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报 纸    空 间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牛泪
作者:陈 静     来源:儿童文学大本营    点击数:
  苗苗家的黄牛牯不见了。
  河湾里的草坪上,散着几条摔着尾儿一个劲啃草的牛。可这中间,却少了那头小山一样高大、健壮的黄牛牯。早阵儿明明还在,它埋着头,刀似的舌头一卷一卷,在不紧不慢地吃草。不过,心事重重似的,没有其它牛的那份悠闲。并且,时儿呆立,失神望着远处;时儿长声鸣叫,像呼唤谁……
  怪只怪自己和大伙玩跳皮筋的游戏忘了神。读小学六年级的苗苗,心里直责备自己。她连忙抓起赶牛的竹枝丫,撒开腿,跑上跑下,一处河湾一处河湾寻找。然而就是没看见。苗苗亮亮的眼睛慌慌的,嘴唇咬得紧紧的,泪都快下来了。
  这条黄牛牯,爷爷活着时是把它看成宝贝的。冬天怕它冷,夏天怕它热。一夜几次起床,添草添水。农忙时节,还要找蜂蛹给它吃,让它不退膘,劲儿像井水……
  爷爷是识牛里手,知道好牛要“前脚如箭,后脚如弓,宽嘴宽腰,鞭子尾巴,案板脊梁,乌眼黑蹄……”特别,他还有选牛绝招,就是看牛脾气。
  他手抓皮鞭,冷不丁,当空一甩,一声脆响,在牛耳边炸开。牛这时若眼瞪得圆圆的,又跳又蹦,好牛!干活会下死力。若只闭一下眼儿,不声不响,疲牛一条!千万别买,难怪常有人请苗苗爷爷帮忙买牛。
  苗苗家的黄牛牯,是爷爷千挑万挑才买来的。这些年,爷爷赶着它,给山下塅里的没牛户耕田耙田,挣来了收入,解决了家中的日常开支。
  此刻,黄牛牯不见了。苗苗在急忙寻找,跑得头上的羊角辫儿也散了,小胸脯一起一伏,秀气的鸭蛋脸上,汗水像虫子一样爬。她个子矮矮的,不认识的人,还以为她是读小学三、四年级的学生呢。
  这几天,学校放月假。苗苗先坐车,再走十几里山路,回家来陪陪妈妈和拿下个月的生活费。
  爷爷死后,丧事不得不按地方的习俗操办,吃饭开流水席,做三天三夜道场,花了两万多元。要住在山下的塅里,街坊邻居多,没三、四万元办不了。眼看在县城读高三的哥哥要考大学了,苗苗自己虽还只读小学六年级,但转眼就会到初中。家里欠了一屁股债,拿什么来供上学?这期开学交的学费都是借的。
  苗苗爸妈早已急得夜里都睡不了觉,商量来商量去,只有出外打工。苗苗爸爸便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卖苦力,为多挣点钱和省下春节猛涨的车费,连过年都没回来。
  苗苗没找到黄牛牯,只好哭哭啼啼回家。
  太阳升老高了,就像一个球,蹦到了山顶上。小路边青草上亮晶晶的露珠,捉迷藏去了。座座相拥相抱的山,一个个巨人似的,沉思不语。丛丛映山红,这儿那儿,开得火焰一样夺目。鸟叫声,在花中间,在四面八方的树林里传荡,长一声,短一声,杂在一起,混成一团,闹喳喳的。它们,它们也是为苗苗的黄牛牯不见了着急么?
  苗苗迈进门,妈妈才回来不久。她大清早挑担猪屎粪,带把挖土锄头,和苗苗一道出门,去对面山上挖地。出种的季节到了,布谷鸟东一声,西一声,忙催促人快快下种呢。
  别看苗苗妈快四十岁了,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虽然一双手粗粗糙糙的,但脸儿总是那么端庄、白净。苗苗读小学一年级时,常和妈妈一起扯猪草。
  有一次,她问:“妈妈,你的脸怎晒不黑?”
  “我哪晓得,天生的。”妈妈笑笑说。
  “那你的眼睛怎么老那么亮?”苗苗偏起脑袋,撒娇。
  “是你的亮眼珠珠映亮的呢。”妈妈搔搔苗苗的腋窝,痒得她跳起来。
  这阵儿,苗苗妈脸也顾不上洗,额上汗晶晶的,几缕头发紧贴在上面。她手不停脚不空,正忙着做饭,听到黄牛牯不见了,也急了。
  黄牛牯是条好牛,高高大大,虎虎生威,还和狗一样通人性。它的栏门,日里夜里关不关不要紧,一不会乱跑,二不会捣乱。它还识路,不论走多远,能独个回家。一路上,像懂事的人一样,对草与庄稼分是清清楚楚。路边的禾苗、红薯藤等作物,一口也不会吃,远近的人,说它是条“仙牛”。
  苗苗的家乡,有送牛上山放养的习俗。即农闲时候,各家各户纷纷将牛赶到海拔两千来米的大山顶,任它们在深山老林自由自在,吃了睡,睡了吃,野牛一般生活,无须人看管,只到农忙季节,才牵回耕田。平时,隔个把月两个月去看看。
  有一回,苗苗的爷爷上山看黄牛牯,来到它栖身的岩坎下,见还没有回来,便扯起喉咙喊。一阵风似的,黄牛牯辟开密密的柴草,远远跑来。一见主人,喜得连摔尾巴,围住爷爷转,舌头一个劲舔爷爷的手。爷爷看到它膘肥体壮,缎子样油亮的毛发,乐得合不拢嘴。久久地陪着,不忍离去。
  当苗苗爷爷起身要走时,山头的云一下子聚了拢来,还打起雷,扯起闪。夏天,连讯都不报一个,脸就变了。
  茫茫深山,一群一群的牛,纷纷返回各自的“家”避风躲雨。和黄牛牯一伙住的几条牛也回来了,直往凹进去的岩坎下挤。黄牛牯温和善良,把主人护在岩坎的最里面,让风吹不着,让雨淋不到。若有牛伸伸脚,扭扭屁股,它喷一个响鼻,盯一眼对方,像说:“没看见有客在么?这样没规矩!”
  由于避雨,爷爷耽误了时间。只好走夜路下山。不想,黄牛牯紧紧相随,赶也赶不转,一直陪到山下,才独自返回……
  可惜到了后来,山上连连丢牛。很明显,是贼偷牛宰杀后,运到远远的山外贩卖了。因山上早没了虎豹豺狼,不会受到野兽伤害的。于是,大伙就把各自的牛牵下了山。
  现在,妈妈听苗苗一说,心一紧,扔下正在做的饭菜,走到屋后牛栏一看,空的!她火急火燎,带上苗苗,沿山谷中的河道一路找去。
  小河水哗哗流淌,打着漩儿,急匆匆赶路一样。可苗苗和妈妈的心比它们还急。
  苗苗由妈妈牵着,脚不停地迈,眼四处地找,喉咙喊得快哑了,黄牛牯的影子都没见着,只有一阵阵回声荡来荡去……
  “快找!我们不能丢了黄牛牯!”妈妈像在催促自己,也像在催促苗苗。喉咙冒烟了,也没停下来喝喝水。沿河找了很远,后来上了另一条山路。
  和苗苗放牛的伙伴,将牛赶回家,都在帮着找。前山后山听到消息的人,也纷纷来了……
  苗苗心里七上八下,直打鼓儿,念叨个不停:“黄牛牯,你不能丢,要回来呵。”
  苗苗家的木屋,在山路边,单门独户,离老屋大院落有一段距离。爸爸出门打工后,妈妈晚上睡觉从不熄灯,前门落锁,加插栓;后门落锁,也加插栓。床边还准备了油茶树棒子。妈妈知道村里不少男人外出打工的妇女,吃了亏,上了当,有苦也不好说。
  自苗苗爷爷死后,黄牛牯就由妈妈喂养,她像待自己的儿女一样待牛,黄牛牯也会领情,上山砍柴,下地干活,相跟相伴。苗苗妈做事,黄牛牯吃草。根本不需要驱赶和吆喝,主人走它便走,主人停它也停。砍的柴,放两大捆在它背上,扎好绳子,稳稳地背回了家。挖的红薯,扯的萝卜,只要把两只箩筐的棕绳子连起来系好,放上牛背,一边一箩。它驮着两百多斤重,走起路来步履生风,肩峰上小山似的肌肉一耸一耸……
  有个晚上,又管信贷又当村主任的来喊门了。苗苗妈装糊涂,说:“谁呀?睡觉了,有事明天来。”
  “听不出么?我喊醒你,贷款到期后要按时还,过期会罚款。”
  “晓得了。”回答后,任怎么喊,怎么敲,就是不作声。
  那人恼了,用脚踢起门来,还恶狠狠说:“莫假正经,我看不起你还不来呢……”
  没想到,就在门板快要被踢破的时候,黄牛牯从栏里出来了。它悄悄靠近了那团黑影,虎似的一声吼,凶凶地扑过去。幸亏跑得快,不然,那人的肚了也会被牛角挑破……
  不觉得,太阳当顶了。苗苗和妈妈找呀找呀,连早饭吃没吃都记不清了,一点也感不到饿。
  春天的山野,树早发了芽,草早长了叶。蜂儿蝶儿,小小翅膀扇个不停,在找蓬蓬勃勃的花……
  腿实在拖不动了。苗苗和妈妈坐在石头上。妈妈唉声叹气,不知怎么办才好。歇了一会,苗苗只见妈妈皱了皱眉,猛拍大腿,说:“光顾急,怎不好好想想呢?”便自言自语:“这大白天,黄牛牯能去哪呢?要是来贼偷,也不会在这时候下手呀。”
  妈妈抬起头,四处张望,相信牛不会丢,就在山中的某个地方……
  当苗苗和妈妈精疲力竭往回赶时,迎面遇上报讯的人,说有个挑柴的看到黄牛牯往青山坳去了。
  青山坳,苗苗爷爷埋葬的地方。对,出葬那天,黄牛牯默默相送,去过一次呢。
  果然,黄牛牯在青山坳。它静卧在苗苗爷爷的坟旁,张着一双大眼,支着两只耳朵,嘴巴不停咀嚼,是在接受老主人的爱抚,还是不住地倾诉憋了满肚子的话?
  苗苗的眼泪“叭叭”直掉。妈妈也一把一把擦自己的脸……
  作梦没想到的是,就在找到黄牛牯,苗苗刚返校后,妈妈收到了爸爸在广东出事的信。说在建筑工地干了半年多,一个工钱也讨不到,又求又跪都没用。后来一怒之下砸伤了那个包工头……苗苗爸爸要判刑。
  像有一面大铜锣,靠在苗苗妈妈的耳边,狠敲一下,震得人都软了。苗苗妈妈呆呆的,半天没恍过神。
  后来,苗苗妈妈思量一阵,咬交牙,划根火柴,点燃了信。看着眼前燃起又很快暗下去的火光,自己做了决定:出去打工!
  苗苗妈妈没对读书的孩子透露半点出事的音讯,只说要到他们爸爸那儿去,一起打工挣钱,要他们好好读书……
  家里的鸡、鸭、鹅和栏中的猪,杀的杀,卖的卖。唯独黄牛牯让苗苗妈犯了难。喂没人喂,养没人养,思量来思量去,只忍痛卖掉。不过,一定要找户好人家。
  苗苗妈妈的心像针刺一样,人似乎浮在云端里。
  正当农忙时节,卖牛的消息一传出,很快,就有几个人争着要买。苗苗妈妈左打听,右打听,最后定下卖给山外一户人家。
  牵牛那天,苗苗妈妈煮了最好的食料,要把黄牛牯喂得饱饱的。她看着黄牛牯津津有味,大口大口地吃食,恋恋地抚着它的头,它的脸,泪花在眼眶里转。
  突然,黄牛牯停住了吃食,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露出不安。它一遍又一遍地舔着苗苗妈妈的手,垂着尾巴,站着,一动不动……
  陌生的汉子,用力牵黄牛牯。它又蹦又跳,试图挣脱开来。一双眼死瞧着苗苗妈妈。
  走出了屋场,走过了菜地……竹笕接来的山泉水,仍“哗哗”落在直往外溢水的木桶里。黄牛牯知道,它再也不能在这饮水了。
  猛然,一声狂叫,汉子一惊,松了穿着牛鼻的绳子。黄牛牯一个转身,扬起四蹄,向亲切的木屋奔来。蹄声,擂在人心头。它赶到苗苗妈妈面前,“扑嗵”一声,跪了下来,大颗大颗的泪滴,簌簌落下……
  苗苗妈妈仰头大叹,“天啦”一声,抱起黄牛牯的头,颤着手,一下一下抚摸……
  (发于《中国校园文学》,入选中国儿童文学“悦”读书系三十年经典小说卷)
  • 上一篇文章: 《开在雪地上的花朵》新作导读

  • 下一篇文章: 《牛泪》新作导读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