦秋抽动的肩膀,一边安慰着麦秋,一边声音柔和地说:“你是新来的?啊,不要紧,下午去买一双不就解决了。”
  这天上午,没有舞蹈鞋的麦秋只好赤着双脚参加训练。
  这天上午的训练项目叫“趴青蛙”。这可难不倒麦秋。池塘里,田埂上,青蛙随处可见。稍作调整,麦秋便做出了一个标准的青蛙动作,赢得了专业老师和所有同学的掌声。
  刘丹丹走到麦秋面前,“你真棒!”,她边说边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仿佛有一道金灿灿的阳光穿过云层,撒落在麦秋潮湿的身体深处,抚平了她心中的不安。
[]
  中午休息的时候,按刘丹丹说的路线,麦秋没费多少周折,便很快找到了蓝精灵鞋店。
  眼前仿佛一个鞋的世界。五花八门的鞋子让麦秋眼花缭乱。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鞋店里很安静,麦秋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的,仿佛有人在使劲地敲着一面小鼓。
  一双紫红色的舞鞋深深地吸引着麦秋的目光。玫瑰舞鞋。麦秋轻声念着舞鞋的名字。80元。下面标出的价格把她吓了一跳。她用手在口袋里捏了又捏。爸爸临走前留下的那张二十元钱,在她的手心里被捏出了汗。
  麦秋继续看下去。又一双舞鞋吸引了她的目光。月光舞鞋。一个多好听的名字啊,麦秋在内心里赞叹。舞鞋的颜色就像月光一样纯白,而且透明。麦秋看了看价格,不禁喜出望外。18元!她差点叫出声来。
  中午的街道依然车水马龙。麦秋双手抱在胸前,月光舞鞋就放在胸口的位置,她沿着街道一直往前走。走着走着,喧嚣的车声,忙碌的人影,在她眼前消失了。她仿佛走在一条长满了野草的青青田埂上,这条田埂载着她径直通向原野的深处。
  在原野深处,麦秋看见了那口湖泊一样的池塘,看见了池塘里的那株荷花,宽阔的荷叶仿佛一座绿色的舞台。麦秋迫不急待地穿上月光舞鞋,像一片轻盈的月光,在那片荷叶上跳起舞来。这是一双充满了魔力的舞鞋,没有舞蹈基础的麦秋竟然完成了一个又一个高难动作……
  一阵尖锐的汽车鸣笛声,打断了麦秋的幻想。
  麦秋一路走着,生怕被人抢走了似的,她把胸前的舞鞋抱得更紧了。
  突然,麦秋想起了陈小山的邀请,想起了陈小山的暑假计划。麦秋很快打听到了跆拳馆的位置,径直朝跆拳馆奔去。
  和音花舞蹈学校一样,跆拳馆门前也高高地竖立着一块巨大的招生广告牌,上面画着两个跆拳高手,一个抬起脚,摆出进攻姿势,另一个握着双拳在防守。麦秋的脑海里浮现出陈小山的斗鸡姿势,她禁不住又一次笑了起来。在中午的阳光下面,格格格的笑声显得十分响亮。
  此时,麦秋发现自己特别想见到陈小山,想告诉他自己的暑假计划。不,随便哪一个同学或者熟人都行!不仅仅要告诉他们自己的暑假计划,她还有将自己今后的打算和盘托出:她,麦秋,要通过走特长生这条路去重点中学读书了。
  可是,人头攒动的跆拳馆里没有陈小山的身影。再看,还是没有他的身影。说不定陈小山躲到哪里睡懒觉去了。麦秋感到从未有过的失望。
[]
  在下午的自由练习中,麦秋反复练习“趴青蛙”,一遍又一遍,累得汗流浃背。直到夜幕降临,灯光接二连三地亮起,麦秋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姑姑家。
  麦秋发现姑姑的脸色十分难看,心里“咯噔”响了一下,随即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麦秋万万没有料到,原来是刚刚分别才两天的爸爸出事了。
  一切是这样巧合和富有戏剧性。这天中午,就在麦秋兴高采烈去买舞鞋的时候,爸爸顶着烈日,去豆地里锄草。爸爸中暑了,一阵晕旋,头重脚轻地从一个陡峭的土坎上滚下来,伤势严重,已经送到县城医院来了。
  在昏暗的灯光下,爸爸呻吟着躺在病床上,左腿裹着厚厚的石膏,脸色惨白,表情十分痛苦。眼前的情景让麦秋愕然了,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只不过是一场虚无的梦幻而已。
  “为什么要这样拼命地干活呢?一点都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姑姑一边埋怨爸爸,一边瞪了旁边的麦秋一眼,仿佛麦秋是罪魁祸首。是啊,如果不是为了麦秋,爸爸就用不着这样拼死拼命地干活,就不会未老先衰,就不会……想到这里,麦秋哭了。
  啜泣的声音在狭窄的病房里久久萦绕。
  麦秋再也不能学舞蹈了,这是明摆着的事实。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爸爸脸上的神情很黯然,也很复杂,除了伤病的痛苦,更多的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无奈。
  麦秋退学了,是姑姑和她一起去办理的退学手续。
  麦秋在音花舞蹈学校学习一天,不计算下午自由练习的时间,共计学习5个小时,学校按每小时40元收费,共计200元,余下的600元如数退给了麦秋。
  办退学手续的时候,吴校长的神情似乎很不高兴,说话的语气里没有了那种让人舒服的笑意。
  麦秋在心里估算了一下,200元学费,100元服装费,再加上舞鞋18元,短短两天时间内,她一共花掉了318元。这可是麦秋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
  这是麦秋来县城的第三天。这一天,头顶上的天空很蓝,阳光依然很灿烂,散发着雨后清新的气息。
  一步三回头,麦秋无限留恋地凝望着身后渐渐远去的音花舞蹈学校,感到特别怅然若失。对初二学生麦秋来说,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种酸酸的感觉从此刻骨铭心地留在她的记忆里。
  麦秋乘坐着来时的那辆破破烂烂的汽车,离开了县城。
   
[]
  时光飞快地流逝,转眼就到了秋天。
  麦秋弯着腰在地里锄草。
  这一天刚好是九月一日,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麦秋在心里想,初二(1)班教室的牌子应该换成初三(1)班了吧?接下来,熊老师开始走进教室点名,点了曹凯,点了陈小山,接着点麦秋。熊老师一连点了三次,都没有人回答,于是熊老师提高了声调:“麦秋呢?麦秋怎么没来?”不知是谁站起来回答:“麦秋停学了,她爸爸摔断腿了,她正在地里顶替她爸干农活呢。”想到这里,麦秋发现自己的眼睛湿润了。
  转眼到了第二年秋天。
  麦秋依然在地里锄草。同学们都毕业了,曹凯考取楚才了吧?陈小山呢……麦秋正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远远地喊麦秋的名字。是陈小山。麦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小山现在是高一新生了,不过不是凭成绩考取楚才高中的,是他老爸用一万八千元买进去的。奇怪的是,麦秋一点也不惊讶。
  麦秋突然记起陈小山去年暑假的邀请。“去年暑假,我去跆拳馆找过你。”麦秋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提它还有什么意义呢?
  至于那双月光一样的舞鞋,麦秋也从未向人提及过,时间一长,渐渐忘记了。只是,当麦秋一个人坐在窗前的时候,凝视着那舞台一样的荷叶,她才偶尔想起它来。
  • 上一篇文章: 《自己的天空》作品导读

  • 下一篇文章: 《月光舞鞋》作品导读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