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zh61wx.com E-meil:学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学创作:yangshich@163.com
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刘兴诗 刘慈欣 老 许 伍 剑 艾 禺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罗 丹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鲁 冰 舒辉波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
  首  页    视  频    讯  息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童  话    故  事   幼儿文学   寓  言
  散  文    诗  歌    赢在起点   作品导读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写吧   作  文   其  他         
目 录
热点推荐
童 话
儿童小说
科幻小说
刚的塔
作者:谢 华     来源: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点击数:

关键词:儿童文学|儿童小说|原创|文集

  早自习的时候,刚悄悄对斌说,他昨晚又梦见了塔。
  塔很高,一半躲在云里,一半压在他身上。斌瞪大了眼睛,斌说再后来呢?刚说再后来他就醒过来了。
  斌觉得有点扫兴,只管自己读书去了。刚还在想着梦里的塔,刚觉得今天一定会出点事。他梦见塔的那几天总会出一点事情。 

    一
  小时候,刚住在外婆家。那是一个古老的小县城,小城中间有一座古老的砖塔。刚从没走近过那座塔,因为塔被围在一个深深的大院子里。外婆说这是很久以前做官人家造的塔。后来,解放了,这里又成了县政府,县政府门口是有人值班站岗的。所以刚只是从围墙外仰着脖子看那塔,所以那塔总有一截悬浮在半空里。
  是刚上小学二年级吧,有一天,刚和小伙伴们去看塔。一个小伙伴说,只要有十个人手拉着手,一起用脚跺地,喊十声"倒!倒!倒!"这塔就倒了。
  伙伴们都瞄着塔顶那棵苦楝树,苦楝树上有个大鸟窝,老人们说鸟窝里孵的是金蛋蛋。大家都知道,如果塔不倒,是任谁也掏不了那金蛋蛋的。
  那天正好刚也在,刚其实并不想要金蛋蛋的,只是十个人刚好缺了一个,刚硬被拉进了圈子里。他们进不了塔下,就手拉手站在塔的围墙外面,声音拉得又尖又细,脚跺得又重又沉。
  完了,刚抬头看塔,塔一动也没动,刚吁了一口气,就回家做作业了。刚从小就是个乖孩子。
  睡梦中刚听到了很响的雷,刚连忙把头埋在外婆怀里。刚怕雷。外婆说,不管谁做了坏事雷一定知道,除非他躲在盖了黑布的尿桶里。刚当然不躲,他想雷也许不会知道他们今天跺脚的事,可心里总有点不大踏实。
  后来他就梦见了那一半躲在云里的塔。塔软软地倒了下来,变成一棵大树,沉沉地压在他身上。外婆说那个晚上他尽说梦话,还出了一身汗。刚说是塔害的,可外婆没听懂,外婆说这是小孩子在长身子骨。
  第二天,上学的路上,刚真的没看见那围墙里的塔。那时还下着大雨,县政府门口围了许多人,还有一些人在门里拥进拥出。平日值班站岗的人也没有了,刚似乎听见有人在说着塔。
  刚就走近前去,一直走进了县政府的大门,于是他看见了倒下的塔。倒下的塔很像一个大坟堆,苦楝树就横在他的脚下,鸟窝就散落在坟堆旁边。他没有看见鸟蛋,只见着几根散乱的羽毛挂在苦楝树枝上,被雨打得一颤一颤。
刚连忙转身走了,走得又快又急,刚总觉得有根羽毛在他心里一颤一颤。
  学校里,大家都在讲倒下的塔,只有那几个小伙伴老老实实坐着一声也不响。刚也不响,他奇怪他们怎么真的就跺倒了塔。 后来,读初中时,他离开了那个小县城。那时,他已经知道了塔倒下的原因实在是因为天长日久的风风雨雨,可他还是丢不开那羽毛一颤一颤的感觉。
  他走了,带走了那座半截浮在云里的塔。 
    
  二            
  14岁后,刚已出落成一个膀圆腰粗的小伙子了,看见刚的人都说刚又忠厚又实在。刚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大脑袋,一张方方正正的大脸盘,只是眼睛小了一点,虽嘴巴挺大,可又常常闭着,所以乍看上去,一张脸实打实的,让人觉得妥帖、踏实。而且刚学习也好,不是一门好,是门门都好;不是一时好,是年年全好。刚就有了一叠三好学生的奖状。
  在刚拿第三张三好生奖状的前一天夜里,刚又梦见了那半截躲在云里的塔。刚似乎也在塔里,又似乎飘在云上。刚忽然听到有人严厉地叫:"刚!"
  他想他应该赶快跑掉,忽然脚下一空,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后来刚就醒了,醒了后刚还找不到自己那颗沉下去的心。 第二天,刚仍旧稳稳地评上了三好生。班上46个人,刚得了30票。有人说刚太不喜欢运动,刚体育不好。可站在刚一边的人说刚体育也不算差,刚好75分,有75分就可当三好生了。刚好像看见老师拿起体育成绩单又仔细看了一下,刚觉得自己那颗心简直就吊在喉咙口火辣辣地挣扎。
  那体育成绩单是昨天老师让他去体育老师那里拿来的,刚看到他的体育成绩是73分。后来,刚就去了趟厕所,刚从厕所出来后,他的体育成绩就成了75分。
  当时刚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他甚至愿意拿出所有三好奖状换回这个73分的成绩。可后来刚还是把75分的成绩单交给了老师。刚那个晚上就做了那个塔的梦。
  发奖大会上,仍旧有关于刚忠厚实在的称赞。第三张奖状又鲜亮得有些炫目。刚看也没看,红着脸把它放在了抽屉最下面一层。那几天刚天天把地板拖得贼亮,妈妈说评了三好生的刚又长大了一些。

  三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月,反正是刚看到那奖状不再脸红的时候,刚似乎自己也觉得是长大了。长大了的刚进了高中一年级。全年级第十名的成绩,品德成绩全优,刚仍旧是人人称道的好学生。老师让好学生刚和坏学生斌一起坐在靠窗最后两个位置。
  斌本不是最后一位的,他一直坐在前面,老师教鞭够得着的地方。因为他自小好动,好闹,老师必须把他安置在眼皮底下。 斌是自动去填补刚身边的空缺的。自从进了高中,几乎人人都变成了近视眼。近视眼又不愿戴眼镜,女孩子嫌不好看,男孩子嫌不方便。于是,最后一排座位就成了"危险地带",那时坐在最后的刚旁边的位置空着,老师问谁愿意进"危险地带"?
不知为什么斌没有立即毛遂自荐,在老师问了三遍以后,斌才慢慢站起,拿起书包,去坐在刚的旁边。
  好一会儿,大家没反应过来,看斌己稳稳坐定,有人突然鼓起掌来。老师也鼓掌,于是引来掌声一片。掌声中,斌站了起来,脸有点红,而且口吃:"其……其实,我是想……想早一点看到吃饭的讯号……"
  轰,全班大笑,老师也笑,笑了一半沉下脸来,叹了一句"扶不起的阿斗"。
  斌问刚阿斗是谁,刚说上课时最好别随便说话。
  事过了,斌倒也无事,刚却有点不自在。过了几天,刚的妈给老师挂了个电话,刚的妈说刚眼睛也开始近视了,是否让他往前挪一挪。
  刚往前挪就必须有人往后挪。老师说掏钱可以买这个买那个,就是买不到同一个教室中第二个三排第二座。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占了别人的位置,就必须把别人拔出来。
  刚的妈也是老师,老师不能拂老师的面子。刚的老师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让刚把桌子搬到前两排的过道里,像电影院的加座。
  于是老师巡回到刚的身边因为过道太窄,就必须向后转。同学可不客气,一下课,刚的桌椅上总会印上几个脚印。
第二个星期,刚又位复原地,说已配了眼镜。班会课上,老师把刚的诚实又扩展为有全局观念,能为别人着想。刚不响,只是低着头。
  刚老是低着头,斌说这极有可能是重力作用所致,因为刚的脑袋质量一定比别人重。可许多人则认为是刚的谦虚。他早已从年级第十名跃上了年级第三名,老师们都说刚还会上。上一届高三出了个全省第三全市第一的状元郎,惹得全校师生好一阵自豪。这一届高三,大家都说该轮到刚为全校师生争光了。
  可刚从不骄傲,也不端架子,只要班上有什么难事儿,老师就会说,刚,要不你去一下。刚就去了,刚从不多说什么。他不是班长,不是班委,他只是个小组长,可他从不说什么。而且他乐于帮助同学,有问必答,有疑必究。今天把一叠难题交给他,明天他准会给你一叠答案。
  可是他的同座斌从不问他。斌不问他并不是斌对他有什么意见,斌去老师那儿拿本子时,总会把刚的一本一起带来。活动课上,他俩也会合着把球传得溜溜转。斌说他只是没有问刚的习惯,前几天刚坐在过道里时,他已习惯了把头伸到前排两个同学中间。
  刚也和斌说起那塔的事情,斌说没准那十双脚跺地的共振真和塔的倒塌有点必然联系。斌的物理学得特别好,可刚还是觉得斌有点别有用心。

  四
  可那天早自习的时候,刚还是把塔的梦和斌讲了。刚觉得心里很不踏实,就如拿第三张三好生奖状那天早上。
  早自习还没下课,有人把班主任叫了出去。刚似乎有一种预感,刚的心马上扑通扑通跳了,从心口那儿一直跳到了嗓子眼上。刚悄悄咽了一口口水,他清清楚楚看见了那座半截子的塔。
  一会儿,班主任沉着脸进来了,径直朝刚这里走。这时候,刚的心反而不跳了,而且竟有了几分高兴。他实在不想让这塔如上一次那样把他压那么长时间,他想应该有人狠狠给他一拳,帮助他掀翻这塔。
  没等班主任叫,刚就站了起来。斌有点莫名其妙,正茫然间,老师说,斌也一起出来。斌就跟在刚后面走出了教室。
老师问,昨天是不是你们两个值日?
  刚点了点头。
  老师又问,昨天你们值日后是不是把垃圾倒在了厕所里?现在垃圾堵住了下水道,臭水正漫漫地四溢。
  刚说是这么一回事。
  斌这才想起真是有过这么一回事情。斌和刚同座,同座的当然一块值日。于是斌说也有他。
  班主任把眼睛在刚和斌脸上来来回回转了几个来回后,盯定了斌:谁出的主意?谁端的畚箕?谁倒了下去?
  刚头也没抬,刚说,是他出的主意,他端的畚箕,他倒了下去。
  斌急了,斌说,不,是我们一块儿想的主意,我们一块端的畚箕,然后一块儿……
  老师又盯了刚一眼,一直看到了刚的眼睛,然后老师说,斌,你如是第二者插足,事态会严重十倍。
  斌还是不走,斌还要再说"我们……"
  这时,校长和政教主任来了,政教主任一见斌就显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我知道干这种事总会有你的份,简直是品德恶劣,不重重惩处不足以严肃校纪。"
  斌吓了一跳,连忙溜回教室。政教主任正要喝住,班主任把刚推到他面前:是刚,不是斌!
  是刚?怎么会是刚?大家都不相信。可刚明明白白地说是他。老老实实的刚站在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光里听凭学校的处分。
  班主任说,刚,你好好说说事情的经过。
  刚说他和斌扫完地时天已快黑,他想晚自修要迟到了,走到厕所时,就顺便把垃圾也带了进去。
  "就这么——倒下去了?什么也没想?"
  "就这么一一倒下去了,什么也没想。"
  一时间,大家都没了声音,走廊上静悄悄的,教室门洞里,有一只斌的眼睛。
  许久,数学老师走了过来,数学老师是来叫刚去上课的。刚站着没动。班主任看看政教主任,政教主任看看校长,校长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刚就跟在数学老师后面回到了教室。
  上午放学时,班主任通知下午开全校师生大会。斌说,糟了,真要点名。刚一个上午都趴在桌子上,刚说他简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倒下去了,唉,唉,一念之差,一失足成千古恨!
  斌说这完全是可能的事,他做的许多坏事就是这样来无因,去无凭,他觉得那就像一片云,当然是乌云。
  下午全校师生大会,刚和斌坐在最后。先是读书活动动员,斌说先放你一会。接下去是表彰好人好事,斌说先表扬后批评。可一直到宣布散会,没有人提厕所里的事。斌于是就没了兴趣。刚只好把那半截子塔又放回了心里。
那几天,刚天天梦见塔。刚想应该有一阵风,应该有一阵雨,便是雷,也比这乌云压顶畅快得多。
  一天晚自修下课,刚在校门口碰见了班主任。班主任说,正好我们一起走。刚想他终于可以从塔下解放出来了。
  老师说,上周数学竞赛,刚还是全年级第一。
  老师说,学习就如马拉松比赛,要比速度,更要比毅力,比实力。
  老师说,刚其实可在学校吃中饭,他可让食堂给留几个小菜。
  ……
  刚终于忍不住了,刚说,那天厕所的事,我……
  老师说,不要因为它影响了学习,相信你自己一定会吸取教训,相信……
  刚忽然感到非常失望,他想他只有自己解放自己了。
  第二天,下午第一节课,忽然有人来报,班里有人摔了一跤,满脸是血。
  老师匆匆去了,是刚。医生已在刚下巴上缝了三针。
  斌也去了,斌问刚怎么样?刚说什么怎么样。斌说当然是下巴。刚好像有点失望。
  一个下午,教室里都在讲刚摔跤的事,大家都不明白像刚那么稳重踏实的人走着走着也会摔跤。只有斌不以为然,斌说万有引力定律对谁都一个样。
  刚于是对斌有了一些敬重,而且也再没和斌说过塔的事情。

  • 上一篇文章: 柿 子

  • 下一篇文章: 摘下帽子
  •  欢迎点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9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访问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给我发消息